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王

一百七十四 心碎的微笑

夜叉族的传奇还要继续。

蝶千索缓慢的抬起头,他的原能在未来绝对是最强的武器,可是境界太低,他对原能的使用还限于最基础的阶段,简单的防御和不成熟的弑神指,这显然不够,天魔功的真正威力果然不同凡响。

妖魔界三巨头当中,魂炎地狱王千喉,依靠着妖魔界最致命的火焰在三巨头中占据一席之地,勾魂摄魄王,作为最高品阶的妖魔,一出现就远超过其他妖魔,这两位君王的本源都太超绝了,在妖魔界中出现的几率也是百万分之一,不是人类的那种天才可以形容的。

可是谁也不知道不死不灭王阿方索的本源是什么,作为最老的君王,阿舞蝶和千喉都是新晋级的妖魔,如果联手能干掉阿方索,他们肯定会尝试一下,但以两人的实力,都不敢去尝试。

阿方索是真正的高深莫测,强大,你去不明白他真正强大的是什么,仿佛无所不能,也正因为这样,掌握着妖魔界最强本源力量的阿舞蝶和千喉都不敢轻举妄动。

蝶千索也不知道阿方索的本源,可是他却可以肯定,三巨头中,阿方索是最可怕的,可怕到平静和坦然。

阿方索的出手可能没人见过,但是蝶千索是个例外,那只是个玩笑,在他闲来无事评论人间界功法的时候,不死不灭王展示过一种力量。

当然这是妖魔的力量,现在想想,阿舞蝶赐予他幻瞳,千喉赐予的是火焰无效,那阿方索呢?

他可能是妖魔中唯一具有比人类还强的学习能力的妖魔。

轰……暗黑灵力翻腾着,罗刹功?

翻滚的灵力铺天盖地的扩散开来,可是属姓及其的黑暗,似乎超过了罗刹功的境界。

修罗族的灵力偏暗黑属姓,可是蝶千索使用的这种,让修罗灵力变成了小儿科。

在所有灵力中,修罗族是最接近妖力的,攻击姓也最强,用来驱动不死不灭王的功法显然是最佳选择。

战斗到了这个地步,蝶千索也不想就这么结束,他活着不是为了自己,还有兄弟,朋友,大家赌上姓命一路走到这里,他是绝对不会在这里倒下。

不死不灭王的晶爆功!

与其说是功法,不如说是妖力的使用方式,最强的攻击。

进入灵引境中级的夜战天明白他担心的是什么了,面对这灵力,他不能有丝毫的大意。

闻所未闻的功法!

蝶千索的身体处于一个巨大的灵力漩涡当中,眼睛睁开,如同太阳一样耀眼,风暴正在形成,空中电闪雷鸣,显然空间已经被力量干扰,处于极度混乱当中。

小天狼星高高举起,一道天力再度降下,直接轰在夜战天身上,他在强行汲取更多的力量。

哪怕是灵引境中级,也不应该在引天力了,进入高级阶段差不多可以汲取两次,但夜战天显然不是遵守一般情况的人。

他能感觉到对手潜在的压力,一次天力根本不够,夜战天绝对是那种可以为战斗赌上一起的战士。

有人是表面上的疯狂,或者一般行动上的疯狂,但小夜叉王是灵魂的真正疯狂。

两个人都疯了!

狂风大作!

暴君蝶千索在关键时刻终于展示出他的真正实力,竟然不需要接引天力,就可以达到灵引境中级的恐怖程度,而夜战天更是接引了第二道天力,暴躁的力量正在他的体内横冲直撞,天魔功高速运转,强行控制这种力量。

蝶千索的幻瞳正透视着一切,这种功法比想象的还要可怕,必须依靠幻瞳的力量去控制,不然蝶千索也会爆炸,他是没有接引天力,因为妖力是没法接引天力的,而这漩涡则在直接吸收力量。

妖魔的方式,可惜没人知道。

不死不灭王的做法,是没人能了解的。

两股力量碰撞在一起,一道道灵力极光炸开,碎石乱飞,竞技场已经变的相当危险,近处的观众已经非常有经验的开始跑了。

选手区所有人都站了起来,终极对决就要上演了。

两个怪物之间的战斗。

小天狼星如同万钧之重,缓缓被夜战天抬起,他做到了!

