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木匠皇帝

第三百零五章 孙承宗回来了

天启元年,八月十二,宜沐浴上房,忌婚丧嫁娶轻轻的睁开自己的眼睛,拍打一下自己的额头,天启皇帝淡然的笑了笑能够睡到自己醒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缓缓的坐起身,天启皇帝轻声的呼唤道:“来人啊!”一个人快速的跑了进来,来到天启皇帝的床前,趴在地上对着天启皇帝磕了一个头,恭敬的说道:“参见皇上”看到来人之后天启皇帝微微一愣,因为每天伺候在外面的都是王承恩,没想到现在进来的居然是另外一个人仔细打量一下跪在地上的人,天启皇帝发现这也是个熟人,正是陈洪的干儿子陈林“起来吧!”对着陈林挥挥手,天启皇帝笑着说道“谢皇上!”陈林颇为严肃的答了一声,从地上站起来之后却笑嘻嘻的说道:“皇上,奴婢伺候陛下穿衣服!”天启皇帝缓缓的摇了摇头,看着陈林问道:“王承恩呢?对于王承恩的去向天启皇帝很好奇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王承恩都会守在宫殿的外面等着天启皇帝起床,今天既然没来,显然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回陛下,东厂的魏公公来了,似乎有什么事情!”陈林没想到天启皇帝第一件事情就是找王承恩,心中微微有些失望,不过脸上却没表现出来对着天启皇帝一躬身,语气恭敬的说道缓缓的点了点头,虽然知道是有事情了,不过应该不是什么大事情如果是大事情,王承恩在就该来禀报了看着站在一边的陈林,天启皇帝轻声吩咐道:“让人进来伺候吧!”“是,陛下!”恭敬的答了一声陈林的快步的走到门口,对着外面招了招手时间不长,宫女和太监便鱼贯而入,这些人那都是伺候天启皇帝起床的等到洗漱完毕,天启皇帝缓缓的走出屋子站在屋檐下,看着明媚的阳光天启皇帝的心情非常的不错看了一眼身后的陈林,天启皇帝笑着说道:“传膳吧!朕的心情不错,让御膳房用点心!让张皇后陪着来用早膳!”“是,皇上,奴婢这就去办!”陈林恭敬的说道,对着天启皇帝行完礼之后,便踩着小碎步离开了等到张皇后来的时候,天启皇帝已经坐在那里准备吃了,见张皇后要施礼天启皇帝一挥手,笑着说道:“朕与宝珠乃是夫妻,不要将那些虚礼了,过过来用膳吧!”“是,皇上!”虽然天启皇帝那么说,不过张皇后还是对着天启皇帝施了一礼自从皇太极攻进长城,山东叛乱开始,天启皇帝已经很久没有露出过这样的笑容了如今再一次看到天启皇帝的笑容张皇后忽然觉得自己的世界也忽然拨云见日了“对了,宝珠国丈现在可在京城?”天启皇帝似乎想起了什么,轻轻放下手里的碗,轻声的问道听到天启皇帝提起自己的父亲,张皇后心中欢喜,可是想到许久未见,神色便有些黯然不过还是笑着说道:“谢谢皇上挂怀父亲还在京城!皇上赏赐了一座府邸,现在家里都已经搬过来了!”似乎觉察到了张皇后的黯然,天启皇帝淡然的笑了笑,一把拉住张皇后的手,笑着说道:“以后你要是想见两位老人了就派人接他们进宫”“妾身谢谢皇上,不过还是不要了,宫里规矩森严,妾身怕有什么不妥”张皇后笑着看着天启皇帝,秀眉轻蹙的说道微微一愣,天启皇帝没想到张皇后居然会这样想,不过略微想想也就释然了沉吟了一下,天启皇帝笑着说道:“马上就要到中秋节了,到时候朕会大宴群臣,把张家人接过来也就是了”似乎想到了什么,天启皇帝微微一愣,片刻之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了,国丈爵位的事情怎么样了?朕一直都没想起来,也没人提醒朕一下”说着天启皇帝便大声的对外面喊道:“王承恩!给朕滚进来!”天启皇帝本是有些不好意思看张皇后,一时情急居然忘了王承恩并不在身边不过并没有让天启皇帝失望,王承恩快步的跑了进来,来到天启皇帝跟前跪倒,口中喘着粗气道:“臣参见皇上!臣罪该万死!”看着跪在地上的王承恩,天启皇帝心里有些不忍,看来这次要你带朕受过了不过天启皇帝刚要说什么,一边的张皇后轻声说道:“妾身知道皇上的心意了,不用在说别人了!”