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王

一百六十二 猛战

“疯”字绝对是当之无愧的,他的队友也不知道这脑袋是怎么练出来的,竟然没把他练成神经病。

轰……言仲的头正正的轰在蝶千索的胸口,完全是最近距离的攻击,想要格挡都来不及。

如此近距离,想要用秘法都来不及啊!

咔嚓……一动不动,地面炸裂,延伸十多米。

两人都不动了,这一击击实,五脏六腑都碎了吧?

伽罗不相信,可是不得不相信!

金刚不坏功!

这明显是兽型变的波动,传说蝶千索无所不会,但还一直没使用的就是摩呼罗迦的功法了,伽罗无法解释,有人竟然把摩呼罗迦的绝学练到这个地步。

在刚才那种情况也只有摩呼罗迦的功法才能抵挡得住!

防御式的攻击。

没人比言仲更清楚,零爆的连环打击全像是打在一个大铁块上,而最后这一撞如同直接撞在城墙上。

哪怕是铁头,言仲也是眼冒金星。

蝶千索抓住了言仲的头,人类的话,来而不往非礼也,只不过阿索对于这种繁杂的攻击并不是很感兴趣。

银色如同丝线一样的灵力迅速把言仲捆了起来,让这个疯狂挣扎的小子安静下来,当然这种方式并不是人类的,阿索只不过把妖力换成了灵力罢了。

言仲当然不喜欢别人抓着他的脑袋,更不喜欢捆绑这种调调,这家伙把吃奶的劲儿都用出来了,可是刚刚经过一次零爆,他的零爆又是极度消耗的,还没办法立刻使用最强力量,这种滋味可真不好受,这是什么鬼招式!

言仲无比郁闷的是,师傅曾说过,八部众的功法,他们都可以无视,可是单[***]法意义上,摩呼罗迦的功法确实有点克他们。

只是言仲没遇上伽罗,却碰上了无所不能的暴君。

言仲无可奈何的被蝶千索举过头顶,他想过无数中被敌人压制的情况,但从没到过现在的情况。

蝶千索举着言仲腾空,半空中一个急转猛然朝地面加速俯冲——灌地爆!

轰隆隆,破烂不堪的竞技场继续遭受着摧残,言仲已经躺在了坑中,但疯魔弟子的耐击打能力果然不同凡响,被轰成这样竟然还能呲牙咧嘴的想要站起来,只可惜他无法解开身上的灵力束缚。

灵力丝线一甩,言仲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又飞了起来,然后一只脚越来越大,言仲只能把自己残余的灵力提高到顶点。

砰……嗖……巨大的力量传来,言仲像炮弹一样飞向空中,眨眼间就化成了一个光点。

所有人仰望着天空,等待着言仲落下来的时刻。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三分钟……奶奶的,脖子好酸,人呢?

裁判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能在这样重要的比赛任职,也是资深裁判,主持过不少远征竞技场的曰常比赛,可是从没见过一脚把对手踢没的情况。

让全场十万多人这么干等也不是办法啊。

根据他的职业经验,现在可以按场外处理了,然后裁判开始倒计时十秒!

十……九……八……三……二……一!

由于言仲选手消失,所以蝶千索取得第二场胜利!

“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看来蝶千索对这种疯子式的打法没有兴趣啊。”阿尔湿婆乐道。

最后那一脚明显有小孩子气,显然是对这人乱七八糟的打法很不爽,干脆一脚踢飞,只不过这一脚踢的还真远,看来言仲肯定是被提出远征竞技场了。

“无聊!”苏真冒出两个字,其实心中还是很开心的,看到蝶千索被言仲暴打的时候,小公主气就不打一出来,对付这种疯子,就该直接一脚踢飞,结果蝶千索竟然真的就一脚把言仲踢没了。

这算不算心有灵犀呢?

苏真公主的脸有点红。

一旁的阿尔湿婆有点摸不着头脑,听口气像是批判,可是看脸色怎么又不太像呢?

显然暴君还是要选对手的,疯子言仲被轰飞了,天奇队的第三位选手立刻出现。

第一次见到冷静如冰的云瑾冰竟然如此主动。

女帝菲琴娜的弟子俏然而立,就像一株优雅的百合,冰冷透着战意的目光深深的望着蝶千索。

这是第一次,她想战斗而战斗。

对于蝶千索的行事方式,云瑾冰感觉很奇怪,本就处于不利局面,还浪费力量救治对手,他是怎么想的呢?

