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情人

第十九章 化干戈

钱不用愁,苏豪也就可以安心的修炼金钟罩。

在和林雅诗、纳兰清韵一同吃饭饭之后,苏豪就回到了林雅诗为他安排的房间中,开始研究起金钟罩功法。

金钟罩的前三层修炼很简单,只有三个姿势,类似打坐。

第一个姿势,‘翻踢晾掌’。

只见苏豪盘膝坐在室内的地板上,双脚都盘在两个膝盖上方,双手同样翻开。

一双脚掌和一双手臂全部朝天,内运金钟罩的功法。

顿时,苏豪就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内劲先是缓慢的流动,随后却逐渐的加快,加快,在加快……

到了最后,运行功法的线路内的内劲,犹如万马奔腾,一发不可收拾……

苏豪震惊的发现,他现在已经无法走去控制内劲流通,甚至在这一刻,他连自己的身体走出现的无法掌控的趋势。

“怎么会这样,难道这套功法的修炼……是假的不成?!”

想到这里,苏豪的额头就有些冒出冷汗,不过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任凭体内内劲自行的运转……

十分钟、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直至,五个小时过去了。

突然。

苏豪的身体猛然一震。

轰!

一股极强的内劲从他的身体上暴发开来。

而这股内劲,却把整栋别墅都震动的微微的颤栗,好似地震一般。

猛然间,苏豪张开双眼,一脸不敢相信的神色关在脸上,口中却囔囔自语的说道:“突破了,竟然从明劲出去晋级到了明劲中期。这……这简直也太腻天了吧!”

苏豪简直就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是事实上,他现在就是晋级到了‘明境’中期的实力。

而且苏豪突然发现,他不光晋级到了明境中期,这一修炼之后,他的身体却也浑身清爽,好似整个人都脱胎换骨了一般。

“嗯?”

目光望向漏在衣服外的肌肉,顿时苏豪就是一惊。

“这是什么?”

只见苏豪肌肤上,竟然出现了一层散发着腥臭气的黑色污渍,整整覆盖了他的全身。

“难道,金钟罩还有洗髓的效用?”

震惊的苏豪连忙站起身。

那知道才微微的一用力,呼,整个人顿时向着对面的墙壁撞去。

苏豪一看不好,连忙想要伸手扶墙,一面撞击到。

可那知道到。

轰!

一双强壮的手臂,竟然直接把墙壁打穿!

“呃……”

苏豪有些不敢相信的抽会手臂,愕然的看去。

随后一握手掌。

嘭!

一个气爆声,随即在他的拳头中响起。

惊喜之色,布满的苏豪整张面孔。

“力量增大的至少三倍,肉身的强度却恐怖的增强了五倍……金钟罩,果然是那么的强大啊!”

然而就在苏豪惊喜不已的同时,门外却传来了林雅诗惊怒的娇喝声。

“小弟,你要拆房子吗?”

“呃……”

惊喜不见,苏豪一脸苦笑的心中暗道:“下次修炼,可真不能在房间里了。外一在来这么一次,说不定房子塌了,把自己都能埋了!”

……

……

苏豪的房间是不能睡人了,就连隔壁的墙也都被他打穿。

在纳兰清韵震惊和林雅诗嗔怒的目光下,苏豪只能说自己练功不小心。

林雅诗瞪了苏豪一眼,就让纳兰清韵给装潢公司打电话。

而苏豪实在是受不了两个美女的‘眼神’,和身上那熏人的气味,狼狈的跑进洗手间冲洗着身体。

当洗完澡后,苏豪发现自己的皮肤竟然不再黝黑古铜,反而变得白皙起来。

虽然有些震惊那金钟罩功法的效果,但是苏豪也知道,但凡超强的功法有利就有弊。

就像金钟罩那第四层。

冲洗完,苏豪就走出洗手间,发现屋外的**早就摆放好一套休闲装。

向着林雅诗体贴,苏豪的心而无限的温暖的起来。

……

……

回到家中的赵俊番,马上就盘膝坐地,恢复起刚才的体力。

年纪大了,赵俊番可不比那些年轻人,一动手,好半天都缓不过来劲。

打坐了三四个小时,在**躺了半天,赵俊番才算的缓过了神,刚才的剧烈搏击所消耗内劲也终于补回来。

走到大厅坐下,赵俊番回忆着和苏豪交手的场景。

“形意配合八级,全部走刚猛的路子。而且还能独创出新的形意拳法,奇才!这样的拳法一般人根本就练不了,真不知道那年轻人长辈是怎么把他教出来的,实在厉害!”

