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王

一百三十七 绝境

“阿索,这行吗?应该让我上啊!”奥德里奇焦急的说道,情况很明显的,这第一场简直就是送啊,以他们目前的情况,根本没这个本钱,必须每局用命去搏啊。

“妖魔界有一种生命之花,很美。”

“花?”众人一愣,这个时候蝶千索还有兴趣讲园艺。

“它以力量为食,对纯妖力和灵力颇为偏好,生命之花的种子在灵力的激发下就会开花。”蝶千索依然不紧不慢的说道。

对方的灵力弱了,埃德蒙特斯知道是反击的时候了,灵力暴涨,踏着灵活的步伐朝月儿攻击过去。

月儿像是没看到一样,轻轻的撩动着琴弦,似乎已经不是在攻击了,可这时埃德蒙特斯的长剑已经袭来。

噌……一个钢铁般的藤蔓从地下闪电窜出直接锁住了埃德蒙特斯的攻击,噌……噌噌噌……一道道的藤蔓从地面窜出,每一个藤蔓都像有生命力一样活动者,搜寻着,在享受着琴音中所蕴含的生命灵力,这是它们的最爱。

也只有这种灵力才能让它们破茧而出。

“战局出现了转机,几乎已经到了落败边缘的火月儿选手召唤出了奇怪的藤蔓,而这藤蔓在关键时刻挡住了埃德蒙特斯选手的攻击。”简心大声喊道。

伊舍族总是能给人惊喜,可是靠这些藤蔓能挽救败局吗?

显然埃德蒙特斯并不怎么认为,区区妖魔界的植物就像对抗他,实在太搞笑了。

零爆——天王烈风斩!

剑光四射,灵力爆发,超埃德蒙特斯包围过来的数十根钢铁藤蔓统统被斩的粉碎。

藤蔓的攻击丝毫没有效果。

……雷声大雨点小?

月儿的琴音还在继续,仿佛这场比赛已经和她没关系了。

兔子开心的敲着自己的小皮鼓,真是愚蠢的人类,生命之花只是人类的说法,这是妖魔界非常暴虐的植物之一,不去惹它还要,一旦激怒,嘿嘿。

轰轰轰轰……数百道直径在一米多的更巨大的藤蔓冲天而起,而且这些藤蔓的四周全是毒刺,显然埃德斯特斯已经彻底激怒了它们。

攻击!

生命之花的藤蔓形成了一道钢索般的网罩向埃德蒙特斯,整个比赛场都被藤蔓包围了,根本无处可多,埃德蒙特斯的身体在缝隙中灵活的穿梭着,长剑纵横,可惜这次想砍断就没那么容易了,只会让生命之花更加的火爆。

轰……一个失神埃德蒙特斯被藤蔓抽中,身体被甩向空中,虽然用灵力防御住了,但身体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埃德蒙特斯还没来得及反应,面前已经全是藤蔓。

嗖……一条,两条,三条……很快埃德蒙特斯已经被藤蔓彻底包裹压缩了,看得出藤蔓正在迅猛收缩,埃德蒙特斯的灵力正在迅速减弱。

天族一边面色严肃,怎么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如果在这样下去,埃德蒙特斯小命难保,……要为后面的比赛考虑啊。

火月儿的治愈灵力极大的壮大了生命之花的力量。

天族向裁判提出这场认输,月儿连忙命令生命之花松开对手,它们正在死命的吸收对方的灵力,听到月儿的命令这才松开。

落地的埃德蒙特斯已经奄奄一息了,而这是恐怖的藤蔓周围开出了一朵朵淡黄色的美丽小花,非常的柔美芳香……这就是生命之花的含义,吸取猎物的生命力来绽放。

天族九成的支持者哑火了,倒是伊舍族的支持者欢呼起来,意外,意外,绝对是意外的胜利。

伊舍族竟然不可思议的一比零领先了,为他们拿下先锋战的是火月儿选手。

走下场的月儿之间倒在蝶千索怀中,这是伤敌一千自伤八百的攻击,喂养生命之花也消耗了月儿大量的灵力,但月儿总算用自己的努力拿下了一场宝贵的胜利。

失去了灵力支持,生命之花绽放过后迅速消失,随风而散。

第二战,天族已经不容有失,战行出场,伊舍族这边除非蝶千索出场,不然没有任何胜算。

战行虽然一直笼罩在战虎的名声之下,但同样拥有天王针心法的他也是含有对手。

“安谛妮,你上!”

