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木匠皇帝

第五百七十章 人心

虽然心里很是焦急,不过骆思恭还是对着马宾点了点头,开口问道:“有没有抓到活口?”

“回大人,这些人全都是死士,最后几个受伤的全都自杀了!没有留下一个活口,卑职无能,请大人恕罪!”马宾一脸的愧色,自责的道。

在到周嘉谟院子门口的时候,骆思恭便看到这里已经开打了,一方是十几个黑衣人,另一方则是周嘉谟的钦差卫队。这些人大多是宫中禁卫,虽然长相英武非常,装备精良,可是真的打起来,短时间还真不是这些亡命徒的对手。

没有心思在意这些,骆思恭一摆手,大声的道:“上,争取抓或的!”

身后的锦衣卫全都涌了上去,周嘉谟却没有心思关心这些,面色凝重的向前走。此后在骆思恭的心里,挂念的只有周嘉谟的安危,如果周嘉谟安好,那么一切都安好。如果周嘉谟有了意外,事情就真的麻烦了。

大步的走进屋子里,骆思恭身子顿时一个踉跄,被身后的人扶了一把。此时屋子里有几个人,其中一个人正跪在地上,额头上青筋暴气,双手猛地砸在了地上。

向这人的面前看去,骆思恭的脸色顿时苍白如纸,地上躺着两个人,其中一个乃是圆子里的知事周德,这个人骆思恭也认识。另外一个则是骆思恭最关心的周嘉谟,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身子下面鲜血已经停止了流淌。

走到周嘉谟的身边,看着周嘉谟苍白的脸色,紧闭着的嘴唇,骆思恭的心顿时沉入了谷底。轻轻的在周嘉谟颈动脉摸了摸,那里已经停止了跳动。看着那把插在周嘉谟胸前的匕首,骆思恭顿时双眼血红。

对于朝中的文官,骆思恭并不是十分喜欢,只是周嘉谟平日里不怎么表现,骆思恭和他的接触也不多。可是这次到了南京,骆思恭对这位周大人越来越敬佩。无论是人品还是官品,周嘉谟都没得说。江南的事情还没有头绪,周嘉谟已经出师未捷身先死,骆思恭忽然觉得心里绞痛不已。

伸手拿起地上的绣春刀,骆思恭猛地站了起来,大步的走到外面,看着依旧和锦衣卫厮杀的黑衣人,大声的喝道:“全都闪开!”

在场的锦衣卫和禁卫虽然心中不解,可是还是向着两边散去。将几个人黑衣人围在了中间。

“你们几个,乖乖的放下手中的兵器,我给你们一条活路!不然你们谁也不要想着活着离开这里,你们的家族全都灭诛九族!”骆思恭握了握手中的绣春刀,虽然心里恨不得将这些人碎尸万段,可是骆思恭却知道,现在这几个人活着要比死了更有用。

“活着?我们怎么可能活着?兄弟们,我先走一步。黄泉路上等着你们!想想自己的家人,不想活受罪的。自己了断了吧!”一个黑衣人嘶哑的笑了笑,将刀横在自己的脖子上,用力的一拉,身子便栽倒了地上。

第一个黑衣人倒下后,其余的人仿佛得到了命令一样,同样的动作。同样的死法,没有一个人活着。

紧紧地皱着眉头,这些人太不简单了,这样的死士太难得了!骆思恭看了周围的锦衣卫和禁卫一眼,大声的道:“封锁钦差行辕。分成小队搜索刺客,不要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将尸体全都归拢到这里,我倒要看看到底有多少人来行刺!”

整个钦差行辕有条不紊的忙碌了起来,骆思恭下了封锁消息的命令,第一个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看了一眼党寒,确定党寒没有生命危险之后,党寒便来到了书桌前。

努力的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骆思恭开始给天启皇帝写奏折。没有推诿,没有找理由,甚至没有认罪,有的只是平铺直叙。将事情的经过全都写的明明白白的,其间没有一句开脱得话,没有一句多余的话。

在骆思恭看来,这件事情满是瞒不住的,自己也没必要遮遮掩掩。至于怎么处置,全都交给天启皇帝,自己这次的确是估计不足,办事不利。不久天启皇帝杀了自己,骆思恭也没有丝毫的怨言。

钦差行辕一片惨淡,魏国公府此时也是灯火通明,到处都是巡逻的兵丁,仆人都被限制在自己的房间里。

在后宅的房间里,魏国公坐在**,一边站着几个儿子和黔国公世子沐天波。魏国公的几位夫人也都在这里,全都一脸担心的看着魏国公,有的还不住的擦着眼泪。

“哭,哭个屁!老子还没死,用不着你们在这里嚎丧!全都下去,该干嘛干嘛去!”不耐烦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妾,魏国公将目光转向一边的沐天波,苦笑着道:“在魏国公府里居然还被人行刺,实在是没有脸面,让贤侄见笑了!”

