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木匠皇帝

第五百一十八章 撤军

没有丝毫的忧郁,少女来到魏朝的身边,恭敬的行了一礼,道:“女儿见过父亲,父亲交代的事情已经办好了。黄婆婆和范先生都在里面,女儿却任过了,这里面没有密道。”

慈爱的看着少女,魏朝脸上闪过一抹喜色,笑着点了点头,道:“好,很好!为父会向皇上给你请圣旨,以后你就跟在为父身边吧!这么多年真是难为你了,为父对不起你啊!”

站在魏朝身边的骆思恭一愣一愣的,没想到这个少女居然是魏朝的女儿,太监的女儿,让骆思恭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不过在太监里面,这种事情并不稀奇,只是骆思恭没想到魏朝居然会有女儿。

在紫禁城里,大部分的太监都是年少的时候被送进宫里的,可是有一部分确不是。这一部分人实在成年之后被送进宫里的,这些人都是因为生活所迫,有妻儿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

魏朝虽然进宫的时候只有十几岁,可是那个时候他已经有了妻室,并且有了女儿。后来因为家里遭了灾,他便和妻女失散了,一晃这么多年还是被魏朝找到了。

“魏公公,这是怎么回事?这个是你的女儿?”将抓捕的事情布置下去之后,骆思恭迫不及待的来到魏朝身边,一脸好奇的问道。

“是啊!咱家在进宫之前便有了妻子,这个便是我的女儿。说起来这件事情还是要谢谢骆大人,上次在咱家从骆大人那里知道了白莲教圣女身边有一个非常信任的侍女。咱家就留上心了。在派人到白莲教卧底的同时,自然是好好的查了查这个侍女。不查不要紧。一查才发现平萍儿是咱家失散的女儿!”魏朝的脸上很是激动,神色间满是感激。

事情很是巧合,在发现这件事情之后,魏朝亲自见了一次萍儿,确认了两个人的父女关系。在那之后,萍儿便成了东厂在白莲教里面最大的卧底。

“魏公公心怀宽广,能让亲生女儿舍身犯险,骆某实在是佩服至极!”骆思恭连忙保全当胸。一脸真诚的看着魏朝,只是眼中闪着莫名的味道。

身为东厂的督公,魏朝自然是智力超绝,转瞬间就明白了骆思恭的意思。原本自己不过是想女儿立功之后,自己就能在天启皇帝那里为女儿弄一个合法的身份。听到骆思恭的话,魏朝顿时变了心思。

知道这是骆思恭在提醒自己,魏朝顿时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如果说自己派女儿去白莲教卧底。那么女儿不但能够洗白,自己还落下了大公无私的印象,功劳自然是大大的,好处自然也是多多。

感激的看了一眼骆思恭,魏朝笑着抱拳道:“骆大人果然心思缜密,咱家知道了!”

两个人谈话的同时。锦衣卫和东厂的人都已经冲了进去,这不过是小院,里面的人也不多,战斗并没有持续多久的时间。很快几个人便被押了出来,这里面自然就有那个文质彬彬的范先生。黄婆婆也身在其中。

不过当二人看到与魏朝站在一起的少女,脸上满是震惊和不敢置信。在想明白怎么回事之后。两个人的眼中便全是仇恨,仿佛要将魏萍儿撕碎一样。

“你对的起圣女吗?当年要不是圣女,你早就饿死在街头了,现在居然出卖圣教,你不会有好下场的!”似乎为了抒发自己心中的愤恨,黄婆婆狠狠的瞪着魏萍儿,破口大骂。

不过押着黄婆婆的是东厂的番子,顿时脸色变得很是难看,只见他一伸手,便将黄婆婆的下巴摘了下来。黄婆婆便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不过眼睛却更加的狠厉起来。

将身子靠在魏朝的怀里,魏萍儿不敢去看黄婆婆,脸上满是位居的目光,身子都在不断的颤抖。

轻轻的抚摸着女儿后背,魏朝的脸上满是疼惜,同时还有那么一丝悔恨。不过看向黄婆婆的目光却是异常的冰冷,仿佛在看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具尸体。

一边的骆思恭虽然看到了魏朝的目光,可是骆思恭却没丝毫的表示,仿佛什么都没看到一样。骆思恭心里十分的清楚,这些人的生死不是自己和魏朝能够决定的,他也相信魏朝不敢私下做什么。

虽然折腾了一晚上,可是骆思恭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疲累的神色,依旧是精神奕奕,看向紫禁城的目光中的带着欣慰。

此时的辽东大地上,孙承宗却没能松一口气,原本以为会很顺利的战役陷入了焦灼。原本以为很快就能拿下的抚顺,打了三天却没有丝毫的陷落的样子。

看着面前的地图,孙承宗的眉头皱的紧紧的,天气越来越冷,已经越来越不适合大军作战了。这几天因为冻伤不能行动的士卒越来越多,孙承宗知道在不撤退恐怕就撤不了了。

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孙承宗并没有回头,只是声音略带沙哑的道:“有什么事情吗?没有事情不要打扰老夫!”在孙承宗看来,在这样的深夜里,能够打扰自己只能是自己的亲兵。

不过孙承宗的想法很快便落空了,因为身后响起的是熊廷弼的声音,略微有些担心的道:“大人,这么晚了,怎么还不休息?”

熊廷弼夜晚出来训营,没想到孙承宗的帐篷还亮着灯,便走过来看看,没想到孙承宗还没有睡。

“飞百啊!年纪大了,睡不着啊!”孙承宗见是熊廷弼,脸上顿时闪过一抹喜色,笑呵呵的看着熊廷弼,中气十足的说道。

“大人,这么冷的天,您的身体也不是很好,要早点休息啊!现在拿不下抚顺没关系,我们可以再来过,大人的身体可是比抚顺城重要的太多了!”看着一边放着的茶碗,熊廷弼就知道孙承宗又喝了不少茶水,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虽然平日里孙承宗精神矍铄,身体很是不错,可是熊廷弼却很清楚。对于年过huā甲的孙承宗来说,辽东的苦寒之地,实在是太不适合了。可是熊廷弼也知道,这辽东之地不能没有孙承宗,不然恐怕会很麻烦。

“飞百啊!现在天气这么寒冷,抚顺城又有准备,我们想要拿下抚顺城似乎不容易啊!”深深的看着熊廷弼,孙承宗的脸上带着一丝犹豫,在这个时候,孙承宗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轻轻的叹了口气,熊廷弼自然知道孙承宗这话的意思,可是熊廷弼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如果给他一个月,那就足以将抚顺城打下来,可是现在这样子却让人无能为力。

低着头想了想,熊廷弼沉声说道:“大人,现在我们的的选择无非是两种,第一我们尽快撤军,减少损失。第二继续攻打抚顺,不计损失的拿下抚顺城。”

“你是怎么想的?”微笑着看着熊廷弼,仿佛一切忧愁都不在了,孙承宗又恢复了原来的神态。

“大人,下官以为现在应该撤军!”抬头看着孙承宗,熊廷弼语气十分的严肃,目光中闪动着坚定地光芒。

笑着点了点头,孙承宗的脸上闪过一抹欣慰,语气轻松的说道:“说说为什么?”

“大人,抚顺不过是一座城,以后有的是机会拿下来。外面那些却都是大明的士卒,更是辽东的精兵强将,他们损失一点都是我们承受不起的!”熊廷弼脸上闪动着疼惜,语气中带着不可动摇的坚决,目光炯炯的看着孙承宗。

叹了口气,孙承宗脸上带着笑容,语气轻松的道:“既然如此,那就撤军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