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木匠皇帝

第六百三十七章 诱敌出来

西班牙人展现出的力量,此时让荷兰舰队司令韦特脸色变得更难看了。见到郑芝龙那边有了动作,他的心才放到了肚子里。

五十艘仆从战舰,十三艘西班牙人自己的战舰,与之相比荷兰人的战力反而要弱了。如果算上刚刚被击沉的西班牙战船,西班牙人在这里总共布置了十六艘战船。此时韦特心里十分的气愤,恨不得将那些搞情报的人全都扔下船喂鲨鱼。

早知道西班人如此战力,自己怎么可能带着这点人就赶过来?这是西班牙人的阴谋!韦特第一时间便确定了这一点,西班牙人没有进攻澎湖,恐怕就是想要将自己引诱到这里来。

维特虽然是一位杰出的统帅,不过这次的事情他是猜错了。西班牙人之所以没有进攻澎湖,并不是因为其他的原因,只是因为实力不足。要知道当初驱逐西班牙人的可不光是荷兰人,还有台海的大明人,郑芝龙在其中便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这次在回到这里,西班牙人知道郑芝龙壮大若斯,心里可是没有什么底气。这也是他们出面联合大明的原应,他们也需要支援。此时大明传递消息的船只还没有到,荷兰人便已经出现在了这里。

拉德瓦站在自己的旗舰上,脸色阴沉的可怕,刚刚那三艘巡逻舰被击沉,拉德瓦的双手便紧紧的握成了拳头。看了一眼对面冲过来的荷兰人和郑芝龙的联军,拉德瓦大声的吩咐道:“摆出战斗队形,与岛上的炮台配合,尽可能的击沉敌方的战船。”

相比于战船上装备的火炮,炮台上的火炮无论是威力还是射程,那都要大得多。一时间炮火声四起,海水被高高的溅起,又哗啦啦的落回到海面上。硝烟在海面上弥漫,整个大海上白茫茫一片。

韦特的脸色依旧阴沉着,不断的指挥着战舰变更着方向,在躲避西班牙人舰队的炮火,同时尽可能的击沉西班牙人的炮火。

“司令官阁下,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西班牙人的准备很充分,岸上的火炮全都是大口径的重炮。射程远,威力大,我们这样太吃亏了!”布莱恩来到韦特的身边,焦急的看着韦特,大声的说道。

看了一眼布莱恩,韦特的缓缓的点了点头,这次布莱恩说的非常的对。如果在这么打下去,后果实在是不堪设想。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郑芝龙的舰队,维特对布莱恩说道:“给郑芝龙打旗语,让他的人不要管海面上的战舰,这些战舰由我们牵制。让他的人快速的突击的海滩上,尽快的攻占西班牙人的炮台。”

对于韦特来说,这是最好的办法了!对于这种登岛作战,郑芝龙的人比自己的人有经验。他们的战船小,速度快,灵活机动,不易被击沉。更何况操船手技术娴熟,登岛是最好的选择了。

“大哥,荷兰人又打旗语了,让我们登岛!”郑芝豹已经叫战刀握在了手里,因为激动双手都有些颤抖。眼中满是兴奋的看着郑芝龙,等待着自己的大哥下命令,那个自己期盼已久的命令。

郑芝龙点了点头,面容严肃的道:“这个时候已经容不得我们在三心二意了,你二哥那边的情况也不是很好,我们一定要尽快的上岸!”

“是,大哥!”郑芝豹兴奋的舔了舔嘴唇,回头去招呼所有的人,准备强攻登岛。

荷兰人和郑芝龙的联军很快便出现了变化,韦特率领自己的舰队在和西班牙人鏖战,郑芝豹则是与西班牙人的仆从战舰绞杀在了一起。双方由炮战,已经演变成了跳帮肉搏。口中咬着自己的刀子,郑芝豹命令自己的战船狠狠的撞上一艘西班牙人的仆军战船。

无数的汉子猛地跳了过去,他们的手中拽着绳子,手法异常的娴熟。身子刚落地,手中的刀子已经像战舰上的人砍了过去,郑芝虎一边大声的喊喝着,一边拼命的厮杀着。

郑芝龙此时也不敢懈怠,带着自己的旗舰向着西班牙人的舰队冲了过去。一路上躲避着荷兰人的炮火,哪怕是受到了炮击也不还击,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边是登岛。五十艘战船迅速的分散开来,向着对面冲了过去。