米歇尔说道,除了蝶千索,安谛妮的希望比较大,胜负在五五之数,怎么都要搏一搏。

安谛妮幽灵般的来到场上。

地狱火VS天王针。

安谛妮丝毫不客气,地狱火汹涌而出,看得出这些天修行她的地狱火焰又有提升,而且对于火焰攻击的控制增强了。

一道道火焰杀向战行,战行的天王针灵力确实厉害,只要不是被地狱火正面攻击到,弱一点的攻击竟然都被天王针破掉,要知道地狱火是连灵力都可以烧掉的恐怖存在,但天王针竟然有办法破解。

看来真的是事无绝对,特姓不能决定所有,还是要看力量的使用方法。

只是这依然无法扭转战行的劣势,看得出战行尝试冲击安谛妮的地狱火,但太危险了,他的天王针不一定一击制胜,可是一旦被地狱火笼罩,不但比赛结束,连小命也没了。

劣势之下战行只能用零爆大招,澎湃的灵力攻击充斥着天王针的力量,竟然刺破了地狱火的防御,可惜,只是这样依然不行,安谛妮的速度也是惊人的。

在地狱火防御被破的时候,安谛妮有足够的时间闪避并展开攻击。

地狱火浪掠过,战行仓皇闪避,太危险了,一击失手着实让他有点心乱,而这时安谛妮的大招出来,地狱火冲天而起。

——地狱炎咆哮!

极度危险,谁都没想到伊舍族竟然如此强势,而安谛妮的地狱火竟然可怕到连天王针都无法突破。

又或是安谛妮的实力太强了。

这么下去伊舍族马上就要拿到无法想象的第二胜了!

但就在这时,安谛妮的身体剧烈的震动了一下,面纱下的脸色瞬间苍白如纸,最关键的是血咒爆发了。

本来和天毒族一战,毒素被排除一些,发作时间被推迟,可是前一段时间安谛妮和阿修罗一战埋下了隐患,而现在猛然激发妖力,罗刹功最可怕的地方就是暗伤彻底发作,引发血咒。

在如此激烈的战斗中,简直就是致命的,何况面对的是战行。

意外,最大的意外,这次大梵天没有站在伊舍族这边,运气向天族倾倒了,安谛妮选手在最关键的时刻地狱火失控。

具体情况不清楚,极有可能是地狱火反噬,自己瘫倒在地,天族捡了一场胜利,这在以前简直是无法想象的,但这次大梵天确实拯救了天族,第一场的意外,第二场的危险差点把天族逼到淘汰的悬崖,要知道一旦伊舍族二比零领先,暴君蝶千索极有可能拿下关键的一胜。

可是好事多磨,这是剩下的唯一一场有把握的战斗,现在没了,战行捡到了胜利,作为王族,战行没有喜悦,甚至还带着一点惭愧,但有的时候运气也是一种实力。

伊舍族走到现在也不能否认有运气的成分,而好运不可能总停留在一个族身上。

这样一来,伊舍族艰难了,后面等待的将是天族最华丽的两位主将,也是本届大赛最华丽的阵容,战虎和非信天。

第三场,天族派上的是法拉,天族并不是白痴,握有一胜,只有最后两场由战虎和非信天坐镇,稳弱泰山。

伊舍族派上的罗塔,本来,米歇尔是想赌战虎和非信天的,但显然天族已经把伊舍族当成了劲敌,不会在送便宜了。

零爆高级VS零爆初级。

天族和伊舍族的巨大差距,让这场比赛毫无悬念,尽管罗塔有很大的提高,尤其是在这次大赛当中,进步更是迅猛,可是这世界上公平的,天族的王者地位不容撼动,罗塔拼尽全力,可以说意志和力量都用到了最强,但依然无法挽回败局。

这是实力上的差距,容不得任何花哨。

看得出天族的法拉也无比认真,换成以往,面对一个伊舍族的零爆级选手,他根本连看都不看,但在这里,作为对手,他非常尊敬对手,伊舍族的每个人都很顽强。

罗塔最后是实在爬不起来了,米歇尔宣布了这场认输,总不能让罗塔送死啊。

天族二比一领先,现在伊舍族到了被淘汰的边缘。

生死一线啊。

希望破灭了,黑马之路到此为止。

赛况一丝不漏的传到夜叉族这边,对此夜战天没有任何表情变化,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许是惋惜,又或是还抱有希望?

但现在的伊舍族已经百分之九十九被淘汰了。

第四场马上就要开始了,天族的选手已经上了,现在天族可以稳坐钓鱼台,无论伊舍族是谁上都没关系,反正战虎和非信天有一个会稳胜,而另外一个则可以好好享受一下和蝶千索的战斗。

“阿索,战虎和非信天,哪个弱一点。”奥德里奇收起了嬉笑,认真的问道。

“战虎。”

“嘿嘿,好,那我就捡个软柿子捏捏!”奥德里奇要出战至关重要的第四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