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木匠皇帝

第五百四十八章 远见

548

京畿之地之地发生的地震消息还没有传到南京,这里似乎是一片安静,与以往也没有什么不同。可是很多人都知道,南京在酝酿着一股巨大的暗涌,看不见却摸得着。

魏国公府在南京城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可以说整个江南的军事都要受到这里的影响。魏国公在南京跺跺脚,整个江南都回颤几下。不过这些日子以来魏国公府一直闭门谢客,这让很多将领心里都没了底。

天启皇帝让魏国公回到南京参与军改的消息,早已经是传得沸沸扬扬了,所有人都在看着魏国公府的动作。不过在这个时候,魏国公府摆出这样的姿态,不禁让很多人浮想连篇。

不过这一日这种情况被打破了,从各地赶来的军官从早上开始就络绎不绝,这些没有住驿馆,也没有住客栈,无一例外的全都来到了魏国公府的门口。不过魏国公府的大门却紧紧的闭着,这些人也没人敢上去敲门,说话也是压低了声音,似乎怕惊扰到魏国公府门口的石狮子。

日上三竿,魏国公府的大门才缓缓的打开,里面笑呵呵的走出一个仆人,看打扮因该是魏国公府的管家。中年管家对着周围的人拱了拱手,笑呵呵的说道:“诸位久等了,国公爷处理了一些事情,请诸位跟我来吧!”

这些人连忙还礼,口中直道不敢,这个人他们都认识正是魏国公府的管家魏福。正所谓宰相门前七品官,魏国公府可不比宰相的门第差,魏福自然也就水涨船高。有和魏福熟悉的将领则是笑呵呵的凑上前去,十分隐秘的递上去一个元宝,笑呵呵的询问一些事情。

东西是收了,可是这些人却有些失望,魏福总是顾左右而言他,大家也都明白这是不能对自己等人说。心里虽然忐忑不安,可是还是笑呵呵的退了回去。

在魏福的带领下,这些人全都来到了魏国公府的大堂,按照官职大小做好之后,一杯杯茶水被端了上来。这些人显然是心不在焉,静静的的等待着魏国公的到来。

今天到这里来的,大多都是魏国公的嫡系,虽然心里多少有些紧张,可是倒不至于害怕。魏国公虽然权威甚重,可是对自己手下这些人,还是颇多照顾的。

时间不长,魏国公便从后面走了出来,众人起身行礼,魏国公笑呵呵的示意众人坐下。坐到主位上,魏国公的目光在众人的身上扫过,笑着说道:“本国公不喜欢说废话,今天把你们找来,要说的就是军制改革的实行。只需听,会去做,谁也不准多嘴!”

“谨遵大帅教诲!”众人连忙恭敬的行李,脸色也严肃了起来,魏国公这样说话还是很少的。

满意的点了点头,魏国公严肃的道:“这次军制改革,皇上虽然委任本国公总督此事,可是并不是我一个人说的算,这是大明朝的军队,不是谁家的!你们把这句话给我记载心里边,如果谁敢仗着魏国公府说些什么,甚至是做些什么,到时候不要怪本国公翻脸不认人!”

“大帅放心!”众人大声的应道。

略微沉吟了一下,魏国公沉声道:“这次的军制改革,由本国公主持,其余几位大都督辅助。另外还有南京兵部户部和工部参与,还有南直隶兵备道,凡是和军队有关的衙门都会参与进来。回去把该料理的事情都料理了,如果谁的屁股擦不干净,到时候别怪本国公不给你擦!”

这下众人明白了,这次的军制改革几乎囊括了南京整个官场,可以说是一次真正的大动作。自己这些人虽然是魏国公的嫡系,可是其余的衙门未必会给这个面子,尤其是兵备道那些文官们。

“还有,整个南六省的军制改革首先要从南直隶开始,你们回去准备好。丈量好屯田,整理好账目。本国公把话说白了,以前克扣的银子把账面抹平。土地上谁也不许动手脚,有多少全都拿出来,这个没有商量的余地。如果谁敢阳奉阴违,本国公爷保不住你们!”魏国公的声音越来越严厉,在场的人都能感觉到那语气中的杀意。

“大帅放心,卑职等绝不会给大帅抹黑!”众人也是面容严肃的回答道。

摆了摆手,魏国公吩咐道:“都回去准备吧!”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后面转出来一个年轻人,正是黔国公世子沐天波。晃动着手中的折扇,笑呵呵的说道:“国公爷,从今天开始,你的好日子恐怕要到头了!这个消息一旦传出去,南京城里肯定鸡飞狗跳!”

