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木匠皇帝

第三百八十章 武状元

旌旗招展,马蹄轰鸣,刀枪林立,正所谓人如虎,马如龙。这里是距离京城三里远的教军场,平日里是三大营军马训练的地方,可是今天却是非常的不同。

最外层是五城兵马司的军马,然后是三大营的军马,最里面则是以锦衣卫为首的天子亲军。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住,普通人不要说靠近这里了,就算来到多看一眼也会有人上前询问。

虽然是这样,距离这里非常的远的地方还是有无数的百姓驻足,大家全都伸着脖子往里面看,脸上全都洋溢着〖兴〗奋的笑容。所有人都知道,今天要在这里进行武举的殿试,大明朝开过以来的第一次。

自大明朝开国以来,武举虽然都存在着,每三年都会有一次。不过和文举相差太远,地位都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并且因为没有殿试,历史上大名鼎鼎的武状元和这个朝代丧失了缘分。

不过今天却不一样,一直以来传的沸沸扬扬的武状元,恐怕就要在这里出现了。天启皇帝改制武举,虽然圣旨上写的很简单,可是真的实施起来,大部分人的心里并不看好。此时天启皇帝端坐在点将台上,周围全都是宫中的禁卫,两侧有六部的官员,以及很多的世袭勋贵。

大家全都在交头接耳的谈论着什么,有的人脸上带着喜色,有的人脸上则是满是忧愁。不过带着喜色的大部分都是世袭勋贵,面带忧色的则大部分都是文官。

将所有人的神色看在眼里,天启皇帝的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个弧度,这才是自己想要的效果。大明朝武将地位低下,想要改变这种局面非常的不容易,先改变武人的地位才是最根本。地位上的最大差距,那就是武举和文举的差距,天启皇帝的现在做的就是让大明朝有武状元。

“皇上,时辰差不多了!”王承恩来到天启皇帝的身边,恭敬的施了一礼,脸上带着笑容道。

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天启皇帝将目光看向了一边的礼部尚书孙慎行,笑着说道:“孙爱卿,时辰差不多了,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虽然是询问的口气,可是态度中却带着浓浓的不可置疑,孙、慎行顿时在心里叹了口气。天启皇帝想要做什么,满朝大臣没有一个人不知道的,站出来反对的人也是一大堆,可是效果却并不明显。

原因孙慎行也明白,一来是因为天启皇帝的坚持,很多官员就不说什么。二来是因为朝堂上的世袭勋贵,这些人这次站了出来。以前的党争和这些勋贵没什么关系,无论是谁占据了优势,也没有人会傻到得罪这群人。

小的罪名放在他们身上等于没有,大的罪名不过是挠痒痒,除了造反之外没什么能治得了他们的罪。可是真的说道造反,大明朝立国两百年,这些勋贵可是非常的老实。一旦把他们的火挑起来,那就了不得,两百多年的发展,这些人可是非常庞大的一个群体。

孙慎行实在是无可奈何,这个时候如果要告病,估计自己这个官也不用当了。如果放在以前,到可以用这招吓唬皇帝,可是现在势单力孤啊!

朝中的势力错综复杂,孙承宗倒是能够左右天启皇帝的决策,可是人不在京城。就算孙承宗在京城,说不准还要赞同天启皇帝的决策,毕竟孙承宗在辽东可是在弄改制的事情。

至于朝中的其他的大臣,那就是缺你一个不缺,少你一个不少。你走了有别人等着干,几百人在屋午门寇阙请命的事情,现在估计很难发生。如果有人组织,也不知道能够调动多少人。其实孙慎行的心里明白,现在的天启皇帝和当年的弘治皇帝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如果真的来一次寇阙请命,说不准天启皇帝就能想弘治皇帝一样,让人打出去。

当年的大礼仪虽然过去很多年了,可是文官的心里都明白,最后还是文官妥协了。天启皇帝可是会杀人的皇帝,登基不到两年,杀得人还少吗?

