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王

一百六十五 暴君本色

肉眼可见,剑芒的恐怖,和蒂娜灵力的肆虐,可是蝶千索的两根手指却稳如泰山一动不动。

蒂娜头一次遇到这种事儿,遇到这么大的力量,简直堪称蛮力了,不死剑竟然无法移动分毫。

不死剑被一点点的压下来,蝶千索的眼神红光一闪,崩……全场鸦雀无声,选手们都惊的站了起来,因为他们看到了最不无法想象的事儿。

不死剑被折断了!

孤独战神修斯的弟子,蒂娜的不死剑被折断了!

无往不利的不死剑竟然也能断?

一瞬间,蒂娜感觉到自己的灵力被切断,时间停滞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剑就这样毫无征兆的断了。

“师傅,你放心,我一定会有这把剑战胜夜战天,不死剑才是天下第一剑!”下山前,蒂娜认真的说道,虽然不是豪气冲天,但她是抱着这种信念去追求的。

武道是孤独且茫茫没有尽头的,必须不断的给自己树立目标,她相信,有一天,她的不死剑会成为超越师傅的不死剑。

当时修斯只是微笑,什么都没说,蒂娜知道自己会用行动让师傅明白的。

而这一瞬间,心都快要死了,不死剑竟然断了。

她想到过输,但绝对没想到这一幕。

蒂娜毕竟是蒂娜,在这种心神巨震的时候还能躲开蝶千索的攻击,但明显这次的闪避距离太远,落地的时候,也略显踉跄。

目光无法从自己的断剑上移开,剑对于剑客无疑是生命,尤其是像蒂娜这样的存在,这把剑是师傅交给她的啊。

竟然在出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战就断了。

蝶千索随意的把剑尖一扔,这种无稽的意义不在他的思考范围之内,现在是时候解决对手了,所谓不死剑他大概明白了一点,不得不说确实是一种很强很复杂的力量,不是随意可以模仿的。

可是战斗就这么结束了?

还太早啊,天空出现巨大的力量场,这力量场显然要比非信天的要强很多,不同的级别所能吸纳的天空之力也是不一样的。

从蒂娜的眼神看,就知道,女战神愤怒了。

轰轰轰……一道道力量轰下,蒂娜的头发变成了璀璨的金色,断裂的不死剑也完全由剑芒补充起来,身体缓缓悬浮空中。

恐怖的灵压直接笼罩全场,同样是灵引境,蒂娜的力量只能用可怕来形容。

一道道灵力旋风开始横扫,力量弱一点的观众也被吹的人仰马翻,蝶千索的头发也被吹乱了,就在遮住眼睛的瞬间,不死剑斩下。

轰……借着天力,一道巨型光芒长剑直接剁下。

轰隆隆,竞技场被砍成两半,碎石漫天,但蝶千索一动没动,脚边就是灵力砍出的鸿沟。

夜战天缓缓坐下,没什么技巧了,蒂娜虽然很强,可惜在稳定情绪上,比当年的他好不了多少。

不经历风雨是见不到彩虹的。

要战胜蝶千索,只有那超过力量和技术,抛弃胜负,抛弃荣辱的最坚强的意志!

夜战天狠狠的握起了拳头,只有他能打败蝶千索。

半空中,蒂娜的不死剑正在凝聚着堪称恐怖的力量,一些近排的观众已经开始后退了,显然这种力量等级已经波及到他们。

选手区的多数选手还在坚持着,显然谁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别人看遍。

“大姐头发飙了。”言仲有点兴奋,蒂娜以灵引境所释放出来的剑法,肯定是毁灭级的,不好好教训一下这个蝶千索,这口气怎么都咽不下去啊。

云瑾冰依然漠然的看着,放佛胜负和她没什么关系,只是看得出冰雪精灵的眼角微微皱了一下。

不死剑周围电芒四射,蒂娜如同君临天下的女武神,巨大的灵力风暴正在成型,她要直接毁灭整个竞技场。

在力量全面压制下,整个竞技场都透着一种窒息的感觉,死寂,没有一点声音,人们能体会到蒂娜的愤怒和时刻会爆发的力量,激怒女武神的结果非同小可啊。

蝶千索缓缓举起右手,食指伸出,望着空中的释放着恐怖力量的蒂娜,忽然说了一句,“风好大。”

噌……手指上一道光芒射出,射向了蒂娜,与此同时,蒂娜的灵引殛爆——万剑穿心席卷而出。

可是就在灵犀倾泻的最强点,那到光芒钻了进去,直接闯过了风暴中心,撞击在不死剑上,不死剑存存碎裂。

碎的不仅仅是不死剑,还有蒂娜的意志。

她的灵力无法阻挡这灵力的冲击。

光芒穿过了蒂娜的身体,灵引风暴戛然而止,蒂娜望着空空如野的双手,那仅剩的随便也随风而落。

嗖……哐当!

