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木匠皇帝

第四百六十四章 雨夜追踪

端坐在大堂上,骆思恭不断的翻动着手里的情报,这儿的锦衣卫严防死守各个城门,明面上私底下全都在查探。汇聚到骆思恭手上的都是经过核实的准确情报,可是深挖下去却没有白莲教的身影。

无奈的将手中的情报放下,骆思恭揉了揉自己发胀的额头,无奈的叹了口气。希望党寒那边有些收获,不然事情就麻烦了!

外面忽然响起了脚步声,党寒大步的走了进来,脸上带着几分喜色,来到骆思恭进前,行礼道:“大人,卑职回来了!”

点了点头,骆思恭摆了摆手,面带急切的道:“免礼吧!怎么样?有什么收获吗?”

“回大人,一行人离开京城之后,直接去了城外十五里的法华寺。卑职已经安排人手将法华寺监控了起来,明日卑职准备化妆之后,进去查探一下!”党寒脸上的带着笑容,信心十足。

慢慢的站起身子,轻轻的皱了皱眉,骆思恭喃喃道:“法华寺,这个寺庙听起来好耳熟,本都似乎在那里听说过!”

一边的党寒恭敬的站着,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生怕打扰到骆思恭。

良久,骆思恭一拍额头,沉声道:“你跟我来!”说着便大步的向外面走去!

微微一愣,不过党寒还是快步的跟着骆思恭走了出去,来到一庄两层的小楼前面,骆思恭对守门的校尉道:“把门打开!”

“是,大人”—校尉自然是不敢违逆,恭敬的转过身,将门打开了!

抬腿走进去,党寒发现里面居然还有三道门,不过钥匙都在骆思恭的身上。虽然没有了来过这里,可是党寒也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这里就是锦衣卫存放最重要的密档的地方。

走进屋子里,全都是巨大的书架1上面也摆满了书册。骆思恭没有犹豫,快步的走到西北角的书架去前面,迅速的找了起来伸手将架子上的书册拿了下来,骆思恭快速的翻到一夜,只见上面写着京郊法华寺。

一边的党寒顿时皱起了眉头,这个法华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里可是存放锦衣卫密档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有法华寺?

叹了口气,骆思恭将书册递给了党寒,笑着说道:“你看看吧!这个法华寺可是很有意思的,真是好计谋!”

接过书册,党寒连忙低头看去,这一看顿时吓了一跳。这法华寺果然不简单,原来是西厂的一个秘密据点,曾经作为西厂的秘密监狱。怪不得这里面有法华寺的记载,那些人去法华寺做什么?

“大人,那些人去法华寺干什么?那里是西厂的监狱啊!难道他们想被关在里面不成?”不明所以的看着骆思恭,党寒迟疑的问道。

“当初西厂建造这个法华寺,是因为西厂没有自己的监狱,又不能关到咱们锦衣卫的诏狱里面来。后来刘瑾倒台,西厂被废除,法华寺也被废弃了。年久失修,便成了一片荒地。三年前一位老和尚来到这里,四处huā苑重建了法华寺,当时本都也派人查了,可是也没查出什么。”骆思恭皱着眉头,语气严肃的道。

原来是这样,今天自己也去了,法华寺信徒众多,香火鼎盛,想必和这个老和尚不无关系。难道法华寺是白莲教的据点?党寒低着头不断的想着。

“这里面有一件事情,这上面没有记述,可是本都却知道。当年西厂抓住了一个盗墓的,据说盗走了很多财宝,刘瑾想要得到这笔财宝,便将这个人关在法华寺严刑拷打。可是后来这个盗墓的在法华寺打了一条地道,逃了出去,这件事情知道的人没有几个!”骆思恭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兴〗奋。

看着骆思恭,党寒原本想问骆思恭是怎么知道的,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自己还是不要知道太多的好,这件事情或许牵扯到了骆思恭的秘密。

上下打量着党寒,骆思恭轻轻的笑了笑,摇着头道:“那个盗墓逃出来之后,被锦衣卫抓住了!”说着骆思恭便向外面走去,眉头已经舒展开了,心情似乎好了不少!

再一次回到北镇府司大堂,骆思恭坐到椅子上,笑着道:“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原来的那条密道,可是他们想通过密道逃出法华寺,这个是可以肯定的。一旦离开法华寺,这些人便如泥牛入海,想要找到他们那就难比登天了!”

