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教师

第一百五十九章 红颜祸水!

第一百五十九章红颜祸水!

车内,龙羽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陷入沉思。

炼制洗髓丹,对他来讲,绝非难事。

他正在考虑的,是如何运用好这一批材料,炼制出自己真正需要的丹药。

他要在最快的速度内将自己的力量提升。

深夜的道路上,车辆不多。秦依雪的视线不时地望着龙羽,片刻,不禁开口,“龙羽,你------真的可以炼制出洗髓神丹吗?”

闻言,龙羽抬眼,一笑摇头,“你们都犯了同一个错误------洗髓丹,谈不上神丹。”

玄外之意,龙羽有绝对把握可以炼制。

秦依雪的眸子里抹过了一阵希冀及期待。

今夜,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车子已经靠近圣兰中学------

“你住在什么地方?”秦依雪问了一声。

“就在前面那个小区。”龙羽的心绪已经恢复正常,微笑地指着对面马路,道,“不必麻烦你拐弯过去了,我自己过马路便行。”说罢,待秦依雪缓缓停下车后,龙羽便打开了车门------

“对了,秦组长。”龙羽回头嘿地笑了笑,“如果我治好了狮王-----别忘了你的承诺啊!”

秦依雪一怔,脱口而出,“什么承诺?”

“秦依雪,亲一下啊!”

“滚!”

伴随着龙羽的哈哈大笑,车门砰地关闭。

直穿马路,这时候,恰好一辆出租车也缓缓地停在了小区的门口,从出租车内走下两道靓丽绝美的身影。

“你们------”龙羽神色流露出一阵意外。

竟然是蓝兰与叶秋水。

二女这么晚才回来?

“龙羽,怎么是你?”蓝兰也颇为意外地看着龙羽,旋即神色大喜,“快过来,帮忙扶秋水姐姐进去。”

此时龙羽才注意到,叶秋水此刻竟然是一副醉态,几乎是不省人事,倚在蓝兰的身上。

龙羽没有多想,迈步走上,直接将也秋水拦腰抱起。

“前面带路开门。”

蓝兰忙不迭地点头,三人的身影很快便消失于小区门口。

对面公路处,一双眼睛目睹了这一幕------

“哼!色狼!大流氓!大色鬼!”

秦依雪粉拳砸在了方向盘上,面容恼怒无比!

------

将叶秋水安顿歇息好后,龙羽回到了大厅,蓝兰已经泡上了一杯热腾腾的茶水。

“龙老板,辛苦了。”蓝兰嘿地笑了笑。

龙羽嘴角一撇,也不客气地接过茶水,喝了一口后,茶杯放下,抬眼询问蓝兰,“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大半夜的,竟然还喝个醉醺醺回来------”

“哎,这个故事说起来------”

“很长?”

“不,是很简短,很悲壮,很凄美!”

龙羽疑惑地看着蓝兰。

“首先,今晚是秋水姐姐的家人来找她,只不过,除了家人外,还有一个青年人------说白了,就是相亲呗!这件事够简短吧!”

“哪里来的悲壮?”

“秋水姐姐当然不喜欢那个小白脸,只是碍于母亲的面子不当面反抗,但她选择了另外一种方式------她亲自点了几瓶烈酒,朝那小白脸敬酒!三杯过后,两人几乎同时倒下了,够悲壮吧!”

龙羽睁大了眼眸------这确实极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面对相亲这样的局面,叶秋水竟然敢选择用这样的方式来作出反抗!

三杯烈酒,对一个不喝酒的女士来讲,无疑相当于是三道巨大的坎!

叶秋水硬是喝下了!

在龙羽心中,这可是一个骨子里柔情似水的女子。

思绪至此,龙羽亦不禁感慨起来,“确实够悲壮,够凄美!”

“悲壮倒是悲壮,可凄美还谈不上。”蓝兰眸子望着龙羽,“其实------最凄美的事情,发生在你的身上了。”

“我?”龙羽的嘴巴张大成O型。

他实在想不到,这件事与自己能扯上什么关系?

“当然是你。”蓝兰道,“秋水姐姐倒下之前,说了一句话,说她有男朋友了,不需要任何人安排!而且,她已经和男朋友住在一起了。和秋水姐姐住在一起的男人,只有你一个啊!”

龙羽一笑,“这不失为一个应对之策,也谈不上凄美吧,顶多算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你不怪秋水姐姐?”

“当然不怪。”龙羽挺直胸膛,大义凛然,“身为这间屋子里唯一的男人,我有必要为你们挺身而出!别说是假冒的,就算是假戏真做,我也不惜付出自己的身体------”

“听说秋水姐姐相亲的对象是杭城副市长的儿子啊!”蓝兰嘀咕了一声。

龙羽眼眸猛然睁大,气势顿时萎了几分,小心翼翼问道,“他------不知道咱们住在这里吧?”

龙羽有些欲哭无泪了!

副市长的儿子!

因为叶秋水的一句话,自己恐怕要彻底得罪这个官二代!

这确实是一个凄美无比的故事啊!

最重要的是,由始至终,自己根本没有参与------隔着几十公里也中枪?简直就是现实版的‘抗日神剧’了!

“放心吧!”蓝兰似乎看透了龙羽的心思,笑着说道,“我们也没告诉他住在哪里------除非有人跟踪我们了!”

砰!砰!砰!

话语一落,顿时间,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音响彻而起!

蓝兰的身影唰地站了起来,嘴巴张大------有些难以置信------自己还从来没有说得那么准过!

真的跟来了?

蓝兰的目光看着龙羽------

龙羽无奈摊手,“你说我现在开门解释的话------还有人相信我的话不?”

“我想------应该没有了。”蓝兰回答。

“既然如此------”龙羽猛然站了起来。

“龙羽,你该不是想爬窗逃走吧?”蓝兰轻呼。

“笑话!我是屋里唯一的男人,会逃走?”龙羽振声开口,重新坐了下去,翘起了二郎腿,眼神轻蔑地一瞥门口方向,“我就是不开门,能拿我怎么样?”

蓝兰,“------”

敲门声音响彻不断。

越发的急促起来。

“龙羽,得想想办法啊!”蓝兰有些着急了。

龙羽此刻的头也大。

无缘无故得罪副市长的儿子,这无疑让自己在杭城立足再添一份障碍!

飞来横祸!

“红颜祸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