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王

一百六十八 约定

这次是大轮明王的使节团,没办法,自己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儿子竟然狂妄到独闯婆罗界,哪怕是以往,婆罗也从不缺乏强者,现在的年轻人太急功近利了,当然这种冲劲还是值得称道的。

以两界目前的关系,和炽释天的外交政策,是可以谈的,不管怎么说都要把小明王接回去。

使节团不敢嚣张,虽然不服,但小明王毕竟是败了,这也让他们低调不少,婆罗界御前比赛的情况连冥土都开始流传了,夜战天,蒂娜的大名也是广为流传,毕竟两人的师傅可是响彻人间界的存在,小明王败在夜战天手上虽然有点惋惜,可也在情理之中吧。

但使节团一到就得到一个消息,不死剑蒂娜竟然战败了,婆罗八奇人在冥土也不是无名之辈,当冥人知道有人竟然横扫了蒂娜率领的天奇队,连他们都被震撼了!

震撼的原因是婆罗现在已经积弱成这个样子,新一代太弱了,除了一个夜战天,连蒂娜都是虚有其表。

小明王只是运气不好碰上了夜战天,不然的话,肯定会晋级决赛,既来之则安之,他们到要看看,婆罗年轻一代最高水平的战斗是什么样,同时也将作为重要信息反馈回去。

小明王回去也少不得要受点罪,不是因为他擅自来婆罗界,是因为他输了,哪怕是输给夜战天,也是大大丢了冥人的脸。

访问团也将带回去夜战天的最直观情报,毕竟夜战天也成名已久,对于未来的敌人冥人也是很关注的,在夜摩天身上吃了大亏,可不想在夜战天身上重演。

雷帝表现的很友好,派人接待了访问团,并大肆宣传了一下,这也是炽释天的功绩,一旦成为帝王,名流千古就是他们的追求。

小明王也抱住了姓命,治愈的七七八八,只不过大败的他脸上在也没了笑容,也没了傲气,夜战天的剑不止砍在他的身上,更重重的造成了心理创伤。

这件事儿传回冥土,肯定会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消遣。

这是整个访问团的人都这么认为,外人也这么认为,而明鉴怎么想就没人知道了,也没人关心一个失败者。

比武场已经修葺完毕,显然这里的工人很有经验,这里被破坏也是很常见的,只是从没见过被破坏如此严重的。

但雷帝要求两天修好,就没人敢拖到第三天,炽释天很满意现在的氛围,更满意蝶千索的出现,他要人们逐渐淡忘什么三大宗师,什么八部众,在婆罗界最高且唯一的统治者就是他,炽释天。

要挑战传统,夺权,需要一步步的铺垫,需要大量新势力的出现,更重要的是,他要隐秘的给出个信号,那些有实力,有势力,有财力的人,可以投靠他,他可以给他们权利。

炽释天很能忍,只有这样才能做到他想做到的。

而现在就看蝶千索争不争气了,至于奖励,呵呵,一个没有背景的人物,就算给他一块地,他也保不住,同时无法建设管理,想成为一个贵族,没有三代的经营想都别想,想成为一个领主,那更是要五代才行。

但是,有个事儿却让炽释天不是很爽,那就是吉祥天女到现在还是无影无踪,四大天王无法找出她的踪迹。

那股力量的存在,也算是炽释天的一个心病,目前为止也找不出什么好的处理方式,最关键的是,当**摩天和修斯虽然肯支持他上位,但并没有答应他解决后患,不是炽释天不想斩草除根,也不是他想展现大度,而这是跟夜摩天的约定。

毕竟夜摩天这种人不是他能指挥的,在当初这已经是巨大的优惠,可是几十年过去,炽释天也不满足了,但夜摩天依然在,依然强大,所以炽释天要动用其他的方式。

问题是一个,解决方法有很多。

吉祥天女究竟想做什么呢?

一个小丫头能玩出什么花样,不管什么花样,总要露面才能施展,炽释天倒也不相信过气的大梵天传人还能闹出什么动静,如果真是这样,他也不必手下留情了。

只是他对手下的办事能力很不满!

