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木匠皇帝

第二百八十八章 扑朔迷离

张家口作为边塞的贸易之地,虽然朝廷派重兵驻守,可是这里依旧是鱼目混杂。如果说每天都死人,可能有些夸大,可是这里真的是非常的不太平。

想要在这个地方混下去,没有什么能耐是不行的,张权虽然是大泽园里负责住宿的掌柜,可是身份也很是不一般。黑白两道,三教九流,很少有他说不上话的,在张家口很少会有人不给他面子。

可是当张权看到面前的三个人之后,脸色就是一变,原本想要说出口的话也立刻咽了回去。

站在张权面前的是三个男人,长相没有什么特殊,打扮也是中规中矩,一副商人的模样。可是领头的人手里拿着一样东西,那是一块木质的令牌,上面一个刑字,是红色的,看起来特别的刺眼。

微微一愣之后,张权便笑着说道:“这位客观您是打尖还是住店?我们这里可是什么都有啊!”张权说话的声音很大,可是在在没人注意的时候,张权又小声的说道:“不知是哪位大人到了?”

整个大泽园都是东厂的产业,这里更是东厂的一个秘密据点,围绕着张家口的东厂密探,全都率属于这个据点。整个大泽园由五位档头负责,一人为统领,在张家口可谓支脉繁盛。

如果说张家口有什么事情是他们不知道的,那恐怕没有,只要是他们想知道的事情就没有打探不出来的。

看到那块令牌之后,张权的心里就是一紧,因为在整个东厂,这样的令牌只有两块。属于东厂的两个人,这两个人就是除了提督东厂的魏朝魏公公之外,最有权势的两个人。一个是掌刑千户刘风化,另外一个就是理刑百户章化雨。两个人都是武艺高强,为人很辣的角色,在整个东厂之中可谓凶名卓著。

想到这两个人,张权就是全身冷汗,不知道这次是谁到这里来了,难道张家口有什么大事情发生?不过如果有什么事情,自己不应该不知道啊?虽然心里怀疑,可是张权却是丝毫不敢懈怠,身在东厂,张权更加明白这个组织的可怕。

那人将令牌收进怀里,看了一眼张权,小声的说道:“是刘风化刘大人,把这里准备一下,我们不过是打前站的,大队人马很快就到。”一边说着,那人四下看了看,大声的说道:“你们这个大泽园我们包了,给你们一个时辰清场,如果一个时辰之后这里还有人,那你这大泽园也就不用开了。”

伴随着那人的这句话,原本嘈杂的大厅里,顿时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个人的身上,显然都觉得不可思议,真没想到居然会有人在这里装大。

张权心头一阵苦笑,可是心里也明白,自己没有发表意的权力,不由献媚的笑了笑,语气恭敬的说道:“好,小的这就去办!”

那人缓缓的点了点头,抬起腿向着外面走了出去,随着这个人的离开,街道上的小贩和乞丐也都恢复了正常。整条街似乎又恢复了刚刚的样子,一点都看不出有什么不同。

一个时辰以后,这条街再一次热闹了起来,一支几百人的商队来到了大泽园的门口。连着几十辆马车,每辆车上都插着旗子,上面写着三个大字:龙昌号!

早早等在这里看热闹的人全都面面相觑,这个龙昌号哪里来的?好大的威势啊!先不说这几百人的队伍和这几十辆大车,单单是包下了整个大泽园都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好霸气的名字,天下还有商号敢叫这样的名字?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如果大器的商号也是第一次见啊!”一个刚刚从大泽园被请出来的商人颇为感慨的说道,他的眼中已经没有刚刚气愤,反而是一脸的激动。如果能和这样的商家搭上线,那岂不是很容易就发大财了。

在这个人的身边,一个瘦削的中年人对着他一抱拳,笑着说道:“这位兄台,小弟对着龙昌号知道一点,不知道兄台有没有兴趣听。”

瘦削男子的话刚一出口,周围的几个人全都围了上来,对着他一抱拳,笑着说道:“既然兄台知道,那就不要让我们失望啊!好好的说一说。”

那人见有人过来,嘴角微微一翘,笑着说道:“要说这龙昌号,现在可是京城最大的商号,没有哪一家能够和它相比。”

