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位面商人

第一百四十七章 旧事重提

第一百四十七章 旧事重提既然陈锋已经知道了是一场误会,自然就不能再这样稀里糊涂地打下去,陈锋当即把手一招,那三十余尊怨灵石像顿时停止了攻击,刷的一声,齐齐地飞了回来,停在了陈锋的上方.对于陈锋这个突然的举动,那写龙族有些意外,互相对视了几眼,神情戒备地望着陈锋.陈锋干咳了两声,道:"龙族的朋友们,这是一场误会.我可以向你们发誓,我绝对没有伤害过任何一个龙族.你们所说的,你们有不少同胞被杀的事情,和我没有丝毫关系,完全是有人故意想嫁祸于我.""你说你没有偷袭过我们龙族?我们凭什么相信?"陈锋话音刚落,一个健壮的龙族青年便叫道,一脸不相信的神色.陈锋头也不抬,只是道:"各位,我想你们也应该明白.以我现在手中的实力,就算是现在想要全部歼灭你们,也并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而我之所以向你们解释和谈,那是因为这的的确确是一场误会.我不想因为一个误会,而造成你我之间任何一方的伤亡."这时,那位龙族青年首领皱了皱眉,道:"费尔德,在这短短的两个月之间,在这片大陆上,我们龙族先后有十七个同胞死于非命.一开始的时候我们还不知道,一直等到有同胞来龙岛报讯,我们才知道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说你没有偷袭伤害过任何一个龙族.可是这毕竟只是你的一面之词,证据呢?你是否可以向我们说明一下,在这两个月之中,你在做什么呢?"陈锋顿时眉头一锁,灰暗森林中的事情,显然是万万不能泄漏的.陈锋淡淡地回答道:"最近这段时间.我在一个僻静无人的地方修炼高级炼金术,对于大陆上发生地状况,我是一无所知."对于陈锋这样的回答,那些龙族们显然不能满意.为首的龙族青年冷笑道:"在一个僻静无人的地方修习炼金术?这么说起来,也就是没有人可时证明你的行踪了.你认为这样的证据,会让我们相信你是无辜的么?"陈锋歪着脑袋想了想.嗯,这倒也是.这要是换了自己,自己也一定是不信.沉默了片刻,陈锋忽而一笑.道:"这样似乎有些不太公平.为什么单单要我来提供证据?既然你们说我是凶手.那么就应该由你们来举出——我是凶手的证据,而不是由我来举出——我不是凶手的证据!呵呵,你说呢?"陈锋犹如绕口令一般地说了一番话.那个为首地龙族青年冷冷地一笑,道:"那是当然.哼,费尔德!关于你地背景,我们虽然身处龙岛之上.但多少也算有所了解.如果我们没有足够的证据,我们也不会贸然向你动手!"陈锋微笑道:"好啊!既熬如此,那你就让我看看,你们龙族所谓的证据究竟是些什么,也好让我心服口服.不过,事先我还是要提醒你们一句,我费尔德虽然心地善良、宅心仁厚.风度翩翩、仪表堂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有一些不识趣的家伙看我不顺眼.嘿嘿.所以,如果只是一些不可靠的人证,那就不必拿出来了,那是算不得数的!""哼!你指地,是亚历克斯吧?"龙族青年冷笑道,"你以为我们龙族都是白痴么?如果只是为了一个杂种的话,我们会辛辛苦苦地从龙岛跑到这里来大动干戈?"陈锋眉头一皱.如果不是因为亚历克斯从中挑拔的话,那还能有什么证据?"费尔德.你看看这个!"龙族青年顿时扔出了堆谁闪亮亮的东西,"哐"地一声砸到了陈锋的面前,着实把陈锋吓了一跳!陈锋在心中暗骂了一句,便低下头打量着眼前的这堆破破烂烂的东西.陈锋看了半天,才发现,这好象是一件当初自己设计地风身铠甲.只是这件铠甲破得太厉害了,以至于陈锋也不敢十分确信.