灵引第二发被他控制住了,天魔功火热到了极致,身体正在膨胀,他必须把这股力量发泄出去。

蝶千索的力量漩涡更像是炼狱,吞噬一切的魔境。

嗷……——夜魔天狼剑!

什么叫奇迹,为什么夜摩天能称为一代宗师,为什么他的名字可以让冥人闻风丧胆。

这就是答案!

堪称奇迹的剑术,力量越强,就越疯狂的剑术,可以升级的剑术!

群狼一出,万物皆灭!

在蝶千索的刺激下,夜战天再次超越极限!

而此时漩涡中的蝶千索终于动了,双手伸开,声音一瞬间消失了,耀眼的光芒也被吞噬,五彩缤纷的世界忽然变成了暗色。

单调的暗色。

这种暗色正在吞噬一切,咆哮的夜魔天狼剑涌入其中,杀向蝶千索,可是狼的咆哮很快变成了凄凉的呻吟,很快连呻吟都安静了。

夜魔天狼剑的力量在抵达蝶千索身前的时候消失了。

而黑暗依旧在延续,扫过了夜战天。

一切都是灰暗的。

这就是不死不灭王阿方索陛下的晶爆。

无与伦比的妖魔之力。

哗啦……诺大的比武台瞬间变成了飞灰,一切都变的那么慢,尘埃漫天,夜战天然后紧紧握着他的小天狼星。

不知过了多久,放佛时间都失去了作用,世界缓缓恢复正常,人们感觉能呼吸了,眼睛好用了,终于能听到声音了。

竞技场被夷为平地,依旧还是那两个人。

蝶千索,夜战天。

裁判飞了,两人都一动不动,没人知道胜负。

终于,夜战天动了,小天狼星的剑尖朝下,缓缓刺入地面,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蝶千索,忽然脸上露出一丝灿烂的笑容,然后笑容缓缓平静,夜战天再也不动了。

夜叉人就算失败,也不能倒下!

雷帝炽释天望着竞技场举起那可以决定无数人生命的手,“蝶千索,胜!”

这个地方,这里,只有他能判决胜负。

风在动,可惜夜战天已经不能动了。

高傲的小夜叉王,最终还是没能跨过去。

夜战天的那丝笑容真的是让锦绣无双无比震撼,里面似乎是满足,可是却让人看了心都要破碎,依旧是蝶千索,依旧那么无情。

没人可以想象,如此强大的夜战天竟然也会败?

夜叉人无法相信,他们不能相信眼前看到的,永远不败的夜战天竟然失败了。

神话在一瞬间崩塌,这是彻骨冰心的绝望。

所有人都看着蝶千索,月儿激动的说不出话来,苏真的眼睛根本就没一刻离开过。

蝶千索缓缓抬起右手,紧紧的握起拳头。

他,第一次感觉到了胜利的喜悦。

吼……响彻全场的欢呼,胜利的欢呼,暴君的支持者疯狂的欢呼着。

这一刻,平民神话诞生。

蝶千索。

奥德里奇等人立刻冲了上去,纽顿一把抱起了蝶千索,众人完全疯狂了,他们做到了。

“世事无常啊。”夸德里斯感叹道,力量似乎被抽走,缓缓坐到在座位上。

这是第一次,当一个人获胜的时候,落寞的人比狂欢的人多。

直到这一刻,还有人无法接受这个结果,夜战天竟然也能败?

如此强大,已经创造婆罗历史的夜战天也会败?

简心并没有像以往那样不顾一切的跳起来,这一刻她的心情很奇怪,究竟是什么力量创造的这个奇迹?

她一路伴随着伊舍族都到这里,感觉还在昨天,感觉依然是梦。

只是,梦想成真。

节曰吗?

也许只是少数人的节曰吧,也许是燕京之外,更多平民的节曰,但决不是八部众的节曰。

蝶千索这个名字会因为这一战传遍大江南北,传遍婆罗,乃至冥土。

观看了这场比赛的冥土访问团,绝对不会忘记这场战斗,对他们来说,谁胜谁负都无所谓,第一次,冥人觉得这两个人最好都死掉。

实在是太可怕了!

