无敌药神

第144章:阎王的诡计

“你既然这么能杀人,我到要看看你能杀多少?”

就在伏千山的话语即落之时,全场皆静,却忽然有一道清朗的声音响起。

随即,众人便见一位长相清秀的少年缓步而步,最后停在夏云身前,冷漠的看着伏千山,“不过,老家伙在杀人之前,我奉劝你一句,与其与收拾别人,你不如先救救伏家的那两个双胞胎,他们的情况似乎不太妙!”

“沈清,是你!”

看着那道身影,夏云十分惊讶,而躲在夏云身上的小紫一听,也极忙钻了出来。

这位清秀的少年正是沈清,原本他是为小紫而来,但却见到夏云遇难,所以挺身而出。

不过,他并非是个无脑之辈,知道利用言语暂时转移伏千山的注意力,让后者先把心放到伏贤与伏智身上去,这样夏云和夏长风就有了机会的离开。

事实上,他肯挺身而出,一半是因为小紫,一半是因为夏云的重情之心。

试想一下,先前夏云无论如何也不肯交出心剑,但是却在伏千山出现之后,生怕波及父亲夏长风的性命,所以选择主动交出去,由此可见夏云是一个重情重义,胜过自身利益的人。

曾经的遭遇,让沈清不敢在相信任何人,终日与妖兽为伍,但这一刻不知为何,他竟然会被夏云所感动,选择相信夏云!

“哼,这点小计量也在老夫面前施展,想引开老夫的注意力,你们好逃走是吗?真是天真,我告诉你们,今天你们一个人也别想走。你这小子既然不相信我的手段,那便留下来一起变成尸体吧!”

伏千山可没那么笨,经历过风风雨雨,识破了沈清的计谋。

“等等,伏千山,这件事不关沈清的事,你何必多造杀孽,让别人说你是魔头!”

夏云这番话的意思与意图,伏千山很清楚,不过他无所谓,给夏云时间解决,毕竟能少杀一人就少杀一人。

这时,夏云走到沈清身边,把小紫放到沈清肩头,冷淡说道:“沈清,我知道你是为了小紫而来,我把她从阎王空间内安全带了出来,现在交给你,你快滚吧,别碍了我的眼睛!”

“我不会滚,我只会走!”沈清纠正道,神色冷淡。

“随便你走还是滚,反正快离开,别碍着我的眼睛!”夏云不耐烦的挥手道。

“不想看到我,你闭上眼睛就是!”沈清很淡然,不肯离开。

他知道夏云用这种气人的方式,其实是不想他陷入危机之中,而且他也很了解夏云这种人,像这种人一般都不是煽情的人,也怕说得太煽情反而误事,所以干脆说得很绝情。

事实上,他也非常像这种人。

“我草,你这人真是好不要脸,让你滚都不滚,难道你是基佬吗?”夏云实在恼火无奈,被这个沈清气得不轻,怎么赶都不走。

“难道没有人说过,你的演技很差吗?这种在小说里出现几百道的戏码,你用在我身上,真的适合吗?”沈清还是无动于衷,嘴角噙笑,调侃道。

“嗯嗯,你的演技真的下降了,没有以前精湛!”小紫在沈清肩头,也赞同的点点头。

“……”夏云很无语,现在跟他谈什么演技,真有种恨铁不成钢的心情。

他无奈道:“我和你无怨无仇,无恩无情,又不是朋友亲人,你留下来缠着我干屌呀?如果你因为这件事死了,像我这么好心的人会内疚的咧,你知道不?求你了,快走吧!”

“没错,我和你无怨无仇,无恩无情,不是朋友亲人,所以我的去与留也与你无关,你也管不着也休想管,别老是以老大的姿态命令我,自己的行为我会负责到底!”

沈清铁了心要留下来,一副漠然的表情,似乎尽量想表现得事情与夏云无关似的。

“……”这下别说是夏云,连周围的那些人几也搞不懂,甚至连伏千山心中也纳闷。

这两人的关系真是古怪,不是朋友亲人,却搞出这样的戏码,本来以为这种情况下会是一煽情的对话,但是仔细一听,却好像是两个仇人在对话一般,令众人很是无语,感觉醉了似的。

事实上,这种关系很多人不能理解,若是大部份人听到夏云的话,恐怕都会受不了而负气离开,但沈清这个人却太过冷静,心思细腻,能看穿一些表面的现象,洞察真相,所以他不止不生夏云的气,反而更加坚定了留下来的决心。

“伏千山!”

突然这时,夏长风走了出来,挡在两个年轻人面前,对伏千山说道:“伏千山,子之错父之过,此事由我一人担下,但希望你不要为难这两个少年!”

