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木匠皇帝

第五百七十四章 朕要去南京

对于刘一璟来说,太子太傅自然是不错的安排,这代表的不光是一个官职,是天启皇帝的信任。从另一方面讲,当朝的文武两位大臣全都和东宫有关,能看出天启皇帝对皇太子的信任。

早朝过后,天启皇帝回了东暖阁,朝廷上下则为册立皇太子的大典忙碌开了。

两日后,一辆马车出现在了京城外,四个护卫全都是高头大马,让人敬畏的是他们的打扮,清一色的飞鱼服秀春刀。锦衣卫做护卫,马车上的人身份自然不是常人能够想像的。没有丝毫的停留,马车直接来到了午门外,缓缓的停了下来。

车帘缓缓的被撩起,从里面走出来一位白须老者,头戴七梁冠,身上穿着一件紫红色上绣平金龙的蟒袍,腰系八宝攒珠玉带。老者一脸的凝重,缓缓的走下了马车。

正了正自己的七梁冠,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易容,老者迈开步向皇宫走了过去。

此时天启皇帝正坐在龙书案的后面,手中拿着一份奏折,面色凝重的翻看着。正是骆思恭的密奏,天启皇帝已经翻看了无数次的密奏。

小心翼翼的走进来,这几日皇宫里都在操办册立皇太子的事情,可以说是一片欢愉。不过王承恩知道,天启皇帝的心情很不好,人前还能欢笑自如,一旦剩下天启皇帝一个人,脸上那一抹愁绪和阴狠,不时的便会出现。

来到天启皇帝的身边,王承恩压低了声音道:“皇上,军机处首辅军机大臣孙承宗在外求见!”

一听到这个消息,天启皇帝顿时面露喜色,急切的道:“孙先生回来了?快请进来!”能让天启皇帝用一个请字,可见孙承宗在天启皇帝心中的地位。

时间不长,孙承宗便从外面走了进来,恭敬的给天启皇帝行了一礼,道:“臣孙承宗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从龙书案上走了下来,将孙承宗扶起来之后,天启皇帝颇为感动的说道:“让先生如此劳碌奔波,朕之过也!”

“能够报效君王,乃是为臣的本分,皇上过誉了!”孙承宗没有回家,他知道天启皇帝如此急迫的将自己招回来,肯定有大事情发生。刚刚在外面已经听到了一些消息,不过册立皇太子似乎没有必要这么急迫召回自己,哪怕自己是太子太师。

没等天启皇帝在说话,孙承宗已经开口道:“皇上,出了什么事情吗?”

微微一愣,没想到孙承宗如此直接,不过天启皇帝也没打算隐瞒孙承宗,缓缓的点了点头,道:“是啊!不然朕也不会这么急着找孙先生回来。”说着走到龙书案前,将那份奏折拿了起来,递给了孙承宗。

“先生看看吧!”这份密奏天启皇帝没有给任何人看过,每天都放在龙书案上,严禁任何人沾手。

果然如此!孙承宗的脸色也凝重了起来,还是第一次看到天启皇帝如此神情。以前无论是沈阳城之战,还是后来的几次大战,孙承宗都没有见过天启皇帝如此神情。没有在说什么,孙承宗慢慢的展开了奏折,当务之急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孙承宗的表情开始很凝重,接着变得很是阴沉,最后仿佛都能滴出水来!看过之后,抬起头看着天启皇帝,道:“

皇上,多长时间了?”

“两天之前到的密奏,事情发生在半个月之前,也不知道南京那边怎么样了。周爱卿忠君爱国,这么大年岁了依旧为国奔波,是朕的错啊!明知道此去南京凶险异常,怎么还让周爱卿去!”天启皇帝脸上带着一抹疼惜,语气略显低沉的道。

“能够为皇上、为大明尽一份力,是臣子的荣幸。周大人死得其所,皇上也不必太过介怀。反倒是这些人居然如此行事,难道疯了不成?”这一点孙承宗很是不解,行刺钦差大臣,罪同谋逆,那可是要满门抄斩的。

没有说什么,再一次走到龙书案前面,将魏朝的密奏拿了起来,伸手递给了孙承宗,道:“爱卿在看一看这份密奏,以爱卿的聪明才智,想必能够想到些什么。”

接过密奏,孙承宗慢慢的看了起来,最后抬起头,满脸讶然的道:“这些人来自南京?看来他们不是疯了,是早有准备啊!”

点了点头,天启皇帝冷笑着道:“兔子急了还会咬人,何况这些人?他们的实力雄厚,怎么可能坐以待毙?是朕疏忽了,小看了这些人,才让周爱卿有此不幸。”

“皇上,急招臣回来,可是让臣去南京?”孙承宗只能想到这一种可能了,这南京自己还真的很想去看看。看看这些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想要谋反!

