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木匠皇帝

第四百四十七章 出事了

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天启皇帝,袁可立的嘴唇都在颤抖,坐了二十几年的冷板凳,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这样一天。

虽然自己在四川立了功,可是天启皇帝并没有给自己封官职。

原本以为自己得不到中用了,没想到喜从天降,袁可立也来不及多想,撩起衣服便跪倒在地,声音颤抖的道:“臣袁可立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臣定当不负陛下多所托,肝脑涂地!”完了!天启皇帝看着袁可立,也不敢把他怎么样?将目光转向一般的任长乐,任长乐的脸上像开了染布坊,一会青一会白的!反应过来之后,任长乐连忙跪倒在地,身子颤抖着道:“草民不知天颜近在眼前,烂言无状,请皇上恕罪!”无奈的笑了笑,天启皇帝对两个人道:“都起来吧!以后实心用事,也不枉朕对你二人的栽培!”“皇上放心,臣定当尽心竭力!”“皇上对草民全家有活命之人,如今又委以重任,草民万死难报万一!定当实心用命,不负皇上重托!”两个人恭敬站在一边,袁可立老脸有些发红,一来是尴尬,二来则是真的冲动!“南直隶遭逢大变,可谓百废待兴,以后南直隶便托付于两位卿家了!南京乃是太祖定都之地,又是膏腴之地,国朝赋税大部分源于此。

辽东军饷,西北战备,全都是要用钱的!江南的稳固自然不言而喻!两位卿家切记啊!”天启皇帝坐在椅子上,语气柔和的对二人道!两个人用力的点了点头,正所谓士为知己者死!能够得到皇上如此推心置腹,此生再无憾已!笑着看着两个人。

天启皇帝也很高兴,这个时代的礼仪纲常,实在是有用的很。

或许正是这种东西,维护了这个时代的统治,让读书人有了理想,有了为国捐躯的勇气!“皇上。

党千户有事求见!”陈林走了进来,对着天启皇帝恭敬的施了一礼,面容严肃道。

痴愣的看着陈林,任长乐满脸的震惊,原来这位居然是太监!此时心中的所有疑惑全都解开了,这龙昌商号是皇上的,怪不得!在冷静下来之后,任长乐的心里便是激动,看来任家飞黄腾达的机会来了!微微一愣。

见陈林的神色严肃,天启皇帝知道这是有事情!点了点头,沉声道:“你们去吧!”又转过头对陈林道:“让党寒进来吧!”“是,皇上!”袁可立和任长乐告辞出去了,陈林转身去找党寒!慢慢的站起身子,天启皇帝缓步的走到床边,伸手将窗子推开,深深的舒了口气。

这里的事情可以放下了。

接下来便是北边的事情了,自己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臣党寒参见皇上。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天启皇帝沉思的时候,党寒走了进来,撩起衣服跪倒在地,大声的道。

缓缓的点了点头,天启皇帝也没有回头,沉声道:“起来吧!有什么事情吗?”“回皇上。

昨天那两个人臣查到了!”站起身子,恭敬的站在一边,党寒语气平淡的道。

有些诧异,天启皇帝慢慢的转过身,笑着道:“怪不得骆思恭器重你。

真是不错!看样子不简单,不然你也不会找到朕了!说来听听吧!”“是,皇上!臣查到那两个人是秦淮河的风尘女子,是在一条叫得意楼的花船上,就是上次皇上和吴蕃昌他们一起去的!”党寒说道这里小心翼翼的看着天启皇帝,生怕天启皇帝生气,可是这又不得不说,只能硬着头皮说出来!没有生气,天启皇帝的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难道是巧合?这个世界上的巧合是极少的,恐怕这里面有自己不知道的东西!点了点头,沉声对党寒道:“接着说!”“是,皇上!臣觉得很可疑,便派人去打探这花船的消息,打探到了之后便发现这花船更加的可疑!要知道南京乃是膏腴之地,花船更是赚钱的买卖,可是这个叫做得意楼的花船却并不赚钱!”党寒点了点头,沉声道。

这件事情更可疑了,无论在什么时代,开妓院都是最赚钱的行当。

在南京这样的地方,以得意楼的实力,赚钱是很容易的,怎么会不赚钱呢?“皇上,得意楼似乎很有关系,南京城里三教九流都非常的熟悉。

与官府和世家子弟来往也非常的密切,为了拉上关系,不惜花费重金!如果单单是为了做生意,找到一两位后台也就是了,无非是赚钱而已!可是得意楼这些年花费颇多,根本不是一条花船能转回来的!”党寒此时也是满脸的严肃,做了多年的锦衣卫,他知道要支撑起这样一个花船,那可是非常不容易的!点了点头,天启皇帝心下了然,看样子自己也被列为了结交之人,才有了昨天的相遇。

