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情人

第四百九十二章 我的女人谁敢动?

随着时间的推移,同学聚会也是进入了尾声,至少看起开是这样的,有的对这聚会很满意,估计获得了不少的好处和赞扬,嘟囔着要是多有几次这样的聚会该有多少,也有的在角落骂娘,对着装修豪华的墙壁大骂靠靠靠,似乎墙壁跟他们有仇恨一般,也有的男人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妻子,深怕自己的妻子被一些花言巧语的同学勾走了心,到时候赔了夫人又折兵,总之,这是一个千奇百怪的聚会,有人欢喜有人忧伤,也有的人抱着无所谓的姿态。

苏豪应该算是后者吧,无所谓的态度,你和我聊天,我很开心,会拿出真诚和心意来,你不和我聊天,也不强求,我也不恼火,哪怕你装逼,对外人嘲笑自己几句,说自己是无业游民,苏豪也只是随意的看了某人一眼,继续的无所谓。

他就这么一个人随心所欲,开心的时候能够和乞丐称兄道弟,不开心的时候,给你几巴掌,你他么的还不敢还手。

坐在角落之中,也许被人忽视,苏豪却很满足这样的现状,至少,他和自己心爱的娥姐有独处的机会,这是他想要的,也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相比于自己和娥姐的温存,这聚会的人有算个渣?

美人在怀,香气撩人,令人艳羡也令人嫉妒,几个红光满面的同学偶偶目光无意的扫视角落,发现苏豪拥抱自己的班会都露出了诧异之色,随即暗骂好B都被狗日了,心里很是不服气。

说起班花,就等于说起女人,一个个喝酒似乎喝多了,话题也是开放了不少,大学的一些丑闻,也是慢慢揭露,什么晚上*把谁当成了手枪对象?上课的时候,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哪个人看,或者,自己在大学玩弄了几个看似纯洁,心似婊子的贱人,大家夸夸其谈,眼睛却有意无意的看向苏豪这边,不是看苏豪,是看他们的班花,娥姐。

三十多的年纪,对女人来说,是做美好的季节,这个时候的她们成熟却不显老,风姿绰约,撩人心窝,属于那种随意一抖就能够吸引一大片色狼的人。娥姐就属于这样的一种人,还好娥姐很保守,也就算传统了一些,否则,来个性感的打扮,不知道会让多少男人失身。

但即便如此,娥姐也是深深的吸引着一群狼的目光。

当然是一群自以为是的狼。

那些没有钱,没权的同学,早在这些高高在上的人给践踏的连尊严都不知道在哪里,此刻,哪怕你就是给他们仙子,也许他们都没有兴趣去谈论风月,那么娥姐的存在多余这群人来说,就显得不是那么在意了。

但对于今晚有钱有势的同学来说,却满面红光,受到赞誉,自尊心膨胀啊,觉的自己是个人物啊,都找不到东南西北了,吃饱喝足,还有人夸,心中难免生出一些别样的东西,女人。

饱暖思*,老祖宗的话没错啊。

男人都那样,吃饱喝足,就想着日。

这不是迂腐问题,而是几千年来根植在男人脑海之中的一把毒瘤,已经根深蒂固了。

这些高等的同学此刻就是这样的心思,从这些人的目光开始打量在女人的身上的次数,就可以知晓。

当然,他们自认为高人一等,打量的也是漂亮的女人。

如班花娥姐,小柔,还有那边的几个少妇,人妻都成为了这些牲口欲望眼睛之下的无辜者。

但男人都是喜欢挑战性的动物。

他们喜欢漂亮的女人,越漂亮的女人越是喜欢。

越能够激荡起男人的征服欲望。

班花娥姐这样的女人,就成为一群牲口感兴趣的存在。

当然,她们能够如此的尽兴,除了是欲望驱使之外,未尝没有一丝的功利兴致在里面。

他们或多或少都听说了,娥姐的男人就是一个无业游民,也就没工作的人,这是好听的,难听点就是啃老族或者小白脸。

他么的想想自己等人,西装革履的人模狗样的,在这个社会上怎么说也算的上是一只合格的禽兽,和苏豪比较起来,那简直就是完胜这样屌丝的存在啊。

他苏豪凭什么拥有这样的女人,凭什么拥有连自己都得不到的美女?这不公平。

太不公平了。

人都是这样。

要是这个人比自己牛叉,那么他会觉的拥有美女是正常的事情,理所当然,可是,当看到一个在自己面前连渣都不是的男人,却拥有令自己都心动的女人,这其中的落差可想而知,几个人靠在一起都似乎想把苏豪大卸八块,扔下油锅之中,沾上辣椒,吃之。

愤怒啊,不甘啊,大骂苏豪禽兽啊等等,总之这一群男人怒了。

兴许是吃饱了,喝醉了,胆子也大了起来,围在一起。愤怒之下,酒后吐真言了。

“他么的,你看那屌丝,居然坐拥我们的班花小娥,就那样龌蹉的男人,木有小*的男人,怎么能够配的上我们的班花?真是瞎了他么的狗眼。”

一个勇士率先发言,把苏豪说的是一文不值啊。

他怒了,班花他也喜欢啊,凭什么是这个屌丝的,自己这个高富帅都没有,他苏豪有何能耐,能拥有班花?