海战依旧在继续着,在台海的另外一边,大明的海军并没有采用荷兰人这种进攻方式。而是选择一个十分有用,却并不简单的方式。

一艘硕大的船只从澎湖的港口试过,吃水线非常的身,一看上面便装载着无数的货物。在大船的一边,四艘护卫船保护着大船的安危。这一幕被澎湖的荷兰人看到了,余下事情便顺理成章了起来。

荷兰人怎么可能放过这样一艘船,无论是收保护费还是抢劫,这都是非常好的选择。不过他们打错了注意,几艘过去收保护费的战船,很快便被击沉了。在大海上变成了破碎的木片,大船则不紧不慢的向前走着。

法雷此时正在品着酒,虽然自己很喜欢和葡萄酒,可是这种大明朝的酒也是自己的最爱。轻轻的摇晃着自己的酒杯,法雷脸上全是享受的表情。

“法雷司令官阁下,出事情了!”一个手下的士卒走了进来,脸上带着几分急切,给法雷行礼之后便开口说道。

“小队长,要注意的你的态度,急迫不是你应该具有的品质。在这里,我们荷兰人拥有最大的优势,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你如此大惊小怪?”法雷的脸上带着淡淡的不悦,对于打断自己的品酒的人,法雷向来没什么好脸色。

小队长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见法雷的面色好看了一些,才开口说道:“司令官大人,有一艘很大的货船要通过我们的海域,我们的人上去查看,他们击沉了前去查看的三艘仆军战船。”

“居然有这样的事情?看样子这些人的胆子不小啊!有没有确定是哪里来的商船?很大的商船?有多大?”法雷脸上的神情依旧没有改变,在他看来这也算不得什么大事情,相比于战船被击沉,法雷更感兴趣的是那艘巨大的货船。

“司令官阁下,那艘货船十分的巨大,有四艘战舰护卫着。卑职听说西班牙人已经派人去大明国交涉了,现在恐怕也到了回来的时候了。”话说到了这里,小队长便不再言语了,自己不能参与的太深。这样便已经是足够了,得到好处,司令官不会忘记自己。如果真的有什么纰漏,责任也放不到自己的身上来。

法雷站起了身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装扮,才开口说道:“让战船做好准备,本司令要把这艘商船带回来盘问,不管他们是不是西班牙人的。这里可是我们的地盘,居然还有人敢在我们这里撒野。”

小队长心里虽然腹诽,可是脸上却不敢有丝毫的表现,依旧恭敬的说道:“是,司令官阁下。”

澎湖外海,大明的战船正在游弋,张玉坤站在船头,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在他的身边一个中年人,身上穿着粗布的长衫,做商人打扮。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许心素。

“许心素,你知道这次事情的重要性,如果你的计策不行,我就把你扔到海里喂鱼。”俞咨高看着许心素,脸上带着几分威胁的说道。

原本自己的师叔已经制定了作战计划,没想到这个许心素居然跳了出来,献上了一个诱敌之计。自己的师叔居然就相信了,俞咨高也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俞将军,小的上过澎湖,对这些荷兰人很是了解,他们是绝对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的。更何况我们击沉了他们的战船,他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这些年荷兰人在澎湖经营,恐怕沿海已经架设了很多的炮台,如果我们发起强攻,恐怕会有很大的损失啊!”许心素现在是一心为朝廷办事,刚开始还是为了保住一家老小的性命,现在已经是为了搏一个前程了。

自己以前做海商,在海上有李旦罩着,现在李但不再了,自己便需要一个新的靠山,现在自己已经找到了。

“好了,这件事情是我做的主,你不要冲他发脾气了。有什么和我说,不明白就问,用不着这样!”张玉坤似乎看不下去了,瞪了俞咨高一眼,沉声说道。

“师叔,这样我怕打草惊蛇,反而没了出其不意的效果。”俞咨高看着张玉坤,虽然脸上有些发红,可是还是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张玉坤笑着摇了摇头,开解道:“话不是这么说的,我们现在对立面的情况不清楚,对我军的战斗力不甚明了,对荷兰人的战斗力也不甚明了。一切都要小心谨慎,步步为营,只有经历过几次战斗,我们的海军才能成型。不能在成型之前有什么闪失,否则我们就是罪人了!”

“是,师叔!”俞咨高点了点头,他也觉得张玉坤说的有道理,便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将目光转向了海面,等待着荷兰人出来。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