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位面商人

第二百一十七章 各自散去

第二百一十七章 各自散去锋和索菲娅从半空降了下来,这时候,哈努比斯已经累,完全昏迷不醒了。

而那几个下下黑手的家伙,龙神迪亚姆、拉特利奇兄弟们,正兴高采烈地围在旁边,口中嘀嘀咕咕的,显得很是兴奋。

一看到陈锋和索菲娅下来了,龙神迪亚姆和拉特利奇兄弟们吓了一跳,连忙嘿嘿地笑了笑,让到了一边。

这时候,正巧塞恩斯伯里也下来了,一看到地上的哈努比斯,当场便回头看了迪亚姆和拉特利奇兄弟们几人一眼,嘎嘎地怪笑道:“你们这几个小家伙,下手可真够狠的哦!”迪亚姆和拉特利奇兄弟们,都讪讪地笑了笑。

索菲娅瞟了塞恩斯伯里一眼,道:“塞恩斯伯里,你准备怎么处置这个哈努比斯家伙?”塞恩斯伯里冷冷地残忍一笑,左手轻轻一挥,一道宛如实质的紫色刀光一闪而过,昏迷着的哈努比斯顿时被一切两段,耀眼的光属神格立刻便飘散了出来。

迪亚姆和拉特利奇兄弟们,还有远处的卡林,都不禁流露出贪婪的神色,这可是哈努比斯的神格啊,一个神王的神格啊!只见塞恩斯伯里右手虚抓,那道光属神格顿时便被摄入了塞恩斯伯里的手中。

迪亚姆和拉特利奇兄弟们都暗自心道:这个老家伙,还好意思说我们下手狠,也不看看他自己?自己分明就是一个冷血的家伙!陈锋看了轻轻地叹了口气,转头走了开去。

索菲娅却是习以为常,不屑地轻轻地笑了笑,道:“塞恩斯伯里,还是老规矩,把它凝练成魂晶吧。

这么好的一份神格。

一定可以凝练出一块高品质的魂晶。”

塞恩斯伯里看着那份闪耀着光芒的光属神格,神色一时有些复杂,仿佛勾起了塞恩斯伯里对于往事的怀念。

陈锋环顾了一下不远处地战场,不久前众多的神灵们还在这里拼死厮杀着,不过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有了结果。

先前的那一大堆神灵们现在已经所剩无几了,特别是原本光耀神界的那些神灵们,总共也就没剩下多少。

而且此刻脸上一个个都是无比的茫然,同时也带着几分惊恐。

而那另外三方的神灵们,虽说是打赢了,但此刻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好到哪去,各自心怀鬼胎地站在那里。

他们也都明白,这一次虽然说是胜利了。

可是最终地话语权已经不在他们的首领那里了。

索菲娅突然心中一动,像是想起了什么,回头对着卡林问道:“卡林,你的那张黑云卷呢?拿过来让我看一下。”

卡林一看到索菲娅主动和自己说话,立刻有些激动,可同时也很是茫然,疑惑地问道:“黑云卷?什么黑云卷。

我不知道哇。”

“臭小子!你跟我们装傻是不是?”来,冲着卡林便吼道:“臭小子,你刚才还拿着那张黑云卷到处卷来卷去呢,所有人都看见了,你当我们是瞎子不成?”塞恩斯伯里的这一下暴怒,可把卡林吓坏了!塞恩斯伯里有多厉害,刚才和哈努比斯对打的时候,卡林早就看的清清楚楚地了。

人家那玩弄雷电的水准,可比那拉特利奇兄弟们厉害多了!卡林紧张地呐呐回答道:“我,我不知道哇,我真的不知道!”卡林此刻的心中可真是慌了。

什么黑云卷啊?自己什么时候看见过那鬼东西,而且还拿在手里卷来卷去?这分明就是胡说八道嘛。

我要是有,我当然肯定会给你们;可我的确是没有啊,这可怎么办?卡林突然心中一震。

该死的!他们莫不是想要将我们这些神灵斩尽杀绝。

所以才找来了这么一个借口?“你这臭小子。

还敢说不知道?”塞恩斯伯里双眼一瞪。

冲上去便就要对卡林饱以老拳,可就在这时候。

索菲娅轻轻地拦住了塞恩斯伯里,笑道:“塞恩斯伯里,你别这么着急嘛,他可能是不知道那东西的真正名称叫黑云卷。”

说着,索菲娅笑着回头对着卡林笑道:“我们说地黑云卷,就是那张黑色的暗幕,可以放出阴魂攻击别人的那张东西。”

“噢!是这个,哦,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释重负,忙不迭地把那张黑云卷拿了出来,还连声道:“我可真是不知道它就叫什么黑云卷,我要是知道,我肯定早就拿出来。”

卡林一边说着,还一边弯着腰,笑着朝塞恩斯伯里点了点头,一副虚心承认错误的样子。

其实,卡林本来也是一个聪明的人,原本应该可以猜到,索菲娅他们所说的必然就是那张巨大暗幕,只是刚才塞恩斯伯里那一幅穷凶极恶的样子,早就把卡林给吓坏了,所以自然是什么都忘了。

索菲娅从卡林手里接过了那卷黑云卷,左右翻动了一下,最后突然闭上了眼睛,双手捧着那卷黑云卷放在胸口,似乎是在感受着什么。

陈锋有些不明所以,便对着旁边的塞恩斯伯里问道:“老塞,索菲娅她这是在做什么?”塞恩斯伯里压低了声音,凑到陈锋耳朵旁,轻轻地说道:“这个嘛,我也不知道。”

