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情人

第五百零五章 如此父亲

钟平是急着和自己花了几十万从香港找过来的嫩模滚床单,也没有多和苏豪多聊的,本来还想和那女嫩模去逛逛商场的,顺便买些情趣用品之类的,但都因为时间不够而结束了,直接开车走人。

苏豪也在钟平离开之后,就回去了,不过临行之前,把爱马仕的包包给小丫头买了下来。

小丫头看着苏豪掏出了银行卡,刷卡买东西的惊讶不光,令苏豪大大的舒坦了一回,似乎能够让小丫头惊讶也是多么了不得事情一般。

把包包买下了,小丫头别提有多么兴奋了。连最起码的疑惑,都抛却了,苏豪哪里来的钱?呃,这些在拿到了包包之中,小丫头就把这些想法都抛去喂狗去了,现在全神贯注的拿着包包,想到自己以后有这么一个个包包,她觉的自己今晚睡觉都睡不着,激动一夜了,当然,在激动之下,苏豪就过上了好日子,苏豪还是第一次感受到了小丫头的体贴,吧嗒吧嗒的,也不问苏豪乐意不乐意,几个香吻就过去了,然后,还批示,晚上她房门不关。

摸了摸口袋之中钟平留下来的伟哥,在听着女人那挑逗的语言,苏豪迷茫了。

不过,这牲口也算老实,没有因为这样,就真的跑进余静的房屋,去祸害这颗水灵灵的白菜,不是他不想,几次都差点把伟哥给吃了,你说他想不想?他担心的是自己太猛了,然后引起老余一家子的围观,思量再三,苏豪只能作罢。

当然,苏豪也想过把余静带出去开房,但想到了老余的杀手锏满城跑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老余家的家教很严,白天你怎么样都可以,只要老师没有来电话,但晚上,那不好意思。十点之前没有回家,拿着杀手般的武器扫把,开始地毯式的寻找,找打了一阵暴打,不把你打进医院,那绝对是老余可能昨晚和自己的老婆干多了,否则一打肯定进医院,这也是典型的一个暴力父亲,令余静和她弟弟余则成幽怨不已,曾经在自己母亲面前抱怨了起来,在睡觉的时候,廖家家就把这个事情给老余一提。老余穿着红内内跑下楼去,拿起了扫把,就开始教训这告状的两个家伙,宣泄自己的不满,曾经苏豪也见过很多次,出来阻止,老余对他还算客气,没有打苏豪,只是留下一句,下次你在阻止我连你一块打,就走了,但老余几乎说这话几十次了,苏豪也清楚,这牲口是不会打自己了。

出来百威大厦已经十点钟了,是该回去了,在不回去。余静的手机铃声肯定会响起,是老余的。别误会,那不是关系余静有没有回家,而是直接问余静在哪里,老余会立刻驾驶着自己的宝马自行车,在最快的速度拿着扫把来到这里,准备一场家教,因此,在苏豪说十点了的时候。余静的脸色瞬间就苍白了起来,下意识的就把自己手机的时间,调回到了九点半,然后很是阿Q的安慰着自己,还有半个小时,当然,碍于小丫头的牛气,苏豪的也调回到了九点半,于是,两个二货,还真就没心没肺的逛了起来。

老余家,老余的眼睛一直没有挪移开自家大厅之中的一个挂钟,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不断指向十点的指针,老余手上的青筋凸起,更是对着屋内大喊了一声,让自家婆娘把自己御用的扫把拿过来,这扫把不是塑料的,是竹叶做成的,也是老余最喜欢的,觉的打起来,很是舒服,他也知道这样打人不对,可是他是老实人,打别人没有那个勇气,打自己儿女,那啥,反正儿女不会反抗,不怕!

今晚上,在自己的大哥余涛哪里,老余也是受到了怨气,余涛一个劲儿的在说老余没用啊,和他一起长大的人啊,一个个当老板的当老板,开小轿车的小轿车,包养二奶的包养二奶,住小洋楼的,更是很多,唯独,老余就跟一坨屎一般,放在哪里发霉发臭,你说自家大哥拿一坨屎来形容他,老余哪里不生气,可是,他这个人就那样,对外老实,对外嚣张,就跟他对苏豪很老实一般,其实本质上,还是没把苏豪当成一家人,要不然,按照他的心思,直接一板砖就打过去了,还会让苏豪白吃白喝,当然,这性格,苏豪是不懂的,连老余自己都不懂,还以为自己是圣人,养活了苏豪。

