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木匠皇帝

第二百零四章 方家

对着天启皇帝施了一礼,陈洪恭敬的说道:“陛下,这些都已经准备好了,只是东厂的那边的犯人怎么办?”

“全都转到诏狱去,明天之后就可以开审了!对了,朕让你找的人找到了吗?”看着陈洪,天启皇帝沉着脸问道。

“回陛下,已经找到了,只是还没有开始接触,今天是不是试探一下?”陈洪小心的看着天启皇帝,沉着脸问道。

慢慢的点了点头,天启皇帝疑惑的问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家?都查清楚了吗?”

“回陛下,都查清了!这家人姓方,家里之有五口人,主人叫方行,是一个四十二岁的商人。方行祖籍安徽,现居京城,是一个世世代代的经商世家,方家除了方行之外,还有方行的发妻赵氏,以及长子方华,次子方炎,再有就是长女方菲。”陈洪躬着身子,声音恭敬的说道。

略微沉吟了一下,天启皇帝淡淡的道:“他是做什么生意的?”

“回陛下,方家世代做的都是丝绸产业,生意做的也不小,不过做生意方家很守本分。并不是为富不仁的商家,每年捐资赠药,救济孤苦。只是最近方家遇到些困难。”陈洪依旧躬着身子,满脸恭敬的说道。

再一次点了点头,天启皇帝沉声道:“你确定这个人没有不妥的地方?”

“陛下放心,内臣已经让锦衣卫的骆大人帮忙了,方行的上六代都被查了出来。方家本来是一个大家族,后来家道中落,就各奔东西。方行这一支并不是长房一脉,所以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方行来的京城。内臣收集了整个京城的商人资料,没有背景的很少,这个方行就是其中之一。”陈洪用力的点了点头,声音也颇为坚定的说道。

背着手在大殿里走了走,天启皇帝静静的想了想,许久才再次问道:“陈洪,你刚刚说方家遇到了麻烦,是什么麻烦?”

“回陛下,大明的商人有很多,不同的地方都有自己的商业协会。方行家里有祖传的织布技艺,工艺精湛,所以这几年的生意非常好。可是同样是以丝绸起家的江南商人自然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就联合起来挤兑方家。这里面有的商家背景很深,方家惹不起,最近摊了官司,打输了!家里正准备把绸缎作坊卖了!”陈洪回答道。

再一次慢慢的踱着步,天启皇帝沉着脸道:“挤兑方家的都是什么人?”

“回陛下,是京城几家京营绸缎的商号,以及江南几省的商业协会。这些商业协会的构成很简单,都是以地域为中心的,不过这些人商业协会中基本都有当朝勋贵,各地藩王的影子!”小心翼翼的看着天启皇帝,陈洪恭敬的说道。

沉吟了半晌,天启皇帝才沉声道:“今天接触一下吧!等道这件事情完结,朕就要用他了!”

“是,陛下,内臣亲自去!”对着天启皇帝施了一礼,陈洪躬着身子退了出去。

看着陈洪离去身影,天启皇帝冷冷的笑了笑,低声道:“都是有钱人,就朕是穷人,这次朕也要做有钱人!”

方家的宅子位于北京城的城东,是一座三进三出的大宅子,可以看出方家的富足。不过以前富足的方家,现在却有些破落,门前光秃秃的,大门紧闭着。

方家的内宅此时也是一片愁云,家主方行一脸愁容的坐在椅子上,在一边是方夫人。两个儿子也都坐在屋子里,平日里大门都不出的方家大小姐方菲也在场。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方行对一边的管家道:“怎么样?还是没有人买吗?”

“老爷,现在这些人对我们避之如虎啊!不要说来买我们的商铺了,只要我一登门,人家都不见啊!”老管家方福也该真叹了口气,一脸颓然的说道。

狠狠的一拍桌子,方行大声的道:“这些人是想把我们往绝路上逼啊!想要我们方家的织布工艺,这些人真是太过分了!”

