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木匠皇帝

第三百八十五章 御前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便进入了四月,一个月来朝廷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一切都显得很平和。官员们似乎勤于政事,百姓生活似乎也有些改善。

紫禁城里天启皇帝脸上带着笑容,在王承恩的服侍下穿着龙袍,能看的出来,天启皇帝的心情不错。回头看了一眼王承恩,天启皇帝笑着说道:“怎么样?他们都来了吗?”

“回皇上,都在外面候着!”王承恩恭敬的答了一声,,脸上也带着些许期盼。

缓缓的点了点头,今天是天启皇帝接见新科进士的日子。虽然以前有殿试,又有琼林宴,不过这些人可能没见过天启皇帝长什么样。不过今天来的人也不多,一甲的三名进士,二甲有几个人,都是刚刚点的翰林编修,还有就是新科的庶吉士。这些人可以说真的是天子骄子,鱼跃龙门的代表。

在不远处的值房里,几个人正在恭敬地等待着,虽然都在谈笑欢声,可是脸上却带着几分忐忑。这些人的年纪参差不齐,有的已经很大年纪了,其中的代表就是新科状元文震孟,已经四十六岁了。

三十年里十次科举,文震孟的养气功夫非一般人可比,意志之坚定更是让大多数人难以望其项背。一边二十八岁的倪元璐则是年轻人的代表,能够在二十八岁金榜题名,位列三甲,在这个时代定然要被传为一时佳话的。不过最惹眼却不是倪元璐,而是一边的榜眼卢象升,年仅二十一岁,实在年轻的人。

这些人中这三个人关系极好,同为一科三甲,在京师都广为传扬。

“倪兄,今日皇上召见,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啊!”看着倪元璐,卢象升笑着道。

屋子里的人全都愣住了,这是大家都想知道的事情,可是却不能说出来。揣摩圣意自然是非常重要,可是这种事情怎么能拿到台面上来?

倪元璐微微一皱眉,淡然的笑了笑,沉声道:“能够有聆听圣训的机会,自然是我等的福分,那是外人羡慕不来的!”说着倪元璐对着卢象升使了一个眼色,显然不想再说这个。

轻轻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卢象升自然能够看明白倪元璐的意思,便没有在说什么。一边的文震孟看到卢象升的样子,走过去拍了拍卢象升的肩膀,沉声道:“贤弟,人各有志,为兄知道你心中的抱负。今日觐见皇上就是一个机会,有什么可以和皇上说,为兄相信皇上能体谅。”

诧异的看着文震孟,见他的目光真挚,卢象升用力的点了点头。从心里来讲,卢象升并不愿意做翰林编修,虽然大明朝有非翰林不入阁的说法,可是卢象升对入阁也没什么兴趣。

在他看来大明朝的问题在边关,从小深受父亲影响,卢象升一直想建有边功。况且他的父母死于边关,正所谓国仇家恨,他是没有心思在京城养望的,只想立刻投身边关。见文震孟理解自己,心里顿时一暖,对着文震孟点了点头,心里也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谁也没有在说话,各自想着心事,不时还向外面看看,不过脸上却没有丝毫焦急的神色。

“诸位大人,跟着咱家来吧!”陈林缓步的走了进来,笑呵呵的看着几个人,脸上带着一丝恭敬的道。这些都是天子骄子,得罪不得啊!

众人纷纷站起身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便跟着陈林向前走去。并没有走多远,几个人便被带进了天启皇帝的暖阁。

“臣等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几个人像排练好了一样,撩起衣服跪倒,说起话来都是整齐划一的。

看着下面跪着的几个人,天启皇帝笑着点了点头,语气轻缓的说道:“都起来吧!今天已经不是朕第一次接见你们了,不要拘束!”

谢恩之后几个人便站了起来,不过倪元璐三人却有了一丝疑虑,怎么皇上的声音像是在哪里听过一样?站直了身子之后,几个人不约而同的抬起头,当看到端坐在龙书案后面的天启皇帝时,几个人全都痴在了那里。

笑呵呵的看着几个人,天启皇帝自然是理解几个人的吃惊,不过这里可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沉吟了一下,天启皇帝道:“你们都是大明朝的未来,好好的做事,朕不会亏待你们的!”

“臣等谢恩!”几个人全都躬身施礼,脸上带着喜悦,能够得到天启皇帝的接见,这已经是莫大的殊荣了。

“卢象升!”将目光落在卢象升的身上,天启皇帝神情顿时严肃了起来,沉声道。

躬着身子施了一礼,卢象升恭敬的道:“臣在!”

