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位面商人

第十八章 销赃高手

第十八章 销赃高手布鲁诺接着说道:“这洛基山脉连绵数千里,这大大小小总共有十来群山贼,这些山贼各自有各自的地盘,终日栖息在洛基山脉之中,打劫来往商队。

这些山贼和附近的城主都有着秘密协议,他们每年向附近的城主缴纳一定数量的供奉,城主便给与他们承诺,不派军队来围剿他们。”

“照你这么说,这些山贼岂不是肆无忌惮?”陈锋皱着眉问道。

“不不不,”布鲁诺连忙继续解释道,“作为秘密协议的最重要一条,就是这些山贼绝对不能打劫那些来往的高官贵族,否则的话,就别怪附近的城主不讲情面了!所以,山贼在动手前都会打探清楚,一般来说那些山贼只会打劫一些小商队,别说那些真正的高官贵族,就是那些稍有势力的大商人,他们也不会轻易冒犯的!”操!没想到到了异界,做个山贼都有潜规则!陈锋暗骂道。

布鲁诺接着说道:“今天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这一群蠢贼,就凭着这点人马,居然敢来打劫我们康斯坦丁家族的,简直是闻所未闻!”陈锋了解了其中原委,便笑了笑,说道:“既然这群山贼来得蹊跷,那就请布鲁诺先生好好审讯一番,看看这群山贼到底是何方神圣!”“是,五公子,您就放心吧!我一定帮你审得一切都明明白白的!”布鲁诺立刻大声答应道。

晚餐时候,陈锋和四夫人母子三人一起用餐,索菲娅则在一旁伺候着。

在这个世界,贵族之间的礼仪十分讲究,主人和仆人绝对不能所在同一个桌子上用餐。

即使是平时陈锋和索菲娅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也是如此!陈锋可不是一个古板的人,既然别人愿意伺候着,那自己也乐得享受,也算是入乡随俗嘛!陈锋刚吃完饭,就看到布鲁诺在帐篷外探头探脑的。

陈锋知道一定是布鲁诺审讯出了结果,想来向自己汇报了。

陈锋朝着四夫人微笑道:“我有些事情,先出去一下!”四夫人点了点头,温和地说道:“嗯,那你就去吧!”陈锋一出帐篷,便开门见山地问道:“怎么样,审讯出结果了么?”布鲁诺略带得意地说道:“当然,由我亲自出马,当然没有问题!我已经把他们问得清清楚楚了,他们是安东尼的那群山贼!那个黑脸大汉是安东尼的弟弟,叫迪克。

安东尼生了重病,所以这群山贼便由他的弟弟迪克统领,可是这个黑脸大汉迪克根本就是个粗人,完全不知道那些秘密协议的事,所以便糊里糊涂地打劫到我们头上来了!”陈锋点了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那么安东尼这个人又是怎么样的呢?他在山贼很出名吗?”布鲁诺笑了笑,说道:“没错,安东尼在那些山贼中确实很出名!不过那并不是因为他的实力,他们那伙山贼实力今天您也已经看到,根本就不值一提!安东尼之所以如此出名,那是因为他有这一项特殊的本事,那就是——销赃!”“销赃?”陈锋顿时一愣。

布鲁诺看到陈锋似乎有些疑问,连忙解释道:“没错,就是销赃!安东尼的祖上原本是一个黑市商人,后来因为生意破产,才上当了山贼。

尽管生意已经破产了,但商场的人脉关系还在嘛!”听到这里,陈锋不禁点了点头,曾经做过推销员的他,对于人脉关系的重要性,再了解不过了!布鲁诺接着说道:“经过两三代的经营,再加上这一代的安东尼相当富有生意头脑,所以安东尼成了附近远近闻名的销赃圣手,几乎没有他卖不出去的东西,而且卖出去的价格还不低!也正因为如此,即使是周围那些实力强劲的山贼,也对于安东尼颇为友好!”这个安东尼,倒还真是一个人才!陈锋心中暗自想道。

就在这时,一个护卫跑过来,朝着布鲁诺报告道:“中队长大人,外面有一个人说要想见一见这里的管事!”布鲁诺显然很不满意自己和五公子的单独谈话就这样被打断,哼了一声,说道:“什么人?就只有一个人嘛,他有没有报上他的名字?”“没错,来的只有他一个人,他说他叫安东尼!”那个护卫连忙回答道。

安东尼?陈锋和布鲁诺对视了一眼,心中都是感到颇为惊奇。

陈锋心念一转,连忙吩咐道:“嗯,好吧,你去把他带进来!”不一会儿,那个护卫便带着一个满脸病容的中年人颤巍巍地走了进来。

那个中年人走到陈锋跟前,鞠了一个躬,说道:“您好,尊敬的大人!我来到这里,向您表达万分的歉意!”陈锋呵呵地笑了,说道:“尊敬的安东尼先生,你还真够直截了当地的呀!”安东尼面色不改,再次深深地鞠了一躬,说道:“尊敬的大人,我再次向您表达真挚的歉意。

不过同时我希望您能够释放我鲁莽的弟弟迪克,我愿意卖身为奴,并献上我的所有家产作为补偿!”一旁的布鲁诺顿时面露喜色,心中暗想:这可真是天上掉下的横财啊!陈锋不理会一旁的布鲁诺连连地使眼色,心中转了几转,突然笑着说道:“安东尼先生,不知道我能不能和你单独谈一次?”不管是安东尼,还是一旁的布鲁诺,都是一愣。

不过安东尼还是立刻反应了过来,连忙回答道:“当然,当然可以!”陈锋朝着布鲁诺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布鲁诺离去。

布鲁诺虽然不明白陈锋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陈锋的深藏不露在家族中早已是出了名的,既然五公子让自己离开,那自己还是赶紧离开的比较好!不该看的不看,不该听的不听,不该问的不问!这可是做家仆的首要原则!布鲁诺朝着陈锋微微鞠了一躬,连忙悄无声息地退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