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木匠皇帝

第三百二十五章 动手抓吧

缓缓的抬起头,骆思恭看着面前的党寒和刘风化,神色前所未有的严肃。沉吟了半晌,骆思恭开口说道:“晋陕会馆那边暂时先不要动,抄家的事情先等一等。根据八大掌柜的供述,建奴在张家口有一个据点,是一个专营毛皮的商号。商号里面从掌柜到杂役全是建奴的人,商号里面的护卫也是建奴的人。”

刘风化负责审问,这些事情他自然是知道,一边的党寒则是第一次听说。不过党寒的心里也是早有准备,此时听到这件事情,脸上也没有显出特殊的神色。

看了一眼刘风化,骆思恭沉声问道:“对那个商号有什么动作吗?”

作为刘风化的老上司,骆思恭对自己的这个下属还是有些了解的,这就是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在知道这些消息之后,刘风化肯定做了什么事情,他是不会等着自己回来的。

对着骆思恭施了一礼,刘风化笑着说道:“大人真是了解卑职,昨天晚上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卑职就已经在这家商号的周围布置了人手。”

缓缓的点了点头,骆思恭面容严肃的问道:“有什么发现吗?”

“名义上经营皮毛的,不过对外他们都说自己是蒙古人,在商号里面有很多的仓库,那里面肯定有古怪。卑职本想派人进去查探一下,不过怕打草惊蛇就没那么做。不过卑职询问了一下,商号因为要往返运送皮毛,所以这家商号的护卫队人很多。”看着骆思恭,刘风化将自己知道全都说了出来。

皱着眉头在屋子里走了几圈,显然骆思恭再一次遇到了难题,屋子里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压抑。

对着骆思恭施了一礼,一边的党寒颇为迟疑的说道:“虽然这是建奴的据点,可是我们并不能确定皇太极就在里面,如果一旦没有抓到,他可能就会隐藏起来。张家口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想要在抓到他恐怕就不容易了。当务之急就是把打探出皇太极在没在里面,卑职觉得在没有确切的消息之前,我们还是不要动手的好。”

看着党寒,骆思恭慢慢的停住了脚步,良久骆思恭才开口说道:“我们口弦王命,张家口不过是一个边塞堡垒,这里能有多少人口?想要找几个建奴如果在找不到,我这个锦衣卫都指挥使也就不要干了。有些时候做事要小心谨慎,可是有的时候一定要敢做敢为!”

骆思恭没有在理会党寒,对着一边的一个锦衣卫吩咐道:“去把贺世贤贺将军找来,要快!”

“是,大人!卑职这就去!”那名锦衣卫对着骆思恭一抱拳,大步的向着外面走了出去。

走回到桌子后面,拿起了那个袋子,骆思恭看着刘风化说道:“接下来的事情不一定会变成什么样子,你让东厂的人八百里加急送到京城去。东西直接交给魏公公,告诉魏公公一定要直接呈给陛下。”

慎重的点了点头,刘风化神情严肃的说道:“大人放心,卑职这就办!保证万无一失。”

轻轻的点了点头,骆思恭面容严肃的说道:“去吧!”

等到刘风化离开,骆思恭缓缓的坐到了椅子上,将头靠在椅子背上,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微微皱了皱眉,骆思恭沉声说道:“你也坐吧!好好休息一下,等一下恐怕你也要处理的。”

“是,大人!”对着骆思恭一抱拳,党寒恭敬的说道。

太阳缓缓的升起,预示着新的一天就要到来了,街上的锦衣卫和官军都不见了,仿佛从来就没有出现过。如果这个时候打开城门,会有很多人发现守城的人换了,全都是新面孔。可是都知道封城了,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无数的人走上街,很多人都想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一直没有什么消息。很多人都听到了晋陕商业协会那边有声音,于是有人老早的就跑过去了。

不过看到的景象却让人们大失所望,晋陕会馆还是和每天一样,大门紧闭着。直到太阳升起,晋陕商业协会的门才缓缓的打开,开门的依旧是守门的老刘头。

一切都没有什么不同,张家口的人都是疑窦重生,虽然都知道昨天肯定有事情发生,可是究竟发生什么事情却没有一个人知道。

铁匠街的宅子里面,皇太极坐在主位上,皱着眉头看着哈元生,不敢置信的问道:“什么事情都没有?居然什么消息都没传出来?”多年来的预感告诉皇太极,昨天晚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可是哈元生却说什么也没打听到。

“是的,贝勒爷,现在张家口的很多人都想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到现在也没有个说法。”哈元生微微一躬身,诚恳的说道。

看了一眼陈良宇,皇太极沉声问道:“陈先生,不知道你有什么看法?”

