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木匠皇帝

第一百七十六章 戚家刀

号炮虽然响过,可是没有人会觉得戚家军马上会出现,看着一边的桑噶台吉,皇太极颇为严肃的说道:“桑噶台吉,现在情况紧急,对桑科台吉的死本贝勒心里也是非常的过意不去,不过现在并不是报仇的时候。现在我们要做的是消灭戚家军,等我们消灭了戚家军,本贝勒亲自带人攻破三屯营。”

桑噶台吉本身对弟弟的死就很复杂,并没有仇恨冲昏头脑,相反他要冷静的多。听着皇太极的话,想着自己这些人现在的处境,桑噶台吉缓缓的点了点头,神情颇为严肃的说道:“贝勒爷,桑噶明白。

皇太极沉声说道:“桑噶台吉果然深明大义,台吉可以放心,等到我们回去之后,本贝勒会将事情禀告父汗。相信父汗会派人到扎鲁特部去解释,桑噶台吉心里不要有顾虑。”

桑噶台用力的点了点头,语气恭敬的说道:“桑噶谢过贝勒爷,贝勒爷的恩情桑噶不会忘记。”对于皇太极的话,桑噶台吉自然能明白,这是皇太极在告诉他可以支持他掌控扎鲁特部。不过这样的事情自然不能公开说,如果桑噶听不明白,或许那就真的变成去解释一下了。

“既然如此那本贝勒将后面就交给桑噶台吉了,背对着三屯营,防止三屯营有人偷袭我们!另外可以作为一只骑兵,在必要的时候可是起到出其不意的作用。”皇太极满意的笑了笑,现在无论通过什么手段,只要能够稳住军心,那就是值得的。

“贝勒爷放心,桑噶一定尽心尽力!”对着皇太极施了一礼,桑噶台吉一脸恭敬的说道。说完一圈马头向着自己的队伍那边走了过去,显然是去招呼自己的人马去了。

看这桑噶台吉来开的背影,皇太极眼神很深邃,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看了一眼一边的莽古斯,皇太极笑着说道:“阿玛,扎古特部的人损失比较惨重,接下来就是我们了。虽然戚家军的人不多,可是我们也不能小觑,毕竟这是一支非常有名的军队。我们现在得处境很不妙,千万不能大意,不然很可能就回不去了!”

用力的点了点头,莽古斯神情凝重的说道:“四贝勒,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晚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安全的活着回去,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和戚家军在这里决战。既然戚家军已经离开了拦截我们的道路,那我们就应该直接冲过去直奔喜峰口,而不是在这里等着消灭戚家军。那样我冲出去的机会很大,根据桑科台吉从遵化回来的时间来看,遵化的援军就算今天到不了,明天也肯定到,我们在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

见莽古斯一脸凝重,皇太极也慢慢的陷入了沉思,苦笑着摇了摇头,皇太极将目光看向了一边的桑噶台吉,颇为无奈的说道:“如果桑台吉没有死,这么做或许还可以,可是现在桑科台吉已经死了,我们这个做恐怕桑噶台吉会不同意啊!”

“贝勒爷,陈某有一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一边的陈良宇看着皇太极,语气有些迟疑的说道。显然他也明白皇太极对自己有戒备之心,不过他还不想死,有些话必须要说。

对于陈良宇这位带路先生,皇太极可谓不满意至极,如果不是这个家伙,自己现在也不会陷入现在的窘境。不过看在他刚刚三屯营的计划是对的,皇太极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语气平和的说道:“陈先生乃是这次的功臣,有什么尽管直说。”

略微沉吟了一下,陈良宇的神情变得有些诡异,看了看远处的桑格台吉,陈良宇沉声说道:“贝勒爷说的有道理,可是现在显然不是计较细节的时候,如果贝勒爷害怕回去以后有什么麻烦,那干脆我们就把桑噶台吉也留在这里。根据我大明军队的了解,遵化城的援军很快就快到了,很可能在我们没有歼灭戚家军之前。如果是那样,我们就需要第一时间跑,而留下拖延时间的就只要桑噶台吉最合适。”

看着陈良宇的表情,听着他丝毫不带感情的言语,皇太极真的恨不得一刀砍死这个家伙。不过在冷静下来之后,皇太极也静静的想了起来,如果事情真的到了那一步,就真的好做出取舍。

静静的想了想,皇太极不知可否的说道:“事情还不一定,现在说着说还是为时过早。”

见皇太极不看自己,陈良宇也不在说话,他明白不到那个时候皇太极是不会做那样的决定的。不过能在皇太极的心里留下印象那就好,一旦事情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他就会采纳自己的意见。