一时之间,陈锋似乎明白了几分,皱着眉头道:"你们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才怀疑到我的么?""没错.一开始,我们并没有发现丝毫地线索.可是就在前不久,我们完成一次成功的伏击,在那次伏击中,我们缴获了这样的铠甲.哼,费尔德,如果我们没有弄错的话,这种奇怪的盔甲,应该就是你设计的吧!"陈锋苦笑道:"这可真是冤枉我了.这种盘甲的制造方法,我已经完完全全卖给了天华帝国."那个龙族青年森然道:"关于这点,我们当然知道,确切地说,我们还是通过天华帝国才找到你这位真正地设计者的呢!哼,你少把事情扯到天华帝国身上去!天华帝国虽然在你们人族间是一个大国,不过,他们还不至于有这么大地胆子,敢这样疯狂地屠杀我们龙族!算来算去,敢如此嚣张的,也只有费尔德先生您了."陈锋摇了摇头,苦笑道:"非常感谢你的夸奖.不过,你们不觉得这件事有点可笑么?这种铠甲虽然不错,但也只能将一个人的能力提升到王级武士的实力.凭着一群王级武士,难道就可以去屠杀十六七级龙族么?""如果单单只凭这件铠甲,当然不行.可是我们在现场还发现一些其他的东西,比如说这把长枪!"说着,龙族青年取出了一根破破烂烂的长枪,朝着陈锋晃了晃.陈锋有些迷惑地望着那杆长枪.龙族青年冷笑道:"经过鉴定,我们发现这杆长枪,和刚才的那件铠甲完全就是如出一辙,它同样可以提升个人的战斗力,而且两者之间的提升效果并不会重叠!也就是说,一个人穿上了铠甲.他就有了王级武士的实力;再拿上这把长枪,便有了接近剑圣的实力!哼,费尔德,抛开身份立场不谈,我还真有点佩服你,居然能够做出如此独特地炼金术作品!"望着那杆长枪,陈锋顿时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先前,陈锋只是猜测天华帝国不小心将铠甲的制作秘法泄漏了出去,以至于被有心人利用了来栽脏自己.可是现在看来.事实根本不是这样.陈锋在心中飞快地思索着.当初.这风身铠甲的制作方法,是巴特利特留下来的.可现在,居然又出现了同样性质的长枪!难道,难道还有别人获得了巴特利特的炼金术遗物,或是一些遗稿?陈锋突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连忙飞快地朝着自己的储物空间探去.靠!陈锋顿时在心中暗骂了一句.原来,陈锋早前意外得到地、可以用来遥控风身铠甲地那颗水晶球,居然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经不翼而飞了!原先陈锋就听金属位面的欧内斯廷说起过,巴特利特当初制造了不少这样的水晶球,用来控制各种各样的东西.而这些水晶球,都是有等级之分的,上级的水晶球可以控制下级地水晶球,而顶端的那颗最高等级的水晶球.应该是一个黑色的水晶球.本来,陈锋曾经是想要好好地探查一番.把那颗顶级的黑色水晶球给找出来,可是后来被蒙妮卡姐姐的事情一耽搁,陈锋自然也就顾不上了.再加上后来陈锋自身的实力飞速增强,已经不再需要这些低级地玩意了,所以也就渐渐把这件事情给忘了.如今看来,是有人得到了那颗黑色水晶球.或者说,最起码是一颗比自己的那颗等级要高地水晶球.以至于在不知不觉之间.自己的那颗水晶球已经被人召唤走了.陈锋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虽然说如今的陈锋已经不再需要这些小玩意了,但是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而且最重要的是.陈锋不知道那个家伙还得到了些什么,万一其中要是有着特别暴力的武器的话,那恐怕事情又要复杂了.突然,陈锋一个哆嗦,想起了那埋藏在安多哈尔学院下地那艘金属巨舰.