赵俊番算是捡回来一条命,不过这也是他自找的。

偷看别人练功的忌讳,由古而今死掉多少武者。

“哎!”赵俊番心中感叹,“自己无儿无女,守着那本自己修炼不了的功法也无用。给了那年轻人说不定还可以发扬光大。只是不知道当他看到了第四层的时候……呵呵!”

在赵俊番叹笑声中,门铃声却阵阵的响起。

“嗯?”赵俊番皱眉站起,“自己在就告诉过那些会馆的小子没事别来找自己,这些人怎么就不听话!”

缓步而行来到门前,当赵俊番打开门时,却意外的发现门口站着的人竟然是今天和他交过手的苏豪!

不过让赵俊番无比竟然的却是,此刻是苏豪和那时的他简直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

至于这种变化……

“你已经修炼的金钟罩?”赵俊番惊呼道:“还把第一层修炼成了?”

“嗯?”苏豪听到赵俊番的话也是一愣,“你老怎么知道我修炼的金钟罩?你还能看得出我把第一层修炼成了?”

“废话!”

赵俊番这么大岁数的人,都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那金钟罩是我给你的,我还看不出你秀美修炼!”

说话间,赵俊番就把苏豪让进屋内。

当两人在大厅落座之后,赵俊番就忍不住心中的震惊,张口就问道:“这才几个小时,你怎么就能把第一层修炼成了呢?!”

“我也不知道。”苏豪不解的问答:“我才刚刚修炼,不过……金钟罩的功法威势却是有点不凡,所以,我过来是谢谢您的!”

“谢什么,本来就是我理亏。”

赵俊番毫不在意的摆摆手,目光仔细的打量了一眼苏豪全身上下,在看到苏豪那变得白皙的肌肤,不自然的叹了口气。

“真没有想到,你才修炼的大半天竟然就拥有了这样的成就,看来,你这是被功法洗髓,看起的气息,想来武学境界也有所提高不少。哎,时也命也,当初自己要不是……”

看到赵俊番不住的唉声叹息,苏豪却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你老为什么不修炼,怎么会把着他功法送给我?”

“屁,我能修炼的话,你当我会送给你?”赵俊番顿时有些妒忌的看了苏豪一眼,叹气的说道:“修炼金钟罩,第一,而是最重要的一点,必须要是童子身。在现如今这个社会,嘿嘿……我不说,你也明白了?!”

“呃……”苏豪大惊,“难道,修炼了这个功法,以后就不能……”

“不是不能,而是在大成的时候不能。”赵俊番好笑的看了一脸愕然的苏豪,“只要你在大成的时候碰了女人……嘿嘿,以前的就算是白练了!”

“……”

苏豪这才算放心,要知道他可是答应了过世的爷爷,要生个的二子抱到老人的坟前让他老人家‘看’一眼的。

外一要是真的修炼了一门‘童子功’的话……

苏豪有些不敢想下去了!

“要不然说,你的运气……嗯,不,应该说你的品性还算不错,算是我美誉看错人。你还真能把金钟罩练成。虽然才是第一层,占时还看不出多大的威力。不过等你练到第三层,你就知道金钟罩的厉害了!”

苏豪点点头,面色带着感激的说道:“谢谢赵老了。不过我却很像知道,想这样的功法……您老是怎么得到的?”

苏豪当然明白,这样功法但凡被学武之人看到,一定会视之为珍宝收藏,在传给后人。

可是这套功法却出现在赵俊番的手中,而且赵俊番一看就是没有修炼过,这就不得不让苏豪有些奇怪。

“如果我说,这是我年轻的时候在地摊上淘的,你信不?”赵俊番面色很傲然的说道。

苏豪有些接受不了的说道:“地摊?”

“不错。”赵俊番嘿嘿一笑,“就是地摊!”

“……”苏豪有些无语的看着对面一脸得意的赵俊番。

不过赵俊番得意了一会后,却一脸懊恼,“他妈的,可是谁知道这破功法竟然要童子身修炼,早知道……”

说道着,赵俊番的老脸也不由得红了一下,后面的话就没有说,苏豪却知道是什么意思。

两个还不是认识的老少,沉默的一会后,还是赵俊番先开口说道:“小兄弟,你的实力很不错,年轻一辈,能有你这样实力人貌似应该没有几个,不知道你的功夫是那位大师传下来的?”

