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木匠皇帝

第五百七十九章 布置密探

南京的夜晚永远都是热闹的,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很多地方都是灯火通明,唱曲和女子的娇笑声传出去很远。虽然很多正人君子不耻,可是这里一直是最热闹的地方。

叫上三五个好友,找一个风景不错的地方,或者是租上一艘花船。叫上几个姑娘,听听秦淮河的水声,绝对是一件享受的事情。只不过南京最近的气氛颇为诡异,青楼楚馆的声音都不好做了。

不过也有人没那么多的顾及,张全就是其中一个,作为中军都督府的一个关库,虽然只是小吏,可是张全的日子过的很舒坦。这个管库的位置在张家传了好几代了,所以张全也没吃过什么苦,接替自己的父亲做了管库。

今天刚刚收了一笔孝敬,张全的心情非常的好,想着小桃红娇羞的样子和雪白的身子,张全的心里顿时火热了起来。快步的向前走,张全得意的哼着小曲。

“呦,这不是张相公吗?今天怎么得空了?您这几日没来,咱家这姑娘都想死你了!”摇摆着粉红色的丝巾,晃动着水桶粗的腰,胸前仿佛奶牛般的乱晃,黄妈妈直接就跨上了张全的胳膊。

张全顿时笑了起来,拿出一块银子塞进了黄妈妈的胸前,道:“不要说这些没用的,小桃红那里没客人吧?”

“没有,小桃红可是等张相公许多了!”眼中虽然闪过一抹异色,不过黄妈妈掩饰的很好,在前面领着路。

二楼就是姑娘们接客的地方,每人一个房间,百媚楼的女子都是如此。挥手示意黄妈妈下去,张全迫不及待的推开房门,笑嘻嘻的道:“小心肝,想我了没,快让我好好疼疼。”

“张管库真是好兴致,不过今天晚上可能要扫兴了!”里面并没有想象中的娇笑声,反而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温和却带着一丝威严。

猛地抬起头,张全看到一个穿着丝绸长衫的男子坐在桌子面前,手中正把玩着一个酒杯,无论怎么动,里面的酒都没有洒出来。

将身子向后挪了挪,谨慎的看了一眼那人,张全面容严肃的道:“你是什么人?找张某何事?”

那人笑了笑,示意张全过来坐下,道:“张管库还是不要想着离开了,既然能在这里等着你,自然是早有安排。今天那些银子虽然不少,不过都是小钱,张管库要把眼光放的长远些。”

听了男子的话,张全的心顿时沉到了谷底,自己到这里正是因为今天收了一笔孝敬。看来这些事都是面前之人故意为之,连自己会到这里来都算准了。咬了咬牙,张全走到了桌子前坐下,看了一眼男子,道:“有什么话明说吧!张某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管库,阁下如此大费周章,也不知道值不值得。”

男子似乎一点也不在意,拿起桌子上的酒杯给张全倒了一杯,笑着道:“张管库虽然是小吏,可是却身处要职,不必妄自菲薄。更何况张管库除了这一个身份,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那可是不同寻常啊!”

紧紧的盯着男子,张全脸上的神情变了几次,最后严肃的说道:“到底是谁?不说不要怪我不客气!”说着在腰间摸出了一把匕首,这是张全从小就带着身边的,他的父亲身边也有这么一把。

看了一眼张全的匕首,男子笑着点了点头,道:“不错,看来大人没有挑错人!我的身份其实很简单,你看看这个就知道了!”男子在腰间拿出了一块牌子,笑着放到了桌子上。

眼睛微微一缩,伸手拿起那块牌子,那是一块椭圆形的牌子,黄颜色的。似乎是玉质的,做工很是精细。不过吸引人不是这块牌子,而是牌子上面的几个字:锦衣卫同知党寒!

撩起衣服跪倒在地,张全双手将牌子托了起来,恭敬的道:“锦衣卫小旗张全,见过同知大人!不知同知大人身份,妄言造次,请大人恕罪!”