顿时一晕。

你不知道?既然不知道,那就直接说嘛;这么一副煞有介事地样子,居然还凑到我的耳朵旁来说话?真是,真是岂有此理。

陈锋当场给了塞恩斯伯里一记白眼,骂道:“你这老笨蛋,那你刚才还那么起劲地帮着索菲亚一起要黑云卷?”“管它那么多,索菲娅既然要,那就先要了再说呗!”双手一摊,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

陈锋无语。

这时候,索菲娅在经过了一番感应之后,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转过身来,将那张黑云卷递给了塞恩斯伯里。

道:“塞恩斯伯里,你自己看吧。”

塞恩斯伯里有些疑惑,但索菲娅已经这么说了,塞恩斯伯里自然也只能接过来感应了一下。

可接着,塞恩斯伯里突然脸色一变,欣喜地叫道:“该死的,没想到冥神这个老混蛋居然还留了一手,哈哈哈。

这个老混蛋,真是狡猾!”原来,当年的冥神知道这次大劫自己肯定是逃不过了,但是抱着侥幸的心态,居然还是在自己的这得意武器中留下了一丝神念。

其实,留下这一丝神念。

也并没有什么太大地实际用处,若是没有人鼎力相助地话,即使再过上个千百万年,冥神地意识还是不会恢复。

索菲娅望着塞恩斯伯里,道:“好了,塞恩斯伯里,你想怎么做?我听说。

当年那家伙可是和你结下了不小的仇怨哦。”

以目前地这种状态,塞恩斯伯里要想抹去黑云卷上这冥神的那一丝神念,那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塞恩斯伯里只要神念轻轻一动,冥神从此便会彻底云消云散了。

塞恩斯伯里的脸色有些复杂,一直过了好一会儿,才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黯然地道:“算了,当年地事情。

还有什么可计较的?当年的那场劫难,大家是逃的逃、死的死,唉!如今好不容易才遇到这么一个老朋友,我又怎么忍心将他彻底抹杀呢?”陈锋也是在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

这个塞恩斯伯里,虽然动起手来了,从来不拖泥带水,但是不论怎么样。

还是念旧情的。

那哈努比斯要不是当年暗算了他地好友烈日之神。

估计塞恩斯伯里也不会这样痛下杀手。

塞恩斯伯里好像是感慨了一会儿。

抬起头来却看到一旁的迪亚姆那躲躲闪闪的眼神,塞恩斯伯里眉头微微一皱。

开口道:“喂,那个小家伙,你不用这么害怕。

不管怎么说,当年我和你的那个祖先也有过几分交情,我是绝对不会动你的。”

迪亚姆眼神中露出一丝惊喜,到了这时候,众神们也大都才到了塞恩斯伯里等人的来历,龙神迪亚姆连忙恭敬地道:“是是是,多谢,多谢。”

拉特利奇兄弟们互相对视了一眼,突然冲到了塞恩斯伯里的跟前,一下子全都跪了下来,高声叫道:“老师,恳求您收下我们这些学生吧。”

陈锋一看,顿时乐了。

塞恩斯伯里还没开口回答呢,他反倒是先冲到了前面,哈哈笑道:“好好好,不错不错,我可是你们老师地兄弟呀,来来来,先叫一声师叔来听听!哦,对了,顺便再倒上一杯茶来。”

塞恩斯伯里顿时双眼一瞪,吼道:“费尔德,你搞什么鬼?我可没有答应要收下他们!”可还没等塞恩斯伯里说完,索菲娅又凑了上来,嘻笑道:“这个好玩,这个好玩!我也是你们老师的好朋友,嘿嘿,也比你们大着一辈呢,我也要喝茶!”拉特利奇兄弟们互相眼瞪着眼,心道:这一时之间,让我们上哪去找茶水去?塞恩斯伯里则是气地哼了一声,把那黑云卷往怀中一收,一道紫光闪过,顿时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看见塞恩斯伯里离去了,索菲娅也感到颇为无趣,低声地嘟嘟囓囓地抱怨道:“没意思,真扫兴。”

陈锋看了笑了笑,道:“算了,索菲娅,别理塞恩斯伯里这个老顽固。

这一次,我们可是活捉了这变异的噬裂虫,是时候去找天虫帝国交换报酬了,我们走吧。”

索菲娅眼睛一亮,兴致立刻又被提了起来,连声笑道:“对对对,我们去交换报酬!”说着,索菲娅拉着陈锋,一个闪身,也消失不见了。

原地,只留下卡林、迪亚姆、拉特利奇兄弟们等人面面相觑。

突然,卡林想起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猛地喊道:“啊!我的黑云卷,我的黑云卷哇!”拉特利奇兄弟们原本被塞恩斯伯里拒绝,心情正不爽着呢,可如今一看卡林这倒霉样子,心情顿时立刻又好起来了,心道:看来,自己还不算最倒霉的,自己虽没有得到什么好处,但最起码自己也没有失去什么,嘿嘿,不赔便是赚嘛!龙神迪亚姆也是心中暗乐,心道:卡林啊卡林,这下子你可惨了!得意神器可没了,而且还没处讨去,哼!活该,谁叫你刚才乱拍马屁?搬出来两把椅子让人家坐?你看看,如今没坐到椅子的这位,生气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