一言宛如一块投入湖中的石头,激荡起偏偏浪花。

这些原本就看苏豪不爽的人

,一个个都拥护了率先说话的勇士,竖起大拇指,说他牛逼者甚多,说他说出了自己心声的也有,唯独在角落之中有几个和苏豪想通的屌丝,暗骂这群牲口多管闲事,一群*。

但无论如何,这群人之中就开始了一些议论。

“就是,那苏豪何德何能能够拥有班花?他就是一个屌丝?凭什么?”

“对,一个底层人物的蚂蚁而已,也感和我们抢夺班花?反了他了。”

“哥几个,班花在这样的人手上,我看不下去,怎么办?”

“走,我们声讨去,一定要把班花解救出来,回归我们的怀抱。”

“对,走!”

一群,大约五六个男人,就这样浩浩荡荡的走到了角落之中,惊醒了整个包厢的人,但大家都没有开口说话,更没有表示不满,只是平常心而已。

这五六个男人。

今天包厢的人都认识。

一个个牛叉了的。

为首的是班长方义,然后是几个近几天发了大财的暴发户等人,还有一个是北周县城的城管局局长。

钱和权交织在一起。

上演着一场讨伐的大戏。

事情的主人翁苏豪睁开了双眼,扫视着一群轻蔑,不屑于自己的人,没有说话,只是平静的看了他们一眼,继续和自己的女人恩爱,反而更是激烈的去亲吻自己的女人。

似乎他要用行动,来告诉这些愚蠢的男人,谁他娘的才是这女人的男人,你们都不是,老子这个被你们视为屌丝的男人才是。

“他么的,这家伙也太嚣张了吧?当我们的面,居然敢亵渎我们的班花?擦,他那条道上的?屌丝道?”

班长方义不满苏豪的行为,在他看来,苏豪侵犯了自己你女神的禁区,这男人真

该死。

他么的,别逼我。

方义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从大学开始,他么的就喜欢班花,记得还愚蠢的写了一份情书,还是从网络上抄袭的一份感人情书,最后因为把名字也抄袭上去了,被说成了没诚意,没脑子,从此,人人喊打,成过街老鼠。

但,这么多年来,对班花娥姐的心,却是一点都没有变。

想起娥姐那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尽显纯情,魅惑,勾人心魄,治愈肾亏,令人做梦都想拿下。

一直以来,以为这样的女人,应该是被有钱有权的男人掌握住了,自己等人只是过客。因此这些年,虽然想念,却不曾有半点心思。不曾想,今天来到了这里才发现,班花压根就是被屌丝占领了。

如何能忍!

也忍受不了。

要是被权势滔天的人拿去了,他们会卑躬屈膝,谄媚一番,可是,被屌丝拿下,那……对不住,这女人你要不起,请你滚蛋,不,是滚!

方义就想叫苏豪滚蛋,人多势众的,胆子也大了起来,踏前一步,来到苏豪身前。

“小子,给我滚

!”

没有解释,也没有任何一句废话,很是牛叉的就让人滚。

这就是方义。

娥姐班长的强势。

滚!

苏豪才缓缓抬头,依然是那云淡风轻,不带一丝情感的面孔,没有愤怒,也没有惊喜,看不出哀乐,就这样看着方义。

“班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爱护自家男人心切的女人,率先起身,站起来,高了方义半个脑袋,俯视着这个叫自己男人滚

的男人。

自家男人不怒,她生气。

善良的她不代表她好欺负,自家男人苏豪更是她的逆鳞,谁也不能侮辱。

眼前男子让自家男人滚蛋,已经犯了女人大忌,不顾所谓的同学之情,更不惧撕破脸面,娥姐就跟一个护短的女人一般,表达着自己对此刻班长行为的不满

和怒吼。

冰冷的眸子没有杀气,却有着阴风般的冷意。

方义也抬头看着自己高一截的女人,依稀可以辨认出女人应该是生气了,那脸蛋狰狞,看出来是生气了。

方义却不怕,他敢站出来,就有了准备。

“小娥,我们也是为了你好,你跟一个屌丝在一起能够幸福吗?能快乐吗?他能够给你什么?给你性?给你金钱?给你房子?车子?”

“不不不,小娥,他都给不了你们,唯独我们这样有权势,有金钱的人才能够给你,小娥你甩了这个屌丝男吧。”

“来吧,回到我的怀抱之中吧。”

方义张开了自己的怀抱,似乎已经得到了女人,女人或许如他的言语一般甩了苏豪?

甩了屌丝男。

只是,等待他的却是狠狠的一巴掌。

啪。

手掌的肉和脸面的肉发出了轻声的脆响,响彻整个包厢,打人的不是苏豪,是小娥,那个大家看起来柔弱的女人。

她已经无法眼前的男人,质疑她,辱骂她,诽谤她,女人可以忍受,一笑而过,犯不着为此闹的大家不开心,但是看清自己的男人,就该受到惩罚。

“啪啪啪。”

似乎是受到了天大的刺激,女人在给了一巴掌之后,没有停留,继续的甩下了三巴掌。

响声响彻整个包厢,如雷贯额,深入了每个人的脑海之中,却令人的心莫名的震颤。

小娥她居然打了班长?

