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木匠皇帝

第四百八十章 早朝奏对

看着一脸苦闷的党寒,骆思恭笑着摇了摇头,拿起酒壶先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又给党寒倒了一杯。静静的想了想,沉声道:“你跟着我这么多年了,应该了解我的为人,没有完全的把握,我是不会如此清闲的。”

“大人说得对,是卑职失礼了,希望大人不要怪罪!”党寒双手端着酒杯,看着骆思恭,党寒语气恭敬的道。

轻轻的摇了摇头,骆思恭拍了拍党寒肩膀,笑着说道:“你我虽然名义上是长官和下属,实际上你我心里都清楚,我从来没将你当成我的属下。在这里,我们就一起喝酒,当作朋友聊聊天!”

听着骆思恭真诚的话语,党寒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感慨的神色,点了点头,道:“当年大人只是个千户,我还是一个行走江湖的散人。在大人的地界做了几桩大案,一直没失过手,没想到最后栽到了大人的手里。”

“是啊!当初因为你,我差点丢了官职,抓你也是费尽心力。后来知道你做那几次案子,都是为了长江发水的难免,我当时也是感慨不已。江湖上的散人都有如此爱过胸襟,真是让居于庙堂之人汗颜。”骆思恭一口将酒杯里的酒喝掉,脸色微微有些发红,摇着头感慨的道。

拿起酒杯,为骆思恭倒了一杯酒,党寒面带感激的说道:“当初大人明知道我是罪犯,将我缉拿归案一定能够升官发财,可是大人却没有。不但没有将我抓起来,还将我得到的财务全都给了我,这份胸襟和胆识,至今我都是佩服之至。”

“你还说?当初因为这件事情,我从千户做了百户,家里人给我一顿臭骂。不过你把那些钱都花在了难民的身上,我也算得偿所愿了!至于官职,后来不又升回来了!”骆思恭脸上洋溢着笑容,那是青春的笑容,英姿勃发的笑容。

笑着给骆思恭倒了一杯酒,党寒回忆道:“自从那之后,我就一直跟着大人,经历了很多的风风雨雨,看着大人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为位置。想来一切都恍如昨日,人生短短几十载,真是岁月磨人老啊!”

伸手指了指党寒,骆思恭大笑着说道:“是不是和老鬼在一起时间长了?怎么总是学他的样子?”

“大人玩笑了,老鬼现如今归养田园,种种菜,养养鸡,多好的日子啊!只是他的那两个女儿,大人还是尽早找人嫁了吧!整天跟着我们东奔西跑,不像个样子!”党寒脸上闪过一抹忧虑,略带担心的道。

“这次的事情办完,我就去给他她们找人家,一定不会亏待了他们!”骆思恭笑着点了点头,拍了拍党寒的肩膀道。

两个人忽然陷入了沉默,空气有些凝重,良久,骆思恭面容严肃的道:“皇上对我有知遇之恩,这次的事情说什么也要完成,哪怕把我这条命留在这里。如果不能成功,我骆思恭没有脸回去见皇上,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大人放心,我明白!马革裹尸,那才是将军的归宿,对于一个将军来说,死在**那是耻辱。大人一生历经坎坷,这次也定能马到功成,带到天下无敌手,大人变可以安心的死在**了!”党寒笑呵呵的看着骆思恭,开起了很久没有说过的玩笑。

“话虽如此,可这次的事情一定要小心在小心,现如今城里忽然多出这么多人,我心里倒是有底了。派人看着这些人,明天活着后天,他们就应该会集结,他们等不了太久。到时候我们就能找到白莲教的叛匪,也能找到女真人的落脚处。这次我要把他们一网打尽,否则难雪我的耻辱,难消我心头之恨!”骆思恭眼中闪着决然的光芒,表情带着几分冷冽,道。

一边的党寒顿时心里明了,严肃的点了点头,道:“大人放心,卑职一定协助大人,完成心愿。”

抬头看了看天色,骆思恭笑着道:“天色已经不早了,去休息吧!明天有的忙了,我们不能失手!”说着站起身子,摇晃着向自己的屋子走了过去。

看着骆思恭的背影,党寒恭敬的施了一礼,用自己能听到的声音道:“卑职恭送大人!”

公鸡刚刚打鸣,天刚破晓,大明朝的官员变开始上班了。今天是早朝的日子,大家都起的很早,没有人敢在早朝迟到。

端坐在大殿上,天启皇帝的目光在众人的脸上扫过,沉声说道:“众位爱卿,免礼平身!”

