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木匠皇帝

第二百五十七章 戚家军

三屯营的地理位置非常的特殊,三屯营镇位于迁西县西部,西接遵化通北京,北接宽城通承德,这样的地理位置就决定了三屯营的重要作用。不过在明初的时候,这里不过是一个边塞小城,可是因为一个人,这里才成了边境重镇,这个人就是大明朝的一代名将戚继光。

看着面前的三屯营,皇太极轻轻的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身边边的陈良宇,沉声问道:“这里就是三屯营,当年戚继光镇守的地方?”

缓缓的点了点头,陈良宇沉声说道:“是的,当年令倭寇闻风丧胆的戚继光来蓟镇后,长城以北的瓦剌、鞑靼、朵颜部落异常惊惧。为切实发挥长城的防御作用,戚继光向大明朝廷建议,加厚城墙,并首创空心敌台。空心敌台既可驻守数十精兵,又可贮备粮食和军火,当时蓟门一线共建了三千多座空心敌台。戚继光利用长城优势在青山口和喜峰口一带多次大败朵颜部首领董狐狸和长昂,并擒获董狐狸的弟弟长秃,迫使朵颜部保证不再进犯明朝。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空心敌台大多已经荒废了。”

陈良宇的语气十分的平淡,皇太极却颇为感慨,如果戚继光还活着,自己也不敢到这里来啊!仔细的打量着三屯营,皇太极赞赏的说道:“戚继光不愧为一代名将,三屯营这个位置选得真好。”

缓缓的点了点头,陈良宇认真的说道:“回贝勒爷,戚继光驻守蓟镇三屯营长达十六年,在这段时间里,他一方面训练将士修筑长城,一方面重修和扩建了三屯营城和镇府,使三屯营成为名副其实的军事重镇。重修后的三屯营城高三丈,周长七里,城上建有五座角楼和九座敌楼,两处水关东西相向,城中央建有钟鼓楼,镇府是城中小城,府门前一对石狮镇守。就算打破了三屯营,里面的镇府也是非常难打的。”

见陈良宇说的认真,皇太极笑着说道:“先生知道什么尽管说,这份功劳我给你记下。”

对着皇太极施了一礼,陈良宇笑着说道:“贝勒爷说笑了,陈某既然来到了大金,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当时的三屯营城内,官府民房排列有序,七十二条胡同将城内分割成许多方块,扩城河、草料场、演武厅和阅武场一应俱全,三屯营城修好后,戚继光修文治武,从此边关安然。如果对城内的情况不熟悉,就算冲进了三屯营,到了里面肯定也是吃亏的。”

听了陈良宇的话,皇太极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沉声说道:“如果按照你的说,三屯营怎么打?我们只有三万人,时间也不宽裕,在这里耗不起!”说完目光紧紧的盯着陈良宇,眼中充满了怀疑。

“贝勒爷,陈某刚刚说的都是当年戚继光筑城的三屯营,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戚继光随着张居正的倒台,也没有得到什么好结果。他留下的三屯营自然也就没有在得到朝廷的重视,这么多年过去了,三屯营很多东西够荒废了。不过当年驻守在这里的军队却又不一样,虽然有些荒废了也是有限度的。”陈良宇淡然的笑了笑,沉着脸说道:“不过我觉得贝勒爷一定对这里有兴趣,就因为驻守在这里的兵卒很特殊。”

紧紧的盯着陈良宇,皇太极沉声问道:“能让本贝勒感兴趣的事情可不多,陈先生何以如此笃定?”

“当年戚继光的戚家军名闻塞外,戚继光只带着三千人来到蓟辽,编练了三万戚家军。如果不是朝廷猜忌,戚继光其实可可以编练更多的戚家军。”见皇太极低头思考,陈良宇接着说道:“隆庆二年,朵颜部酋长董狐狸率蒙古铁骑三万入寇,戚继光以车营抵挡,自己率八千铳骑突袭董狐狸牙帐,大破朵颜三万铁骑,俘董狐狸侄子长昂,董狐狸仅以身免,逼董狐狸扣关请罪;万历三年,长秃率兀良哈铁骑五万入寇,戚继光又率火枪骑兵队出塞包抄,一口气打垮五万蒙古骑兵,活捉长秃。”

轻轻的叹了口气,陈良宇颇为感叹的说道:“自从自嘉靖三十八年戚家军成军到万历十一年戚继光去职,戚家军击败的敌军总数超过十五万余,可以说是无比光辉的战绩。可是就是这样的一支队伍,得到却并不是皇家的重用,让人情何以堪。”

看了一眼陈良宇,皇太极沉声问道:“你不会告诉我在三屯营的就是戚家军吧?”