当初,陈锋还在安多哈尔读书的时候,安多哈尔学院地那位院长埃斯蒙德,曾经发现,学院的地下有一条密道,并且曾经邀请陈锋一起前去探察.不过当时陈锋耍了一个手段,偷偷地先派了暗影血蝠下去探查了一番,结果发现下面居然是一个庞大的金属迷宫.可后来,陈锋意外地从欧内斯廷那里得到了几份巴特利特当年的设计图纸.看,那些图纸,陈锋才怀疑到了那深埋在安多哈尔地下的,很有可能并不是什么金属迷宫,而是一艘巨大的金属巨舰,或者说是一艘巨大的太空堡垒.该死的!埃斯蒙德那傻老头,不会把那里面的东西给挖出来了吧?可是,按理来说,应该不会啊.那些强悍的金属门,即使是以血蝠的能力,也不容易通过.除非,除非埃斯蒙德找到了正确的入口.一联想到埃斯蒙德那个老头狂笑着,驾驶着那艘庞大巨舰横冲直撞的画面,陈锋顿时感到一件恶寒.那个为首的龙族青年,也是一个心思细腻之辈,看到陈锋的脸色一变再变,便知道事情可能有些不妙.只听那个青年朗声说道:"费尔德,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陈锋重重地叹了口气,道:"这件事情可能有些复杂了.不过,我希望你们能够明白,如果是我费尔德动手,根本就不需要这些铠甲、长枪之类的杂七杂八的东西.我头上这些石像的实力,你们刚才已经见识过了,如果我要想偷袭一个龙族的话,只要放出三具石像,就完全可以秒杀一头普通的巨龙了,还不会留下丝毫的痕迹."陈锋这么说,自然也是有道理.可是单凭这一点,就相信陈锋是无辜的,那似乎又有些草率.一时之间,那些青年龙族面面相觑,都显得有些犹豫.陈锋顿了顿,又说道:"我也知道,单凭我这么说,你们很难信服.不过我希望你们可以给我一些时间,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听到陈锋这么说,这些龙族们自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毕竟现在人家的实力可是比你强,人家既然青放下架子来跟你和谈,一定程度上己经代表了很大的诚意.为首的龙族青年,沉默了片刻,道:"好吧,那你需要多少时间""一个月."陈锋回答道.龙族青年想了想,道:"好,就按你说的,一个月的时间.我们现在就回龙岛去向长老们报告.费尔德,其实我们也并不想与你发生冲突.只要你能够证明你的确是无辜的,我们一定会为了今天的事情向你表示道歉."陈锋点了点头,也不废话,只是目送着那些龙族们飘飘然地离去.陈锋之所以不肯把事情的经过完完整整地讲述给龙族们听,自然是有着陈锋他自己的打算.巴特利特虽然不是一个成功的位面商人,但确是一个不错的发明者,特别是他留下的那艘金属巨舰,绝对是一件好东西!如果陈锋把这件事情的经过全都龙族说了,虽然会比较客易解释清楚这次误会,但如果这样一来,龙族势必会插手这件事情.到时候,他们要是单单地只是为自己的同胞报仇,那陈锋自然不会反对;可万一他们要是在分配战利品的时候也想要分一杯羹呢,这陈锋是万万不能答应的.全世界都知道,龙族是贪婪的,特别是对于那些闪亮亮的东西.可偏偏巧了巴特利特的那艘巨舰就是采用特殊的金属制造的.到时候,一旦那些龙族看到这么一大块闪亮亮的东西,陈锋很难想象他们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所以,陈锋认为这件事情,还是暂时不要让他们知道比较好.待那群龙族全都走得没影了之后,在旁边一直不曾吭声的那位上古雷神塞恩斯伯里,奚笑道:"小子,看不出你还挺忙的!嘿嘿,接下来准备上哪啊?"陈锋笑了笑,从口袋中掏出一杖闪亮亮的金币,高高地往空中一抛,回头笑道:"那还用说?走!去做一笔大买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