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王

第三十七章 乐师天赋

“不,不是夜战天,是个……奇怪的小子,那紫色灵力和运转的压力跟天魔功很像!”

“呵呵,稍安勿躁,你都说很像了,不要一惊一乍的。”

坍摩尔忽然也觉得自己有点太夸张了,好歹自己也是乾闼婆皇家学院的老师怎么能这么急躁呢,太过在意夜摩天的名头了,就算他夜摩天的弟子又怎么样?

而且仔细一想,还真的只是像,如果真的是天魔功,杀伤力应该更猛吧,灵力的感觉上还是有差别的。

“想明白了?”

“是,校长大人。”

“去吧,不管怎么说,都要拿出我们乾闼婆的气度,该怎么教就怎么教。”

“明白。”

“嗯,这维修费会从你薪资里扣的。”

汗……

坍摩尔兴冲冲的走了,他要去研究研究,想不出还有什么功法跟天魔功这么像。

苏洪烈放下手中的文件,米歇尔究竟想做什么呢?

但愿他不要做傻事啊,天命难违啊,看来自己真的是老了,折腾不动了。

“米歇尔,你还真有胆子回来啊!”

“呵呵,苏摩老师越来越美丽,我刚才听你的琴声更加让人沉迷了。”

“少来这一套!”

看得出这位苏摩老师和米歇尔之间有点渊源,但苏摩的学生可是很吃惊,她们从没见过苏摩老师这个样子,苏摩老师是皇家学院最好的乐师,连苏真公主也是她的学生,别的不说,在指导乐师技巧方面,苏摩的能力首屈一指,苏真的乾闼婆皇家功法也是她代传,因为她是乾闼婆王的妹妹。

米歇尔也不生气,笑呵呵的说道:“我这次给你带来了一个好徒弟,火月儿,绝对不比你的苏真差。”

苏摩有点微嗔,这个负心人,不过,沧海桑田,都是过往的事儿,现在也算是故人,苏摩把目光放到后面的月儿身上。

顿时就有了异样的表情。

“咦,你是伊舍人?”

“没错,是伊舍族参加御前比赛的正选,不过你知道了,佘天学院在这方面的实力有限,所以我把他们带到这里来了。”

换个人苏摩肯定要为难米歇尔一下,至少出口气,可是看到月儿之后,眼神就不对了,肯定是具有乾闼婆的血统,如此容貌,如此气质在乾闼婆也是罕见的,稍微雕琢一下,肯定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爱才之心顿起,“小月是吧,弹奏一曲给我听听。”

米歇尔则笑着站在一旁,月儿演奏的是佘天学院学的伴奏曲,一曲听完,苏摩直点头,“灵动境的灵力,虽然差了些,但潜质不错,还好,你送来的走,如果真在佘天破坏了她的乐感,就葬送了一个天才,这个徒弟我收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关门弟子。”

苏摩的学生们全都露出羡慕的眼神,学生和弟子之间还是有明显的差别的,没想到一个伊舍族的女孩子一来就能有这样的运气,尽管她的美丽,连乾闼婆的女孩子都有些嫉妒。

米歇尔也是一愣,他本来认为只要能在这里旁听就行了,看来这火月儿的资质比他想象的要好,事情的走向越来越符合那个了,老头子还真是够狠啊,死了都这么能折腾。

“呵呵,那我就多谢了。”

苏摩白了一眼米歇尔,“你不要自作多情,我收月儿做弟子,是因为她是罕见的好材料。”

“咳咳,不过你不能挖墙角啊,这次她还是要代表佘天学院出战的。”

“小人之心,乾闼婆族就算在没落也凑得出五个人,没人和你抢!”苏摩讽刺道,这是连她的学生都觉得老师难得这么小女人化,有点好笑。

轰隆……

这是坍摩尔老师第二次破坏公物了,“人呢,人呢,米歇尔,那小子去哪儿了!”

“坍摩尔老师,这里是乐师部!”遇到外人,苏摩又变得冰冰冷冷,声音隐含着压力。

坍摩尔一望苏摩的冰冷眼神,立刻反应过来,奶奶的,又冲动了,苏摩最讨厌别人这么不守理解,准确的说,乐师部的人,从老师到学生都一个样,那么多礼节累不累啊。

不过苏摩可是学院里数的上不能得罪的人。

“嘿嘿,苏摩老师,实在不好意思,你看我就是改不掉粗鲁的毛病,我来这里是找人的,对了,就是那个蝶千索,他不是来这里了吗?”

美人皱眉也别有一番风味,乾闼婆的乐师可不光是有音乐天赋,从外表到内在,都要上上之选,同时还是高手啊,别小看了苏摩,她的音波攻击可是非常恐怖的。

灵力的使用千变万化,一般的战士都是利用灵力增强身体,而乐师则是把灵力扩散开,形成音波攻击。

不仅只是乾闼婆,像紧那罗的幻术,也是非常恐怖,用好了,都是杀人于无形之中的绝学,大路上其他的应用也是千奇百怪,只是没这么出名罢了。

“蝶千索,我这里没这么个学生。”

米歇尔心里打鼓,不是吧,才这么一会儿,难道就出事了,看蝶千索的样子不像是喜欢闹事的人啊。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米歇尔又怎么明白阿索的姓格,恐怕阿索自己都不明白,根本不能以常理对待。

“他是伊舍族今年的正选之一,出什么事儿了吗?”

“出什么事儿了?”坍摩尔的声调立刻拔高,总算找到了发挥的话题,“你的这个学生一锤子把我的学生全打晕了,这事儿怎么算!”

米歇尔巨汗,“咳咳,坍摩尔,我想这里面肯定有误会。”

“坍摩尔老师,我记得你是教导我们学院的高级战士部,难道他们退步到这种程度吗。”

这么丢人的事儿,也亏他吼的这么大声,还当着外人的面。

坍摩尔脸一红,这才发现一个个小美女正盯着他看,学生被人扫了,最丢人的是他这个老师啊。

“咳咳,不是我的学生不行,是他用了类似天魔功的功法!”

所有人都惊呆了,以坍摩尔的见识和身份,显然不至于信口开河,但天魔功?

这怎么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