终于对决终于要开始了,远征竞技场人山人海,整个燕京都处于一种疯狂状态,这次御前比赛给他们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享受,力量,未来,没想到年轻一代竟然可以打出这样的水准。

婆罗界后继有人,而所谓的冥人闹事,现在只能算是个笑话,婆罗人只会觉得很爽,但愿冥人多来几次。

尽管这样,冥人还是出席了,作为宾客,炽释天给了他们很高的待遇,但感觉上只是为决赛助威的小丑,供广大婆罗人观赏的,明鉴也来了,可以说他是风暴的中心,也是给婆罗人丢脸的蠢货,应该没脸出现,但他还是来了,静静的坐在那里,无视着周围的耻笑,和来自同伴的埋怨眼神。

既然来了,客随主便,他们想不看都不行,真有点如坐针毡的味道。

这是终极的赛场,婆罗界有史以来最大的比武盛况,人人关注,人人参与的战斗。

夜叉族VS伊舍族。

今天,婆罗每个人都会记住伊舍族,这个曾经默默无闻,完全被人忽略的种族,创造了神话。

尽管神话的主角并不是伊舍人,但却足以让每个伊舍族人骄傲的,很多伊舍族人慕名而来,他们就是来为蝶千索加油的,这是整个民族都不敢想象的大事。

伊舍族和夜叉族出场了,蝶千索领先的伊舍族,夜战天领先的夜叉族。

直冲云霄的欢呼声,一路走来,两人都有了一大批拥趸,人们会吃惊的发现,观众席上并不是夜战天的天下,蝶千索的支持者也不少,一样的疯狂。

声势浩大的对抗。

究竟谁才是最强的战士?

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答案。

奥德里奇现在可真算是啦啦队队长,人气颇高,月儿则略显安静的望着阿索,昨天安谛妮罕见的和她说了一些话。

这些话让月儿感触颇深,她需要成长,需要适应这种变化,阿索哥不是以前那个她捡回来受她照顾的大哥哥了,金鳞岂是池中物,化成金龙只是早晚的事儿,而月儿也需要做好准备了,很多时候不是实力上的,而是心理,她自己需要跟的上这种变化。

月儿偶尔也想过,是不是和阿索回去过以前的生活,但现在想来,有些事情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有些人注定就是不平凡的。

可是不管怎么样,月儿都会跟随。

安谛妮依旧静静的站在那里,月儿心中很是感激,一席话解决了她最近一直迷茫的事儿。

转变不是一点两点,也许战斗中的阿索依然让她牵肠挂肚,但是她至少要学会坚强,不要出点什么事儿就一惊一乍,露出软弱,这样只会拖累阿索。

看到阿索的目光,月儿露出灿烂的笑容,挥舞着小拳头,为阿索加油,这种坚强也能带给别人信心和力量。

夜战天也走了上去,谁都明白,其实这就是夜战天和蝶千索的舞台,其他人都是配角,天奇队已经证明了胜负不在于认输,夜叉族也不见得比天奇队强多少。

“时间过的真快。”夜战天的脸上露出一丝无法言语形容的表情,应该是等待很久终于来到的滋味。

“你变化很大。”蝶千索的眼睛观察着夜战天,可以说两年前的失败,真的是改变了一个人。

勾魂摄魄王曾经说过,人类最大的力量来源自精神波动,这也是妖魔所无法相比的。

当时蝶千索以为这是勾魂摄魄王在变相的说自己是最强的,但现在看来,那番话是有极深刻含义的。

“有种滋味只有体验了才知道,你答应了我的请求,我也还你个说法,放心,谁也不会改变一对一,夜叉族不会靠人数!”

夜战天说道,说这话的时候,小夜叉王依然抱有夜叉族的尊严,高手之争,只在毫厘,但无论成功还是失败,夜战天只想靠自己的实力,至于什么地,什么奖励,那从来不是夜战天考虑的。

如果是以前的阿索,没事好说,干掉夜战天也就完了,但是作为一个人,就不会这样。

“罗塔要战曼狂,然后你和我!”

夜战天微微一愣,忽然明白是为什么了点点头。

小夜叉王是不在乎什么比赛规矩的,裁判只是摆设。

人们忽然看着两人走了下去,夜战天对着曼狂说了几句,曼狂先是一愣,紧跟着露出点兴趣。

伊舍族的众人也是奇怪,好好的,怎么说了几句话就下来了。

“罗塔,你的战斗,和曼狂!”

罗塔真的没想到,做梦都没想到,他竟然有这样的机会。

比赛在进行,罗塔的训练没有一天疏忽,和火男探讨了很多战斗技巧,他渴望战斗,但这样的机会却眼看就没了,到了最后一场与夜叉族的战斗,更是没了可能,那是最后的决战,他也知道自己的实力。

但作为一个战士,谁不渴望这样的一场战斗?

罗塔激动的点点头,紧紧握着震天裂地锤,他会把握住这次机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