“爹,顺天府那里明明就是和他们串通一气,在这北京城里,肯定会有好官的。不如我们出去打听一下,然后在告状?”方行的大儿子方华今年三十岁了,已经娶了妻子而且有了一个儿子。方华平日了为人就非常的稳重,非常有方行的风范。

“爹,要我看我们就应该去撞景阳钟,告御状!”一边的方炎似乎也看不下去了,大声的说道。方炎是方家的二子,和他的哥哥方华想比,方炎简直可以用不成器来形容。不过因为家教的关系,为人还是不错的,只能说是年少轻狂。

苦笑着摇了摇头,方行将目光看向了一边的女儿,在自己这三个子女中,方华为人忠厚老实,中规中矩,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接替人。方炎则是年少轻狂,不知深浅,而这个时候能帮的,却是方行的这个女儿方菲。

虽然是女儿身,可是方菲却非常的喜欢看孙子兵法,鬼谷子这样的书,在这个时候自然只有她能帮上忙。

“菲儿,你有什么办法吗?”看着自己的女儿,方行一脸期盼的说道。

轻轻的皱着眉头,方菲沉吟了许久,才叹了口气道:“大哥的方法虽然可行,可是我们和京城的官员并不熟悉,虽然可以这样做,可是生死难料。现在出面虽然都是商人,可是他们后面的人身份一定不简单,我们如果真的这么做,有没有官敢管就是一件事情。相比于大哥的说法,我更倾向于二哥的说法。”见方炎一脸自傲的模样,方菲笑着道:“不过那是最后的办法!现在还没有到那一步啊!”

“菲儿,难道你有什么好办法吗?”见女儿这么说,方行顿时面露喜色,急切的问道。

苦笑着摇了摇头,方菲有些迟疑的道:“父亲,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这些人要钱有钱,要势力有势力,我们斗不过他们。现在我们只有两条路,一是把我们的工艺交出去,这些人拿到工艺之后应该就会放手,不过也不排除这些人会斩草除根的可能。二就是找一个有权势的人物,这个人一定要不畏惧这些人,我们方家投靠上去!只是在京城这样的家族很难找,恐怕最差也要是王府,而且这位王爷还要有权势!”

听了方菲的话,方行再一次颓然的坐到椅子上,这是什么事情啊!用力的拍着自己的额头,痛苦的说道:“这叫什么事情啊!难道做一个正经的商人,真的就这么难吗?”

在方家人一筹莫展的时候,在方家的门口来了一行人,二十几个护卫保护着一顶小骄。这些护卫每一个都十分的强壮,每个人都背着刀,带头的人还骑着一匹马。在京城如此招摇过市,一看就知道身份可定非同寻常。

来到方家的门口,领头的人翻身下马,来到骄子的一边,轻声的道:“老爷,到了!”

“上去敲门,压骄!”骄子里面的人轻声的吩咐了一声,然后便没有声息。

领头的人恭敬的答了一声是,便大步的走到方家的门前,用力的拍打着门环。时间不大,里面便响起了一个人的声音,“轻一点,来了!”

伴随着一声响动,大门便打开了,当看到外面的人时,看门人就是一愣,有些迟疑的道:“你们是谁啊?有什么事情吗?”

“进去禀报,就说我们家老爷是贵人,让你们家主出来迎接!”领头男子说话十分的不客气,很是倨傲。

“就说我是来买绸缎庄的!”领头之人的话刚说完,身后便响起了一个声音,一个苍老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之后,领头之人连忙回过头,躬着身子恭敬的道:“是,老爷!”

看门的人不禁像后面的人看去,那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身上的穿着非常的名贵。留着一缕须髯,看起来似乎有点怪,不过眼神倒是十分锐利,让人不敢看。

“您稍等,小的这就进去通报!”看门的人也不敢过多的耽搁,撒腿如飞进去报信了!

方家的大厅里,方家人还是愁眉不展,就在这个时候管家快步的跑了进来,满脸兴奋的说道:“老爷,外面来了一个人,说是姓陈,是来收购我们店铺和作坊的!”

“什么!快请进来,不,我亲自去请!”方行猛地站起身,连忙向着外面走去。

时间不长,外面的人便来到了方家的大厅,分宾主落座之后,老者沉着脸对护卫头领道:“你们守在外面,不要人打扰我们!”

“是,老爷!”头领恭敬的施了一礼,沉声说道,说完便转身出去了。

在屋子里看了一圈,老者沉声道:“方老爷,老夫可是带着诚意而来的,我们在这里谈事情有人偷听,是不是有些不妥啊!”说着老者身后指了指屏风的后面。

“你们给我出来!”方行似乎有些尴尬,大声的说道。

话音刚落,在屏风的后面走出了三个人,正是方行的两个儿子以及女儿方菲。三个人低着头,谁也不敢看方行。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