见孙承宗期盼的看着自己,天启皇帝缓缓的摇了摇头,沉声道:“不是,朕不打算让爱卿去南京!”

“皇上,南京事情已经非常的急迫,朝廷需要一位大员前往,方能震慑宵小,安定南京啊!臣虽然不才,可是朝廷上下,属臣最合适。”孙承宗态度似乎很是坚决,连忙开口道。

再一次摇了摇头,天启皇帝慢慢的走回龙书案,沉声道:“先生,册立皇太子的事情爱卿知道吗?”

“回皇上,臣刚刚听宫里的公公说了,这是好事情。大皇子乃是皇上和皇后的嫡出长子,这太子之位可以说是名正言顺。皇上这样做,百官敬畏,英明无比!”虽然不知道天启皇帝为什么将事情转到册封太子的事情上,可是孙承宗还是答道。

点了点头,天启皇帝笑着说道:“是啊!满朝文武众口一词,朕也知道这是该做之事。有了太子,即便朕有了什么不测,也不会断送了大明的江山。”

“皇上!”孙承宗听天启皇帝似乎话里有话,连忙开口道。

摆了摆手,打断了孙承宗的话,天启皇帝沉声说道:“爱卿,朕想去南京,想去南京看看!太祖皇帝当年定都南京,南京是大明的国都啊!朕还想去凤阳看看,那里是太祖皇帝的家乡。朕也想去太祖灵前上一柱乡,祭奠一下!”

“皇上,南京现在动荡不安,局势不明,皇上此时前往南京,实在是大大的不妥啊!”孙承宗这下急了,怎么也没想到天启皇帝居然会打这样的主意。皇上出行一次的花费就不说了,单单是南京现在的情况,天启皇帝怎么也不应该去!

“先生觉得朕不该去?还是觉得朕去不合适?”天启皇帝笑着看着孙承宗,淡然的道。

孙承宗此时明白了天启皇帝为什么招自己回来了,也明白了天启皇帝为什么立了太子,原来都是为南京之事做准备,连忙开口道:“皇上去祭拜太祖,乃是尽孝道,无可厚非。可是南京城现在局势不明,皇上岂可轻易涉险?大明的江山,万民的福祉,全都系于皇上一身,皇上万万不能有此念头啊!”

“孙爱卿,一位七十多岁的老者,本应该含饴弄孙,静享天伦之乐。每天钓钓鱼,浇浇花,那才是他应该过的日子,颐养天年。可是周爱卿呢?他去了南京,为大明奔波,为朕奔波,为天下的百姓奔波!最后惨死在了贼人手里,朕如果不给周爱卿一个交代,朕怎么面对百姓?怎么面对天下?”天启皇帝直直的看着孙承宗,神情异常的坚决。

“皇上,可是南京实在是太过危险!”孙承宗的话没有说完,天启皇帝已经挥挥手打断了他的话。

“孙爱卿,沈阳之战是否危险?爱卿可曾畏惧过?朕怕什么?朕是天子,大明的皇帝,天下百姓的主子。如果这点危险朕都怕了,那天下的百姓还有什么指望?他们怎么办?”天启皇帝看着孙承宗,面色平静,眼神却异常的锋利。

孙承宗没有在说什么,撩起蟒袍跪倒在了地上,恭敬地道:“皇上,让老臣去吧!臣年纪大了,能够为大明尽一份力,死得其所。”

看着跪在地上的孙承宗,天启皇帝忽然笑了起来,大声的笑了起来。不过笑着笑着声音就变了,眼圈忽然有些发红,眼泪已经在眼圈里面打转了。

“你们都年纪大了,当初周爱卿走的时候就是这么和朕说的,结果一去不回。朕不会让爱卿去!朕不能在这样做,朕要自己去。朕登基几年了,做了这么多事情,朕想去看看结果如何。当年太祖皇帝战乱起兵,成祖皇帝北征漠北,文治武功无人能及。盛世明君,不是说出来的,是做出来的!朕要让群臣看到,让百姓看到,朕是个有情义的皇帝!”天启皇帝神色异常的严肃,手中紧紧的握在一起。

这次孙承宗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能够体会天启皇帝的想法,内心深处不能接受天启皇帝涉险。低着头想了想,孙承宗忽然笑了起来,道:“皇上是盛世明君,臣一直相信,相信以后会有更多人相信!能够在皇上架前为臣,是臣的荣幸!”

点了点头,天启皇帝轻轻的呼了一口气,目光远远的眺望出去,那是南京的方向。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