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药神

第158章:你这是诱惑我呀

神州大地,广袤无边,在远离大城市的一个地方。

云雾环绕,绿树耸天,最中间的那座山峰最是神秘,一股股如水波般的波动荡漾而出。

如果仔细一看的话,这座山峰竟与巫子虚所施展的巫山云雨中的巫山颇为相像,只是前者是真实的,后者太过虚淡!

这里,正是巫家的大本营,巫山山脉。

此时,在巫家大厅中,一盏灯寂灭。

虽然仅是小小的一盏灯,但却在整个巫家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巫家内所有高层闻讯而来,片刻间便挤满了大厅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端端的,子虚的生命元火怎么会熄灭?”

“子虚不是去找寻道阴之体吗?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意外死亡了吗?”

一群巫家长老个个老脸诧异,相互间看来看去,议论纷纷道。

“好了,大家安静!”

这时候,巫家之主巫金龙说话,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大家都知道,但凡能得到命运神木洗礼之人,都会有一盏生命元火,火在人在,火灭人亡。巫子虚不幸死亡了!”

“什么!?”

“不是说得到命运神木的洗礼,没有人能杀得死吗?”有几个巫家弟子十分惊讶。

巫金龙摇摇头,纠正道:“不是没有人能杀死,只有同类人能杀死,也就是同样得到命运神木洗礼之人,想必子虚也是死在这种人手里!”

“没想到竟然又有命运神木出世了,而且还杀了同根之人。原本同根之人,一般不会生死相向,再大的矛盾也可以化解。但这次似乎事情有变化,这截出世的命运神木恐怕是想逆天,想毁掉其余所有的同类,也就是所有命运神木,子虚的事情看来只是个开始而已!”

有一个长老推测道。

因为在以前的岁月中,外面也出过命运神木,也有人得到了洗礼,但从不来与巫家生死相拼,因为两截命运神木同根同源,命中使然,矛盾必然化解。

但这一次情况有变,所以很容易猜想!

“可恶到底是什么人?竟敢行如此逆天之举,杀了我巫家天才,罪当诛!”另一个长老疾言厉色道。

“也罢,就让我用推算之术,查查看这个人是何许人也,或许我们会有机会提前杜绝灾难!”刚才推测那个长老又说话了,他决定动用大.法力,推测出杀人者的身份。

“长老,有劳你了!”巫金龙微微一鞠道。

“没事,费不了多少力气,休息一段时间就养回来了!”

这位长老淡然一笑,随后提起全部元气开始施展推算之术,一股亘古秘力逆天直上。

霎时间,苍穹动荡,变幻莫测,显得无比神秘与恐怖!

这一刻,巫家所有人都在紧张仰望,想看看结果,到底是何人也杀巫家之人!?

但却不想,下一刹那!

啪!

一道粗大的雷霆从虚无中劈出,径直劈中这位长老,直接当场将他劈死,一身焦黑!

“嘶!”

巫家所有人吓得倒吸一口凉气,个个脸色惊骇!

过了一会儿,死寂的大厅才有人问道:“家主,这是怎么回事?”

巫金龙也是小心翼翼,在确认没有危险后,才开始检查长老的遗体,而后他站起,目光深沉,说道:“这个人命格太霸道,竟无法推算,因为触怒了天机,所以长老被劈死了!”

“怎么可能!?难道还会有比我巫家,更为霸道的命格吗?”有人不敢相信。

“事实摆在眼前,还有什么不可能?”

巫金龙脸色渐渐冷冽下来,深遂的眼眸中有杀意一闪而过,“来人,给我去查,一定要查出子虚的死在何人手里,不惜任何带代!”

“家主,让我去吧,我倒想见识一下能杀死子虚的是什么人?”

忽然这时,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众人一见纷纷给他让路,显然他在家中地位颇高。

“子真,我怕你也出了意外!”巫金龙迟疑道。

“家主,不经历磨难绝成不了人才,你也不想看着我成为一个废材吧!如果我真的注定要死,你那怕是将我雪藏起来,相信我也会死,那外出与雪藏又有什么区别?世间大道本来就是大浪淘沙,残酷无情,我愿意接受这次来自命运的挑战与考验!”

巫子真是巫子虚的亲哥哥,不只是修为比弟弟要高,连性格与心思都要比弟弟要稳重与细腻,是巫家中当之无愧的第一天才!

那怕是连那个已死去的弟弟,也十分敬仰与佩服这个哥哥,因为巫子真的强大与自信,是从内而发,并不像大多数人只是流于表面!

