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位面商人

第七十四章 凤凰酒楼

第七十四章 凤凰酒楼西登斯把头凑了过来,轻轻笑道:“费尔德,你中午有时间吧?我想请你吃顿饭,顺便想介绍两个朋友给你认识。”

陈锋看了西登斯一眼,笑道:“行啊,我正想认识一些新朋友呢!”得到了陈锋肯定的答复,西登斯满意地笑了笑,说道:“那好,那就这么定了!今天中午的时候,凤凰酒楼,我请客!呵呵,那个地方我去过一次,环境还是挺不错的!而且这地方离学院也不远,出了学院没几步路就到了!”一听到还要出学院,陈锋不禁微微皱了皱眉。

学院里的这段路实在是太长了,从教厅走到校门,少说也要走上一个时辰!西登斯可能看出了陈锋的想法,也苦笑了几下,说道:“你是不是觉得学院里的这段路太长了?唉,没办法,在学院里必须步行,这是学院创立时便有的规矩,就是院长也拿它没辙啊!”“规矩是人定的,既然可以规定,那也就可以修改嘛!我就不相信,这个学院创立了都快几百年了,难道就没有修改过原先的任何一条规定?真不知道那么多年来历届的院长是怎么想的?”陈锋轻声地嘀咕道。

“嘿嘿,”西登斯笑道,“这个就是你有所不知了。

你刚才说得没错,学院创立了那么多年,许多当初的规定都作了改变;但是唯独这一条不能动!”“为什么,为什么这一条不能改动?”陈锋有些好奇地问道。

西登斯说道:“这个说起来,也有点奇怪。

当初学院的创立者,曾经在定下这条规定的时候,作出过严厉的训诫——任何规矩都可以改,单单这一条规定不能改!他曾经提出过十分明确的要求,每一位新任的院长在就任之前,都必须立下誓言,许诺绝不会改动这条规定!只有立下这样的誓言,新任院长才能够顺利继位。”

居然还有这种事?陈锋看着西登斯,有些不可思议地问道:“你说的是真的?”西登斯点了点头,说道:“那当然,关于这个规定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

而且曾经有很多人认为这其中藏着一个秘密,也有不少人试着破解开这个谜底,不过到头来,全都是徒劳一场。”

陈锋轻轻的摇了摇头,这件事情虽然听上去有点怪,但这其中是不是隐藏着什么玄机,那就不好说了。

这或许只是那位创立者的个人爱好,那也说不定。

一转眼的工夫,两堂课便完了。

西登斯热情地招呼着陈锋,两人一同出了校门,来到了不远处的凤凰酒楼。

这座酒楼的确看上去富贵堂皇,很有一番气派。

西登斯带着陈锋走进一间包厢,进门一看,里面已经有两个人堂堂皇皇地坐着了。

陈锋扫了一眼那两人,顿时觉得有趣。

这两个家伙,一个长得矮矮胖胖,圆圆的脑袋,圆圆的肚子,短胳膊短腿的,活脱脱地就像是一个大冬瓜!至于另一个家伙,则是又高又瘦,眼窝深深地陷下去,浑身皮包骨头的,看上去简直就是一个吸毒犯!陈锋心中好笑,心说:嘿嘿,这莫非就是那传说中的胖头陀、瘦头陀?西登斯笑道:“你们这两个家伙,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想必又一定是逃课了吧?”“呵呵,这些课程,有什么可上的?咱们兄弟俩,根本就不是那块料,即使去上了课,那也听不进去,纯粹只是浪费时间!既然如此,还不如到这里来快活快活呢!”那个胖子倒也爽气,毫不忌讳地说道。

西登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指着那个胖子,对着陈锋说道:“这位是我的朋友,名字叫图尔斯,同样也是我们学院的学生,在二年级学习冰霜魔法;至于这边的这位瘦高个,他叫特伦特,也是一个炼金术士,今年也在读二年级。”

陈锋微笑地朝着两人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西登斯又向两人介绍了陈锋。

接着,四个人便坐了下来,边吃边聊起来。

原来,那个矮胖子图尔斯是天华帝国财政大臣的独子;而那个瘦高个特伦特,则是紫薇帝国丞相的公子。

一听到紫薇帝国,陈锋立刻便上了心,那个吵着要自己归还雪鹫的女孩,不就说是紫薇帝国的公主吗?还有自己新买的那个七个姐妹花,记得也是来自紫薇帝国。

陈锋当即笑了笑,对着那个特伦特说道:“我听说,贵国有一位雪莉公主,正好也在我们学院里,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特伦特想也不想,立刻便回答道:“没错,想必你也知道,在我们紫薇帝国,世代都是女王世袭。

而雪莉公主,便是我们这一代女王的唯一女儿,下一代王位的唯一继承人!”“唯一继承人?”陈锋顿时一愣,说道:“不是吧,那么夸张?那万一要是她不幸夭折了,那你们紫薇帝国怎么办?”特伦特顿时面色一变,看了陈锋一眼,小声说道:“费尔德兄弟,你这话可不能乱说啊!还好今天只是我们兄弟几个,万一要是被别人听到了,那还了得?我们当今的女王陛下,眼下只有这么一个乖女儿,要是听到有人敢这么胡说八道的,她非跟你急不可!”陈锋尴尬地笑了笑。

西登斯也连忙在一旁解围,笑道:“费尔德,你不会是看上了雪莉公主吧?我告诉你,这小丫头可不好惹!嘿嘿,话又说回来,费尔德,你也太急色了吧?你前不久,不是才刚刚把那紫薇帝国的七色花弄到手吗?怎么了,这才多长的时间,你居然又打起了她们公主的算盘!”西登斯这话刚一说完,图尔斯和特伦特顿时双眼发光,特伦特惊叫道:“原来前几天,花了3000万金币买下埃米莉姐妹的,原来就是你呀!”图尔斯也夸张地咽了一口唾沫,羡慕地说道:“兄弟,你可真是艳福不浅啊!那七姐妹,那可真是极品啊!没想到居然是你把她们买下来了,这下你可爽死了吧?”陈锋听他们说得越来越不像话,连忙摇头,说道:“你们这两个家伙实在是太肮脏了!你们怎么可以这么想呢?我之所以买下她们,是因为我看她们很可怜,所以我本着博爱的胸怀、仁慈的心灵,买下了她们。

我的目的,是希望能够可以给她们提供一个新的环境,让她们能够继续幸福地生活下去。

难道你认为我买下她们,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吗?不是,当然不是!要知道,我是一个正直的人,一个充满爱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