“是我爷爷。”

苏豪也没有什么隐瞒。

“哦?”赵俊番问道:“敢问你的爷爷贵姓,学的是那家套路?”

“我就知道爷爷姓刘。至于说是师承……”苏豪微微摇头,“我也不是很清楚,爷爷没说过。”

看苏豪表情不是作假,赵俊番就知道他没有说谎,不过却也奇怪的问道:“你连你爷爷的名字都不清楚,那你爷爷练的也是八极形意?”

“嗯,我从小和爷爷在山里长大,爷爷不说,我也就没问。”苏豪摇头道:“爷爷练的却不是形意八极,而的太极。不过我小时候有一次爷爷高兴,听过他说自己当年有个绰号,叫什么太极刘,不知道这些算不算……”

“什么,太极刘,刘大师?”

赵俊番“腾”的一下站起身,双眼好悬要瞪出来一般的看着苏豪。

苏豪被赵俊番的神情也吓了一跳,不解的问道:“怎么了,我爷爷很出名吗?”

“出名?”赵俊番先是一愣,随后老脸上竟然浮现出一丝尊敬和渴望,“何止是出名,如果你爷爷真是那个太极刘的话。那可是一位国术界的大宗师。当年一套刘氏太极打遍天下无敌手,博得了一个太极刘的称号。最后以年劝十八的年纪,跟八卦宗师董海川一战战平之后,却下落不明。有人说,他隐居山林。也有人说他跟在那位部队的大首长身边当警卫员。反正,从那以后,就没有人在见过太极刘宗师!”

听了赵俊番的这一番话,苏豪就知道这太极刘就是从小教导自己,虽然不是自己是亲爷爷,但比亲爷爷还亲的老人。

“原来,爷爷当年这么厉害!”苏豪的内心激动异常,全身好似被点燃一般,整个人都无比向往。

国术界,有很多对武者的称号。

比方说普通的武者只能叫拳师,而高手,则被称之为大师。

然而想要得到‘宗师’的称号,那一个不是开宗立派的人物!

但凡拥有宗师实力的武者,基本上修是修炼到‘化劲’的高手。

“难道,爷爷十六岁就已经成为了化劲高手?!”苏豪不光激动,内心也无比的震惊。

而他苏豪今年都二十岁了,才只不过是一个明境中期的武者而已,跟爷爷根本连对比的资格都没有!

“不用羡慕了。”好似看出苏豪的想法,赵俊番淡淡的说道:“时代不同,机遇不同。如果你要是生在那个战乱的年代,说不定你也一样拥有扬名立万的机会。而现如今……别说宗师级别的强者,就是能修炼到暗劲的高手都少之又少。而你现在就拥有了明境中期的实力,这要是被那些老家伙知道,说不定就会找上门,强者收你当徒弟呢!”

说到这,赵俊番的脸上突然尴尬了一下,“不过你是爷爷要真是太极刘,就是他们想要收你当徒弟,想来也没有那个资格,嘿嘿!”

“我爷爷,才去世不久!”苏豪面带哀伤。

“呃……”赵俊番愣了一下,目光有些复杂,“想来能教出你这样身手的人,我估计你爷爷就是太极刘了。不过武者对生死看的都很开,你也不要伤心。只要你把拳脚功夫学好,练好,这就是对你爷爷最好的报答了!”

“嗯,我知道,谢谢赵老的指点了!”

苏豪感激的点点头,也知道老人说的话在理。

只见这时的赵俊番忽然说道:“不知道小兄弟你有没有兴趣见见别的武者,和她们切磋一下?”

“嗯?”苏豪看着赵俊番说道:“你老就别小兄弟小兄弟的叫了,我叫苏豪,你直呼我名字就可以了。不过你老说的武者,难道京城有很多不成?”

“呵呵,好,那就是叫你苏豪。”赵俊番点点头笑道:“不是很多,但是也不少。在京城有加国术会馆,我也在那里当了一个震馆的副馆长。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带你去看看,顺便也可以让你接触一些国术界其他的前辈和同辈,你看如果?”

“这当然好了。”

苏豪马上点头说道:“我爷爷临终前,也说过让我除外游历一下,不过我才刚刚来到京城,却也不知道那里有练武之人和国术高手。”

“那好,我现在就带你去看看,反正这时候会管里,这正是人多的时候。”

赵俊番也是个急性子,说走就走。

不过两人却都没有车,只能是苏豪让林雅诗找人叫来一辆车和司机。

在林雅诗目送之下,一老一少坐着汽车驶向的京城郊区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