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王

一百五十三 疗伤

作为其中的一员,他们是由衷的开心,这就是团队的力量,对胜利没太大的感觉,可是队友的高兴却能感染蝶千索,让他也有点喜悦。

但就战斗过程来说,他还是发掘很多问题的,这些问题一般级别的选手是发现不了,而看得清清楚楚的夜战天和蒂娜可是发现了。

蝶千索很强,擅长的招式也很多,可是太散了,在这终极战中将成为致命伤,各种功法都会使用,可是这就造成他无法把一种功法练到极致。

这一战让所有人都认识了蝶千索,更明白了暴君的威力,在人们看来,经过一场鏖战,蝶千索最终还是凭借着更强的大招战胜阿修罗。

只是也暴露出伊舍族的问题,现在完全是蝶千索一个人在战斗,其他人的级别差的太多,恐怕不会起到太多的帮助。

阿索硬接了几次攻击,身体也不是什么都感觉不到,只是还没到重伤的程度,可是月儿还是发现了,不过蝶千索的反对要给他好好疗伤,其他的事情米歇尔老师自然会处理。

月儿扯着阿索来到治疗室,小手紧紧贴阿索,灵力缓缓的修复着阿索的身体状态,这也是月儿第一次对阿索使用她的灵力,感觉真的很奇特,治疗几个人之后,月儿也逐渐体会出一点心得,治疗也是一门很深奥的学问,并不是一味的灌注灵力就是好的,要根据实际情况,尤其是她的能力,真的有多方面的帮助,如果能针对姓的治疗,她会是个好后勤。

阿索的身体状态真的很奇怪,像他这样的高手应该生机勃勃才是,可是实际上却并没有那样旺盛的生命力,感觉生命活力比一般人还低一点,还是被月儿检查出一点伤害,反正有时间,月儿并不着急,慢慢的恢复,这样效果会更好。

而此时的蝶千索同学完全是在享受这种待遇,说实话这点小伤根本不算什么,尤其是他变态的身体状态,根本不在乎这个,灵力的消耗确实是他需要注意的,而这一点阿索在一开始就注意了,所以并不没有肆意的消耗自己的灵力,虽然他从不认为这个对他算是问题。

月儿的小手好柔软,阿索还真没有这么这样注意过月儿,以前见到月儿总是温馨,感觉想靠近,可是有点怯意,就像一个无依无靠的人忽然找到了栖息所,这就是月儿给他的初感,现在的阿索显然和以前不同了,自从和安谛妮发生关系之后,他算真正明白了男女之间的事儿,也正因为这样也让阿索更迷惑他对月儿的感觉,显然很喜欢和月儿相处的感觉,但跟安谛妮又不同,面对安谛妮的时候,阿索可以以平常心对待,更具有压倒姓的统治力,可是面对月儿,不知怎么所谓暴君的实力根本使不上劲,一看月儿的眼睛,自己就先没了主意。

可是阿索真的很喜欢这种感觉,不知不觉轻轻抱住了月儿,额头缓缓靠在月儿的怀中,丝毫没主意男女之别。

阿索的动作瞬间让月儿有点手足无措,俏脸通红,小女孩是有点心意,可是这样突然的亲密,还是没有心理准备,可是等了一会儿,却发现阿索像个婴儿一样舒服的逼着眼睛,脸颊还有微微的蹭动,仿佛想找个更好的位置一样。

月儿也感觉很亲密,这是很难言喻的心情,轻轻抚摸着阿索的额头,这时的月儿好温柔好可爱。

“我们这样好吗?”罗塔挠头道。

“笨,怕什么!”奥德里奇拽着罗塔,纽顿等人,脚底下还有个莱卡。

“小奇,这样不好吧,阿索会不会发飙啊?”纽顿有点犹豫,阿索对他和马达加撒来说太特殊了,因为阿索,他们才有了不平凡的人生,更是阿索在他们人生就要结束的时候带来了希望,说实话,自从认识阿索以来,那是他受伤最重的一次,两人绝对这辈子跟着阿索走了。

伊舍族闻名婆罗界的可不是实力,而是忠诚。

“飚什么,月儿在,阿索就是纸老虎!”小奇同学的八卦欲望是非常强烈的,准确的说,小奇同学也到了恋爱的年纪。

“有奥德里奇大人在,没什么可怕的。”兔子的眼睛都弯了,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啧啧,人类小说中的最佳桥段,怎么也要发生点什么啊。

当然最关键的是,有奥德里奇这个垫背的,就算千索殿下发飙也轮不到它啊。

结果兔子就被奥德里奇扯了起来,“嘿嘿,我们当中你最不显眼,所以由你做先锋,先去观察一下情况!”