此刻,在饭局上受了自家的大哥气的老余,就跟一条疯狗一般,见谁都想要上去咬一口,哪怕是看到人家在公园打野战的也想把那个男人推开,掏出自己那东西,放在女人双腿间,让他们在玩野战,看到人家小情侣,就想拿刀砍了哪个男的,觉的难的太丑了,那么漂亮的女孩子,怎么能够配那么丑的男人呢?反正,这个时候的老余窝火,看谁想打,看谁想骂,看谁想说草泥马,但终究,这个老实人没有发飙,相反很和气,谁都无法想象在这个和气的外表之外,有的是一张把人给撕碎的心,是的,老余没动手,不是他不动,是他不敢,他怕惹事。对外不敢,对内就可以了,想找自家婆娘发泄一下,婆娘拿了一把卫生巾跑进了厕所,出来告知,大姨妈来了,令老余更是愤怒,觉的今天点儿背,被大哥形容承一坨屎,连老婆的大姨妈也来欺负他,真是叔叔可忍,婶婶忍受不了。

这口气,必须要发泄出去呐。

老婆大姨妈来了,派出了,至于打?靠,老余不敢啊,娘家有人啊,你敢

打试试?

于是乎,老余的儿女就悲剧了,但是这些人不愧为老余的儿女,察言观色这些东西就跟与生俱来一般,其实,说到底还是老余在让他们成长,谁让他们摊上这样的父亲呢?对自家的父亲什么时候跟女人大姨妈来了,老余的儿子余则成那是看的清楚。连那个小萝莉也清楚,早早的回去睡觉了,至于一向喜欢看电视的余则成,今晚也出奇的乖巧,一向不读书的他,居然留下了一句,爸,我回房间看书去了。就风一般的跑回去了。

人家看书,你还能拉到来打一顿,跟儿子说,读毛的书吗?老余自然不敢,如果这样的话,也许余则成倒是会很高兴的撅起屁股来让老余打一顿,只是那样,也许他的老婆廖家家都会拿起菜刀朝着老余劈来,所以,老余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自家儿子上楼,很是无奈,心里咬牙,今晚你就不能出去惹点事情?你这样,我还怎么打你?

不过,随即,老余就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啥,自己的女儿好像没有回来吧?

太好了,老余当即就手舞足蹈起来,猛然的拍了下自己的大腿,就跑来了大厅死死的盯着挂钟,一看就从九点钟看到十点钟。

当然,九点到九点五十分钟的时候,老余那个时候很是淡然的,只是当九点五十分的时候,老余就开始紧张了起来。甚至,心里把门都给反锁了,一旦女儿在这十分钟之内突然赶回来,那么自己就不让他进,等十点之后,放她进来,在按照十点之后,打一顿,可以说。为了发泄。老余是煞费苦心。

什么?你说苏豪也没有回来?

那啥,苏豪就算了,老余可不敢,甚至脑海就自动的忽略了苏豪,宁愿打自己的妻子,他都不会去打苏豪,这三年来,老余也是无意之中的看到了苏豪很能打的,所以,对苏豪很是忌惮,这从平时的言行就知晓,那不对关爱,而是恐惧,只是被苏豪当成了爱了,唉,可怜的娃。

呃,言归正传。

老余守候在了大厅之中,此刻很是踏实,扫把也拿在了手上,熟知自家男人的廖家家,自然知道

男人又要干嘛了,本来想好心的提醒几句,女儿长大了,别老是跟小打小孩子一般去教育,但看到了自家男人那激动的样子,要是自己上去说几句,指不定脸上就**沉了起来,也许会越描越黑,廖家家就只能淡然了,心里却为自己的女儿祈祷,今晚不要回来了。

在她看来,过了今晚,睡了一觉之后,老余的气也是消了,就算第二天,生气也不会那么愤怒了,那么下手也会轻点不是?

所以很想打个电话提醒,却提示停机,令廖家家抓狂,却不知道老余早就知道自家妻子会有这样的手段,悄悄的给自家老婆手机换了卡,准备等廖家家睡觉的时候,在换回去,这要是让廖家家知道了自己男人的动作,不知道会不会拿刀砍了她,居然敢在老娘面前搬弄是非了,能耐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老余看到了的时间也是到了十点钟了,老余瞬间就激动的脸色通红了起来,紧握着扫把的手,也是颤抖了起来,扫把都在晃动啊,想到等下自己就可以拿着扫把教训女儿,发泄一下,心里就开心啊,心里把女儿感激了一遍,好女儿啊,知道爸爸今天肯定会生气,特意想挨打啊,这要是令余静知道了,指不定和自己的父亲拼命。

话说,到十点了,老余也是平息了下自己的心情,拿去了手机准备打电话问余静所在地,准备出发,打人去。

不过,随即她就收起了手机,认为这不妥的,每次出去打人的时候,其实都落空,老余发现规律,余静当时是在那个地方,可是他去了之后,就不再了,然后在那个地方,打电话给余静说在哪里,在赶往余静说的地方,余静又不再了,所以,每次基本上,把人累了个半死,回来连拿扫把的力量都没有了。直接躺在**呼呼大睡了起来。

所以有时候人累的半死,效果却很差,今天,老余准备换另外一种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