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位面商人

第二百零二章 逃亡

第二百零二章逃亡努比斯冲着陈锋等人阴阴地微笑着,道:“怎么样?里大人、幸运女神米拉贝尔大人,说句真心话,我并不想和两位开战。

我和两位,毕竟都是从远古时代走来的,我非常珍惜我们之间的这份友情,”“闭嘴!你这混蛋,少在这里胡说八道!你算什么东西,居然也敢和我们攀友情?”塞恩斯伯里依旧是怒气冲天,狠狠地骂道。

那哈努比斯冷哼了一声,道:“是啊,我可确实高攀不起你们!你们一个是雷电之神,一个是命运女神,哼,真是伟大啊!不过我可告诉你们,今时不同往日了,就你们两个的力量,还不足以威胁我!所以,我劝你们还是乖乖地听话,不然的话,可就别怪我不念故人之情了!”塞恩斯伯里当场眉头一扬,瞬间便取出了他的那把雷之枷锁,吼道:“混蛋!你以为我们怕你啊?你有本事就来啊!我倒要看看,烈日之神的力量,你到底得到了几分?”哈努比斯不屑地瞥了塞恩斯伯里一眼,也不答话,只是将头转向了旁边的索菲娅。

只见哈努比斯双眼直射索菲娅,似乎是在等待着索菲娅的回应,虽然哈努比斯也不曾多说什么,但哈努比斯此刻的眼睛中已经露出了丝丝的寒意。

很明显,索菲娅的态度要是和塞恩斯伯里一样的话,那么双方的一场恶斗就再所难免了。

塞恩斯伯里也望向旁边的索菲娅,口中催促道:“索菲娅,你还想什么?这个家伙就是个疯子,他居然还敢养着天灾虫,要是不干掉他,整个世界都会被毁灭的!”塞恩斯伯里这家伙,还真有正义感!陈锋斜睨着塞恩斯伯里,暗自心道:难怪当年会成为这么一个大大的炮灰!索菲娅沉默了片刻,才说道:“哈努比斯,你当年抢夺烈日之神的神格的事情,我们可以不管。

毕竟胜者生存,这是向来是我们神界的法则。

不过,哈努比斯,你现在养着那天灾虫,而且还将它养的这么大,你就不怕当年的事情再卷土重来么?”哈努比斯嘎嘎地笑了笑,道:“我知道你们已经看到了我的那只天灾虫,所以才不远千里地跑到我这里来。

不过,难道你们就没有注意到,我的那只天灾虫,除了体积比以前大了很多之外,还有什么别的不同的地方?”“狗屁!有什么不一样?分明就是一模一样!”塞恩斯伯里想也不想,当场便狠狠地骂道。

索菲娅眉头微微地皱了皱,道:“那只天灾虫,身上似乎有一些泛红。”

“没错!哈哈,还是幸运女神大人心思细致。”

哈努比斯得意地笑道,“你们难道忘记了,烈日之神当初的神格中,蕴含着的可不单单只是一种属性的神力!”塞恩斯伯里和索菲娅都不禁眉头一跳。

没错,当年的烈日之神,所拥有的是光和火两种不同的属性;可是眼前,这个哈努比斯只拥有了当初烈日之神的光的属性,而那火的属性.和索菲娅都用吃惊的目光望向哈努比斯。

哈努比斯这番更加得意了,狂笑道:“哈哈!没错,我把那火的属性,分给了我的那只天灾虫!”“你!哈努比斯,你,你这个疯子!”塞恩斯伯里跳起来骂道。

“不!我不是疯子,我是天才,不折不扣的天才!”哈努比斯近乎癫狂地笑道,“烈日之神、塞恩斯伯里,哈哈,你们这群高高在上自以为是的家伙,怎么可能会明白天才的想法?哈哈,我会创造出一个奇迹,一个永恒的奇迹!”“费尔德,就是现在!”索菲娅突然推了一把陈锋,喊道。

也就在那一瞬间,陈锋感觉到了空间的松动,似乎有一股力量正在外面和索菲娅的神力互相呼应。

陈锋也是反应极快,当场便拚尽全力,猛地破开了一道空间缝隙。

哈努比斯先是一愣,哈努比斯不曾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可哈努比斯立刻便反应了过来,连忙挥起一道光芒就朝着陈锋等人冲了过来,想要阻止住陈锋等人。

还好塞恩斯伯里也是反应迅速,当机立断,猛地将那把雷之枷锁狠狠掷出!雷之枷锁化成一根声势浩大的紫色长矛,瞬间便朝着哈努比斯直射而去。

雷之枷锁原本就是塞恩斯伯里的得意神器,攻击力自然凶悍,再加上这次塞恩斯伯里是破釜沉舟,全力一击,连自己的最终爱的神器都不要了,为的就是阻上哈努比斯一时!这两者相加之下,那根紫色长矛的威力自然是不在话下。

