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木匠皇帝

第三百九十二章 血战赤水

刚刚渡过赤水河,周参将的脸色异常的凝重,接下来就到自己表演的时候了。他当然知道自己要面对是什么,不敢有丝毫的懈怠,马上就组织人马开始列阵。

看着已经渡过去的一万人,孙传庭的心里也松了一口气,不过脸上依旧是没有丝毫的松懈,目光眺望着远方,差不多该来了。孙传庭的想法刚落,对面便想起了隆隆的马蹄声,走在最前面得是数千骑兵,虽然并不整齐,可是也没人敢小看。

端坐在马上的安邦彦看着列队的明军,桥上还不断的有明军开过来,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自己来的正是时候,对着身后挥了挥手,大声的道:“冲上去!歼灭明军。”

两侧的士卒听到自家大王的命令,自然是不敢怠慢,全都正对向着明军冲了过去。八万人自然是不可能去全部投入进去,冲过来的不过两万人,后面的人马随着时间的推移自然也都会冲上来。

看到冲过来的叛军,周参将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怯懦,反而带着几分嘲弄的笑容。就你们这样的计谋,这样的心思,还敢在大帅面前耍大刀,真是活的腻歪了。

吩咐手下的将士不要动,周参将大声的笑道:“我们现在看热闹,都准备好了,等一下跟着本将军建功立业。都给老子听好了!老子可是在大帅面前立下了军令状,谁敢给老子掉链子,别怪老子不客气!”

在周参将身边的自然都是他的心腹将官,听到自己的主将这样说,自然是大笑着应诺。面对数倍于己的叛军,这些人的脸上看不到丝毫怯懦,反而满是欣喜。

对岸的孙传庭正看着这边,手里拿着一支望远镜,一支眼睛闭着,仔细的观察着对面。对于火器厂的这个产品,孙传庭非常的喜欢,平日里都很少拿出来。

“告诉操炮手,谁要是有一炮打在自己的兄弟身上,那就把自己的脑袋切下来!”孙传庭收起望远镜,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参将,这个人是负责统带火器营的,不过现在却管理的是操炮手。

“大帅!你就瞧好吧!”那人恭敬的施了一礼,转身就跑了!

时间不长,伴随着一声炮响,一枚开huā弹就落到了对面的河岸上。在叛军的军营里爆炸,顿时就有几个人被抛上了天空,血肉横飞。

看到这一幕的奢崇明顿时皱起了眉头,不过他也没说话,他心里明白这是明军的测试弹。恐怕下一次就不是一颗了,而是铺天盖地的炮弹。

对付明军的火炮,奢崇明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用人命填。在这个如果不能把这支明军歼灭,等到他们过了河,摆好阵势,这仗就不用打了!

叛军虽然被一颗炮弹打飞了,可是心里却没有多少顾忌,毕竟和明军打了这么多次仗,火炮早就见识过了。也就那么回事,开始的时候挺吓人,真的打起来也不怎么样。只要自己这些人和明军厮杀在一起,火炮就没有了,这里又没有城池。

看着跑得更快的叛军,周参将的脸上漏出了几分残忍的笑容,握着手里的大刀又用了几分力。

在距离明军阵地还有半里远的时候,对岸再一次想起了火炮声,这次不再是一门火炮,而是不间歇的火炮声。一百五十门火炮,不间断的开火,硝烟顿时弥漫了整个赤水河。

伴随着第一声爆炸声的响起,炮弹的爆炸声就没有在间断过,全都是开huā弹。每一颗炮弹都能炸死几个人,有的甚至炸死十几个人。

看着没烟尘笼罩的叛军,周参将大声的笑了起来,大声的喊道:“神机营准备,有冲过来的叛军,全都给我射杀!”

早就准备好的神机营顿时都端起了火枪,他们现在使用的已经不是老式的火枪了,而是火器厂的最新火器。虽然采用的还是圆形的铁球弹,可是已经使用碎石打火了!射速和射程都比原来的鸟枪强太多了,整个大明朝就只有三千人装备了这种枪。两千人在这里,另外的一千人在对岸,护卫在孙传庭的身边。

带过来实战也是为了检测一下枪支的可用性,不过自从开战以来,周参将就喜欢上了这种枪。除非是建奴那种快速的骑兵,否则想要冲过来是难入登天。不过自己现在只有两千人,想要抵挡几万人的冲击,还是不太可能。