“这叫打草惊蛇,不这样谁会跳出来?你真的以为军制改革会很顺利?这里和北京不一样,北京那里有皇上在震慑着,谁敢胡来?你觉得本国公能震得住那些人?不把他们都找出来,这军制改革不谈也罢!”魏国公随意的摆了摆手,笑着说道。

“国公爷到是看得开,这南京城里反对军制改革的无非是兵备道,兵部和户部的人。至于巡抚地方官干涉都不大,他们不会太在意。虽然巡抚在掌管着地方军政,可是这南直隶巡抚可没有那么大的权力!”沐天波笑呵呵的看着魏国公,看似随意的道。

摇了摇头,魏国公沉声说道:“南京的六部,有些权力也是就兵部和户部了,他们的权力主要就是体现在军事上。现在军制改革将他们大半的权力拿走,他们愿意才怪。不过本国公倒不在意他们,螳臂当车而已。不过有一个人却不得不重视,到时候肯定是要打交道的!”

“这个人是谁?能够让国公爷挂在嘴上,小侄倒是很好奇!”沐天波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几分感兴趣的神色,能够让魏国公如此重视,这个人肯定不简单。

笑着指了指沐天波,魏国公无奈的说道:“这个人叫作袁可立,不知道你听过吗?”

“袁可立,袁可立,这个人似乎有些印象。小侄记得安邦彦反叛的时候,这个人似乎带兵平的叛。家父对其评价很高,此人虽然是文官却能统兵作战,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沐天波想了想,眼睛一亮,开口说道。

“就是这个人,袁可立因为平叛有功,加上他本就有官职在身,本皇上起复做了南直隶的巡抚。”魏国公点了点头,眼中也带着几分谨慎,显然对于袁可立也是颇多忌惮。

听了魏国公的话,沐天波的眉头便皱了起来,有些迟疑着道:“现在的南直隶巡抚是武阳,那这个袁可立到哪里去了?”

“他升官了,在被任命为巡抚不久之后,皇上再一次将他提拔为南直隶总督。这还不算完,在这基础上皇上允许他总督三省军政。除了总督浙江、福建、江南兼制江西军务的浙直总督,剩下的三省全都在他的节制范围内。因为有着南直隶总督的官职,从某些地方来说,本国公也是要被他节制的!”魏国公的脸上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不过很快便消失不见了。

魏国公府世镇南京,如果有人节制那才是又鬼了,想像沐家一样做土皇帝,那是想也别想。这些魏国公在就习惯了,除了有些失落,倒也没有别的想法。

不过一边的沐天波沉思了片刻却笑了起来,犹豫了半晌才开口道:“国公爷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这个袁可立不但不会给国公爷设立障碍,反而会大开方便之门,甚至会帮着国公爷。”

魏国公一愣,诧异的看着沐天波,道:“此话何意?贤侄详细说来!”

“这个袁可立深受皇上看重,皇上肯定会有旨意给他。而且南直隶的军制改革,小侄认为让他主持会更加合适。南直隶总督和浙直总督,基本就囊括了南七省,不过皇上却让国公爷主持,这里面的意义可是不一样的!”沐天波脸上带着笑容,心中却十分的震撼。

天启皇帝给沐天波的感觉就是高深莫测,没想到手段也是如此的老辣沉稳。见魏国公陷入了沉思,沐天波笑着说道:“这位袁大人虽然位在南直隶总督,可是时间并不长,根基尚浅,做起事来难免磕磕绊绊。国公爷却不一样,在南京根基深厚,又熟悉地方事务。让国公爷主持,不但能够彰显皇上对国公爷的信任,又能令事情好好的完成,何乐而不为呢?”

“还有吧?这件事情毕竟是个得罪的人事情,而且得罪的大多是武将,文官得罪的也不少。魏国公府与国同戚,就算得罪了武将也无伤大雅,文官本国公更不在乎。这个袁总督可不一样,他可是皇上为军制改革之后准备的,统练新军,安抚官员,到时候他的这个南直隶总督可就坐稳了!看来皇上这个局布置了不是一天两天了,恐怕在袁可立没当上南直隶巡抚的时候就开始了!”魏国公脸上不知道是什么表情,一会儿是松了口气,一会儿却又有些失落。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