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情人

第三百零八章 小芳的反击

还是黄兰走了出来,打了个圆场。

“好了,都别闹了,好好相处不行么?”黄兰以大姐姐身份说这话,自然没有人敢反对,天辰更是摸了一把额头的汗水,给黄兰投去了感激的神色,很想说一句,活着真好来发表一下感慨一下自己的存在感,只是,在他还不敢太过于放肆,几个姑奶奶一样的女人在身旁,你敢放肆?

放肆只是女人的权利,男人太过于放肆,女人会妒忌,下场就不好了,天辰是深有体会,特么的这几个女人和苏豪有着数不尽的暧昧,睡不尽的床,那就更有体会了。

当然,从认识这些女人开始,要说对谁有好感,天辰会毫不犹豫的说,是小芳。

他见了小芳之中,这丫头就跟邻家小妹妹一般,不哭不闹,不撒娇,不欺负自己,简直是好女人之中的好人,好的不能在好的哪一种,要不是考虑到这丫头和小师弟关系非同一般,天辰都要上去狠狠的吧嗒吧嗒给小芳几个自以为很是销魂的深吻,把自己的吻给奉献出去。

但是,本能的天辰还是不敢前去,哪怕是搭讪,都怕惹的一身骚啊。

不是他不想,是没种。

从莫仙儿,美女蛇的身上就可以感觉出苏豪女人那种彪悍的作风,会撒娇,会撒欢,会上床,会一哭二闹三上吊,会欺负人,特么的是欺负人,简直就是新世纪女人之中的战斗机,这样的女人,放在哪里都会闪闪发亮,就算是放到娱乐圈,那些大佬想要潜规则,也得擦亮眼睛,要不然,一个太监腿朝着裤裆而去,什么时候成为太监的都不知道。

在天辰的共识之中,苏豪身边的女人,应该都是有这些优良的品质的。

莫仙儿,美女蛇是已经把这些品质发挥到了极限的女人,而黄兰虽然可圈可点,看起来也是一副乖乖女的样子,但是,从那噼里啪啦的,把纤纤的脸蛋当成了沙包来打的样子,就可以知道,这女人绝非看起来的那般,甚至,战斗力方面绝对比美女蛇和莫仙儿要强大。

唯一的,就剩下小芳了。

但这丫头给天辰的感觉,总是有一些危险的气息,想到这女人的母亲刚刚驾鹤西去,也许影响了小丫头那撒泼的心性,一旦伤口愈合,那可能就是天雷滚滚,就这些,都令天辰颇为忌惮,本能的就不想和小芳去说话。

其实,小芳也对天辰是很感兴趣的,当然这兴趣不是指男人和女人**的兴趣,他对于天辰突然来到了自己等人的身边很是好奇,不知道,怎么苏豪回来,就带了一个男人回来?

难道是哥哥想搞基?

这是小丫头的第一个心思,如果让苏豪知道了的话,不知道会不会现场就扒了小丫头的衣服,给他看看自己是不是搞基的人。

小丫头认真的想想,也知道苏豪不是背背山那种人,但是,如果不是的话,天辰来这里干嘛?

小丫头醒来之后就很是好奇不已,但是却没有人给她解释解释,那个时候,她的好朋友春草也过来了,自然没有去关心怎么多了一个男人的事情。

现在苏豪不再身旁,她感觉有些闲暇时间,来和眼前这个男人了解一下,看看这个男人,为什么会存在。

思索了一番,小芳朝着天辰而来。

天辰的眼睛都是在苏豪的女人身上转动的,不是他想这样,谁他娘的喜欢警惕的活着啊,那样多累啊,但是,他不行啊,苏豪的女人都不是按照常理出牌的人啊,指不定什么时候一个太监腿就踢了过来,找你论证一下力道,那个时候,你是说轻了,还是重了呢?你说轻了,人家在给你来个重的,你说重了,他说你看看什么是轻的,这都是找死的活儿啊,天辰感觉自己是无权享受的,虽然自己和妻子关系不怎么样,但怎么说,自己老婆还是有需求的,要是被这几个女人给踢坏了咋整?难道找小师弟帮忙?

因此,眼睛一直做贼一般防着旁人的天辰,很快就注意到了小芳那专心守候苏豪的身体,突然动了一下,本能的就颤抖了一下,有了不好的感觉,更是寻找了一下周围的方向。

放心,他不是跑路,是找厕所,说跑路会遭人记恨的,厕所才理所当然。

当然,那也仅仅是天辰下意识的动作,心里其实不认为小芳会找自己的,首先,小芳要找他的话,早就过来了,需要等到现在么?然后呢,小芳和自己不熟悉,正所谓,敢对人家撒泼,你敢对陌生人么?自然不行,要不,你去大街上找个陌生人,丢他一脑袋大便,看人家会不会拉你进小黑屋,当然,是老板的话,这个就可以酌情考虑了,毕竟,老板都很黑,仍大便给她们也算是帮助她们找到同胞了,但是,天辰和小丫头什么关系都没有,要说有,就是陌生人,因此,天辰其实也不是太过于担心,还有,小丫头自从见面起就给了天辰楚楚可怜的样子,因此,天辰不认为,眼前的小丫头会和莫仙儿这等魔女一般,当然,只是,他心里不愿意去相信而已。

