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王

第五章 婆罗界年轻一代第一高手

“坎比大叔,我要离开了,谢谢你这两年来的照顾。”

阿索还是同样的表情,好像伽罗只不过是路人甲,坎比呆呆的望着阿索,下意识的点点头,脑子一片空白。

而这是阿索露出一个罕见的笑容。

“这位小兄弟请留步。”人群分开,摄于阿索匪夷所思的能力连摩呼罗迦人都默不作声的救治着他们的王子,这声音显得尤其突兀,只不过转而全场都议论起来,尤其是夜叉人,仿佛吃了**一样兴奋。

来着赫然是夜叉王子夜战天!

就算是夜叉族的人也很少能见到这位夜叉族的天才少年,继承了夜叉王的英俊,更重要的是他已经展现出比夜叉王同龄时还天才的实力。

夜战天本来不愿意和伽罗交手的,不是胆怯,而是由于父亲的建议,在他十岁进入灵动界的时候,其他人还挣扎在修行灵力,年轻一代根本就没什么对手,而他不但没有疏忽,反而更加努力,因为他是婆罗大陆第一高手的儿子,有这么一个伟大的父亲是好事,但有的时候也是一种负担,因为他的面前有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山。

但夜战天继承的不仅仅是夜摩天的天赋,还有毅力,对年轻一代的交手他已经没兴趣了,那些人也许真的不错,很优秀,也是常人眼中的天才,但相比他……有明显的差距啊。

当他一次又一次在战斗中胜利向父亲报喜的时候,夜摩天却是严肃的批评,战胜实力比自己弱的对手是不值得夸耀的,而因为这个自满,更是一种无稽肤浅的表现。

夜战天不是成为一名高手就完了,他要成为想父亲一样的天下第一高手,成为人人敬仰的宗师,他也为这个目标战斗着。

可是这次伽罗做的太过了,这么闹下去也不是办法,所以夜战天才准备出战,只是等他来的时候伽罗已经败了。

伤势的深浅夜战天一眼就能看出,败的如此惨,就算是他也要花点手脚,而听说眼前这个少年却在一个汇合就撂倒,如果他想这样不是没可能,但前提是使用最强的力量,伽罗的实力在年轻一代也是排前十的。

一见夜战天,在场的夜叉人都跪下了,就如同对夜叉王的尊敬一样,他们同样无比尊敬自己的王子殿下。

“有什么事儿吗?”阿索看了一眼夜战天问道。

夜战天微微一愣,转而笑道:“没想到王城一个小小的武道院就有你这样的高手,我们切磋切磋如何?”

夜战天年少就名动天下了,这些年更是厉兵秣马境界已经到了同龄人无法企及的境界,像伽罗在夜叉人眼中跟他们的王子殿下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而夜战天也对这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年轻人有了兴趣。

外面已经人山人海了,人们知道夜战天要教训不知天高地厚的摩呼罗迦的时候夜叉人都来看热闹了。

“尊敬的殿下,阿索他也是夜叉子民怎么能跟您动手呢,阿索,还不跟王子殿下行礼!”坎比急忙说道,就算打败了伽罗也不可能跟夜战天相提并论啊,在夜叉族的心中夜摩天就是神,无敌的战神,而夜战天就是神之子,都是无敌的存在。

阿索动也没动,看夜战天的眼神跟伽罗等人一样,“随便啊。”

丝毫没有把对方当什么王子的意思,他只是靠自己的努力生活吃饭,王子……管他什么事儿呢?

“呵呵,只是单纯的切磋一下,不会有事的,请诸位放心,麻烦大家出去等一下,我和这位小兄弟的交手动静会大一些。”夜战天并没有摆什么王子架子,反而很欣赏对方的镇定,其实在谈话间他的天魔功已经开始向对方施压,这倒不是故意,而是像天魔功这种绝顶神功本身就被这样的力量,说实话一般人在这种威压之下早就颤抖了,可是这个叫阿索可能比他还小的年轻人却没有任何反应。

对同龄人已经没兴趣很久的他也有了交流一下的意思。

“是,王子殿下,大家先出去吧,以王子的殿下的控制力不会有问题的!”

周围的人都点点头,连摩呼罗迦的人都老老实实的出去了,他们自然不会被夜战天的名头吓到,只是这个年轻人随意的一眼就让他们有种无法抵御的力量,丝毫兴不起反抗念头,天魔功的大名如雷贯耳啊。

以夜战天的境界,恐怕只是想了解一下这个叫阿索的奇怪功夫,在婆罗界有不少奇功异能,胜在出奇制胜,但以夜战天的能力,和天魔功克制奇功的属姓,这个叫阿索的能撑一会儿也足够扬名立万的。

人们心痒痒的要命,但夜战天的命令没人敢违抗,大家只能等在外面,而伽罗也醒了,他只是一口气闷着昏了过去,这种攻击还要不了他的命。

重新站起来的伽罗没有说话也没有离开,因为他已经知道夜战天就在里面,只是对手不是他。

(你,就是你,看完了,票留下,二米豆腐^_^)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