“其他人或许没有事情,不过朕今天见你却有事情!”天启皇帝盯着卢象升,道。

“皇上尽管吩咐,臣自当知无不言!”卢象升心里顿时有些忐忑,刚刚见到龙书案后面坐着的是自己认识的人,此时又听到天启皇帝这么说话,心里便有些惴惴不安!

见卢象升面色丝毫不变,天启皇帝微微点了点头,道:“你父亲卢峰是大明朝的英雄,宁死不屈,乃是为臣楷模。朕甚为疼惜,本想提拔于你,又不想让人认为你是因为恩荫才得到重用,所以才等到科举之后。希望你不要认为朝廷不重视的你的父母,你父母为大明朝的而死,为朕而死,死得其所!”

撩起衣服跪在在地,卢象升颤声道:“皇上爱护之情,臣铭感五内!”

在场的众人全都看着卢象升,知道卢象升身世的人并不多,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故事。

“你的父亲有一位故人,希望收你为徒,不过他现在不在京师,便把这件事情托付给了朕。希望等你科举之后,再把这件事情公诸于世,今天朕想把这件事情告诉你!”天启皇帝也没有让卢象升起来,接着道。

“不知家父这位故交是谁?”跪在地上的卢象升一愣,语气中略带诧异的道。他对自己的父亲还是有些了解的,实在是不知道有什么故交居然能够托付到皇上这里的。

皱着眉头想了想,天启皇帝才缓缓的道:“这个人你应该听说过,他就是先皇和朕的老师,孙承宗孙先生!”天启皇帝没后称呼孙承宗的官职,只是提到了老师的身份,其中的含义不言自明。

这些所有人都愣住了,孙承宗的大明谁人不知?能够拜到他的门下那可是多人求都求不来的,卢象升也不例外。不过和别人不同,卢象升并不是为了这个老师的身份,而是因为孙承宗对边事的才能,能够在他的身边聆听教诲,实在是让人兴奋的事情。

“既然是家父故交,臣自己没有什么话说!”卢象升也不做作,恭敬的道。

“这就好,起来吧!以后我们也算是师出同门,不要自持身份,切不可做不妥之事。要实心用事,不要辜负了朕和孙先生的期望!”天启皇帝面容严肃看着卢象升,嘱咐道。

卢象升行了一礼,决然道:“皇上放心,臣一定紧守本心,不敢有一丝懈怠!”

“皇上,兵部尚书熊文灿求见!”天启皇帝还想在说什么,陈林却大步走了进来,恭敬道。

天启皇帝微微一愣,沉吟了半晌,道:“你们都回去吧!好好做事,卢象升留下!”

几个人谢恩之后便走了出去,看向卢象升的目光颇为复杂,显然是羡慕不已。

时间不长,熊文采便在陈林的带领下走了进来,撩起衣服跪倒在地,道:“臣兵部尚书熊文灿,参建武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笑着挥了挥手,天启皇帝吩咐道:“爱卿免礼平身,不知道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朕啊?”还没等熊文灿说话,天启皇帝又笑着道:“卢象升,见过熊大人!”

“翰林编修卢象升,见过熊大人!”卢象升知道这是天启皇帝提拔自己,恭敬的对熊文灿施了一礼。

“使不得,使不得!卢大人年纪轻轻就高中榜眼,如今做了翰林编修,足以让老夫汗颜啊!”熊文灿也察觉除了不同,天启皇帝对这个人似乎非常的看重,卢象升刚弯腰便被他搀扶住了。

看着这一幕,天启皇帝道:“熊爱卿,卢爱卿已经被孙先生收为徒弟了,以后是朕的同门,你要多多关照啊!”

熊文灿顿时一愣,打量了一下卢象升,心道:这位了不得啊!有皇上的看重,又是孙承宗的徒弟。自己的能力不太差,肯定是前途不可限量啊!话又说话来,新科的榜眼,这能力差不了,看来这又是大明官场上的一颗新星啊!

“这个自然,皇上的同门,臣自然是多多帮忙!”熊文灿笑呵呵的看着卢象升,对着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爱卿有什么事情?”见差不多了,天启皇帝又把思路转会了正事上,熊文灿既然来了,自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熊文灿的面容也严肃了起来,对着天启皇帝施了一礼,恭敬的道:“皇上,武举的事情已经差不多了,三十个人已经选出来了!”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