没有灵力防御的掉落,发出身体硬在地面的响声,血流出。

蝶千索依然是蝶千索,依然是那只手,只是撩开了挡在眼前的头发。

这是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

分出胜负了吗???

夜战天握着手,控制着身体的激动,那就是他的力量吗?!

小夜叉王战了起来,目光死死的盯着蝶千索。

两年了,这一天终于来了。

看着夜战天,蝶千索微微一笑,月儿说,对待别人要有礼貌。

时间定格。

没多少人注意到这一点,人们还没从蒂娜的失败中反应过来,包括非信天等人,完全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

看看地上的蒂娜,又看看蝶千索。

暴君依然是暴君,任何敢于挑衅他权威的,都将只有一个下场。

可是,不死剑蒂娜啊!

传说中无坚不摧的不死剑,竟然这样倒下。

全场近乎九成的女武神支持者都以恐惧惊疑的眼神望着蝶千索,简心再次跳到桌子上,小丫头有点兴奋的大脑发烧了,蝶千索横扫天奇队超级无敌强势晋级!

暴君~暴君~暴君~暴君!

暴君~暴君~暴君~暴君!

暴君~暴君~暴君~暴君!

十万人的巨大竞技场上,那一小撮人尽情的欢呼着,奇迹终于诞生了!

如果不能让人喜欢,就让他们怕你吧。

这是魂炎地狱王千喉曾经说过的,暴力的君王少有的一句有哲理的话。

即便是不死剑也只有溃败一途,地上那块闪亮的不死剑残片,似乎在诉说着无助。

可是没有比竞技场更公平的,在这里,哪怕所有人都反对,依然要用实力说话。

胜利吗?

对于众人的狂欢,阿索没什么太大的感觉,对他来说最大的意义,就是又结束一场,很快他就可以当地主了。

记得以前和月儿生活的地方,地主都是很牛的存在,很快他就能拥有同样的东西,可以让月儿开心,安全。

走下竞技场的阿索受到了罗塔等人疯狂的拥抱,奥德里奇有点口齿不清了,说实话,看到蝶千索被杀伤的时候,小奇担心死了,毕竟是干掉了四个超级强大的对手,还要面对不死剑蒂娜,完成了不可思议的壮举。

这是他的兄弟!

马达加撒和纽顿也激动的不知该说什么,他们见证了奇迹,在这奇迹诞生的路上,有他们的一页,无论人们和时间能否记住,作为普通的伊舍族人,他们此生无悔啊。

月儿则是二话不说,狠狠的踩着阿索的脚,还转着圈,然后小丫头就抱着阿索哭起来,众人则是大笑。

米歇尔老师竖起大拇指,点点头。

兔子想在这个时候表现一下,拍马屁就要看火候,此时不拍更待合适,可是……奶奶的,一群人都仗着块头比自己大,太不公平了,兔子蹦了好几次不是罗塔的屁股顶出去,就是差点被纽顿踩到。

最后还是月儿殿下善良,给它让出个小小的地方,兔子很开心的蹭了过去。

……谁胆敢在这么重要的时刻揪伟大的莱卡大人的耳朵?

就在兔子快要得逞的时候,安谛妮一把它提起来,显然她不希望兔子去破坏气氛。

兔子还想挣扎,可是看到黑漆漆的火苗,耳朵立刻耷拉下来,显然它还没活够,小妖的肉酸,烤了也不好吃。

伊舍族欢腾雀跃,而天奇队的人则目光黯然,雄心而来,功亏一篑。

这是成长必须经历的……无法相信的结果。

蝶千索再展暴君风范,这次被横扫的是天奇队,幻海,苍茫,云瑾冰,言仲乃至蒂娜,竟然都落败了。

富不过三代,状元师父教不出状元徒弟?

看过的人依然迷迷糊糊,没看过的人,更是无法想象,蝶千索是怎么样横扫众多高手的。

记住蝶千索名字的人不多,感觉上这个名字有点绕口,可是暴君这个绰号从此传遍婆罗界,击败不死剑蒂娜的年轻人,无论是什么背景,现在都足以名扬天下。

阿索完成了众多年轻人梦中的念头,打败蒂娜或者夜战天,这种感觉如同未来可以超越三大宗师一样。

梦一样。

现在梦想成真,蒂娜倒下了,不死剑的强大无法阻碍暴君横行。

最后,最后一关,终极梦想,鏖战五局的蝶千索将在最后决赛面对所向无敌的勇者小夜叉王夜战天。

暴君VS小夜叉王。

热血碰撞,终极对决。

年轻一代终于要出现一个公认的王者。

现在哪怕是在有信心的人,也不敢妄言夜战天就能获胜,蝶千索实在太强太可怕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