只是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不过是接触试探一下!“还有其他的东西吗?”看着党寒,天启皇帝面容严肃的问道。

“回皇上,卑职无能,没能查到其他的东西了!”党寒脸上有些发红,略带尴尬的说道。

摆了摆手,天启皇帝笑着说道:“已经很不容易了,自己留心去查,一天便查处了这么多的东西,实在是不容易!真的很不错,很得用!”“谢皇上夸奖,臣得皇上和骆大人器重,自然不敢稍有懈怠。

皇上身处南京,臣自当小心翼翼!臣已经部署了下去,将得意楼监视了起来,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党寒面容严肃,声音诚恳的道。

点了点头,天启皇帝沉声说道:“这件事情你要放在心上,好好的去查!对了,那两个人的身份有线索吗?”“回皇上,暂时没有!臣派人进去打探过,可是那里面有一百多个姑娘,并没有找到那两个人!”党寒声音恭敬的道。

天启皇帝和党寒谈话的时候,得意楼也在发生着类似的谈话,已经卸去男装的欧阳东野站在床边。

身上穿着白色的一群,目光迷离的看着水面,没有回身!“圣女,有人在查我们!”老鸨子站在不远处,躬着身子,语气平和的道。

微微皱了皱眉,轻轻的叹了口气,白莲圣女声音柔和的道:“是那位白玉的人吧?昨天和他分开之后,便有人跟着我们了!有没有查清他的身份?”“回圣女,查清了,京城龙昌商号的少东家!”老鸨子点了点头,声音恭敬的道。

缓缓的点了点头,白脸圣女轻声道:“原来是这样,龙昌商号来历神秘,势大财雄。

原本这样的商号我们应该多接触一下,奈何龙昌商号有着身后的朝廷背景,我们只能是避之惟恐不及啊!”“这些人似乎很是有些能耐,恐怕我们已经让他们起疑心了!”老鸨子脸上满是忧色,“黄婆婆,有些话不死我这个做奴婢该说的,可是您老也要适可而止!圣女也不是刻意去见那个龙昌商号的少东家的,不用总这样说话吧!”站在一边的婢女脸上带着不快,狠狠瞪了一眼黄婆婆道。

老鸨眼中怒气一闪而过,不过还是没有说什么,大狗还要看主人。

这是圣女的婢女,管教也轮不到自己。

白莲圣女摆了摆手,叹了口气,道:“这件事情怪我,上次黄婆婆要查这件事情,是被我阻拦下来了!如果早知道他是龙昌商号的少东家,这次也不会有这样的麻烦了!”“圣女严重了,属下没有这样的意思,事情有些紧急,是属下失言了!”黄婆婆连忙退后一步,躬身施礼,语气恭敬的道。

“现在不是说这个说的时候,要想想办法,如果被这些人盯上了,事情就麻烦了!”白莲圣女一脸凝重,忽然想起了什么,惊异的道:“不对,龙昌商号的东家姓方,怎么会出来一个姓白的少东家?”老鸨子也是一愣,连忙道:“圣女的意思是?”“这个姓白的,要么就是拿龙昌商号掩饰身份,不过这次龙昌商号明显是冲着食盐来的。

那么便只有一种可能,这个姓白的是龙昌商号真正的东家!”白莲圣女一脸的诧异,脸上甚至带着几分畏惧。

一直以来,对于龙昌商号的传闻很多,真正的东家更是谁都想知道的,可是却也是谁也不知道的!“黄婆婆,京城有信送到!”在这个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走到门边,将门打开,再次回到屋子里,老鸨子的手上就多了一封信!恭敬的将信递上去,黄婆婆恭敬的道:“圣女,是教主的信!”快步的走过去,蒋信纸拆开,慢慢的看了下去!渐渐的脸上露出了喜色!天启皇帝的客栈中,天启皇帝手上也在看着一封信,不过和白莲圣女不同,天启皇帝的脸色却是差的要命。

身子都有些站不稳,在陈林的搀扶下坐在了椅子上!“皇上,怎么了?”陈林从没有见过天启皇帝如此神态,哪怕是辽东开战之时,这是怎么了?(未完待续。

)〖书网∷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www.〗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