“谢皇上!”众人谢礼之后,全都躬着身子站到了一边。

站在天启皇帝的王承恩晃动着手中的拂尘,大声的道:“有事早揍,无事退朝!”

“启禀皇上,臣有本启奏!”王承恩的话音刚落,大殿里面便有一个人站了出来,语气恭敬的道。

低头向下看去,天启皇帝发现站出来的是巡城御史周仓,点了点头道:“原来是周爱卿,京城地面可还太平,有什么事情吗?”

“回皇上,皇上恩泽四方,百姓安居乐业,京城地面上倒是没有什么大事情。不过最近臣昨日在巡城之时,偶尔听到一些街头传言,只是有些不妥当。”周仓面带为难之色,几次欲言又止。

看着周仓的模样,天启皇帝脸上没有丝毫的波动,这一套手段一点也不新鲜,摆明了以退为进。周仓肯定是要说出来的,如果天启皇帝不让他说才是不妥当,只是希望皇帝开口让他说。

这样一来不但不得罪人,还将责任推给了皇帝。上下打量着周仓,天启皇帝笑着笑,眼中却是闪过一道狠厉。这样的人是在可恶,如此行事也是让人齿寒。

摆了摆手,天启皇帝语气轻缓的道:“大明从不阻塞言路,朕自登基以来,亲民勤政,日夜悠叹,不敢稍带。民间疾苦自然是朕想了解的,爱卿有什么疾苦尽管说,朕一定会彻查到底!”

这下轮到大臣们面面相觑,天启皇帝这次不按套路出牌,已经将周仓上奏之事限定在了民间疾苦。如果周仓上奏的不是民间疾苦,那就是失职了,有人不禁感叹天启皇帝这一手云手玩的漂亮。

下面的周仓则是一脸的冷汗,天启皇帝虽然语气轻缓,可是周仓心里却很清楚,天启皇帝对自己不满意了。不过他也没办法,事已至此也只能出手了。

“启禀皇上,皇上亲民勤政,官吏廉洁奉公,百姓生活富足,已然没有什么疾苦了。臣想上奏民间疾苦,也是很难找到,臣今天要上奏的是民间关于官吏的传言!”周仓上前一步,脸色顿时严肃了起来,大无畏的道。

天启皇帝点了点头,这是要撕破脸了,上来就是一位巡城御史撕破脸,看来这次不光是针对孙承宗。这些人是想借着孙承宗将自己弄到手的权利在抢回去,面色丝毫不变的道:“既然如此,那爱卿就说吧!”

听着天启皇帝冷淡的语气,周仓心里只能苦笑,无论事情如何,自己恐怕都会成为炮灰。不过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对着天启皇帝行了一礼,周仓大声的道:“启禀皇上,臣听闻坊间传言,内阁首辅大学士孙承宗孙大人,在辽东排除异己,安插亲信,贪污朝廷巨额军饷,大有割据北方不臣之心。”

果然是这件事情,天启皇帝就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略带疑惑的道:“竟然还有此事?不过些许坊间传言,恐怕当不当真吧?孙承宗乃是朕的老师,又是内阁首辅大学士,人品和才干皆为世人称赞,这应该是无端之人造谣生事!顺天府何在?”

听到天启皇帝叫自己,顺天府尹顿时如丧考并,自己这真是无妄之灾。不敢有丝毫的耽搁,走出行列,对着天启皇帝施了一礼,语气恭敬的说道:“臣顺天府尹李志成在!”

“这件事情就责成顺天府,一定要找出散布谣言之人,此人定是居心叵测之辈,你一定要用心办事!”天启皇帝看着顺天府尹,面容严肃的说道。

下面的大臣面面相觑,天启皇帝摆明了不想在说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了。

“皇上,臣有本奏!”正在这个时候,一边又有人说话了。

此时天启皇帝脸上的神色便有些不好看了,低下头看去,原来是一个御史。仔细打量,天启皇帝认识这个人,正事陕西监察御史王道周。

点了点头,天启皇帝沉声说道:“原来是王爱卿,不知道王爱卿有什么事情?”

“启禀皇上,关于周大人刚刚说的传言,臣也有所耳闻。散布谣言之人自然是居心叵测,可是空穴来风,未必无音。孙大人品行正直,可是却身居要位,辽东地位又十分的重要,此是不可以不慎重。”王道周面容很是认真,说出来的话也是掷地有声,丝毫听不出有参奏孙承宗的意思。

端坐在龙椅上,天启皇帝是气不打一出来,这是在挖坑啊!只要自己跳进去,那就别想再出来,准会弄个灰头土脸!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