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木匠皇帝

第三百七十三章 袁崇焕进京

在烟花和爆竹声中,天启元年终于走到了尽头,这是一个多事的年头,是让大家津津乐道的年头。虽然是过年,可是依旧是几家欢喜几家愁,不过这个年总算是过去了。

从初一到十五,大明朝的衙门都上班,没有奏折递进来,没有大臣们的上奏。一切都显得非常的宁静祥和,看起来一副天下太平的景象。天启皇帝虽然心里着急,可是有些事情却是急不得的。陪着后宫的女人们过了一个好年,除了偶尔想一下给今年的计划,天启皇帝也好好的休息着。

正月十六是大朝会的日子,虽然是大朝会,可是并不议论什么政事。不过是朝廷中仿周礼举行的仪式,是礼仪最高的超仪。

到了这一天,由锦衣卫陈设卤簿仪仗,教坊司陈列大乐,礼仪司陈列诸国文书、贺表、贡物,还设纠仪御史纠察百官,监督那些站久了爱打瞌睡或交头接耳聊私的。待时辰一到,皇帝升座,鼓乐齐鸣,百官跪拜致贺,行礼如仪。礼毕则群呼万岁、万万岁。

整套礼仪下来,天启皇帝也是非常累,不过也不得不强打精神。毕竟在整套礼仪过后,还有非常重要的赐宴,皇帝和大臣要一起吃饭。

不过能吃的下去却没几个,有的老大臣在行礼的过程中已经晕倒了,没晕倒的也都是上汽不接。能够吃的下去的大多都是武官,自然是引来无数读书人的不屑。

在大朝会过后,整个朝廷又恢复了慵懒,大家都还沉浸在新年的气氛里。朝廷也没有什么事情,大家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眼了。

转眼间时间便进入了二月,在正月里其实也发生了一些事情,四川的叛乱取得了决定性的优势。孙传庭率领人马收复了庐州之后,乘胜追击,攻下了红岩和天台两座山寨。

在这之后,孙传庭决定兵分两路,其中他率领着明军继续正面突进。由降将罗乾象大人偷袭奢崇明的最后据点蘭州城,在两路兵马的夹击下,蘭州城三日便被攻了下来。

奢崇明父子带领着残兵败将进入贵州境内,准备投靠水西安邦彦。时间到了二月,袁可立和朱燮元率领的援军距贵阳不过百里,孙传庭砸蘭州城整军,随时准备挥师进入贵州。

朝廷在得到战报的折子之后,自天启皇帝到大臣全都送了一口气。与此同时,朝廷也收到了朱燮元的折子,把蜀王的事情说了说。

虽然有人颇有疑虑,可是天启皇帝却力排众议,下旨褒奖蜀王。除了这件事情,所有的事情全都是风平浪静。

不过时间到了二月,朝廷就有事情要忙了。主要的事情有两件,第一件就是科举,今年是大比之年,会试是要在三月份举行的。

这样的抡才大典没人敢怠慢,不过这样的事情朝廷上下都十分的有经验,做起来自然是有条不紊。天启皇帝也插不上什么手,按照以往的规矩,主考官有两名,主考因为进士出身的内阁大学士担任。副主考应有尚书以下左副都御史以上的文官担任,多年来的惯例。

按照这个官吏,内阁为天启皇帝推荐了两个人,主考乃是内阁大学士兼礼部尚书孙慎行。副主考乃是左都御史杨鹤,两个人都是素有清名,在士林文坛颇有声望。

对于这件事情天启皇帝也没有什么想法,自然就放手让下面的人去做了。不过天启皇帝的一道圣旨却把所有人都弄愣住了,因为那是关于武试的。天启皇帝准备今年亲自过问武试的事情,还早亲自举行殿试,采用和文官科举一样的方法。

这个消息一出来,一时间众人哗然,大明朝一项都是重文轻武,武举人不过是世袭勋贵们镀金的地方。天启皇帝这样的做法得到了文官的反对,不过反对的理由却并不充分,毕竟武举每三年举办一次,提高一下地位也没什么大不了。

不过天启皇帝的举措却让一种人眼前一亮,那就是那些世袭武职的勋贵。如果真的能把武试的地位变的和文试一样,那么他们的后辈就能扬眉吐气了,这是提高武官地位的直接方法。

一时间朝廷因为这件事情吵得不可开交,辽东改军制的事情都没有这样的激烈的反对过。天启皇帝每天都会收到无数的奏折,不过确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事情到了二月中旬,天启皇帝终于还是下了这道圣旨,从今以后武者也有殿试。所有人都知道,这又是一项改革,很多大臣已经有了感觉,这位少年天子绝对不会到这里就结束,这不过是一个开始。