其实阿索自己倒无所谓,对他来说,和苍茫的战斗给他带来的价值远超过其他,利用比赛的间歇,他也静静的琢磨着其中的关键,看来想要对抗勾魂摄魄王的幻瞳,只有依靠最坚固的灵魂力量,生命可以不要,但绝对不会被控制,可是,他的幻瞳恐怕连勾魂摄魄王十分之一的力量都没有。

最强之路依然遥远啊,但显然只有在人类世界才能找到那唯一的钥匙。

其实现在的情况也很好,人间界和妖魔界两不相干,三巨头虽然强大也无法来到人间界。

相比三巨头,像夜摩天这样的存在更具威胁姓,对阿索来说,人类的传统势力对他可不是很友好,交流起来不太容易,和妖魔反而更直接。

蝶千索看着眼前的女孩子,感觉不到什么杀气,但却有危险的味道,女帝在婆罗可是有极高人气的,所以当云瑾冰出场的时候总能得到最大的支持,也许夜摩天和修斯是最强的,但菲琴娜却是人气最好的,不得不说拥有强大力量的女帝是个慈悲心肠的好人,真正的好人,这是连作为对手的不动明王都承认的一件事。

菲琴娜是个拥有大智慧的女人,她的事迹也是数不胜数,所以人们也把这种喜爱献给了云瑾冰,这是其他选手不能相比的,婆罗受过女帝恩惠的人绝对不在少数。

云瑾冰拿出了自己精美的弓,一路晋级,她也是过关斩将,而且对手输的都是口服心服,而且几乎都没怎么受伤。

冷静的判断,压倒姓的力量,这就是女帝传人所做到的,人们称之为冰雪精灵。

云瑾冰把弓放在胸前,这是战前礼节,全场起立为这位女帝的传人鼓掌,云瑾冰的心情很平静,她知道,人们不是向她致敬,而是她的师傅,这就是师傅数十年来所做的。

勿以善小而不为。

开始很多人觉得很傻,也有人觉得沽名钓誉,但是几十年过去了,女帝菲琴娜做到了,哪怕是在挑剔的人,提到这个名字,也要佩服,不管你是否喜欢她的方式,但只要有点理智的人,也会抛开立场,赞上一声。

当到了这样级别的比赛,声威更是巨大,声浪一波波的传来。

阿索拥有着和云瑾冰一样的平静,外界的波动丝毫无法影响到他,只是阿索很好奇,这股力量,看得出这些人是发自内心的欢呼,而不像是妖魔界的那种迫于力量的欢呼,人类不是最复杂的吗,这又是怎么统一呢?

伊舍族VS天奇队,第三战开始。

幻影弓出手,这是对蝶千索的又一次考验,刚刚是极致的近身肉搏战,紧跟着遇到的就是最强的远程攻击者。

噌……极速一箭停住了,因为两根手指。

阿索轻轻抚过箭身,弓箭化成了灰烬,微微一笑,“普通的攻击是不行的。”

“是吗!”

云瑾冰的声音很轻,一如她飘忽不定的身法和攻击,毫无声息,瞬间六箭射出,三前三后,可是眼看就要接近目标的时候,后三箭忽然窜前。

堪称神迹的细节控制力。

蝶千索的手在也消失了,当再次出现的时候,手中多了六支箭,而这时又有九支箭射了过来,没有丝毫的停顿,甚至不给蝶千索在开口的机会,随手一抖,六只箭被扔了回去,云瑾冰射过来的九支箭全部落地,当然还有蝶千索六个断箭,没多少人能看清楚这一瞬间发生的事儿,可是蝶千索却随手用箭击退了云瑾冰的箭,这其中的控制力更可怕。

虽然攻击被破,但云瑾冰的脸上丝毫看不出沮丧,这手准度和眼力真是可怕啊,他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蝶千索一步步靠近云瑾冰,而云瑾冰却没有动,幻影弓再次抬起,这次冰雪精灵的口中似乎有声音。

女帝秘法!

这才是女帝最强的绝学,弓箭只是辅助而已,又是一箭,这次蝶千索不能空手接了,这里面有巨大的杀伤力。

身形一晃,弓箭穿过幻影直接没入地面消失不见,同时地底传来这一阵闷爆。

绝对是匪夷所思的秘技!

在场都是识货之人,都说女帝的秘法可杀人可救人,变幻莫测,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

云瑾冰的攻击并没有停止,一箭被蝶千索闪过之后,她也大概知道了对方的移动速度,并不是可以直接打败的,灵力释放出绚烂的光芒,冰雪精灵也不客气,一上来就是一击零爆。

秘法——万箭穿心!

身形腾空,一瞬间,天空被利箭布满,没有一丝缝隙的箭雨,更可怕的是这些箭有若生命一样笼罩着蝶千索的方向就算有一百只手也无法抵挡啊,这就是传承与女帝的秘法,这可不是用灵力制造出来的幻象,而是具有杀伤力的秘法,不得不说这种攻击似乎有紧那罗幻术的效果。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