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位面商人

第二十二章 一场火灾

第二十二章 一场火灾就在这时,那个中年男子突然猛地一拍桌子,一把从脖子上扯下一条项链,往桌子上一拍,大叫一声:“谁说我没钱?再来一次,就压这根项链!”众人定睛一看,原来是一条宝石项链。

那条项链的下端,赫然穿着一块龙眼大小的红宝石,在魔法水晶灯的照射下,耀耀生辉,颇为漂亮。

那个荷官嘿嘿一笑,说道:“行啊,这好歹也是钱嘛!这样吧,这颗红宝石就抵作壹佰金币!要是你赢了,自然给你利钱;要是输了的话,这条项链就充公!怎么样?”只见那个中年汉子连连摇头,叫道:“不行,绝对不行!这条项链可是我们家族的家传至宝,怎么可能只值一百金币呢?少说也要五百金币!”那个荷官一脸不屑,冷笑道:“哈哈,家传至宝?就这么一条破宝石项链?要是这真是你们家族的家传至宝,我看你们家族还真是穷得可以!哼,也不看看你们家总共有几个人?还家族呢,省省吧!”那个中年汉子顿时涨得满脸通红,大声叫道:“住口!不许你污蔑我的家族,我们家族可是,可是.......”那个中年汉子突然欲言又止。

旁边两个帮闲的赌徒贼笑了几声,其中一个刻薄地讽刺道:“是,是什么?不会是农民世家吧?哈哈!”旁边的另一个赌徒也不甘落后,挖苦道:“怎么会呢?像他这么有风度的人,祖上怎么可能会是农民世家呢?呵呵!我看,奴隶世家还差不多!”“没错,没错!一定就是那样!哈哈!”旁边的几个赌徒为了讨好那个荷官,也纷纷帮腔起哄。

那个中年汉子顿时被气得脸色铁青,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至于那个荷官,则是好整以暇,一脸得意的贱笑,看着那个中年汉子。

陈锋几兄弟看了,不禁都纷纷都摇了摇头,陈锋更是叹了口气,心中颇为感慨。

最终,还是那个中年汉子妥协了下来,开口求道:“这位大爷,你好歹再加点!你看,这块红宝石的成色,就算不是什么传家至宝,但要是放到市面上去卖,多多少少300个金币总是卖得到的呀!”那个荷官头也不抬,直接回道:“少***废话!我告诉你,在我这里,它就值一百个金币!哼,到市场上去卖?你也不打听打听,在这座城里,只要我们主人发一句话,谁敢收你的东西?”那个荷官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哐”的一声!陈锋回头一看,呵呵,原来是雷诺斯砸了他手中的那只酒杯!只见雷诺斯怒目圆瞪,朝着那个荷官一指,怒喝道:“好你个混账东西!你,你也太霸道了吧!”那个荷官显然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在自己的地盘上叫嚣,一时之间竟然愣住了。

陈锋可不会去理会那个荷官的反应,只是转头朝着那中年汉子说道:“说句实话,你的这条项链我很喜欢!这样吧,我出500个金币,你把它卖给我,你看怎么样?”其实,自从中年汉子将项链刚刚拿出来的时候,陈锋便注意到了:那项链下挂着的那颗似乎根本不是什么红宝石,而是一种传说中的珍稀魔法材料——血石!所谓血石,往往是在千年的战场上形成的,这些血石接受了无数的鲜血的滋润,吸取了其中的精华,久而久之,便沉淀形成了血石。

血石在外貌上与红宝石十分相像,唯一不同的是,血石的中间会流动着血光,而红宝石则没有。

因为血石很少出现,所以世界上知道它们的人不多!其实,关于血石的这些记载,陈锋也是最近刚刚从巴尔卡给的那张羊皮纸上看来的。

根据记载中描述的样子,眼前的这颗宝石,倒还真有点像那传说中的血石!只是陈锋从未见过血石实物,所以一时之间也不敢肯定。

可后来陈锋又听中年汉子说,这是他祖传的家族至宝,看到那中年汉子说话的样子不似作伪,陈锋心中不免又多信了几分!总之,这样的机会,陈锋肯定是不会错过的!500个金币,要是扔在水里,最多也就起两个泡泡!可万一要是真的蒙对了,那可就大发了!那中年汉子正满肚子委屈无处伸冤呢,看到陈锋肯出头,顿时大喜过望;可一想到家族里的这件传家至宝,居然要被自己用500个金币的价钱贱卖掉,心中不免又有些愧疚!陈锋没想到那个中年汉子到了最后时刻居然还是迟疑不定,心中不免有些着急,可又不好表露出来,只得装作若无其事,冷哼了一声,冷笑道:“怎么了,不想卖了?嘿嘿,我告诉你,我肯买你的这串项链,是因为看你可怜!哼,你想要自己留着,当然也无不可!可是你要想一想,你到底能不能够留得住?”说完,陈锋若有所指地瞥了那荷官一眼。