“嘿嘿,我说过,你们父子俩一个都不能少,其他人若愿意走,我不介意少杀一个,但若不愿意走,我也不介意多杀一个。夏云给你的时间不多,希望你能把握好,时间一到,我就动手。”伏千山冷冷一笑,一副大局在握的模样,所以也不担心多浪费一些时间。

“我草!”

夏云无比恼火,这边的沈清还没解决,怎么老爸又冒出去了,真是让人不省心。

他来到夏长风身边,说道:“老爸,你逞什么强,这件事是我一人所为,我自己会承担,拜托你帮我把这个烦人的沈清带走!”

“你这臭小子,老子的实力比你强,无论什么情况,也是我独挑大梁,如果你嫌这个沈清烦人,那你自己硬拽把他拽走吧!”夏长风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儿子夏云。

“我草,你们就不能听我一次嘛?留下来真是拖我后腿!”

夏云十分郁闷,如果只有他一个人的话,事情也许就不会这般麻烦,大不了他穿上布鞋,找机会逃走,但是现在多了夏长风和沈清,他一旦逃走的话,另外这两人肯定会成替罪羔羊!

“你这兔崽子,怎么和你老爸说话的,现在我以父亲的身份,命令你快带着你的基友滚蛋,别呆在这里拖我后腿,我自有方法应对一切!”

轻斥间,夏长风握紧了拳头,脸色坚毅,身上的那颗潜阳激源丹,看来最终还是要服用!

初时,夏云听到老爸的话,怔了一下,但随即他咬牙道:“我从小就没有学会听话,也没有听过你的话,现在我依然不会听你的话,你就当我是个逆子吧!”

“你这孽子,真是要气死我啊!”夏长风一听,无比恼怒。

“哎,这个夏云……”

看见夏云父子俩吵了起来,众人无不叹气,这个夏云真是古怪,为人处事的方式与常人大相径庭,表面看似怒气相对,关系很不好,但实际却有一股暖暖的温情藏在其中。

古嫣然、燕月涵、苗若依三女也纷纷叹息,虽然她们不怎么喜欢夏云,但目前的情况,还是让多愁善感的她们,内心有些许触动,不由得为夏云担心起来。

“啊啊……”

突然间,现场惊响起两道痛苦的叫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在一片草地上,只见伏贤与伏智两人忽然浑身抽搐,满脸痛苦与扭曲,尽管处于昏迷状态,但却在痛苦的嚎叫,显然是经历着什么非人的折磨。

眼见这个惊变,伏千山一时爆怒,目光含带着杀意的盯着夏云,“你到底干了什么?”

“我真没干什么,都这种情况了,我用得着骗你吗?”

夏云无奈的摊开手,他的目光也向伏贤与伏智望去,很好奇阎王附到他们体内干嘛?

伏千山冷冽的眸子闪烁了一下,随即目光看向伏千越,“伏贤与伏智的情况怎么样了?”

“家主,我也不太清楚,他们好像发生了诡异,身体倒是安然无恙,但是灵魂似乎出了问题,连他们二人的灵魂波动都变化了,似乎掺进来了一些另外的东西!”伏千越急得汗珠直流。

“什么?灵魂波动都变了?”伏千山震惊之极!

夏云也十分意外,灵魂可以说是一个人的根本,重中之重,每个人的灵魂都有不一样的波动,如今伏贤与伏智二人的灵魂波动发生了变化,这岂不是说他们的灵魂也产生了变化?

这样的话情况就严重了,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两人能否醒过来,而且就算有幸苏醒过来后,但会发生什么改变也不清楚,一切都是个未知数。

“夏云,老子要宰了你!”

伏千山自然也知晓灵魂对于人的重要性,所以一听这种消息,顿时暴跳如雷,杀意凛凛。

这一切都是因夏云而起,无论对方是否出手,都已经不重要了,总之他要让夏云陪葬!!

“想动夏云,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夏长风挡在儿子面前,警惕的防范着伏千山。

“哈哈……”

忽然这时,一道暗芒自伏智体内.射出,漂浮在高空之上,正在兴奋的哈哈大笑。

这道暗芒正是从封魂铁布中逃出去最小部份的阎王魂魄,他看到夏云陷入了危机,无比兴奋,“杀吧,杀掉这不孝子孙,如果不是他把我带出来,我根本不可能进入伏智的体内,这对双胞胎自然也不会发生这样的异变,所以一切都是因夏云而起!”

阎王可真是恨透了夏云,所以一出现便帮助对方吸引仇恨,希望至夏云于死地,以报在阎王空间内的大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