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木匠皇帝

第一百八十二章 勾心斗角

辽东的初春依旧寒冷,或许春寒料峭这个词语就是用来形容这里的吧!地上的积雪还没有融化,人们也很少走出屋子,当然除了那些打猎的猎人。 ..冬天野外为这些人提供了良好的猎场,无数野味在这里活动,甚至还有凶猛的猛虎,无数人都想得到一张这样的虎皮!

将杯子的酒喝掉,吃了一口炖在锅里的狍子肉,崂山笑着道:“以前总是听人说,这辽东是多么的困苦,现在看来也不尽然。如果没有了兵患,这里的生活还是不错的,山上有肉,河里有鱼,真是好生活。”

缓缓的点了点头,为自己倒了一杯酒,党寒笑着道:“这里虽然冬天寒冷,可是老天爷给了这里人太多的东西,可惜了这片沃野啊!今天打猎的时候,我是看到了,这城外的可都是上好的土地,很肥沃啊!”

轻轻的叹了口气,沉声道:“知道又怎么样?先是蒙古人,然后是建奴,这辽东一地就没有消停过。这里的百姓受了太多的苦,也不知道这里什么时候能过上好日子!”

“真没想到,你老鬼还会有这样的心思,真是不容易!”一口将杯子里面的酒喝掉,党寒有些玩味的看了看崂山,笑着说道。

“没有人喜欢过这样的日子,整日心掉胆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命就没了!”没有理会党寒的调侃,崂山深深的叹了口气,语气深沉的说道。

淡然的笑了笑,党寒沉声道:“我觉得你想要的日子恐怕就要来了,身为一个锦衣卫本不该说这样的话,可是咱们两个说说也没什么!我现在就觉得孙督师真的是个能人,不过这么多年蹉跎了岁月,如果早早的启用孙督师。辽东的事情早就解决了!”

缓缓的摇了摇头,崂山笑着道:“我们不应该关心这个,按照你说的,如果当年没有杨镐他们。辽东也成不了现在的样子。说到底,事情都在一个人的身上,那就是皇上!”

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党寒有些感慨的道:“上次我们都见了皇上。虽然还很年轻,可是非常的沉稳。真希望皇上能够中兴大明,我们也就没有白忙活啊!”

为自己倒了一杯酒,崂山笑着道:“人死脚朝天。这本就不是我们应该关心的问题,喝酒吧!说不定哪一天我们就把脑袋弄丢了,还管这些!”

苦笑着指了指崂山。党寒也没有说话。只是一口将杯中的酒喝掉了。

没有理会外面的事情,二人在这里喝酒谈天,就在两个人喝道酒酣耳热之时,外面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苦笑着将酒杯放下,党寒有些不快的道:“什么事情?不是说没有事情不要打扰我们吗?”

“大人,京城来人了!说要见两位大人!”外面传来一个男人声音,语气颇为恭顺的说道。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心中不由暗道:“该来的还是来了,希望没有自己什么事情。”沉吟了一下,崂山开口问道:“来的是什么人?”

“回大人,是锦医卫同知许显纯许大人!”外面的人恭敬的道。

二人相对骇然,显然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许显纯居然会来,对于许显纯这个人,崂山二人要比骆思恭了解的多。只不过许显纯以前虽然是锦衣卫俭事,可是却是锦衣卫里面比较边缘化的人物。崂山和党寒虽然是千户,可是却是骆思恭的心腹,相比较来说在锦衣卫里地位比许显纯要高一些。

可是此时已经不同了,许显纯不但升官了,而且还来到了辽东。按照崂山二人的了解,这自然不可能是骆思恭任命的,那显然就只能是天启皇帝派来的了!虽然没有和许显纯打过交代,可是两个人也知道,这个人心狠手辣,十分的阴险!

苦笑着摇了摇头,崂山笑着道:“人家是口弦王命,我们还是过去吧!希望这次不要有我们什么事情,不然我们恐怕会有麻烦啊!”

慢慢的点了点头,党寒也是颇为严肃的道:“希望吧!不过那些人可能就危险了,事情恐怕会闹大啊!”

“闹大了也没什么,那些人本就该杀,就算是满门抄斩,也没什么大不了!”将酒杯中的酒喝掉,崂山慢慢的站起来身子,缓步的向外面走去。

两个人来到大厅的时候,许显纯正在那里坐着喝茶,脸上没有丝毫焦急的表情。轻轻的品着茶,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整个人看起来是温文尔雅。不过这样的气质显然和他的衣着并不相匹配,一身锦衣卫武官的衣服,腰刀放在桌子上,看起来总是有些不伦不类!

