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教师

第三百三十五章 公子留步!

第三百三十五章公子留步!

虽然嘴里嘀咕着有些不满,不过,龙羽更加好奇的是,柳溶月口中所说的‘天生魅骨’。

从踏入竹屋的一刻开始,龙羽便感觉到柳溶月的身上有一股异于常人的气息。这种若有若无的感觉,随着柳溶月摘掉轻纱,露出容颜的一刻,彻底爆发!

勾魂摄魄,醉生梦死!

这一切,莫非就是柳溶月所说的------天生魅骨?

柳溶月坐了下来,动作轻灵地泡一小壶茶水,倒满了龙羽的杯子。

每一个细微的动作仿佛都是如此的醉人。

完美无缺。

脸庞仿佛弥漫着一层淡淡的云雾,让人越看越想拨开探个究竟------

“公子,请用茶。”

柳溶月亲自端起了杯子,递向龙羽。

龙羽接过的一瞬间,不经意间触碰到柳溶月的指尖,仿佛有一道电击的气流一闪而逝。

真是个妖女!

龙羽暗暗苦笑一下,若不是有芷瑶宫殿,自己今晚恐怕还真的要失态了。

龙羽第一次产生这样的感觉,如果将眼前此女子形容为仙女,那是对她的亵渎!仙女哪有这般妖魅倾世的气质?

“天下间,不同的人拥有不同体质,正如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柳溶月轻轻地开口,“有人天资卓越,有人天生愚钝,有人被视如瑰宝,有人令人不屑一顾------而我,一生下来,便拥有着罕见至极的体质------天生魅骨。”

“天生魅骨者,天下之妖女。”柳溶月面容流露苦涩,“古籍所记,四大妖妃,妺喜、妲己、褒姒、骊姬,他们是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天生魅骨。她们的出现,可令一国之帝王沦陷迷失,譬如褒姒,‘烽火戏诸侯’的典故,家喻户晓。”

“天生魅骨,不是祸害苍生,便是孤独一生。”柳溶月喃喃开口,“前者我办不到。”

“如果没有身上的这一股魅惑气息,你们也可以如同平常人一样过日子。不是么?”龙羽淡声地开口。

柳溶月苦笑,“天生魅骨,与生俱来,又怎么能够消除?”

竹屋内,沉寂一阵。

“你听过天绝脉吗?”龙羽突兀地问了一声。

柳溶月一怔,半会,道,“我从古籍看过,天绝脉,同样是一种极其罕见的体质。天要绝人!天绝脉者,如同废人,终其一生不得习武。”

“你看我,像一个废人?”龙羽双手一摊。

柳溶月眸子一惊,带着不可思议地望着龙羽,“你------是天绝脉?”

“对京城的古武世家而言,这并非什么秘密。”龙羽神色平静,淡淡地说道,“我也曾经如同柳姑娘这般困惑,甚至怨恨这老天,为什么要给我这样的体质!可现在,我只是想笑话老天!天绝脉,天绝我心不绝,我龙羽,一样能够傲立天地间!”

这一霎,龙羽双眸如同剑芒迸射,身躯笔直,宛若一把锐利的神剑出鞘!

带着桀骜不驯,睥睨天下的强大气息!

天要绝我又如何?

我可逆天直行!

这才是强者路!

柳溶月眸子流露着震撼,同时也有一丝希冀升起。

天绝脉者可以成为一代强者。

自己天生魅骨,为什么就不能克服?

一定有什么办法,只是自己还不知道罢了。

这么多年来,柳溶月几乎翻遍所有可看的古籍等,她的心早已经濒临绝望。

这一刻,一缕生机焕发。

“多谢你。”柳溶月感激地开口。

柳溶月的眸子凝望着龙羽,良久,轻抿嘴唇,“公子,难道,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吗?”

加入丹门!

直至此刻,柳溶月还不死心。

她更加确信了,只有眼前的这个男人愿意加入丹门,那么,对丹门来讲,必定可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龙羽有些不忍看着柳溶月的眼神,扭头,轻叹一下,“实在是------抱歉。”

自己可不能逞一时的冲动,而且,龙羽自己需要去做的事情,还有太多。

就好比自己的父母,必须要尽早将他们救出来。

否则的话,枉为人子!

龙羽与龙三少爷的灵魂融合于一体,他的血液中都在流动着那一股渴望的感觉。

柳溶月的嘴唇仿佛快要抿出了血,双手紧攥着衣角试图遮掩心中的情绪波动。

许久,柳溶月猛然间抬眼。

而此时,龙羽正准备起来离开。

“公子留步。”柳溶月的声音响起。

这一霎,她的眼眸露出了一阵前所未有的坚定。

下了最后一个决心。

紧紧地赚着衣角------

连记载着阵法玄秘的纸张都无法说服龙羽加入丹门,那么,自己也便只剩下最后一个筹码!

那便是------天生魅骨!

为了丹门,柳溶月可以牺牲一切,哪怕是------身子。

柳溶月那如同流水盼盼的双眸凝望着龙羽,一字一顿地轻声说道,“我还想对公子说一件事。”

“柳姑娘请讲。”

“天生魅骨者,处子元阴对习武者而言如同大补。得者,至少可获十年功力。”柳溶月眸子决绝地望着龙羽。

她的意思,不言而喻。

话语乍落,宛若惊天霹雳。

龙羽彻底地呆滞了。

她真的------不惜一切底牌。

丹门的重建,难道就要靠这一个柔弱的女子的这么不惜一切的付出?

在一个男子的面前说出这句话,那需要何等巨大的勇气。

可柳溶月她办到了。

即便她此刻略微颤抖的身躯出卖了紧张的情绪,可此时此刻,龙羽心中,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一股钦佩之情。

他不会对柳溶月的主动献身有任何一丝的鄙夷,而趁人之危的想法,龙羽------咳咳,目前来讲是万万不敢想。

同时,还让龙羽感到震惊的是,十年功力!

得到天生魅骨者的处子元阴,竟然可得十年功力。

这无疑是天大的诱惑!

这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实在是叫人很难去拒绝啊!

柳溶月凝望着龙羽。

不到迫不得已的一刻,她不会提出这种羞人的交易条件。

可她很清楚,龙羽的丹道造诣,就是丹门的鼎盛时期,也无人能及。

他能加入丹门,丹门重建,指日可待!

这是丹门上下两百多年来几代人心中日日夜夜的渴望。

十年功力,谁能够拒绝?

更何况,天生魅骨,对任何男人来讲,都是致命的诱惑。

柳溶月更对自己的容颜有信心。

夜色笼罩的竹屋下,四眸对视着,悄然安静。

良久。

“罢了。”龙羽微叹了一口气,朝柳溶月的方向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