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教师

第九十一章 我忍了你十八年!

话语一落,龙羽身上顷刻间迸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刹那间,双眸睁大宛若铜铃般大小,冷视着前方的贺翠蓉,那凌厉的气息顿时令贺翠蓉面容失色,不由自主地退后了一步。

她拿什么来阻止龙羽?

贺翠蓉退后几步之后,一个激灵地晃神过来,急忙将目光投向了旁边的贺元强,带着求助之意。

她知道龙羽要带杨立业去哪里。

十八年前,自己从那个人的手中夺走杨立业。

十八年后,自己绝对不允许杨立业再重回她的身边。

哪怕是见一面,都不准许!

然而,贺元强此刻却无暇去注意贺翠蓉的神情,他的眼眸直视着龙羽,一言不发,片刻之后,轻缓地摇摇头,“你赢了------我愿赌服输。”

话语落下,贺翠蓉眸子顿时睁大,忍不住大呼出声,“三哥------”

贺元强直接摆手阻止了贺翠蓉继续出声。

米琳心中长松了一口气。

纵使历经了诸多的波折,今天,总算是达到了目的。

她的目光充满着感激地望着龙羽------

若非龙老师的神奇扭转局面,文武双全,凭借自己的力量掀翻了凤凰美食城,她根本无法替母亲达成这个心愿。

“谢谢------”米琳心中暗默地喃喃道了一声。

这是龙羽为她献上的十八岁的礼物。

这份礼物,是米琳所收到的最为贵重的生日贺礼。

“哈哈------恭喜你,龙先生。”此时,谭国麟老先生迈步走了上来,微笑地朝着龙羽一拱手,道,“还没有请教龙先生在哪里高就?”

龙羽微笑回应,“一个中学教师罢了,不值一提。”

闻言,谭国麟神色一怔,他听着米琳喊龙羽为‘龙老师’,可师生之间的关系,不一定是在学校才有。龙羽拥有这一手出神入化的厨艺,在谭国麟看来,一定是哪家著名的美食世家的镇场高手!

竟然是个中学教师?

谭国麟眼眸明显地掠过了一丝不信,不过,并没有提出质疑。就算对方没有说实话,自己追问也不会有任何效果,只会增添对方的厌恶罢了。

当然了,龙羽所说,可是大实话!

龙羽将目光投向了杨立业,“杨先生,请吧。”

杨立业眼神抹过了一阵复杂,站在原地。

在斗厨之前,他没想到贺元强会输。

难道------这便是天意?

杨立业沉吟了一下,旋即深深地呼了一口气,沉声说道,“好!我跟你们走。”

“不行!”贺翠蓉的声音尖锐无比地响起,同时身影也冲了过来,紧紧地抓着杨立业的手臂,振声地咆哮说道,“杨立业!你不能去!你别忘了------你答应过我,永远也不去见那个贱人!”

米琳的面色唰地低沉一变,几乎下意识地攥起了拳头,宛若一个亟待发飙的小豹子般怒视着贺翠蓉------

母亲,就是米琳心中最大的逆鳞!

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去触碰。

哪怕对方拥有再强大的势力,她也会不惜一切捍卫母亲的尊严。

杨立业眉头轻皱,手臂动了下,却无法摆脱贺翠蓉,“翠蓉,放开我吧------愿赌服输------更何况,我只是去见她一面。”

“我说了不许见!”贺翠蓉声音咆哮而起,愤怒地大吼起来,“你以为老娘不知道你抱的什么心思吗?你是期待着旧情复原,再跟她再续前缘吧!”

杨立业的面色一沉。

贺翠蓉更是瞬间仿佛被踩住了痛脚般跳了起来,指着杨立业破口大骂,“姓杨的,你------好啊!你别忘了,你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是谁给你的!没有我,你就是一街边捡垃圾的!你凭什么当凤凰美食城的总经理?还不是我爸一句话!”

话语一落,杨立业顿时面色一阵铁青,面容狠狠地抽搐变幻了几下。

贺翠蓉得势不饶人,冷笑了起来,“你要是敢在今天离开凤凰美食城一步,我便马上让爸爸撤销你凤凰美食城总经理的身份!别以为你可以一步登天,没有我,你什么也不是!你现在竟然敢想着与那个贱人复合?你去啊!”

一道身影一闪而来。

“你才是贱人!”

啪!

米琳的手高高地扬起,狠狠地朝着贺翠蓉扇了下去------

贺翠蓉的脸颊一阵的火辣!

怒目睁大到了极致,眼眸宛若要喷火般盯着米琳,“你------你------臭丫头!你敢打我?你敢打我?”

米琳眼神不惧,“打的就是你这个贱人!”

大厅内,众多的目光都在盯着这一场‘闹剧’。

贺元强眉头轻皱着,他不会像贺翠蓉这般冲动。

斗厨输了,再动用武力的话,根本不可能。

因为此时的大厅上已经聚集了一群武警,正虎视眈眈,只要自己一动,他们一定会阻止。今天这件事,最好是暂时让它过去-------秋后算账,也是不错的一个选择。

可贺翠蓉却顾不得这些,此刻指着米琳依着破口大骂后,转脸盯着杨立业,怒吼着说道,“杨立业!你这个懦夫!你看着自己的妻子挨打,却无动于衷!你还是个男人吗?”

杨立业面色低沉着。

“你不打------我打!”突兀间,贺翠蓉松开了杨立业的手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一巴掌扇了米琳一记耳光!

啪地一声脆响。

米琳站得与贺翠蓉很近,根本来不及躲开。

瞬息间,脸庞出现了几道手指痕------

唰!

杨立业的眼眸猛然抬起,望着米琳------

这一刻,米琳的神色,却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平静,轻捂着自己的脸颊,抬眼,与杨立业对视着一眼。

仿佛有种花瓶碎裂的声音在杨立业的心中响彻而起。

“哈哈!臭丫头,让你嚣张啊!”贺翠蓉狞笑地咆哮起来,“一记耳光还远远不够!杨立业,老娘给你个赔罪的机会,就像我刚刚这样,狠狠地扇这个丫头的耳光,贱人生出来的东西,就是个小贱人------”

“够了!”杨立业陡然见扭头,双眸睁大得滚圆,闪掠过了一抹疯狂,猛然扬手,顷刻间仿佛掀起一阵大风般狠狠地落下!

啪!!!!

响亮无比,震彻大厅!

“八婆!我忍了你十八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