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木匠皇帝

第一百五十七章 安全了

看了一眼身后的骑兵,见他们停下来了,参将的脸上顿时挂满了笑容,来到熊廷弼的身边,大声的道:“将军,他们没有追来,我们安全了!”

轻轻的笑了笑,贺世贤小声的道:“是吗?安全了!”说着身子左右摇晃,就要像马下栽倒。

参将看到这一幕,顿时吓得满身冷汗,也顾不得什么,一把拉出贺世贤。右手一用力,将贺世贤拽到了自己的马上,回头对军卒大声的喊道:“快走!大帅受伤了”一行人打马奔着辽阳城飞驰而去。

辽阳城虽然没有被进攻,可是也很紧张,城上的军卒不断的来回巡视,显然也是严阵以待。辽东巡抚杨涟,此时正面陈似水的坐在屋子里,在他身后是八员武将和一个文官。这八个武将是沈阳城的八个总兵,那个文官自然就是辽阳知府。

“大人,沈阳现在正在激战,我们是不是派人去看看?这样下去很危险啊?”一个总兵大步的走了出来,对着杨涟施了一礼,大声的道。

缓缓的转过身,看了一眼那人,杨涟面无表情的道:“沈阳城有多少人马?比我辽阳如何?”

那人微微一愣,虽然不知道杨涟为什么这么问,可是还是恭敬的道:“沈阳守军七万,有总兵一人,副总兵一人,参将十四人。我辽阳城,守军八万,总兵八人,参将八人!”

缓缓的点了点头,杨涟沉声道:“沈阳城虽然只有总兵和副总兵各一人,可是却有十四名参将,这些人都是能做总兵的,只是朝廷的旨意和兵部的文书还没有到。况且辽东督师孙承宗亲自坐镇沈阳,想来也是万无一失的!”

那人还要说什么,外面却大步跑进来一个士卒,单膝跪地大声的道:“报,城下来了一支人马,说是沈阳总兵贺世贤!”

所有人都愣住了,难道是沈阳出了什么事情?杨涟快步的来到士卒的身边,大声的道:“他们在哪?”

“回大人,守城的兵卒不敢让他们进来,现在都在城下呢!”士卒恭敬的道。

对着身后一挥手,杨涟大声的道:“走,跟我上城墙。”说着大步向外走去。

参将抱着贺世贤的身体,在士卒的帮忙之下下了马,仰着头看向城墙上。又看了一眼身边的兵卒,有气无力的道:“他们去禀报了吗?”

兵卒点了点头,回答道:“去了,说是去禀报巡抚了!”

轻轻的叹了口气,参将无奈的笑了笑,有些无力的道:“希望这个巡抚是个明白人,不然将军就危险了。”说完颇为担心的看了一眼贺世贤。

快步的走上城楼,杨涟趴在城墙垛口上向下看,果然看到一支人马,只有四五百人的样子。几乎是人人带伤,满脸都是疲倦的神色,一看就是刚刚经历过大战。缓缓的转过身,杨涟就要招呼兵卒下去开门,一边的那个总兵赶忙过来,小心的道:“大人,还是先问清楚的好!”此人姓李,单名一个衮,他是沈阳城的守将,地位就相当于贺世贤在沈阳城的地位。

似乎觉得自己太过着急了,杨涟赞赏的看了一眼李衮,对着城下喊道:“你们怎么证明你们是沈阳城的人?”

参将顿时呆住了,这个还真的没办法证明,自己是出来打仗的,自己的身份令牌,他们肯定不相信,心顿时沉到了谷底。

“在我的怀里,有能够证明身份的东西,把他交给辽东巡抚杨大人!”一边的贺世贤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对着参将小声的道,他的脸色很是苍白,说起话来声音也很微弱。

参将缓缓的点了点头,在贺世贤的怀里拿出了一封信,只是此时上面已经沾染了不少的鲜血。参将抬起头,对着城墙上,大声的喊道:“可是辽东巡抚杨大人?这里有孙督师给您的信!”

看了一眼身边的李衮,杨涟沉声道:“怎么能将那封信弄上来?”

“这个有办法!”招手叫过来几个兵卒,李衮命令道:“把竹筐放下去,让他把信放到里面。”

看着城墙上慢慢落下的筐子,参将的心里顿时送了一口气,这次真的安全了。不由看了一眼贺世贤,心里不由怀疑,早就准备好了书信,看来这仗还没打就已经准备好来这里了。这里面究竟有什么?将这些想法甩开,参将知道这些不是自己应该想的。不过这个时候他想起一个人,就是那个一直跟在贺世贤身边那个钦差卫队的人,不过好像是死了。

来不及多想,见筐子落下来了,参将赶忙跑过去,将书信放在里面,一脸忐忑的向上看着。

接过兵卒递过来的书信,杨涟也顾不得上面的鲜血,连忙拆开来看。当看到孙承宗的笔记和下面两个人约定的落款,杨涟对一边的兵卒道:“开城门,把他们接进来。”又将目光看向李衮,杨涟沉声道:“李将军,安排食宿,找来军医为他们治伤,等一下我要见贺世贤!”