“孙大人,想什么呢?皇上在叫你!”孙慎行站在那里把事情想了一便,忽然觉得有人拽自己的袖子,连忙掉头去看。

只见自己的下属礼部左侍郎韩光吉,孙慎行的眼睛便眯了起来。这个韩光吉也不是简单的人物,虽然平日里对自己颇为恭敬,可是孙慎行也明白,如果说谁希望自己下去,恐怕就是这个韩光吉了。

“韩大人,唤老夫何事?”深深的看了一眼韩光吉,孙慎行浑浊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慢悠悠的问道。

韩光吉可不敢小瞧孙慎行,谁要把他当成老眼昏huā,那自己就是瞎子。对着孙慎行拱了拱手,韩光吉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小声的提醒道:“大人!”说着像天启皇帝那里使了一个眼色。

“孙爱卿,听不到朕在说话吗?是不是朕的声音太小了?”天启皇帝的话一出口,周围立刻鸦雀无声,校场虽然还是一片嘈杂,可是这里却仿佛是另一个世界。

赶忙走两步跨出人群,撩起衣服跪倒在地,孙慎行颤颤巍巍的道:“皇上,臣老眼昏huā,实在是罪该万死,请皇上恕罪!”

轻轻的挥了挥手,天启皇帝盯着孙慎行,面容严肃的道:“起来说话吧!朕没有怪罪的你的意思。时辰差不多了,爱卿带着人宣旨吧!”

“是,皇上!”孙慎行连忙站起身子,恭敬的下去准备了。

时间不长,教军场上便安静了下来,虽然有几万人,可是却没有人说话。

风吹动大旗猎猎作响,再就是战马的嘶鸣声,所有人都在等待着。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孙慎行将圣旨展开,开始念了起来,不过他的声音不大,传出去的也不远。

此时所有人都跪在了地上,听到孙慎行开始读圣旨,一边的早已安排好的大汉将军也跟着喊了起来。声音顿时扩散到了整个教军场上,一时间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朕自登基以来,亲民勤政,四海升平,乃上天垂怜。然边河不宁,边疆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朕每闻之,身世疼惜。大明以武立国,武之一事,万万不可废弛。为边关选拔良将,彰显朝廷对武备之重视,自今年起,增武举殿试。与文举相同,一甲取前三名,头名钦此武状元,官拜副总兵,夸官三日!王尔等,实心用事,不可辜负朕之心意,钦此!”孙慎行读完之后,便将圣旨捧于手上,高高的举了起来。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下面顿时响起了山呼海啸般的喊声,无数人胀红着脖子喊着,很多人已经留下来眼泪。

在这个时代,光宗耀祖是每个人心里最深刻的烙印,考中状元乃是光宗耀祖的一大象征。以前虽然有武举第一,可是并没与武状元的称呼,现在天启皇帝钦此武状元,这里面的含金量实在是太高了。

很大一部分人则是关注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武状元会被授予副总兵的官职,那可是一方镇守的官职了。天启皇帝的赏赐不可谓不重,所有人的心里全都沸腾了起来,一旦考中武状元,那就真的是鱼跃龙门。

“皇上,这里的事情差不多了,该回宫了!”看着嘈杂的人群,王承恩恭敬的来到天启皇帝的身边,脸上带着一丝担忧的道。

没有理会王承恩,天启皇帝的目光看向了一边的兵部尚书熊文灿,沉声问道:“熊爱卿,这次的武进士取了多少?”

“回皇上,今年的武进士总共娶了六十名!”熊文灿的心里也直突突,生怕天启皇帝详细的问什么。毕竟以前的武举都是大家糊弄着过的,今年天启皇帝盯上了,这水平就不能太低了。

这六十个人可是熊文灿选出来的,有的甚至是没打算来考,兵部直接下了条子调来的。如果皇上深究起来,那事情也是颇为麻烦的。

缓缓的点了点头,天启皇帝也没说什么,对于这些事情他自然也清楚。天启皇帝也没想通过一次武举改变什么,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一点一点的去做。只要这次出了武状元,朝廷给了功名利绿,天启皇帝相信,三年之后的武举,肯定要比这次宏大很多倍。参加的人数会更多,对平也会更高,武举一定能够为大明朝输送很多武将。

有了这样的基础,自己后面的事情才好做,想要改变这个国家,必须一点一点的慢慢来。

“熊爱卿,这次的六十名武进士,一甲三名,二甲三十名,其余的全都是三甲。一甲的前三名和二甲的前七名,朕要亲自决定,人选出来之后,朕要进行殿试,这件事情不能马虎!”天启皇帝盯着熊文灿,语气很是严厉的说道。

“是,皇上!臣明白!”熊文灿恭敬的对着皇上施了一礼,回答道。和很多人一样,熊文灿的心里也很矛盾,天启皇帝这么做的好处他自然明白,可是他却是一个文官,爱好武事的文官。

*

*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