这时候,那个荷官总算缓过神来了,顿时猛地一拍桌子,怒骂道:“哪里来的小混蛋?居然敢到这里放肆!你也不打听打听,这里是谁家开的场子?我警告你,”那个荷官还没说完,陈锋就忍受不了耳边的聒噪,朝着雷诺斯便使了个眼色!雷诺斯这时候也不糊涂,立刻明白了陈锋的意思,当即便是上前一步,朝着那荷官便是飞起一脚!那可怜的荷官顿时一声惨叫,口喷鲜血,被一脚踢出三丈多远!周围的那群赌徒顿时被惊呆了!这是谁家的孩子呀?这也太凶悍了吧!亚斯丁则是暗暗叫苦,果然出事了!这样一来,逛赌场的事恐怕是隐瞒不了了!那个荷官被踢得狂吐鲜血,一时躺在地上爬不起来,嘴里却还咒骂道:“好啊,好小子!你,你们死定了!”赌场里周围的几个荷官、保镖听到动静,也纷纷围了过来。

一个貌似主管的家伙也从内厅中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数个彪形大汉,一看便知道不是善类!众赌徒一看到这等场景,顿时便知道此事定然无法善了,纷纷一哄而散,生怕惹祸上身!陈锋看了看那个早已脸色煞白的中年汉子,冷笑道:“怎么?到了现在还不肯卖吗?这件事可都是由你的这串项链引起的,到时候真要是追究起来,恐怕你也难逃其咎吧?”“我卖!我卖!”那中年汉子连忙带着哭腔喊道。

到了这时候,谁都知道这串项链是个烫手山芋,谁拿着谁倒霉!到时候,万一赌场的人一口咬定,说自己是串通好了这几个少年,拿了串项链存心来闹场,那自己岂不是要冤死?陈锋一把接过那串项链,看了看,满意地从魔金卡上划了500个金币给那中年汉子。

那中年汉子一接过那500金币,连忙一溜烟地跑了,生怕被殃及池鱼!陈锋等人原本也想走,可赌场的人当然不肯干了!那个总管模样的家伙眉头一皱,怒喝道:“哪里来的小毛贼?居然敢到这里来闹事!今天你们每人不留下一只手,就休想离开这里!”说着,那家伙一挥手,顿时数十个壮汉围了上来。

原先的那个可怜荷官到现在还没能爬起来,依旧躺在地上,可嘴里却依旧叫嚣着:“对,对!砍死他们,砍死他们!”还没等陈锋还口,雷诺斯便猛地大喝一声,先前的酒劲也发作了,冲上去朝着那些壮汉便是一顿海扁!看到这等场景,迪克这个好战青年,当然是热血沸腾,同样也是猛地一喊,便冲了上去!亚斯丁看到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心里也已经麻木了。

得了,打就打吧!有什么事,打完了再说!只有陈锋好整以暇,满意打量着战局。

那些围攻的赌场壮汉们大多都是一些初级剑士,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胜在人多势众;而迪克原本就是中级剑士,雷诺斯最近也终于再有突破,正式步入了中级剑士的行列。

