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木匠皇帝

第一百零一章 王化贞

虽然不喜欢这个叶向高,可是天启皇帝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对着骆思恭道:“这样吧!这件事情朕知道了,那个来京城的是个什么人?”

“回陛下,根据我们的暗桩回报,这个人是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至于是什么身份暂时还不清楚,他来此的目的也不清楚。只是知道风月楼的掌柜的很是尊重他,而且这个人手里有一块木牌,似乎是什么人的信物,这个就是木牌的图案。”骆思恭一边说着一边在自己的怀里拿出了一张纸,递给了站在一边的陈洪。

接过陈洪递过来的纸张,天启皇帝的眉头就微微蹙了起来,这个令牌他真的没见过。那是一块看起来很普通的令牌,上面只有一片叶子,也没有文字,也没有标注什么信息,看起来神秘。

“这个令牌是什么意思?你们锦衣卫没有档案吗?”将图画放在桌子上,天启皇帝在一次看向了骆思恭,此时他的脸sè已经有些难看了。原本以为东林党不过是一个松散的团体,没想到居然会组织的如此严密,这简直就像是后世的某些国际组织一样啊!

无论是在后世,还是在当下,想要打掉这样的组织都是非常困难的,况且这个组织还掌管着这个国家大部分的权力。

对于天启皇帝的忧虑,骆思恭虽然不能全部理解,不过多少也能猜到一点点,心中虽然忐忑,却只好硬着头皮道:“请陛下恕罪,臣无能。”

对于东林党的事情,锦衣卫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调查,不过没有皇帝的支持,很多都是在暗中进行的,所以取得的成果并不多。

“是朕有些着急了,爱卿别往心里去,爱卿回去安排人,好好的查一查。不过要记住,不要走漏了风声。”轻轻的叹了口气,天启皇帝也觉得有些为难骆思恭了,说话的语气不由的放轻缓了很多。

骆思恭则是微微一愣,接着便是心中一暖,连忙对天启皇帝道:“陛下如此爱护臣下,臣必当忠心报国,不负圣恩。”

天启皇帝则是缓步的走到骆思恭的身边,将他从地上拉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缓声道:“爱卿乃是国之干城,朕自当疼惜,爱卿不必太过谦虚。爱卿这次的功劳朕给你记下,等到这次的事情完结,朕有重赏!”

“臣谢陛下,臣必当肝脑涂地,以报圣恩。”骆思恭则是满脸的感动,一脸的决然,一副慷概赴死的模样。

看到骆思恭的样子,天启皇帝差点没笑出来,赶忙转过身缓步的走回龙书案。这个家伙也真会演戏,不过这件事过去,君臣二人之间的关系却又近了不少。

“骆爱卿,你刚刚说辽东那边也有些消息,不知道是什么消息?”天启皇帝虽然担心东林党,不过对辽东则是更加的担心,如果那边真的按照历史的发展,那么沈阳丢了,后金真的就是羽翼丰满了。

“回陛下,是前几天事情,臣派去辽东的人将消息传回来了!”骆思恭对于党寒的能力是丝毫不怀疑,不然也不会派他去辽东。党寒也当真没有让他失望,这次传回来的消息让他很激动。

天启皇帝自然记得,为了查清东林党在辽东的主要人物,以及和杨渊勾结的主要目的,才在东厂之后派人去的辽东。

轻轻的点了点头,天启皇帝沉声道:“这件事情也有眉目了,那你就说说吧!”

“是陛下,这次锦衣卫在辽东主要查了查有东林党背景的人,将消息传回来之后,臣看了一下。和这次的案件有关系的人有一个,那就是广宁知府王化贞。”骆思恭此时可谓胸有成竹,这次他可是要露一把脸,要将魏朝狠狠的甩出去。

天启皇帝的面sè凝重了很多,这个王化贞他还是有印象的,这个人似乎就是将沈阳等地丢了的罪魁祸首,没想到这个人也是东林党人。

看了一眼骆思恭,天启皇帝有些疑惑的道:“你怎么知道这次的事情和他有关系?”

“回陛下,这个王化贞乃是东林党叶向高的弟子,还有这次风月楼突然来的这个人,所以臣觉得这件事情和叶向高脱不了关系。那么事情牵扯辽东,那么为叶向高传递消息的很可能就是王化贞。也有可能就是他将杨渊和叶向高联系在一起的,东林党的目的很可能也是在这个人的身上实现。”魏朝看了一眼天启皇帝,将自己的猜想全部说了出来。

天启皇帝则是在大殿里来回的踱着步子,心中在不断的盘算着,他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轮廓,只是很多细节还没有弄明白。忽然间天启皇帝想起了一件事情,这位王化贞可不是一个好人,虽然东林党人很多都是光说不练。可是也有很多的硬骨头,虽然他们不认为自己的观点是错误的,可是却愿意为了自己的观点献出生命,这种jing神还是值得尊敬的。

这个王化贞却很是不堪,他不但有东林党人爱说大话,不会办事的毛病,而且是个软骨头。这个人身为叶志高的弟子,可谓一个非常明显的东林党人,可是他却投靠了魏忠贤。在东林党人和魏忠贤的斗争中,很多人都死了,不过也都是站着死的,那份骨气还是有的。可是这位王化贞却恰恰相反,他投降了,做了阉党。

相对于那些顽固的东林党,天启皇帝更加的不喜欢王化贞这样的人,这就是个汉激ān的典型啊!

半晌,天启皇帝才严肃的道:“骆爱卿,朕也很相信你的猜想,但是没有证据。骆爱卿,你记住,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朕不会轻易的动一位大明的大臣。所以你们锦衣卫要好好的查,朕要的不是证据,而是事情的真相,你明白?”

骆思恭自然是明白,也知道这是天启皇帝对大臣们的爱护,当年多少锦衣卫的指挥使因为文官的攻讦,而被下狱甚至被杀。天启皇帝是在告诉自己,放手去做,朕不会那么糊涂。骆思恭的心里这次真的很感动,连忙跪倒在地,大声的道:“臣明白。”

这几天的收藏有些慢,大家帮帮忙,这周的收藏很重要!没有收藏的书友给个收藏,没有帐号的书友注册一下给个收藏,池塘在这里拜谢了!

无弹窗小说网www.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