哈努比斯一看到那根声势浩大的紫色长矛,顿时便心道不妙,连忙止住脚步,飞快地抽取一根白色猛地掷了出去!只见那根白色权杖旋转飞舞着,朝着矛便直奔而去。

终于,那根白色权杖不偏不倚地砸中了那紫色长矛的尖段。

巨大的轰鸣声,震得整个空间不禁微微地颤抖了两下。

而那根紫色长矛,也因为白色权杖的攻击,而偏离了原来的方向,斜斜地从哈努比斯身旁飞射而过,撞在了哈努比斯身后的空间壁垒之上。

这一次,撞得那个空间一连晃动了好一阵。

紧接着,紫色长矛落到了地上,没多久,便再次化回了枷锁的模样。

哈努比斯不用看也知道,经过这么一耽搁,那群人肯定早就逃了。

哈努比斯暗骂了一声,上前拾起了他自己的那根白色权杖,还有塞恩斯伯里的那雷之枷锁。

看了看手中的这根雷之枷锁,哈努比斯不由暗骂了一句:这个塞恩斯伯里,还真***凶悍!居然连他自己的得意神器都不要了!哈努比斯心中也很疑惑,刚才的时候,哈努比斯明显感受得到有一股外力,再试着打开自己封闭空间,哈努比斯也弄不清那究竟是谁。

哈努比斯皱了皱眉头,心道:以前听说幸运女神还有一个妹妹,难道她也重生了?哈努比斯在远古时代,毕竟只是一个微弱的小神,上等神灵中的许多辛秘,哈努比斯自然是无从了解。

比如关于索菲娅、梅利亚双株共生的事情,哈努比斯便是一无所知。

不过哈努比斯也不在意,在思索了一番没有结果之后,哈努比斯便也不再穷想。

而至于逃走的陈锋一行人,哈努比斯也懒得去追。

哈努比斯心道:哼!不管是谁救了塞恩斯伯里他们,这都无所谓,如今自己最重要的事情,便是等着自己的天灾虫完全培育成熟。

等自己的那只天灾虫觉醒了之后,即使是当初所有的众神都上阵,也不是咱的对手!哈努比斯的这只天灾虫,已经培育了近百万年了,眼看近期就要最终觉醒了。

哈努比斯这么多万年来隐忍不发,等的就是那一天!且说,陈锋这边侥幸逃了出来之后,当时逃得匆忙,陈锋都没来得及看一看那空间缝隙之后,究竟是哪一个位面。

不过,等陈锋一出来,陈锋便注意到了,那是一片荒芜的山头。

远处,梅利亚正凌空站立着,一看到陈锋等人出来,立刻便欣喜地跑了过来,口中还喊道:“姐姐,你们总算出来了!那里面的究竟是什么人?居然把你们全都给困住了?”塞恩斯伯里啐了一口,道:“别提了!想不到居然遇到了当年的那条臭狗,妈的!这么多年不见,现在居然成了一条疯狗!”塞恩斯伯里口中骂骂咧咧的,把梅利亚听得一头雾水。

结果,还是索菲娅耐着性子,把事情的经过向梅利亚说了一遍。

梅利亚听完之后,两只眼睛呆呆的,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塞恩斯伯里心中焦躁,狠狠地一拳砸向旁边的一块巨石,瞬间只听一声轰鸣,那块巨石应声而碎。

“拜托!塞恩斯伯里,你用不着这样吧?”无可奈何地道。

旁边的梅利亚却开口道:“那个家伙居然这么不怀好意,那他会不会来追赶我们?我们要不要再换一个更加安全点的地方?”索菲娅想了想,摇了摇头,道:“应该不会。

我看他的那只天灾虫如今正在沉睡的阶段中,有了上次的经历,他必然会守在他的那只天灾虫的身旁,不会冒冒失失地赶过来与我们纠缠。”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真是该死!”一脚,踢飞了旁边的另一块巨石。

陈锋思索了一会儿,才道:“不管那个哈努比斯到底会不会追过来,我看我们还是离开这个光耀神界比较好。

我想,只要我们离开了光耀神界,想必那个家伙也不会那样大费周折地来找我们。”

“哼!有什么了不起?你以为我怕他么,大不了鱼死网破!”斯伯里的心情是糟糕透顶了,想当年堂堂的雷神,居然这么被人追的东追西跑,叫塞恩斯伯里如何能够忍得下这口气!这个老家伙!陈锋斜睨了塞恩斯伯里一眼,你想鱼死网破没问题,我可不想啊!陈锋不理会塞恩斯伯里,继续说道:“我想了想,我觉得我们还是去暗濯神界比较好。

光耀神界和暗濯神界向来不怎么友好,我们去那里逛一阵,纯粹也就当是去旅游了。”

索菲娅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可眼前之下,似乎也确实没有别的什么好提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