没有接皇太极的话,陈良宇看着三屯营,自顾自的说道:“万历年间三次征讨朝鲜,前前后后和倭寇打了很久,戚家军基本损失殆尽。可是万历皇帝对戚继光并没有好感,戚家军也就没有得到重建,余下的不足万人现在就驻守在三屯营。”

听到陈良宇的话,皇太极恨不得把他踹到马下去,自己这次本就是九死一生。如果不是陈良宇投降,自己恐怕连遵化都打不下来,那个奇袭北京城的策略更是无从谈起。昨天皇太极已经接到了消息,辽东派出了五万人出来,虽然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可是皇太极相信肯定是冲着自己来。

因为陈良宇说这里有粮草军需,皇太极只是想着要到这里捞一笔,如果三屯营是戚家军在驻守,那还捞个屁啊!

似乎觉察出了皇太极的不对劲,陈良宇淡然的笑了笑,语气平淡的说道:“大明朝北疆有两支精锐部队,不过都得不到重视,其中一支在辽东,是由总兵陈策率领的川军。另外一支就是三屯营的戚家军,率领这支戚家军的乃是戚继光的侄子戚金。不过朝廷已经下旨为张居正和戚继光平反,虽然戚家军还没有得到重用,不过陈某看来这一天恐怕不远了。”

陈良宇的话说道这里,皇太极就是一愣,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陈良宇要带自己到这里来了。现如今戚家军在这里苟延残喘,只有一万人,可是等到大明朝重新重视起戚家军,那就晚了。那个时候就不是自己这些人攻打戚家军了,而是戚家军反过来打自己了。

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士卒,皇太极心里越来越坚定,就算这些人全都回不去了,你要把三屯营拿下来,把戚家军消灭掉。这要比到北京城下转一圈更实用,而且自己现在也去不了北京,自然如此在这里打掉大明朝的一只老虎也是值得的。

见身后的营盘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皇太极轻轻的一挥手,沉声说道:“回营去,我们研究一下!”

看着离去的皇太极,戚金眉头皱的很紧,虽然说戚金是戚继光的侄子,可是也已经是人到中年了。戚继光有儿子,可是戚家军却没有交到戚继光的儿子手上,因为戚金非常的优秀。

十几岁的时候,戚金就跟在戚继光的身边,从打倭寇到后来打蒙古鞑子,戚金一直都在。在戚继光身边多年,戚金可谓深的戚继光的真传,对于戚家军的一切他都非常的了解。

不过和戚继光不同的是戚金的性格,戚继光是胸中怀着大义,为了大义不惜自污。只要是为了胸中的理想,为了心中的抱负,戚继光能够忍常人不能忍之事。所以当年戚继光做了很多别人不理解的事情,让人们以为他是一个粗人,一个不是光明磊落的人。当然这里面有很多都是东林党栽赃嫁祸的,毕竟这些人掌握着话语权,戚继光是没有说话的权利的。

戚金却和戚继光不一样,同样都有着一系列的抱负,可是戚金的性格却不像戚继光。反而和当年的名将俞大猷非常的相似,同样的刚正不阿,同样的嫉恶如仇,同样的不畏权贵。

俞大猷历任明代三朝,一生坎坷。戎马生涯四十七年,“时而受重用,名声显赫;时而受贬责,沦为囚徒”,四为参将,六为总兵,累官都督。俞大猷和戚继光不同,所以他的官路兵部顺利,戚继光则是依附于张居正。不过后来张居正倒台,戚继光也受到了牵连。

戚金虽然身为蓟州总兵,带着戚家军驻守三屯营,可是这么多年遭受冷雨无数。如果不是为了叔叔的心血,为了戚家军,戚金恐怕早就辞官回乡了。

建奴兵困遵化的时候,戚金也想着去救援,可是自己实力不济。现在三屯营之中只有八千戚家军,不要说出城了,能不能守住三屯营都不好说。

“将军,我们是不是像朝廷求援?”站在戚金身后的一个参将皱着眉头说道,虽然戚家军善战,可是这几年粮饷不足,器械朝廷可是多般克扣,戚家军已经不再是当年装备精良的戚家军了。

轻轻的摇了摇头,戚金沉声说道:“家奴能够到这里来,就说明遵化已经丢了,我们就算派人去求援也没用。朝廷如果派兵,就不用我们去求,如果不派兵,我们求了也没有用。”

“是,将军!”参将施了一礼,恭敬的退了回去。在戚家军之中,戚金的话要比天启皇帝的圣旨更管用。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