“大人,卑职这就去安排,让人去查找秘道口,一定在这些人出来之前,把他们抓住!不过卑职有些担心,他们会不会抓住太康伯府的人做人质?党寒皱着眉头,脸上的带着几分担忧。

笑着摇了摇头,骆思恭沉声道:“白莲教的叛匪没那么笨,那样做出来打草惊蛇之外,没有丝毫的作用。不过这个地道口一定要找到,只是这样找确如大海捞针了。如果他们今晚便离开,我们就很难找到他们!”

“大人,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如果这么让他们溜走了,恐怕大人无法像皇上交代啊!”党寒担心的看着骆思恭,面带迟疑的说道。

伸手指了指党寒,骆思恭笑着说道:“你啊!太嫩了,这件事情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你拿着我们的帖子,去找孙传庭孙大人。让他派人将法华寺方圆十里全都围起来,一定要快。如果本都所料不差,这些人今天晚上就会离开法华寺,毕竟夜长了梦多。”

对着骆思恭施了一礼,党寒语气恭敬的道:“大人,十里是不是有些近?要不要将范围扩大一些?”

骆思恭看了一眼党寒,笑着道:“十里长的地道已经不短了,修筑起来费时费力,不过小心使得万年船,十五里吧!”

“是,大人!卑职这就去办!”党寒严肃的点了点头,转身向外面走去,不过很快他就有回来了,略带忐忑的问道:“大人,如果见到这些人,是不是格杀勿论?”

摇了摇头,骆思恭冷笑了一声,道:“不但不能格杀勿论,还要假装没发现,放长线钓大鱼。这次的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一定要知道他们的目的在哪里?”

“大人英明,卑职这就下去安排,一定不会让大人失望!”党寒躬身施礼,面容严肃的说道。

看着党寒离去的背影,骆思恭神色有些复杂,自己只要将这些人歼灭,将皇太极抓回来,那就是大功一件。自己以前的过错也全都可以弥补,天启皇帝那里自己也可以交差。可是骆思恭自己知道,他过不了自己那一关。

这次白莲教叛匪的行动非常的可疑,他们为什么要救皇太极?虽然白莲教一直想要造反,可是他们是绝对不会勾结建奴的,这里面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东西吗?如果不把整件事弄清楚,那这件事情就不算晚完!

在法华寺里面,白莲教主看着面前的地道口,脸上带着笑容。回头看了一眼白莲圣女,颇为得意的道:“这便是为父的后招,这条地道只有十二里,我们穿过地道便可以离开了。”

“义父大人果然思虑周详,智计百出。厂卫鹰犬就算发现了什么不妥,恐怕也晚了!”白莲圣女虽然脸上带着笑容,说出话的也是恭维,可是她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点了点头,白莲教主回过头对一边的一个堂主道:“白莲左使,那个建奴还是不肯吃我们的东西?”

“回教主,他不肯吃,每顿饭都是他自己做,吃肉都是自己动手宰杀!”白莲左使脸上带着一丝气氛,脸上恶狠狠的道。

笑着摆了摆手,白莲教主语气轻快的道:“你让人家吃慢性毒药,那个建奴也不傻,他是不会相信我们的。先不要管他了,让兄弟们准备一下,今天晚上我们就离开这里,免得夜长了梦多!”

“是,教主!”白莲左使脸上带着〖兴〗奋,转身下去准备了!

外面事情天启皇帝自然是不知道的,此时天启皇帝正在翻动着手里的奏折,这是孙承宗刚刚递上来的,洋洋几万字的奏折。

里面详细的记述了整个辽东改制的过程,以及辽东改制的成果’还提到了甘薯的事情。林林总总,非常的详细,其中对天启皇帝恢复武举大家赞赏。

将手里的奏折放下,天启皇帝揉了揉发胀的额头,脸上带着几分无奈。这样的奏折看起来实在太累了,伸手端过一边的茶碗,轻轻的喝了一口。

皱着眉头将茶水放下,怎么是凉的?抬起头天启皇帝才发现王承恩居然不见了。

点手招呼过来一个小太监,天启皇帝皱着眉头道:“总管到哪里去了?”

“回皇上,奴婢也不知道!”小太监恭敬的站在一边,有些畏惧的道。

摆了摆手,天启皇帝沉声道:“让人把总管找来,真是不像话!”天启皇帝一甩袖子,大步的向着外面走了出去。

小太监则是一路小跑,招呼其他的太监去找王承恩,脸上全都是焦急的神色。

*

*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