说着轻轻的挠了挠天启皇帝手心,对着天启皇帝甜甜的笑了笑见张皇后如此,天启皇帝知道自己这戏演不下去了,对着张皇后笑了笑天启皇帝颇为严肃的说道:“这次看在皇后的面子上,如果再有下次朕一定饶不了他”用力的点了点头,张皇后也是神态颇为严肃的说道:“对,饶不了他!”不过话刚说完自己便笑了出来对着王承恩挥了挥手,天启皇帝也不看张皇后,对王承恩说道:“起来吧!”“是,皇上!”轻轻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王承恩的胸口不断的起伏着,一半是累的,另一半是吓得到现在王承恩也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不禁将目光看向了一边的太监和宫女不过每个人似乎都在忍受着什么,脸都涨得通红,可是却依旧是一副严肃的模样“王承恩,朕问你,国丈的应该封什么爵位?”这个时候才想起自己的老丈人,天启皇帝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听到天启皇帝的话,王承恩顿时就是一愣,他没想到天启皇帝居然会问这个问题略微沉吟了一下,王承恩缓缓的说道:“礼法中并没有具体的规定,不过一般都是册封世袭伯爵的”大明朝有爵位的人其实很多,大部分都是朱元璋的后人,经过两百多年的发展已经非常的庞大了另外还有开国的功臣,每一位皇帝加封的世袭爵位,林林总总一大堆对于这个问题天启皇帝一直在头疼,究竟那这些人怎么办呢?不过到现在天启皇帝也没相处个所以然来正所谓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反正已经这么多了,不缺张皇后的老爹一个略微沉吟了一下,天启皇帝将目光看向一边的张皇后,轻声的问道:“宝珠,伯爵可以吗?”对于这个其实张皇后的心思并不重,毕竟他没有兄弟,封了爵位也没人继承如果自己的父亲过继一个儿子,自己也没什么感情真的要过继,恐怕张家恐怕争斗也是很厉害略微沉吟了一下,张皇后对着天启皇帝淡然的笑了笑,沉声说道:“皇上,妾身并无兄弟,这世袭就免去吧!”天启皇帝听了微微一愣,难道还可以这样吗?不过略微一想天启皇帝便觉得不可以皇后的父亲封爵并不是自家的事情,还是中规中矩的好更何况这是自己的皇后,目光直直看着张皇后,天启皇帝沉声说道:“朕和宝珠情投意合,为了感谢国丈生养宝珠,这赏赐朕都觉得轻了如果不是礼法不允许,朕都想将国丈封推国公”听到天启皇帝义正言辞的话语,张皇后顿时觉得自己心里微微一暖,看着天启皇帝,颇为感动的说道:“皇上对妾身真好,妾身谢过皇上”天启皇帝心里大乐,不过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表现,看着张皇后,神情严肃的说道:“既然如此,那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回头朕将城外的一座皇庄赏给国丈”张皇后自然又是一番感谢,两个人接着吃饭不过很快天启皇帝再一次放下了筷子,对着一边的王承恩说道:“魏朝进宫什么事情?”“回皇上,臣原想一会儿在启奏,魏朝的折子在这里”说着从怀里拿出了一份奏折,就要递给天启皇帝以王承恩和魏朝的关心,奏折里面写的是什么,自然是非常的清楚的不过他可不敢说,还是要装作自己没看过的样子天启皇帝也知道怎么回事,这也算是大明朝皇宫里的潜规则吧!对着王承恩一挥手,笑着说道:“好了,别装了!说说吧!里面都写的什么”王承恩顿时神色一变,天启皇帝虽然说的随意,不过显然是对自己去见魏朝和代转奏折不妥了不过王承恩也知道天启皇帝不过是点给他,便没有再说什么,不过在心里告诫自己一定要注意把奏折缓缓的打开,王承恩上下看了几眼之后,才沉声说道:“回皇上,是遵化那边的折子,孙承宗孙大学士、蓟辽总兵戚金、援辽总兵陈策已经到了北通州了现在并没有动身,奏报很快就会到了!”等到王承恩说完,天气皇帝才想起来,自己的圣旨下去已经有些日子了想想时间也差不多了,没能见到戚继光,天启皇帝已经觉得很遗憾了不过现在能够见到戚金也是非常不错了,想着那位健硕的老人,天启皇帝心里更加的着急了起来(未完待续……)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