“贝勒爷,戚家军来了!”几个人还没来的及多说什么,不远处飞快的跑来一名斥候,来到皇太极的身边恭敬的说道。

听了斥候的话皇太极就是一愣,不过还没等他说话,不远处已经响起了马蹄声,显然是一对骑兵砸快速的奔驰。皇太极连忙抬起头向那边看去,只见那边溅起了无数的烟尘,前面是一支飞奔的骑兵。

看到这一幕皇太极就是一愣,紧接着便狠狠的瞪了斥候一眼,这来的也太慢了。如果让这支骑兵这样冲进来,自己这边肯定连队形都保不住,戚家军怎么会来的这么快?

将目光看向一边的莽古斯,皇太极大声的说道:“阿玛,带着你的一万人去把这支骑兵拦下来,消灭他们!”

“我这就去!”莽古斯也知道到了动真格的时候了,一圈马头带着身后指挥着身后的人马就迎了上去。不过因为起步慢了,速度还是没有跑起来,甚至莽古斯这边都没来得及放箭,两支骑兵就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见对方人数很少,莽古斯轻轻的松了一口气,对方只有两千多人,自己这边却是一万精骑。可是等双方人马交上手,莽古斯就感觉出了不同,自己这边太吃亏了。

吃亏的不是骑术,而是装备。莽古斯带领的是科尔沁部的精锐骑兵,装备的是上好的弯刀,大部分都是在广宁城购买的铁矿熔炼的。可是大明的骑兵装备的却是一种很奇怪的刀,刀身呈弧线,细窄,刀身侧面有一条隆起的线。看起来就像是大明朝的宝剑,可是却又不是宝剑,因为有明显的弧度。

问题不是在这种刀的形状上,可是在这种刀的长度和锋利上。这种刀的刀身很窄,不过很长,虽然很长也不会很重。在莽古斯的印象里,这种刀是很容易折断的,刀身实在是太窄了而且也太薄了。

可是真正交战上却让莽古斯大吃一惊,这种刀因为比弯刀长,所以在劈砍的时候更加具有威力。不过莽古斯期待被砍断的情况也没有出现,这种刀似乎异常的坚韧。如果单单是坚韧,也就罢了,可是却异常的锋利。厚重的弯刀只要碰到这种刀上,刀刃上就会被崩掉一块,三五下之后但就不能用了,甚至有的都被砍断了。

在双方开始交战之后,刚刚第一个回合,莽古斯这边就折损了一千多。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莽古斯的人马显得异常笨拙,手中的刀都不敢出手了。

一万骑兵对着两千骑兵,本应该是一边倒的屠杀,可是这战斗却滞涩的很。虽然明军也在死人,不过却非常的少和慢,双方的死亡比例甚至达到了一比三。想要杀掉一个明军,莽古斯这边就要死三个人,如果真的这样打下去,恐怕哪边打的赢真的不好说。

挥舞着手中的刀,满桂真的是无比兴奋,虽然知道这是好东西,可是真的没有想到居然真的这么好用。左劈右砍的将鞑子砍到马下去,满桂是越战越勇,不断的挥舞着手中的刀。

这种刀是戚金送该满贵的,数量并不多,也就三千把。经过这么多年,现在就骑兵人人一把,剩下的大部分都在喜峰口的军官手里。这是当年戚金知道满桂要建立骑兵的时候拿出来的,满桂到现在都记得当年戚金的表情。

这种刀叫戚家刀,是当年戚继光在抗倭的时候看到了倭人的刀之后受到的启发,根据唐刀的记载结合大明朝人使用的习惯锻造的一种刀。

这种刀很是锋利就像戚家军一样,而且非常的刚硬,想要砍出豁口非常的不容易。这种刀在遭受巨大的碰撞之后,或许会断为两节是绝对不会弯的。从戚家刀上就能看出戚家军的风格,一直是宁折不弯!

双方的人马逐渐陷入了苦战,来回不断的拼杀着,显然满桂等人都抱着必死的决心。没有人退后,没有人畏惧,所有人在做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杀人!

端坐在马上的皇太极看着这边的战斗,眉头皱的紧紧的,心中不禁感叹戚家军的精锐。两千骑兵和莽古斯打成这样,简直是不敢想像的。不过他也没来的及多想,不远处又出现了一支人马,还没看到人却看到了一杆大旗。大旗上面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戚!虽然只有一个字,却显得气势逼人,让人不敢直视!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