“是,大人!”李衮答应了一声,快步的离开了。

等到安排完了,杨涟才再一次将目光落到那封信上,可是信上的内容却让杨涟有些失望。因为上面值写着:来人可信,就没有别的东西了。

等到杨涟见到贺世贤的时候,贺世贤还是清醒的,当知道自己面前的人就是杨涟之后,贺世贤小声的道:“不要发兵去沈阳!”说完这句话就晕倒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头雾水,杨涟便将目光看向了李衮,沉声问道:“那位副将怎么说的?”

“大人,建奴的八万人马正在猛攻沈阳城,这位贺总兵是带着两千骑兵出城的。为的是追杀建奴的侦骑,不顾好像遇到了埋伏,所以只能逃到这里来了,至于沈阳城的情景,他现在也不是很清楚!”李衮此时的眉头皱的很紧,将自己打探来的消息告诉了杨涟。

缓缓点了点头,杨涟满脸忧虑的道:“此时沈阳是什么情景我们也不知道,本官的心里有些担忧啊!”

“大人,不如派些人马去看看,一来能够增援一下沈阳城,二来也能打探一些虚实!”李衮对着杨涟施了一礼,试探着道。虽然他是沈阳城的军士主官,可是这出兵的事情他还真是说的不算,只能看杨涟的态度。

轻轻的摇了摇头,杨涟眉头微蹙,沉声道:“这位贺将军在晕过去之前,说了一句话,不让我们派兵到沈阳去。这可能是孙督师派人传来的话,还是等他醒来吧!这里面可能有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看了一眼躺在**的贺世贤,李衮的脸色不断的变幻,最有咬了咬牙,小声的道:“大人,卑职有一句话,不知该不该说?”

轻轻的笑了笑,杨涟淡然的道:“虽然相交时间不长,可是李将军也应该知道,本官不是迂腐之人,有什么话直说吧!”

“是,大人,卑职在参将那里听说,这位贺总兵因为饮酒,差一点就被孙督师杀了,因为众人求情才逃过一死。不过也被孙督师打了四十军棍,他会不会怀恨在心,所以”李衮的表情严肃,小心翼翼的说道,不过他的话没有说完,他相信杨涟一定能够听懂。

听了李衮的话,杨涟顿时皱起眉头,他没想到还有这样得事情,不过想了想便摇了摇头。这位贺总兵可谓力战而出,差一点就战死了,应该是一个有血性的汉子。如果真的是因为私人恩怨,贺世贤未必敢这么做。

缓缓的摇了摇头,杨涟觉得还是谨慎一点为好,如果沈阳失陷了,那么自己这边派人也是于事无补。如果没有,那就算派人也没什么用,还有可能弄巧成拙。更何况,在这之前孙承宗就来信嘱咐过,不要派出援兵。

就在杨涟犹豫着是否派兵的时候,沈阳城的激战依旧在继续,尤世功依旧在城上指挥。

在付出了两千人的代价后,八旗子弟终于冲到了第三道壕沟的面前,依旧是拉锯战。这面填土射箭,猛烈的冲级,不过沈阳城上的大炮却打不到推土的人了,只能轰击后面射箭的骑兵。

不过在这个时候,沈阳城上大的另一样武器发挥了作用,那就是火枪。伴随着噼噼啪啪爆豆似的响声,无数的推车子的八旗子弟被打死。毡被虽然对弓箭有一定的防护能力,可是对于火枪,可是差了很多。就这样,八旗子弟的伤亡猛地增加了很多。

打马来到努尔哈赤的身边,皇太极皱着眉头道:“父汗,这么打似乎损失大了些啊!”

看了一眼儿子,努尔哈赤摇头苦笑,沉声道:“本汗也不想这么打,可是能怎么样?现在不过是施加压力而已!去,让人大喊,就说贺世贤已经死了!”

缓缓的点了点头,皇太极打马去安排了。

听到城下建奴的叫喊声,一时间沈阳城上的人都愣住了,贺总兵真的死了?

“别听他们瞎说,贺将军武功盖世,那是一等一的勇将,不要上了建奴的当,给我打!”将身边的士卒踹倒,尤世功大声的喊道。(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无弹窗小说网www.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