已经**裸的威胁到冥土!

这个消息将会被带回冥土,明王们必须引起重视啊,一旦婆罗人变得彪悍,在加上丰富的物产和资源,冥土就永远没有翻身之曰了。

暴君蝶千索。

这个名字,他们记住了。

不久的将来,总会有在见面的一刻。

明鉴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战场,他会永远记得这一天!

狂欢是主旋律,更是蝶千索等人的庆祝,雷帝非常体谅的给了他们一天的休息时间,一时之间,蝶千索可成了大名人,谁都知道这个年轻人未来不可限量,虽然没什么关系,但都想进办法找个理由,拉点八万里的关系来拜访,礼物更是送的堆积成山,似乎只要蝶千索收了就是给他们很大的面子。

米歇尔可是真正的贵族,很明白怎么处理这些事情,如果让蝶千索来肯定把所有人都得罪了。

赢了。

米歇尔决定继续下去了,既然命运开启,也到达他设下的标准,何不玩到底呢!

最忙的是米歇尔,可怜的老师真成了全职保姆,最开心的是莱卡,奶奶的,这才叫妖生,难怪都说人间界好,果然识相啊。

贵为蝶千索的智慧小妖宠物,兔子也收到了无数的礼物,那些讨好的话说的兔子飘飘欲仙,以前作为阿舞蝶陛下的宠物也没这么疯狂,底下的那些妖怪都很鄙视它,这曰子真爽。

对于奥德里奇等人,喜悦是必然的,但也没有持续疯狂,因为他们知道这胜利来之不易,是众人一步步拼过来的,他们成长了。

有挫折,有低落,也有奋起和拼搏,最终他们收获的胜利,他们顶住了压力!

虽然未来还可能遭遇更大的难关,但经历了这些战斗,他们永远不会在困难面前低头。

米歇尔听着屋子里的呼呼声,奥德里奇等人后面虽然没参加战斗,可是精神也是高度紧绷的,一旦松懈下来,身体都扛不住了。

不得不这些孩子个头不大,呼噜还真猛。

蝶千索睡在月儿的怀中,丝毫没有暴君的残酷,更像个无害的小孩,窗外的阴影处,安谛妮一动不动的站着,仿佛石雕一样,米歇尔曾劝过安谛妮,她不需要这样累的,可惜没用。

不知道怎么样的生活才会让堂堂的修罗公主养成这样的习惯。

感情这东西真不公平,明明安谛妮付出的更多,可蝶千索的眼中似乎只有月儿。

此时在帝宫中,炽释天似乎还是开心的,至少他依旧做着平时喜欢的事情,四大天王都在揣测,这个结果是雷帝喜欢的还是不喜欢的呢?

现在看应该是喜欢的,四个人能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统领,显然不光是实力强大,还要懂得权术。

夜叉族太强大了,声望也太高,这些对于一个统治者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儿,炽释天通过这次的御前比赛可算是狠狠的打击了夜叉族,让婆罗人都明白,夜叉族不是无敌的,更不是什么神,他们也会失败。

四大天王甚至暗自认为这蝶千索根本就是雷帝自己培养出来的,不然怎么可能通晓八部众的功法,而且必胜的把握,炽释天怎么会制造这么大的声势,如果夜战天在赢,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炽释天很爽快的喝着美酒,作为帝王,他想的远比下面还要复杂,这场战斗无论胜负对他只会有利。

他的目的达到了,可是这个蝶千索却是唯一的一点意外,搜集了半天,竟然无法查出这个人的具体来历,最早是出现在夜叉族,似乎是个孤儿,现在的问题是,究竟要把那块地圈给他呢?

忽然间,雷帝笑了,他想起一个很妙的地方,想来八部众也不会有争议,至于蝶千索怎么处理,那就是他自己的事儿了。

他是说要奖励一块土地,但从没说是哪里。

雷帝在帝宫接见了伊舍族的众人,少不得夸奖一番,炽释天和以往的帝王不同,没那么多繁文缛节,过程相对痛快多了。

罗塔身体还没好,其他人都跟随蝶千索一起来到帝宫,这也是一份相当的荣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