两人联手,倒也丝毫不落下风,再加上亚斯丁魔法攻击的支持,一时之间,呯呯乓乓,打得好不热闹!那个总管模样的家伙明显没想到陈锋等人会有这样棘手的实力,连忙拍了拍手。

陈锋顿时暗道不妙。

果然,在两记清脆的拍手声后,从内厅又走出来两个精瘦的汉子,打量了一下形势,便齐齐地吼一声,冲了上去!这两人一出手,赫然便是橙色的斗气!原来也是两个中级剑士。

这两人一出手,局面立刻就不一样了。

陈锋心念一动,叫道:“雷诺斯,迪克!别在这里缠斗,想办法出去再说!”说着,陈锋连忙甩出一张群体冰封卷轴。

冰封卷轴一出,那几个与雷诺斯、迪克缠斗的壮汉纷纷受了寒气的影响,行动缓慢起来,就连那两个中级剑士也不例外,动作明显迟缓了不少。

雷诺斯、迪克顺势断后,一行四人顺利地冲出了赌场。

陈锋知道这场打斗自己这一方肯定是赢不了了,除非自己动用那几张从巴尔卡那里骗来的高级卷轴!之所以把众人引到外面来,陈锋是期望能有一些巡逻的武士看到,这里的城主库勒毕竟是一个康斯坦丁家族里的成员,自己等人到底也是康斯坦丁家族的直系成员,要是当街被一群流氓群殴,他总不至于袖手旁观吧?那一大群赌场打手很快便追到了门口,领头的那个总管狂笑道:“别逃啦,逃到哪里都一样!”先前被雷诺斯一脚踢得吐血的那个荷官,也不知何时走了出来,手捂着胸前,衣襟上满是斑斑血迹,嘶声力竭地叫道:“对,对!抓住他们!小兔崽子们,看本大爷今天不给你们开个苞,让你们好好地爽一爽!”陈锋顿时脸色一变,当真是怒火中烧!好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居然敢拿本公子开这种玩笑?好!今天就让你尝尝口无遮拦的后果!想到这里,陈锋也不再留手,取出一张高级的火系魔法卷轴——爆裂炎球,耍手便扔了出去!顿时,庞大火系魔法元素立刻便充斥满了周围所有的空间!除了陈锋外,周围的人都是惊慌不已。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一个直径长达数丈的巨大火球凭空出现在了空中,直向那幢红色小楼飞射而去!赌场的那群人顿时失去了思考!爆裂炎球啊,这可是九级火系魔法啊,只有达到王级的火系魔法师才能办到!其实,这张卷轴便是陈锋上次从巴尔卡那里骗到的战利品之一。

这张火系魔法卷轴,在巴尔卡的世界属于中级火系魔法卷轴;可到了陈锋这里就不同了,九级的爆裂炎球,那可是不折不扣的高级魔法卷轴!在陈锋的这个世界,按照魔法的威力分类,魔法一共可以分为十二个等级!第七级到第九级便是属于高级魔法的范畴;十级、十一级、十二级的便属于顶级魔法,巴尔卡给陈锋的那另外三张保命顶级火系卷轴,便是属于这个等级的!至于十二级以上的,则统一称为禁咒!终于,就在撞到小楼的那一刻,巨大火球猛地爆炸开来!炙热的火焰顿时四处纷飞,那些赌场打手们连忙纷纷狼狈逃窜,其中不少都被纷飞的火焰射中,顿时一片焦黑,惨不忍睹!一时之间,哀号惨叫之声,连绵不断。

即使是站在远处,陈锋等人还是感受到了迎面而来的阵阵热浪。

雷诺斯看到这冲天大火,高兴得哈哈大笑:“好,好!烧死这群混蛋,也让他们见识见识咱们的手段!”亚斯丁则是一脸苦相,这么强大的九级魔法,这幢红色小楼眼看肯定是保不住了!唉,捅了这么大的篓子,回去之后还不知道该怎么交待呢!很快,才没到5分钟的时间,那幢气派豪华的红色小楼便彻底化为了灰烬!那些赌场的人是逃的逃、死的死,个个都是浑身黝黑,犹如刚刚去非洲旅行过一般!雷诺斯嗅了两下鼻子,笑道:“有一股烤羊肉串的味道,哈哈,还真香啊!”一旁的迪克顿时也笑道:“可不是嘛!这么香的味道,把我的馋虫都勾起来了!咱们什么时候再去好好地吃一顿呀?”亚斯丁感觉自己快晕倒了,陈锋则是带着笑意地看了看雷诺斯、迪克,心中赞叹:这两个家伙,还真是一对活宝!这时,陈锋突然注意到了先前的那个荷官。

这个家伙,运气还真不错,虽然身上被烧伤了好几处,但总算是保住了性命!如今,正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喘着粗气呢!陈锋心念一动。

嘿,先前你不是叫着嚷着要**嘛?本少爷今天就成全你!想到这里,陈锋立刻不声不响地使了个二级土系魔法——地突刺!瞬时,就在那个倒霉荷官下身臀部的地方,一根粗壮的石笋猛地从地里射了出来!“啊——!!!”只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那可怜的荷官,顿时捂着屁股,凄惨地满地打滚!“哈哈哈!妙啊,妙啊!”这回陈锋总算是心满意足了,掂了掂手中那块珍贵的血石,回过头来一挥手,笑道:“走!去找个喝酒的地方,咱们好好喝上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