班上的同学多少大脑不够用,请求更换CPU的,看着站立方义身前的女人,古有花木兰替父从军,今有小娥为夫一怒。

“贱人,你打我?”

脸上火辣的疼痛传来,方义酒也是清醒了过来,摸了下脸蛋,似乎能够摸到那一个个手指的痕迹,方义怒火攻心,当场就要回敬眼前女人,让他知道自己的厉害?

抡起右手。

快若闪电,失去理智的男人都是疯子,疯子的一切行为都是可怕的,在众人感觉小娥那白皙的脸蛋会变成方义手下的陪葬品的时候,周围的人都失声了起来。胆小的人已经紧闭了双眼,不敢去看接下来发现的一切。

他们似乎已经看到了女人的脸蛋被方义这一巴掌打的毁容。

“不可……”

“方义,住手。”

“他么的,别动我们班花……”

“……”

方义的行为,也引起了一些人的呐喊,只是,被愤怒攻心的发方义哪里会把这些人的话当成一回事?

反而觉的周围的呐喊是对自己的鼓励。

抡起的手,更是朝着小娥的面门而来。

小娥也是被眼前的景象给吓了一跳,想要躲避,却似乎来不及了,只能痛苦的闭上双眼。

“砰。”

一声巨响传来,许多人只感觉到了一道人影飘过,想象之中女人被打的场面,似乎没有发现,相反,那个打人的方义,却不知道飞出了几米远,躺在地面上解开自己的裤子,检查自己的小弟弟……。

苏豪的一脚直接揣在了他裤裆上,也不知道碎了没。

在关键时刻,苏豪直接出手,用雷霆之势,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的抽飞了眼前这家伙。

“发生什么事情了?”

苏豪的速度太快了,令有些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他们只是感觉脑袋上有一团黑雾飞过,然后一声巨响,伴随一声惨叫,方义不见了。

等反应过来,一个个都摸着脑袋。似乎在想刚才到底是怎么了?

“是他……”

就在这个时候,有几个眼睛雪亮的家伙,惊骇的指着苏豪,声音都颤抖了起来“是他,是的,就是他,刚才一脚把方义给踹飞了?”

“什么,是他?”

人群之中的人都惊讶了起来,不敢相信的盯着眼前的屌丝,很难相信这瘦弱的身躯,能够把方义那胖成了球的身体,一脚踹飞。

方义至少有一百公斤级吧。

那么他这一脚的力量……。

一些人摸了下额头的汗水,一些醉酒的家伙,也清醒了过来,那些原本对苏豪拿下自家班花有怨言的一群人,也是底下了脑袋,似乎什么都不知道一般,这个时候。他们很清楚,自己敢说什么,和方义是一个下场。

“对,方义是我踢飞的!”

在众人的静海之中,苏豪拉着娥姐的手,似乎宣誓一般,扫视着眼前的一群王八羔子,发出了今晚最嘹亮的怒吼。

“你们当中若是对我和娥姐在一起,可以跟我说,单挑,群殴都行,但你们若是感动我娥姐一根汗毛。那么方义只是个开始。接下来,我会剥了你们的屁皮,抽你们的筋,别怀疑我的话,不信,你可以试试……。”

“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是没有皮的人,什么是血人,什么是残疾人,什么是废物。”

“来。”

苏豪对众人挥了挥手“都过来,对我不服者,来,你们来啊?”

“刚才不是一个个很嚣张吗?说我不配吗?那你们来啊?”

“他么的有种上来啊?”

苏豪怒吼着这些人。

啪。

苏豪身体如飞兔一般,冲入了人群之中,在众人的惊呼声音之中,苏豪拎起了一个人。

此人,就是带头说苏豪不配娥姐的人。

也是一个当官的。

城管局局长。

苏豪当场就甩出了一巴掌,这男人的嘴巴几颗门牙,也很

配合的飞而来出去,鲜血从嘴巴流出。

砰。

在这男人还未感受到疼痛的时候,苏豪又是一脚过去。

这局长的身体如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

啪。

厚重的身体跌落在地,地面震动。

男人彻底晕死过去。

整个包厢安静了下来,有着窒息的感觉,大家似乎都感觉到了一丝铁血的感觉,很压抑,很恐惧。

此刻,原本帅气的苏豪。似乎变成了恶魔。令大家忌惮。

那些原本出声的人,也一个个都跟*的男人一般,萎了,不敢说话,更不敢直视苏豪,更不敢去看苏豪一眼。

苏豪展现出来的力量,很是直白的告诉了这些人。

杀他们如杀鸡。

简单的狠。

他们不敢赌,只能老实,人都是如此。

教训一下,就老实了。

苏豪露出了不屑。

拉起了娥姐,就要转身离开,留在这里,他感觉丢人。

而,这个时候,包厢的门,被人打开。

几个人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