“魏国公说笑了,这些人似乎早就有所准备,有心算无心罢了!魏国公为人坦荡荡,不屑以宵小之心度人,乃是大气魄、大胸怀!”沐天波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古井无波。

一边的大夫在为魏国公抱着扎伤口,脸上的神情极为严肃,忽然抬起头道:“国公爷,小的有几句话要说,能不能让屋子里的人全都出去?”

魏国公一愣,屋子里的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魏国公的几个儿子甚至已经拉出了兵器。在这个时候,想要和魏国公独处,难道是为了刺杀?每个人的脑海中不禁闪出这样的念头。

“都干什么?全都收起来!反了你们了,全都给我出去!”魏国公把脸色一沉,不容质疑的道。

“父亲,现在毕竟不是寻常时候,还是小心一些的好!”一边的魏国公世子还是有些担心,看着魏国公脸上带着几分紧张。

看着自己器重的大儿子,魏国公的脸上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道:“周大夫在府上已经二十年了,对他我非常的信任,如果他要杀死我,我早就死过无数次了。你下去,这里不会有事请,就算有事请也是我识人不明!”

“父亲!”魏国公世子还想在说什么,魏国公已经开口打断道:“出去!”

没有办法,屋子里的人全都退了出去,只留下魏国公和周大夫两个人在屋子里。

“周先生,一晃二十年过去了,我们都老了啊!你的孙子快五岁了吧?活蹦乱跳的小子,真是难得啊!当年你一个人来到南京,没想到会在南京带这么多年吧!造化弄人啊!”屋子里沉默了片刻,魏国公脸上闪过一抹缅怀的神色,当先开口道。

“是啊!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我晕倒在了国公府的门口,要不是国公爷救命,恐怕也就没有今日的周大夫了!”周大夫似乎被魏国公的情绪感染了,缅怀着道。

轻轻的叹了口气,魏国公打量了一下周大夫,道:“好了,有什么话就说吧!这些话有时间,我们一边喝酒一边再聊。你进来我就知道你有事情,瞒得了别人,瞒不了我!”

周大夫苦笑着摇了摇头,脸上带着几分无奈道:“什么都瞒不过国公爷,别人都说国公爷不拘小节,我们这些老人才知道,国公爷不过是韬晦之策而已。”

“好了,拍马屁的话就不用说了,说事情吧!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魏国公摆手打断了周大夫的话,开门见山道。

“娃子被人绑去了,今天早上的事情,有人把娃子抓去了!”周大夫把头低了下去,脸上带着痛苦的神色。

魏国公顿时一愣,眉头也皱了起来,娃子是周大夫对孙子的昵称。想想那些人的嘴脸,魏国公突然无名火起!对于他们派人行刺自己,魏国公都没有这么生气过。官场有官场的规矩,不到最后谁也不会去破坏,他们行刺自己,无疑是破坏了规矩。

不过魏国公府就不害怕这一套,自己早晚能找回来,这么多年魏国公府还没爬过谁。不过他们绑走了一个五岁的孩子,魏国公是真的生气了。针对自己无所谓,祸不及家人,这些人是真的没有底线了。

“他们让你做什么?刺杀我?”手臂上的伤口崩裂,献血不断的流下来,魏国公恍如未觉。目光直直的看着周大夫,脸上带着几分凝重。

缓缓的摇了摇头,周大夫沉声道:“他们知道我是不会行刺国公爷的,没有国公爷就没有我,没有我哪里来的娃子?他们只是让我在给国公爷疗伤的时候,做点手脚,让国公爷卧床不起就可以了!那些人好像不想杀死国公爷,他们说了国公爷会受伤。”

听了周大夫的话,魏国公忽然冷静了下来,这些人这是要做什么?见一边的周大夫局促不安的样子,魏国公笑着说道:“这是小事情,为了娃子别说卧床不起,这命没了也值得。黄土埋半截了,哪有娃子的命金贵!”

“国公爷可别这么说,我们老周家全家都死了,也不值得国公爷有这样的念头。老朽承蒙国公爷看重,已经是祖上积德了!”周大夫苦笑着应着,一脸惶恐的道。(未完待续。。)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