摆了摆手,将张全拉了起来,笑着说道:“起来吧!这些虚礼就免了,锦衣卫有事情交给你去办,希望你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

“大人,卑职自从继承了家父小旗的官职,从来没有想过接到锦衣卫任务。家父一生都没有接到,卑职会完成家父的意愿!”张全恭敬的点了点头,严肃的道。这是祖上传下来的,推是推不掉的,不想死只能好好的办差。

满意的点了点头,党寒沉声说道:“好做,这次如果你立功,那就把你的身份公开。你不用在做管库,光明正大的做一个锦衣卫,你知道锦衣卫的小旗意味着什么!如果功劳够大,说不定还能升一级,总旗也不远。”

这一点张全自然是明白,自己就是小旗,从七品!不过自己的身份不能暴露,除了一身飞鱼服,什么也没有。如果能够转到阳光下来,那可是不输县令的身份。总旗那是正七品,锦衣卫的正七品可是比县令都要高。

想着这些年做管库的日子,张全忽然觉得有心酸,想着自己美好的将来,张全恭敬的道:“大人有什么事情尽情吩咐,张全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人这一辈子,机会并不错,能不能抓住就变得尤为重要了!好好干,如果立了功,我就把你掉在我的身边听用!”党寒给张全吃下了最后一颗定心丸,从怀里拿出了几张纸,道:“这是给你的任务,回去把这几笔帐查一查。这些全都是走的你的库房,不要说你不知道。”

恭敬的接过那几张纸,张全连忙看了起来,不过不看不要紧,这一看直接从后脑勺凉到脚后跟。赶忙给党寒磕头,一边磕头一边道:“大人,小的猪油蒙了心,大人不计小人过,放了小的这一回吧!”

“起来,你还真拿自己当个人物,就凭你还不配让本大人跑一趟!回去好好的查清楚,找到证据,你就立功了!至于的你的事情,你是卧底,怎么能一概而论?不打入内部怎么做卧底?打入内部怎么能不收钱?有功无过!”党寒把张全从地上拉起来,笑着说道。

尴尬的笑了笑,张全连忙道:“大人放心,卑职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还有一件事情,最近你要留意着点,军营里面各种军器的动向。如果和平常的调动一样,便没什么,如果有什么特殊的调动,一定要及时的禀报上来!”党寒想了想,再一次开口道。

心里虽然疑惑,可是张全却没有开口问,只是恭敬的道:“大人放心吧!卑职明白。不过大人,卑职要怎么联系大人?”

“你不用联系我,有事情我会联系你!如果你有什么紧急的消息就送到这里来,交给黄妈妈就行了,我就能收到!”党寒将联系的方式告诉了张全,黄妈妈虽然不是锦衣卫,不过确实锦衣卫的联络员。

这座青楼的老板也是锦衣卫的暗探,这里自然就就成了锦衣卫的一个秘密据点。

“好了,你去吧!”党寒摆了摆手,下了逐客令。

张全不敢有丝毫的耽误,行礼之后便走了出去,不过刚走到门口,里面的党寒又道:“小桃红已经给你安排好了,在后面的院子里。以后她不会再接客,事情办好之后,你就把她领回家吧!”

张全顿时心中大喜,连忙恭敬的道:“谢过大人!”不过他的心里也明白,如此重赏,让自己查的东西肯定不凡。心中更加小心谨慎,不能为了钱财把命丢了。

在张全离开之后,屋子里面走出来一个人,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身上穿着粗布的衣服,腰间系着版带,怀中抱着一把剑,没有丝毫的表情站在那里。

“盯着他,有什么不妥,直接做掉!保护好他,不要让别人做掉!”党寒一口将杯中的酒喝掉,严肃的道。

那人点了点头,转身便推门走了出去,自始自终没有说一句话。

“大人,那个人醒了!”一个身穿便衣的锦衣卫走了进来,脸上带着一抹喜色,对着党寒说道。

叹了口气,从怀里拿出一张纸,看着上面的名字,党寒无奈的道:“还差十几个,这个张全还是顺利,没耽误什么功夫。醒了?怎么说?”

“回大人,他说要见大人,有话要对大人说。大人真是好手段,死硬着不招的犯人,到了大人手里也要张开嘴!”校尉弓着身子奉承道。

摆了摆手,党寒沉声说道:“能招最好,不招我们也没办法,这两个人是真正的汉子。真不知道怎么会做了刺客,可惜了!如果能够戴罪立功,以后做锦衣卫吧!”

那名校尉最然心里不屑,可是对那两个人也是敬佩不已,点了点头。

“好了,回去吧!先去看看那两个人,其余的事情明天再说,剩下的十几个人明天再找!”慢慢的站起身子,将那张纸收进自己的怀里,小看锦衣卫,这次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上次那种大意,这次绝不会在出现了!党寒不断的在心里告诫自己。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