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木匠皇帝

第一百零九章 大朝会四

()“臣身为都察院左都御史,陛下信任微臣,臣自然不敢信口雌黄!一定对得起陛下的知遇之恩。”杨鹤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冯三元,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光芒,可是说起话来却是掷地有声。

天启皇帝的脸sè依旧不是很好看,yin沉的可怕,半晌才缓声道:“熊廷弼乃是辽东经略,现在辽东是个什么样子,朕不说你们也知道。萨尔浒之战之后,熊廷弼保住了辽东,那是对朝廷有大功的,朕不能寒了边关将士的心,不能寒了众臣的心。”深深的看了一眼杨鹤,天启皇帝道:“杨爱卿,你有什么话说吧!”

听了天启皇帝的话,所有的大臣都明白,这位少年天子对熊廷弼的印象非常的不错,想要扳倒熊廷弼的人怕是要倒霉了,当其冲的就是冯三元。刚刚那些想要站出来为冯三元鸣不平的人,此时也全部收住了脚,为了冯三元得罪内阁大学士韩旷,还得罪了天启皇帝,实在是得不偿失。

那些齐浙楚党的官员和刚刚加入孙党的官员,此时则是满脸担心的看着杨鹤,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位杨大人这是怎么了。这样一个人值得吗?千万别触怒了天启皇帝,那可就麻烦了。

“臣斗胆问一句,不知陛下想要怎么处置冯御史?”杨鹤接下来的话让所有人都呆住了,这位大人的胆子可不是一般的大啊!不过他的话问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天启皇帝的身上。

“参奏失实,交付有司衙门查处,至于有没有构陷大臣,通敌卖国,那就要查过之后才知道了。”天启皇帝似乎也没有生气,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下面的大臣一听,果然自己没猜错,进了三法司还能出得来?这可是天启皇帝钦定的罪名,没有人敢轻易的推翻。况且这个冯三元不过是东林党的弃子,谁敢冒着得罪皇帝还得罪的东林党的风险救他啊!

这个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杨鹤的身上,所有人的都看着他,有担心,有幸灾乐祸。也有人将目光落到了站在最前面的人孙承宗身上,毕竟在他们看来孙承宗是因为杨鹤才又的今天,这个时候孙承宗怎么也应该站出来啊!

“陛下对臣有知遇之恩,可是今ri臣有些话却不得不说了,陛下既然以国士带臣,臣自当以国士报之!”杨鹤却是上前一步,缓缓的撩起自己的官服跪了下去,轻轻的将自己的官帽摘了下来,放在了地上。

看到这一幕所有的大臣都愣住了,这朝会刚刚开始,都察院的左都御史就摘了自己的官帽。跪在地上的冯三元此时双眼通红,眼中泪水不断的流了下来,自己在官场这么多年,见过太多的尔虞我诈,太多的落井下石。此时杨鹤这样对自己,真的让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天启皇帝此时也很诧异,心中暗道:“好你个杨鹤啊!让你演个戏你也太投入了,等这件事情完了,看朕怎么收拾你。”

心里虽然不高兴,可是天启皇帝的脸sè依旧还是原来的样子,将看向杨鹤的目光放到了一边,似乎对于杨鹤的动作无动于衷。

“陛下,自古一来御史就有监察百官的责任,风闻奏之本就是御史的职责,至于审狱断案乃是三法司的事情。冯御史参奏辽东经略熊廷弼,乃是一个御史的本分,不但无过反而有功。至于陛下说的有没有证据的事情,那是应该交给三法司去查的,如果御史将这些事情都做就是越权了。大明从无阻塞言路之说,陛下乃是盛世明君,更不应该有这样的决定。臣今ri在这大殿之上,力保冯御史。”杨鹤的话可谓震耳聩,震得大殿之上鸦雀无声,所有的人都愣住了,这可是批龙鳞,犯颜直谏啊!

很多人都激动了起来,这次的事情过去,无论结果如何让,这位左都御史杨鹤在清流之中的地位一定会再升一个台阶,这天下恐怕在也无人能望其项背了。杨鹤身为左都御史,在清流之中有着极高的威望,要不然也不会在东林党和齐浙楚党争斗那么激烈的情况下,保住都察院的位子。此时更是犯颜直谏,这声明想必就是如ri中天了,很多站在杨鹤身边的御史顿时也有些跃跃yu试了。

天启皇帝此时心里也不知是个什么滋味,总觉得好像自己挖个坑把自己埋里了,这些人啊!没一个好对付的。

“杨爱卿,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天启皇帝脸sèyin沉的可怕,脸sè也变得铁青,站起身子对着杨鹤大声的喝问道。

“陛下,冯御史参劾辽东经略熊廷弼乃是本分,因为这件事情陛下处置了他,今后让我等御史如何自处?臣深受皇恩,身为都察院左都御史掌管都察院,这个时候如果不站出来,上对不起陛下知遇之恩,下对不起属下的拥戴之义。这是为臣的本分,如果陛下要处置冯御史,身为冯御史的上官,臣请带之受罚!”杨鹤此时居然也站了起来,回头看着看站在自己身后的几位御史,眼神十分的锐利,说出的话却把所有人都震住了。

这个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不一样了,这位杨大人简直就是正义的化身,上对得起皇上,对得起下属。为了心中的一股正气,批龙鳞,犯颜直谏。如果皇帝一意孤行,愿意为了自己属下顶罪,这样的上官到哪里去找?

那些投靠过来的人,此时心中一片火热,站在杨鹤身后的御史们,东林党的人或许还有些犹豫,那些无党派的人此时也不再观望,有这样的上官一定要好好的逢迎一下。

天启皇帝缓缓的做了下来,看向杨鹤的眼光中充满了威慑,似乎想要将他一口吞下去!

“陛下,臣觉得杨大人说的有道理,请陛下收回成命!”这次站出来的是吏部尚书周嘉谟。

“请陛下收回成命!”有人一带头,顿时大殿里的大臣跪下来一大半,齐浙楚党,孙党,中立的文官,包括一些世袭勋贵。

无弹窗小说网www.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