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木匠皇帝

第三百八十九章 无奈的抉择

四月的辽阳城依旧是白雪皑皑,每年这个时候大地上的雪已经开化了,不过今年却丝毫没有开化的意思。不过天气已经开始转暖了,这让很多人都松了一口气,如果在不转暖,今年的春耕恐怕就要被耽误的。

天气虽然转暖了,可是辽阳城内的气氛却越发的怪异了,士卒的脸上带着喜悦,可是将领的脸上却都没有什么笑容。无论走到哪里,脸上全都带着忧愁,脾气也便的越来越大。

在辽阳城的城东,有一间并不是很大的宅子,可是这里却没有人敢小瞧,因为这是辽阳总兵赵林光的府邸。身为辽阳的总兵的赵林光,实际上挂着的是辽阳守将的职衔,作为辽东首府的守将赵林光比沈阳城守将贺世贤地位还要高一些。

或许在其他的地方,一城的守将地位实在是不高,见到文官就低一等。相比于本城的知府都要低一等,可是在辽阳城却不容,边疆之地的将领手下都有自己的心腹将领,权力还是比较大的。更何况辽阳城的守将,统领着辽阳城的七位总兵,地位自然是不可小瞧。

赵连光的府邸每日都是人来人往可是这一天无论是谁来,全都被门房挡了驾。在这个波谲云诡的时候,赵林光的府邸府门关的紧紧的,然所有人的心里都颇为担忧。

虽然是武将,可是赵林光的书房却是和文人的书房差不多,文房四宝和各种书籍。不过书籍大部分是兵书,孙子兵法鬼谷子等等。

不过此时的赵林光可没有心情看书,书房里点着炉火,屋子里摆着椅子,几个人坐在椅子上。一边的桌子上摆着早已经凉了的茶水,这个时候谁也没有心情喝水。

“诸位,沈阳的改制已经进行了一个月了,事态很平稳,改制也要差不多完了。我们都清楚,接下来一定是我们辽阳,不知道大家是怎么想。今天把大家找来,希望你们不要拘束,有什么想法尽管说。”赵林光的目光在众人的身上扫过,脸上带笑容,不过眼中却是冷光一闪。

辽东原本也是卫所制,可是在萨尔浒之战后,卫所制基本就被废弃了。取而代之的募兵制招募的营兵,将领也在不是小旗、总旗、百户、千户、指挥使这样的分级了。中间还有试百户、副千户、俭事、同知这样的官职,划分的十分详细。营兵们的成为都换成了把总、千总、游击将军、参将、总兵这样的级别,称呼虽然不一样了,可是对应的级别还是一样的。

辽阳守将赵林光,其实就是世袭的同知,挂着辽阳总兵的职衔。原本他因该算是辽东指挥使,统领整个辽东的军马。可是因为卫所制的崩坏,在辽东总兵就有二十多人,没有人能有指挥使的权势。

因为募兵制和卫所制的混杂,辽东的将领也是非常的咱乱,往往身上既有卫所制的官衔,又有募兵制的职位。其中关系十分的复杂,牵扯也是颇多。

听了赵林光的话,几位千户全都互相看了看,脸上带着几分无奈。其中一个脸色黝黑的总兵带了口气,语气中深深的苦涩,道:“将军,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们还能怎么办?现在巡抚衙门已经放出了话,消息早就已经传开了。军营里那些小子们全都欢天喜地的,咱们有不能让人把消息压下去。以前恼饷,糊弄一些那些当兵的,或许还有可能。现在想要把这件事情做好,难度恐怕不小啊!”

“周将军说的有道理,我们在辽阳多年,对这里的情况也都清楚。当兵的日子不好过,脑袋都别在裤腰带上,对朝廷的确没有那么在乎。不过现在孙大帅坐镇辽东,军中的威望又那么高,这又是对当兵的好的事情,我们没有办法阻拦啊!”坐在脸色黝黑将军的身边的人附和道,脸上虽然带着苦笑,可是眼中却是带着一丝清明。

“周将军、程将军,你们两位说的都是实话,要是都想着安心接受改制,我们还用到这里来吗?既然大家做到一起,自然是不想接受改制。我把话说明了,坐在这里的每个人屁股下面都不干净,以后有没有钱拿都不说,以前我们做的可都不干净。现在丈量土地、清查账本,一旦事情抖出来,我们恐怕都要下狱。上次的事情大家都记得,殷鉴不远,我们可能就成了下一批。”一个脸色枣红的大汗看了一眼两个人,忍不住开口道,说着目光还在众人的脸上扫过。