周围的人微微一愣,接着全都是嗤之以鼻,京城谁不知道?那可是富商巨贾云集的地方,想在那里经商考的不光是能力和资本,更加重要的是后台。

见把周围人的情绪调动了起来,瘦削的男人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语气感叹的说道:“小弟这是去京城采买一点东西,到了京城才知道,京城出了一个商家就是龙昌号。在京城无论是酒楼、茶馆、绸缎庄、钱庄等等这样正常的生意,龙昌号全都涉足。在京城最繁华南城,整整一条街都是龙昌号的,原本的风月楼现在已经是龙昌号的龙昌楼了。”

这下周围的人全都震住了,前面的或许还不相信,可是听到风月楼,周围的人全都相信了。对于风月楼这里的人基本全都知道,别的事情可以说谎,可是风月楼的事情这个男人是是万万不敢说谎的。

所有人都互相看了看,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不一样,整个张家口全都是商人,这些人最感兴趣的就是商人。对于龙昌号这样的商号自然是非常的有兴趣,所有人全都是如此。

“那这个龙昌号是什么人开的?”所有人都在静静的沉思,一个人的问题又将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拽回来了。既然确定了龙昌号的真实性,那这龙昌号的东家可就是最让人感兴趣的事情。

“龙昌号的东家是京城方家,唯一一个住在西城的商人家族,现在整个京城都在议论这件事情。”瘦削的青年看了一圈,得意洋洋的说道,仿佛他就是方家的主人一样。

所有人都互相看了看,显然对于这个方家是一点都不知道,来历神秘,财大气粗。大家都知道这是一块肥肉,可是没人想着去试试,毕竟自己和龙昌号并不对等。

“这位兄台,你的消息已经过时了,现在整个京城议论的已经不再是这件事情。”就在大家皱着眉头的时候,一个年轻人缓步的走到人群边上,轻轻的摇了摇手中的扇子,一脸笑容的说道。

周围人的目光再一次集中到了来人的身上,一看就让人愣住了。张家口乃是边塞之地,风沙不断,所以这里的人衣着都是灰色居多,可是这个人却身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袍。原本应该全是灰尘的白衣上,现在却是一点灰尘都没有,看起来一尘不染。

“兄台,有什么消息请相告。”对着年轻人报了抱拳,王大宇笑着说道。

看到出言的王大宇,周围的人都是一愣,这位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王大宇是张家口为数不多的大商家,也是晋陕商业协会的八大当家之一,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拿着扇子的男子微微一笑,淡然的说道:“京城现在最热的消息就是内阁首辅大学士孙承宗孙大人,带领五万官军和戚家军在三屯营,全歼了来犯的三万建奴。整个京城此时都是热闹非凡,家家张灯,户户结彩。第二件事情,就是山东的叛乱已经被剿灭了,不过和前一个相比,这个就要差一些了。第三件事情,就是辽东督师熊廷弼,派人收复了广宁。”

虽然这都是大事情,可是这里的人都不感兴趣,对他么来说,除了赚钱其余的都是小事情。不过刚刚说话的王大宇此时却皱着眉头,不够也是一纵即逝,片刻就恢复了刚刚的云淡风轻。

白衣男子看到这一幕,轻轻的笑了笑,摇了摇手中的扇子,沉声说道:“不过有一件事情是关于龙昌商号的,整个京师已经是沸沸扬扬的,甚至比这三件事情更让人们议论。”

周围人的兴趣再一次被调动了起来,全都期盼的看着白衣男子,有人便开口说道:“公子,有什么话快说啊!”

“皇上前些日下令整治皇宫,无数的采买太监被砍了脑袋,很多商人被抄家。这本没有什么,可是在这之后,皇宫大内把所有的需求全部交给龙昌号打理。也就是说皇宫里的用度全部从龙昌号购买,现在龙昌号可是正经八百的皇商。在京城引起了很大的动静,所以龙昌号的这次来张家口可是有目的的。”白衣男子神秘的笑了笑,语气玩味的说道。

“公子,可否知道龙昌号这次来张家口是做什么的?”王大宇笑着看着白衣公子,语气淡然的问道。

轻轻的摇了摇头,白衣公子沉声说道:“这可是赚大钱的机会,我可是千里迢迢从京城赶过来的,为的就是这次的事情。我和你们说,这几天肯定还会有京城的商人过来,消息我是不会说的,毕竟这样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对着人群一抱拳,白衣男子笑着说道:“众位慢聊,小弟告辞了!”说完笑着离开了。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