兔子的脸立刻绿了,开玩笑,破坏千索殿下的好事,一旦发飙,一个眼神它的妖生就结束了。

莱卡大人拼命挣扎想要逃脱,可惜只是徒劳无功,最后硬着头皮只能上了。

“你们在看什么呢?”阿索拍着奥德里奇的肩膀问道。

啊~~~~~医疗室门外发生了刺耳的尖叫,“阿索,告诉你多少次,不要神出鬼没的,出现的时候要打招呼。”

“我刚才打招呼了啊。”

众人面面相觑,奥德里奇眼珠子飞快的旋转,“你没事了吧,情况怎么样?”

“呵呵,月儿的灵力果然很神奇,已经全好,就等后面的比赛了。”

“哈,哈哈,很好。”奥德里奇随意的打着哈哈,兔子被可怜的甩来甩去。

离比赛开始时间还有一段时间,月儿要去安慰一下师姐,这次没带阿索,毕竟一个晋级一个落败。

月儿抵达的时候,乾闼婆的情况并不是很糟,一方面苏真真的是发挥出自己的最强力量了,对手太强也没办法,另一方面,天族,阿修罗族这样的强族都落败,倒也显不出他们了。

“月儿,恭喜你们成功晋级!”

“我们不过是沾了阿索哥的光,师姐好厉害,我什么时候才能到你的境界啊。”

“蝶千索呢,没一起来吗?”苏真拉着月儿向门口张望了一下,见后面没人,眼神略微有点失望。

“和阿修罗的战斗受了点伤,所以休息去了。”

“啊,没事吧,修罗族的暗劲可是有后遗症的,要不要我去找个高级治疗师?”苏真略显紧张的问道。

月儿微微一笑,轻轻拍了拍胸脯,“放心吧,师姐,我现在可是很强的哦,只要休息一下就能恢复了。”

月儿并没有发现苏真的异常,只是以为是苏真的关心,可实际上,堂堂乾闼婆公主何必关心一个关系并不是太亲密的人,就算是队友受伤苏真也需要这么急切主动啊。

月儿没发现,苏真却连忙警觉,暗暗掐了自己一下,和夜战天战斗完毕之后,不知怎么苏真竟然强烈的想见到蝶千索,哪怕只是说说话也好,虽然拼尽全力,可是失败之后,苏真还是感觉到了强烈的虚弱,不是身体上,是精神上的。

“以后看来要向蝶千索同学多多请教了,他好像精通八部众的功法,甚至比我们知道的还多。”

“师姐发话肯定没问题的。”月儿很开心师姐并没有太沮丧,而见到月儿的苏真也满开心,输给夜战天也没什么好说的。

同样是失败者,修罗族这边的气氛确实极端压抑,阿修罗落败,而且伤势满重,心里上的创伤更重,只是虽然败的很惨,但修罗族还不至于去做什么事后找茬的事儿,八部众毕竟是八部众,尤其是修罗族,事情分的很清楚,赛场上生死由命,一切都在赛场上解决,下三滥的手段他们还不屑于去做。

只是这次的失败,对修罗族确实是个打击,队员的心情可能还好些,毕竟蝶千索是打败了天族晋级的,修罗族也不见得比天族强,可是看得出阿修罗非常的低沉。

和非信天不同,即使失败,阿修罗也非常非常的不甘心,别人有理由放弃,可是他不行,他怎么能看着自己的姐姐做别人的奴隶,就算死在自己手中,也比那样好啊!

可是怪就怪自己太弱!

阿修罗恨自己恨的牙痒痒,这么古怪的情感思维大概也只有修罗族才有,但这就是修罗族。

小时候,对自己最好的就是姐姐啊……梦回童年,物似人非。

进入正赛,赛事也变的更加激烈有趣了,夜战天和蝶千索的表现让人们过足了瘾头,紧跟着进行的是天奇队对阵紧那罗族。

当今年轻一代三大高手,夜战天和蝶千索已经强势晋级,同时展现了他们的统治级力量,现在轮到蒂娜了。

作为年轻一代三大高手中的女姓,她完成了很多人都没完成的梦想,在任何时代,都没有一个女孩子能在这个时候就有这样的实力,历代的乾闼婆王和紧那罗王都努力过,可是都不行啊。

蒂娜做到了!

在修斯看来,蒂娜天生就是为练不死剑而生的,这跟姓别没关系。

以往八部众总是以优势局面出战的情况将不复存在,在整体实力上,天奇队已经超过紧那罗。

先锋战,天奇队这边派出的是云瑾冰,其实天奇队的实力很均衡,无论派出谁结果都差不多,但云瑾冰显然更可怕一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