快步的走进大厅,崂山和党寒来到许显纯的近前,二人同时施礼道:“卑职见过头同知大人!”

“快,两位真是客气,我们一直都在锦衣卫做事,干嘛这么客气啊!”等到二人将礼施完,许显纯才站起了身子,笑眯眯的说道。

“尊卑有别,卑职自然不敢在大人面前放肆!”崂山依旧满脸的严肃,恭敬的说道。

满意的点了点头,许显纯笑着道:“两位不愧为骆大人的心腹,做起事来滴水不露,真是让人羡慕!”

“多谢大人夸奖!”俩个人虽然对许显纯很是恭敬,可是言谈之间却总是带着一丝疏离,显然不愿意和许显纯扯上什么关系!

深深的看了两个人一眼,许显纯的眼中闪过一丝冷意,他也知道自己现在没有何和骆思恭做对的实力。沉稳了一下心神,许显纯笑着道:“本官这次离开京城,陛下曾经有过交代,这辽东之事应该怎么做,两位是不是和本官说一说啊!”

党寒和崂山对视一眼,两个人都看到彼此眼中的苦涩,果然不出自己所料,果然那如此。看来天启皇帝是打算严办辽东的事情了,不然也不会找这样一个人来啊!

“回大人,这次的事情经过是这样的,要从建奴攻打沈阳城说起。”对着许显纯施了一礼,党寒沉声说道。

挥了挥手,许显纯将茶杯发下,然后淡然的道:“党千户,这之前的事情本官也听到了一些,只是那些对本官的职责没有什么用。你就直接说说都有什么人,都做了什么事情,都牵扯到了谁!”

将心中的不满压了下去,党寒面无表情的道:“这次查获的家族总共有十五个,其中六个是公然叛变的,其中四个商人家族。另外的两个是军中的军人,一个是游击将军,一个是守备。至于查获的走私通敌的家族有九个,其中五个是商人家族,两个是军人家族,一个是参将,另外一个是游击。最后的两个是本地有名的士绅,家里有进士,有举人!”

把手里的茶杯放下,许显纯冷冷的笑了笑,沉声道:“还真是不少了,什么人都有了!这些人现在哪里?都押起来了吗?”

“回大人,这些人现在全都被控制了起来,还没有动。没有等到上面的指示,卑职没有轻举妄动!”党寒看了一眼许显纯,面无表情的道。

满意的点了点头,许显纯笑着问道:“负责看押这几家的都是什么人?是我们锦衣卫的人,还是城里的驻军?”

“回大人,我们锦衣卫的人手不够,卑职就禀报了孙督师,孙督师就派了钦差卫队的人过来。至于本地的驻军,一个也没有!”党寒虽然对许显纯的为人很不齿,可是此时见他问这些问题,就知道这个人不简单啊!

再一次满意的点了点头,许显纯笑着道:“两位这次来到辽东,差事办的很漂亮,回京之后这奖赏肯定是少不了的。不过以后的事情,本官希望两位就不要插手了,毕竟本官此来正是为了此事。如果拿不出什么像样的功劳,本官回去也没有办法交差,希望两位看在同为锦衣卫的份上,宽容一下!”

崂山和党寒对视一眼,二人的眼中都闪过一丝喜悦,这件事情能不搀和就不搀和啊!本来还想找借口呢,现在既然许显纯提出来了,那就赶紧就坡下驴啊!

对着许显纯施了一礼,两个人连忙说道:“这个自然!”

见许显纯依旧皱着眉头,崂山颇为严肃的道:“大人乃是亲奉皇命,这钦差的身份自然是定了下来!我们两个人虽然是来查这个案子的,可是人查到了,那我们也就完事了。现在皇上又派了大人来,那么接下来的事情肯定就是大人的了,这抓人审案子自然都归大人管,我们两个人如果插手了,那就是不懂事了。大人尽管放心,如果没有大人的差遣,我们两个人都不出这个院子!”

得到了两个人的承诺,许显纯心满意足,淡然的笑了笑,沉声道:“既然这样,那本官就告辞了,这以后的事情,本官就找郑虎了!”说着起身离开了!

等到许显纯走了之后,党寒摇着头道:“他明明已经在郑虎那里把什么都弄清楚了,还跑到我们这里耀武扬威,真是狂傲的可以!”

崂山则是一脸的笑容,无所谓的道:“还不是怕我们抢功,这次的功可不好拿,谁惹上,谁就是一身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