一时间赤水河边炮声隆隆,枪声阵阵,还有就是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让兄弟们快点渡河,这边留下一些人看守辎重,其余的全都过去。你们也不想要周参将抢了功劳吧?叛军的头目可都在对面,去抢功劳吧!”孙传庭看着身后几个跃跃欲试的参将,脸上带着笑容道。

几个人对着孙传庭一抱拳,带着自己的亲兵便走了,大声的招呼着人马过河。

虽然炮火很猛烈,可是覆盖面毕竟是有限的,对面的叛军很快便冲了上来。不过效果也非常的明显,冲锋的路上至少留下了上万具尸体。

看着面前的残肢断臂,安邦彦觉得自己的心里都在滴血,眼中顿时变得血红。显然这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心里边发誓一定要把这支明军消灭掉。不段的挥手让身后的士卒冲上去,安邦彦也知道,如果在这里败退,自己的末日就到了。

一边的奢崇明脸色也很难看,他看的出自己这边的士气已经低落了下来,如果不是安邦彦派人在后面看着,恐怕败退已经开始了。一旦发生了大溃败,这八万人马就土崩瓦解了,自己在四川就吃过这样亏。

见士卒们依旧向前冲,奢崇明的心里就松了一口气,只要和明军打在一起。自己这边人多,打赢的希望是非常大的。

“老周,这次你可不能专美于前了,兄弟们过来了!”周参将正准备动手的时候,几位参将全都从桥上走了下来,两万明军已经全都渡过了浮桥。

“你们来了也没用,敌酋首级肯定是我老周的!”周参将自然是不服气的,手里大刀一摆,大声的说道。

几个人对视了一眼,一个人笑着道:“大帅在后面看着,咱们今天就比比,谁能斩首敌酋,这首功就归谁。以后大家都要任他当头,怎么样?”

“好啊!谁怕谁啊!”诸位参将斗志高昂,鼓舞着自己手下的将官和士卒。

“兄弟们,冲啊!建功立业就在今天了!”周参将大喊了一声,迎着叛军就冲了上去。

周围的几个人也不示弱,每个人都带着自已的人马冲了上去。明军气势如虹,一时间喊杀声震天。

几位参将并不带着人和叛军混战,他们心里都明白,自己走这边人少,肯定是擒贼先擒王。几个人都想枪敌酋首级,没有人肯跟在别人的后面。

一时间明军各处开huā,几支队伍争先恐后的向前冲,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军阵后面的安邦彦。

叛军虽然多,可是明军也不和他们恋战,一边砍杀一边向前冲。很快便冲了两里远,距离安邦彦不过一里远了。

见明军分几路冲了过来,奢崇明的心里就是一阵叫苦,这个战法他太熟悉了。自己就是这么被打败的,如果撤退肯定是军心大乱,大溃败就不远了。如果不撤退,恐怕明军很快就冲过来了!

有的叛军见明军冲过去了,他们也没跟着,见对面还有不少明军,无数的叛军向着浮桥上涌去。对面就是明军的大营,那里没有多少人在,好东西全都在那里啊!

孙传庭举着望远镜看着对面,不住的点头,这些人已经身经百战了。自己首下这些人非常的精锐,对面的叛军则是差的太多了,装备和素质都不在一个档次上。

如果跟他们混战,自己这边人太少了,在精锐也禁不住这么消耗。如果横冲直撞,叛军是没能力困住自己这些人的,如果能够擒贼先擒王,那就是此战必胜了。

见有人像自己这边冲过来,孙传庭颇为诧异,这些人究竟长没长脑子?对着身边的传令兵挥了挥手,孙传庭随意的道:“让剩下的神机营过去,把桥上的叛军都清理了。”

传令兵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恭敬答了一声:“是,大帅!”转身便走了!

叛军已经看到了明军的大营,也看到站在河边的孙传庭,很多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喜色,脚下不禁加快了脚步。可是还没等他们的笑容消失,岸边就响起了爆豆似枪声。冲在最前面的叛军身上顿时开了huā,好几个抢眼都在淌血,上面还冒着白烟。

满脸的不敢置信,身子则是向着桥下就栽了下去,一时间桥上的叛军就像被割倒的麦子,一茬一茬的倒在地上。

后面的叛军看到这一幕,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掉头就往回跑。后面还有人往前冲,顿时发生了拥堵,浮桥上不断的晃动,无数人挤掉在了河里。在水里翻了几个浪huā,便没有了踪影。

时间不长,咔吧一声巨响传来,浮桥塌了,无数的叛军掉进了水里,在也不见了踪影。

*

*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