略微沉思了一下,陈良宇对皇太极说道:“贝勒爷,陈某觉得这里的直线方睿应该知道些什么,毕竟他是这里的父母官,无论什么事情想要瞒着他恐怕都不容易。”

皇太极赞同的点了点头,对一边的哈元生说道:“你派人到县衙去看看,看看那里会不会有什么消息。”

“回贝勒爷!奴才因为商号作掩护,与知县方睿也有些来往。今天早上我派人去拜会张睿,不过方知县称病没有见人。不过奴才让人私下买通了一个捕快,据他说知县方睿是真的病了。”哈元生的神色丝毫不变,语气有些无奈的说道。

陈良宇也是一愣,低着头想了想才说道:“这里面肯定有古怪,只是不知道事情究竟处在哪里。”

“无论事情出在哪里,我们都没有什么办法,倒不如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思忖了一会,皇太极低声说道:“现在这个地方虽然不引人注目,可是不知道这里还能够躲多久。我们应该按照昨天晚上商定的计划,赶快离开这里。”

没有人在说什么,这个时候皇太极就是他们的主心骨,自然全都听皇太极的。

“大人,贺世贤将军来了!”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名锦衣卫快步的跑了进来,对着骆思恭施了一礼,恭敬的说道。

看着走进来的贺世贤,骆思恭赶忙站了起来,笑着说道:“贺将军,辛苦你了!恐怕等一下就要行动了,将军没有时间休息了。”

贺世贤此时是一身戎装,来到骆思恭的身边说道:“骆大人客气,有什么话尽管说。”

“大人,好消息!好消息!”就在这个时候,屋子里想起了压抑的呼喊声。

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骆思恭就是一愣,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东厂掌刑千户刘风化。

快步的来到骆思恭的身前,刘风化压低了声音说道:“大人,商号那边有情况。从今天早上开始就有人像那里汇聚,从早上到现在已经进去一百多人,就在刚刚又进去一伙人。贺将军带来的俘虏认出来了,这伙人里面就有叛徒陈良宇。”

刘风化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是屋子的里的每一个人都听的清清楚楚的,每个人的脸上都闪烁着兴奋的笑容。陈良宇一直跟在皇太极的身边,既然他出现了,那皇太极肯定也在那一行人之中。

看了一眼身边的贺世贤,骆思恭沉声说道:“贺将军,带领你的人把那里围上,一定要全都围上,不能有什么纰漏。”

“我这就去!”贺世贤对着骆思恭一抱拳,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刘风化,你带着东厂的人也赶过去吧!成败在此一举了!!”又将目光转向刘风化,骆思恭神情颇为严肃的说道。

缓缓的点了点头,刘风化恭敬的说道:“我这就去!”说完也转身离开了。

将目光落到党寒的身上,骆思恭颇为犹豫的说道:“虽然不想你去冒险,可是在这次你必须要去!在商号里面很可能会有地道之类的东西,为了一举全功,你进到里面去。什么都不要做,看好皇太极,不要让他跑了。不过记住,保住自己的命,活着回来见我!”

用力的点了点头,党寒沉声说道:“大人放心,卑职带几个调教好的兄弟,保证万无一失。”说完对着骆思恭施了一礼,快步的走了出去。

等到屋子里的人都走*了,骆思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成败在此一举了,一定要成功。

皮毛商号的前街很繁华,不过后街就差一些了,那是一条胡同,并没有什么人经过。党寒带着两个人走到墙边,压低了声音说道:“我带一个人进去,另外一个人在外面接应。”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缓缓的点了点头。

党寒也没有在说什么,找了一个地方,身子猛地一蹿,脚在墙上蹬了两下便趴在了墙头上。似乎觉得没什么危险,一闪身便跳进了院子里。后面的人也没有犹豫,跟着一闪身跳了进去。

等在外面的人看左右没有人,一闪身躲进了一个阴暗的地方,不走到面前很难发现那里有个人。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