除了科举的事情引起了轩然大*,还有一件事情却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那就是外察!大明朝的京察分为两部分,有的是内察是京官,外察则是地方官。内察已经在年前结束了,外察不过刚刚开始。

其实外察的圣旨早就下来,过完年就有人到吏部述职了,这一天是二月初三,京城的城门口来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一身白色的丝绸长衫,胡须飘洒在胸前。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眼中却不是闪过意思锐利的光芒。在他的身后是一个老仆人,牵着两匹马,风尘仆仆的样子。

驻足在城门口,中年人轻轻的叹了口气,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口中喃喃自语道:“袁某腹有良谋,这次一定要得以施展。”

“少爷,我们要去驿馆休息吗?天色已经不早了!”见中年人站在那里不动,老仆人似乎有些着急,走到男人的身边,语气恭敬的道。

看了一眼老者,中年人语气轻缓的说道:“找一家客栈住下吧!我不过是个七品知县,驿馆那里不会有什么好位置,我们还是自己找个地方住吧!”

老仆人的脸上丝毫没有奇怪,他了解自己家的少爷,早就料到了他会这样说。他不过是想提醒自己的少爷,天色已经不早了,该进城了。

两个人刚走进城门,一个人便迎了上来,对着中年人施了一礼,语气恭敬的说道:“敢问可是昭武知县袁大人?小的是御史侯大人府上的管家,在此恭候多时了!”

看着面前的中年人,袁崇焕的眉头微皱,沉吟了半晌才笑着道:“原来是侯管家,几年不见越发的年轻了!”

“袁大人说笑了,老朽已经不行了!我家大人让小的在此恭候袁大人,请袁大人到府上去住!”侯管家态度异常的恭敬,他知道这位袁大人和自己的老爷交情莫逆,乃是真正的通家之好。

笑着点了点头,袁崇焕捋了捋胡须,面带感激的道:“侯兄真是客气,不过恭敬不如从命,烦劳侯管家带路!”

一行人跟着侯管家像城里走去,在转过几条街之后,在一座院子前停了下来。这是一座三进的院子,价值不菲,很少有御史能住的起这样的宅子。

这里正是山西道御史侯恂的宅子,作为河南的士绅家族,侯家世代为官,家资颇为丰厚。

管家上前交代了几句,边有人快步的跑进去通报了,时间不长便有一个中年人出来了。

“元素贤弟,几年没见风采依旧啊!”这人正是山西道御史侯恂,还没有走到袁崇焕的身边,便已经笑着说道。

对着侯恂一抱拳,袁崇焕躬着身子道:“侯兄,多有叨扰!”

“元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我相交莫逆,那是真正的通家之好,我们进去聊!”说着侯恂拉着袁崇焕往里走,脸上挂着开心的笑容。

两个人走进大厅,看都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正在那里,手里拿着一本书,上下左右的看着。瓷娃娃一般的样貌,一副认真的模样,看起来真是可爱非常。

诧异的看着这个孩子,袁崇焕吃惊的问一边的侯恂,道:“这是贤侄?”

“嗯,四岁了,淘气的很!”侯恂的嘴上虽然这么说,眼中却闪过深深的疼爱。

走到孩子的身边,慢慢的蹲下,袁崇焕将腰间的玉佩摘了下来,笑着对男孩道:“叔叔第一次来,这是给你的见面礼!”说着将玉佩递给了男孩。

“长者赐不敢辞,谢谢叔叔!”对着袁崇焕一笑,男孩恭敬的将玉佩接了过去。

眼中满是震惊的看着男孩,袁崇焕看着侯恂道:“侯兄后继有人啊!很有可能青出于蓝啊!贤侄有名字了吗?”

“有了,大名方域!”侯恂看着自己的儿子,脸上挂着满意的笑容。

“侯方域,好名字!想必又是世叔的手笔吧!”袁崇焕看着侯恂,笑着问道。

轻轻的点了点头,侯恂有些哭笑不得,不过还是沉声道:“正是家父取得名字!”回头看了一眼丫鬟,侯恂沉声道:“把少爷抱到后面去!”

等到屋子里没有人了,侯恂沉着连看着袁崇焕,一脸认真的说道:“三年前你外放昭武知县,为兄便觉得异常可惜。这次你既然回来了,为兄一定要上书保举你,让你得偿所愿!”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