想到这些,天辰就感觉自己可以男人一般的面对小芳,而不是在莫仙儿这等会遭到雷劈的女人面前那般,把自己的小弟弟缩进去,告诉她们,自己其实是人妖啦。

所以,当小芳真的来到了他的面前,天辰还很牛气哄哄的冷哼了一声,似乎要把从美女蛇身上所受到的委屈,都给找回来,毕竟,受到的气还是需要爆发出来的不是?否则会憋坏的,憋坏了,小弟弟就直接萎了,这么巨大的伤害,天辰还是打算释放一下的。

当然,他也想过,把怨气释放的时候,找几个苏豪手下的几个小弟什么之类的。

但是,天辰也是一个傲气的人啊,怎么说,他都是苏豪的师兄,要是找小师弟的小弟去爆发,那样是不是太窝囊了,就跟一个大人,小孩子骂娘的骂了一句,大人追着他满世界的跑,旁观的人,见了要么说虐待孩子,就说这个大人疯了,不想把自己自认为很优雅迷人,翩翩公子一般,有气度的风范破坏的天辰师兄,自然不会这样去做,要找也是找至少能够和自己平等对话的人爆发。

眼下,有五个人是符合条件的。

苏豪,这个要是能够对他抱怨,甚至给他一巴掌,天辰觉的自己在他女人身上受到的气息,一定能够消除,只是,他不敢啊,苏豪可是几个女人的宝贝,自己敢动?不是惹怒了几个女人,群起攻之?那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那肯定是粉身碎骨的了。

一个莫仙儿,一个美女蛇,一个黄兰,都很头疼,一起?

那还是杀了他吧。

因此,在天辰看来,最没有战斗力,也最好欺负的就是小芳了。

还真是应了那一句话啊,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小芳丝毫不知道在自己眼前的牲口,已经有了从他身上找成就感的心思,如果知道的话,不知道当场会不会把穿在自己脚上的高跟鞋给脱下,然后狠狠的朝着这个男人恶心的脸蛋上狠狠的打去,打的那原本就爹娘不认识的脸蛋更是委婉起来。

只是……。

小芳不会读心术,不知道这个男人的心思,所以,小丫头有卖萌了,在陌生人面前,她总是喜欢这样赢取陌生人的好感的,就跟以前村子里面来了一个买冰棍的小伙子,小丫头卖萌之后,那小伙子立刻就把自行车和全部冰棍给了小芳,当然,那小伙子是哭泣着出去的,还发誓,在也不来这个村子了,这村子太坑爹了。

天辰是不知道这些的,知道的话,他会很警惕很警惕的,只是,他就是一个小白,哪里知道那么多啊。

因此,看到了小芳过来,还很牛叉的对人家使眼色,这尼玛的就是在太岁头上动土啊。

小芳是那种好欺负的人么?

绝对不是,那可是除了苏豪能够管住的女人啊,那恐怖的战斗力,就算是莫仙儿,美女蛇都要退避三舍,主动让开的人,天辰却踢了上去了。

也不能怪这个牲口,要怪就怪这个牲口认为人家好欺负,就上去欺负人家,这不是找死么?找屎啊。

那得意洋洋的神情,那拽起来跟一个典型二百五一般欠抽的脸蛋,让人看了,就想上去暴打一顿,让这个人滚出地球,脱离地球的引力。

小芳本来就心情不好,你奶奶,老娘刚死,丫的,想找个人说说话,就遇上了这拽的跟猪八戒的家伙,那本来微微一笑的神情瞬间嘎然而止,天辰那傲慢的眼神,盯着天空,哪里注意到这些细节啊,但却感觉到周身的空气温度猛然的下降,但是,天辰不以为意,全部归结在了乡村的温暖变化节奏很快方面。

有些事不以为意,就会出事。

所以,天辰出事情了,小芳也没有做什么,只是,用脚朝着天辰的裤裆狠狠的踹了一下。

剧烈的疼痛传来,天辰的双手猛然向裤裆抓住。

刚才大家都没有看到小芳踢人,天辰这一抓裤裆的动作,小芳觉的不能放过机会,立刻就大吼了一声“啊,变态啊,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自卫。”

小芳的声音凄厉,很尖,刺激着人的耳膜,也让大家立刻知道了这边的事情,都纷纷把眼神投入了过来,就看到了天辰死死的抓住了自己的裤裆,右手,还准备把拉链给拉开。

天辰那准备解开裤裆看小弟弟受伤否的动作,也伴随着小芳这一声响,彻底的停止了,在看看大家看禽兽一样的看着自己,天辰哭了,很是伤心,可是,他想解释,压根就没有人听啊。

一个个都禽兽,牲口,自卫男,肾亏的骂着,巴不得要把自己这辈子的脏话都送给天辰,那引起的公愤啊,差点把天辰都吓小弟弟要凹进去了。

太尼玛的吓人了,特别是远处有几个村子的大婶也闻言,跑了过来,本来是拿起了镰刀去割草的,闻言,也跑了过来,带着镰刀跑来。

那镰刀刀口锋利,明晃晃的,拿在手上,去跟故意跑来的。

天辰看了,吓的小弟弟赶紧萎缩啊,身子更是向几个拿镰刀的女人反方向跑去。

几个村妇见了,觉的有鬼。

追了上去。

“别跑。”

天辰跑的更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