屋子里的气氛再一次沉闷了起来,大家的脸上都是愁肠百结,这可怎么办啊!以后没了土地,军饷又是定额,在想捞银子也就难了。克扣军饷下面只要有一个人捅上去,事情就麻烦了。听说沈阳城那里已经发布规则来,每个士卒的军饷每个月有二两银子。对于这些当官的不算什么,可是对于下面的士来讲,这二两银子足够一家人吃用了。如果在有十几亩田地,这日子可就是非常好过了。

士卒们自然是欢喜鼓舞,可是将军们却是愁眉苦脸,他们俸禄自然是比士卒高很多。可是和以前比起来就差的太多了,如果真的按照这样发饷银,那在想过这样的日子可就难了。

几位总兵都低着头,最后目光都落到了赵林光的身上,显然都在等着他拿注意。在场的人都是以赵林光为首,他在这里面的利益也是最大的。

赵林光的神色也是异常的严肃,手指不断的敲击着桌面,眉头皱的紧紧的。这里面的事情他自然能够想明白,现在就算是哗变,恐怕也没有好结果。士卒们已经得到了消息,满心都是过好日子,谁愿意提着脑袋和你做这种事情。

可是真的接受改制,赵林光的心里却又不甘心,一下子把自己应得东西让出去,怎么感觉都像是在割自己的肉。良久,赵林光深深的叹了口气,苦笑着说道:“诸位,本将军也没有什么好主意,朝廷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我们只能乖乖的等着。沈阳城那里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我们又能怎么样?巡抚衙门没有话出来,态度已经非常的明显了,更何况那位杨大人是什么身份?”

几个人的脸上全都露出了无奈,心里虽然不情愿,可是也都松了口气。毕竟真的做什么恐怕更糟糕。如果闹出了事情,下场就不一定怎么样。

“诸位也不用担心,刚刚刘将军说的事情不会发生的。沈阳城那边已经传来了消息,只土地进行丈量,至于其他的事情,全都是既往不咎,所以大家都安心的回去吧!不过你们也不要掉以轻心,都回去准备一下吧!”轻轻的挥了挥手,赵林光满脸的颓然。

等到众人都离开了,赵林光深深的叹了口气,喃喃道:“朝廷这手玩的高明啊!既往不咎,真是好办法!有了这一条就算我们这些总兵想要闹,下面的将官也未必跟着,再有当兵的反对,成不了事了!”

此时赵林光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了几个字,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距离赵林光的府邸两条街,那就是辽东巡抚衙门,此时巡抚衙门的后宅,杨涟正在书房里来回的走动。

“杨大人,坐下吧!读书人讲就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这可不是你该有的气度!”坐在一边的骆思恭手里端着一杯茶,轻轻的喝了一口,笑着说道。

“骆大人说笑了,如果真的除了什么事情,杨某生死是小,耽误了朝廷的改制事大啊!杨某离开京城的时候,带着的可是皇上的信重,此时不能做些什么,等的人心焦啊!”虽然嘴上这么说,杨涟还是坐到了一边,端起了自己的茶水喝了一口。

笑着将茶杯放在桌子上,骆思恭摸了摸自己手上的扳指,神色渐渐严肃了起来,沉声道:“杨大人的人品和能力都很好,皇上信重杨大人不是没有原因的,杨大人也不用妄自菲薄。骆某和那些打过交道,虽然他们都很粗鲁,可是却不傻。明知道事不可违,他们是不会做的,我们只管在这里等消息!”

杨涟没有在说什么,现在没有消息说什么都没用,倒是骆思恭一脸的笃定,难道有什么消息?不过他不想说,杨涟也不好看口去问。

“这次辽东改制之后,有孙大人编练新军,整个辽东肯定会为之大变。今年或许不敢说,明年肯定能够和建奴一战,就算不能横扫草原,歼灭来攻的建奴可是没问题的。再过几年,恐怕成祖皇帝扫漠北的事情又要发生了!”骆思恭见杨涟不说话,看了他一眼,大声的说道。

“如果真的改制成功,杨某也相信会有那么一天的!”显然这两个人对于孙承宗的能力都不曾怀疑,脸上都带着尊敬。

外面忽然响起了脚步声,一个千户的校尉走了进来,对着两个人施了一礼,恭敬的道:大人,那边已经结束了,他们决定服从改制!”

骆思恭和杨涟全都松了一口气,脸上顿时挂上了笑容!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