“子真,你是我巫家的希望,记住一定要保住自己的命!”巫金龙不想破坏巫子真的道心,坚定、自信、勇敢,所以他只能答应。

“家主,放心,我绝不会大意。现在我先把最近得到的奇遇消化吸收,再起程前往天海市。这次子虚是前往找寻道阴之体,相信我会在天海市发现一些线索的!”巫子真淡然道。

………

药宝行。

药清绫已躺在**,夏云在一旁运气疗伤。

之前拼着重伤杀掉了巫三猛,随后又与巫子虚与药天昊两人激战,虽然将两人斩杀,但他的伤势也是十分严重,需要长时间的静心调养!

如今,他对巫家的那招巫山云雨印象深刻,因为真的十分恐怖,若不是他体内的雷霆能克制巫力,相信他早已经化为一堆尘埃了。

“噗!”

正在疗伤的夏云,却忽然吐出一口血液,脸色更加煞白了。

“夏云,你怎么样了?不要紧吧?”药成也在屋内,见状关心问道。

“死不了,只是伤有点重,光靠运气疗不好,要配合一些丹药才行了!”夏云摇头道。

“哎,你拼了性命救下清绫,我们却不能给你什么,真是忏愧呀!”药成一脸愧疚。

“我并不是因为回报才出手的,只是为了完成我的诺言,我夏云说出的话,就一定会做定!”夏云淡淡一笑,笑容很纯真与灿烂,也很坚定。

“夏云,我实话告诉你吧,清绫是道阴之体,这种体质十分特殊,天生就拥有道之润阴,若是得到对于修行大有益处,这也是那些人争抢的原因,我看你……不如把道阴之体取了吧!”药成语出惊人。

事实上,他也是有着自己的打算,夏云能击杀巫子虚与药天昊两个天才,足见其天赋之妖孽,所以他这个奸诈的爷爷打算将孙女交给夏云,也算是帮孙女找一个靠山与老公,当然,什么誓言都是虚的,他认为唯有发生关系才是真的,才会令人安心。

“这不太好吧!”

夏云连忙一本正经的道:“你别看我平时很贱,但也是有底线的,这种非你情我愿的事,我做不来!”

“夏云,你有底线我清楚,但我的孙女我更清楚,她心里肯定是喜欢你的,虽然现在还在昏迷中,但相信就算她是醒着的,也一定会同意这样做的,所以这也算得上是你情她愿。”

药成巧舌如簧,道:“而且,你取走了道阴之体,其实也算是救了清绫一命。你看她因为道阴之体,被如此多的人追杀,如果你取走了第一次,那道阴之体的效果大打折口,相信那些人知道后,就不会在缠着清绫了。”

“老头子,你别说了,说得我都心动了,我草!”夏云连忙阻止。

“夏云,你难道就忍心看着清绫被别的男人捉走,百般凌虐吗?”药成反问道。

“可是……她还在昏迷中,我要和她那个了,她岂不是会告我强奸?”夏云还在找借口阻止,最重要的是阻止他蠢蠢欲动的心。

“放心,有我在,我会劝说她的,我可是她爷爷呢,你忘了吗?”药成笑着劝道。

“不行,不行,我要离开了。你若真的是想让我取走,那让她自己来找我吧!”夏云感觉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想法了,于是强忍着伤势站起来离开。

“哇,夏云,你难道就忍心这样走掉吗?也许你一走,巫家或药家的人又来了,到时我一个无修为的老头,只能任人宰割了。当然,我死了无所谓,但就是可怜了清绫,因为一个道阴之体,要失去大好的青春生命!”

药成很极品,见到夏云想走,直接一把抱住后者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道。

被这老头这样一说,夏云还真担心了起来,药天昊倒不怕,药家这次过来的人全死了,但巫家在天海市可是有分部的,万一再来人怎么办?

见到夏云犹豫了,老奸巨滑的药成又哭道:“夏云,你是不是也喜欢我孙女?如果你真的喜欢她,为她着想,那就取走道阴之体吧,这样真的是为了她好。”

“相信匹夫无罪怀壁有罪的道理,你也懂,我孙女虽然有着大好的体质,但平时不爱修行,所以修为不高,如果来了厉害的人,根本不可能抵挡。就像这一次,若不是你来得及时,她早就被带走了。如果你敢打保票,每一次都能及时赶到,那你就可以不用取走道阴之体。”

“臭老头,你这是在逼迫和诱惑我呀!”夏云一脸苦逼的说道。

“我这个老头子是在求你呀,你看我都给你跪下了,求你救救我们孙女俩吧!”说着,药成竟然真的给夏云跪下,磕起了响头!

“老头子,你快起来,你这样做不是想让我折寿吗?我答应你,取走道阴之体,并且会一辈子好好照顾清绫,好了吧?”夏云无奈之下,只能扶起药成,点头答应。

接下来,药成开心的退出了房间,让夏云开始取道阴之体,不过,夏云如今的心思并不在什么道阴之体上,而是在药清绫的玉体上,真的是太美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