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情人

第三百四十九章 往事

“苏少,你真的没有听说过阴月宫?”

厉燕青不死心的继续问道“你在想想,也许会有一些记忆呢?你想想?”

“真没有。”苏豪苦笑“要是我脑海之中有记忆,早就说出来,不说,对我有什么好处啊?怎么了?难道是我不知道让你失望了?”

“没有。”

厉燕青心里是有些失望的,毕竟,苏豪不知道阴月宫,那么想来,苏豪这一身本领也是从小门派之中学习而来的,毕竟,大门派的人,怎么可能没有听说过阴月宫你?

只是,这话,自然不能够给苏豪说,不管如何,这男子都是厉燕青看到最有可能完成她梦想的男人。

厉燕青对苏豪还是有些期望的,因此,也没有苏豪闹翻。

“那你武术是跟谁学习的?”厉燕青还是没有按捺住内心的好奇。苏豪这一身本领,大家族,大门派都未必能够培养出来,毕竟,现在要学习国术,不单单是体质好就行,还要有资源,修炼的资源,一些药水,药物之类的,否则的话,想要有所成就,那基本上是痴人说梦的,苏豪虽然没有听说过阴月宫,厉燕青觉的苏豪出身不怎么样,但是,对能够培养出苏豪的这个地方,厉燕青承认自己还是很好奇的。

“你说我的本事吧?”苏豪神色有些黯然,想到了自己五岁上山和爷爷在一起修炼,修炼十多年,爷爷死了,自己才下山,厉燕青的话,勾引了他对爷爷的思念,撇开伤心的事情,苏豪说道“我都是跟我爷爷学习的。”

“什么?”

厉燕青震惊的不行“你爷爷,你爷爷是谁?”

厉燕青上去死死的抓住苏豪的手,很是激动,能够把苏豪培养成为这么一个人,他的爷爷会是简单么?

“他死了。”苏豪神色黯然“唉,爷爷死了,不说也罢,倒是你,为什么对这些这么感兴趣,还有阴月宫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你好像说起它就咬牙?”

苏豪不想在说爷爷的事情,他怕想起自己的爷爷,自己情绪会失控。

提起阴月宫,厉燕青就很是愤怒,也没有继续追问苏豪的事情了。

“这是一个邪恶的门派。”

厉燕青咬牙不已“当初,这个门派被华夏武林的人给赶出了华夏,如今落脚在了媖国,在当地很是有声望,可是,阴月宫始终没有忘记二十多年之前,被赶出华夏的耻辱,于是,在十多年之前,阴月宫,在媖国站稳了脚根之后,就开始把一些力量渗透进入了华夏,而我……。”

厉燕青无奈的笑了起来“而我却成为了她们进入华夏的牺牲品而已。”

“当年,也是十多年之前吧,南方是最为不安定的一个地方,毕竟,这个地方才刚刚建立了一个华家引导的政权,时局动荡,一切都很不稳定,当时,阴月宫就瞄准了这个地方,毕竟,这个时候的南方最为薄弱,力量也最好渗透,同时,阴月宫的人也发现了,经过了六七年之后,华夏的武林,也退出了历史的天空,好像发生了什么巨大的动荡,这些人就更是肆无忌惮了起来,一边和华家进行勾结,一边暗中收人。”

“她们需要的都是女人,而我。也是其中的一员。”

“当初,我也是一个农村来的女孩子,追溯到前几代,祖辈也读书人,父母虽然不才,但也算是文化人,跟着父母,我自幼也是饱读诗书,因此,也算是有些见识,我来到了静海之后,就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工作,但是,后来,被一个朋友介绍,进入了阴月宫之中,阴月宫对我们举行了洗脑仪式,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我天生精神好,或者,太过于聪明,于是,我伙同了几个一样灵秀的,没有被洗脑的女孩子,想要逃离。”

“没有逃跑成功?”苏豪想到了什么,也为这个女人担心。

厉燕青看了眼苏豪“对,我们失败了,阴月宫的选择的地方,怪石嶙峋,山路曲折,悬崖陡壁,要想逃离出来,还要要过两条铁锁组成的天桥,这难度很是强大,因为,我们刚刚逃离半个消失之后,就被抓到了。而那个时候,我们正走到了悬崖边上,想到抓回去被这些人给玩弄之后,活活杀死,给人示威,还不如轰轰烈烈的死去,我们几个女人一点头,没有丝毫犹豫,朝着山下的峭壁跳了下去,而我们也很幸运,悬崖下面是水潭,因此,我们活下来了。”

说道这里,厉燕青也是松了口气,显然,她对自己能够活下来,也是充满了不可思议,也是唏嘘不已。

“那和你一起逃离的女人呢?”

苏豪抓住了什么一般“你们虽然没有被阴月宫给害死,但几乎是死里逃生,你们自然不可能就这样算了,我想后来你们报仇了?但是,阴月宫势力强大,根本不是能够招惹的。”

厉燕青叹息了口气,继续说道“我们死里逃生自然是有诸多的愤怒,何况,阴月宫的行为和邪教有什么区别?为了让更多的人免于被阴月宫伤害,也为了为自己报仇,我们几个女人自然是联合了起来,还好,我们之中的几个女人,家世都不错,她们的父母听说了她们的遭遇之后,自然是勃然大怒,立刻报警,要去抓人。”

“只是,我们当初的想法太过于单纯了。”

厉燕青的身体都哆嗦了起来。眼神很是不甘心,也很是愤怒“当初,我们也只是一门心思的认为,有需求找警察,可是,我们忘记了,这是华家的天下,而阴月宫和华家一起绑架在一起,谋取天下,很是自然的我们报警的时候,自然被华家所知道了,这自然引起了华家的愤怒,阴月宫也非常震怒,因此,我们报警不仅没有得到帮助,反而被抓了起来,不就之后,我这些朋友的死去的消息就传来,而她们的家族也消失了,都被华家和阴月宫给灭了。”

厉燕青双眼模糊不已“都怪我们当时太愣性了,不然……。”

苏豪闻言,心里也是震惊的不行,只是,他还有疑问。

“你朋友都死了,那你怎么还活下来了?别说你逃跑出来的?”

苏豪自然不认为被警察抓住了,厉燕青还能够逃出来。

“那倒是没有。”厉燕青有些清醒:“当时,我们本着几个姐妹共同原则,我自然也是要和我的姐妹一起去的,但是,这个时候,我父亲突然生病住院,我要去医院照顾他,这才躲过了这次的危险,而我也活了下来。”

“只是……。”

厉燕青痛苦了起来,双手摁住了自己的心脏,很是难受“这天下没有密不透风的强,何况是华家要查这个事情,我自然也被查了出来,我被华家的人追杀了,而为了杀我,她们杀了我的父母,还杀了我的一个妹妹,她才六岁啊,什么都不懂啊。就被杀死了,是我害死了她啊。”

厉燕青捂住了自己的心脏,宛如被刀割了一般,很是难受,很是痛苦。

苏豪看到这女人泪流满面,没有刚才的强势,反而呈现出一副小女人的姿态,如花在一旁震惊的不行,她也是一次知道,原来自己一向认为主子的女人,居然会有这样的一面,会有这样的经历。

这让他发现,自己越加的看不透自己的主子了。

更是有些迷茫了起来。

主子告诉苏豪这些做什么?

为什么要跟苏豪说这些?

她很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