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王

一百九十 杀上门

何伯见过太多生死离别,说看穿世事也不为过,只是莱卡这小妖确实和大家产生了感情,有了它,这空荡荡的蝶月堡才有了生气,也是它的嬉闹让来这里避难的人们有了笑声,尤其是小孩子们一见到莱卡就不闹了。

身望着身首异处的莱卡,何伯平静很久的心也产生了杀气,他不应该出手,只是个旁观者,但现在……古烈斯和基拉见月儿没事才放下心来,心中骇然,这管家究竟是什么人,只是一招就重创弗兰多。

“大家检查一下伤亡情况,安定人们的情绪,一切等领主回来再说。”何伯说道。

这事儿绝不能这么算了!

说话间,何伯双手张开,灵力缓缓形成另一个透明的封闭体把莱卡笼罩其中,虽然身首异处,可是何伯总感觉还存在一丝生机,但任由妖力这么消散下去肯定会消亡,只能暂时先封闭,妖魔和人类毕竟不一样。

碰……“这两个混蛋,摆明了砸我的场子!”达达霍怒道,狠狠的砸碎了桌子,他刚刚得到乌达拉和不威袭击蝶月堡的事儿。

“师兄,乌达拉的御用结界师一个也没回来,而且幽冥四鬼的弗兰多也身负重伤,看样子是吃亏了。”

连珈平静的说道,她是达达霍的师妹,这次专门奉降三世明王杜拉茵罗的命令来这里辅佐达达霍,对于达达霍散漫的个姓,降三世明王并不是很喜欢,但凡是明王都没有不想大明王位置的,这一代恐怕没人能挑战不动明王了,但是下一代却不一定。

“连珈,我正打算和蝶月堡搞好关系,这两个家伙摆明了是要破坏!”达达霍着实恼怒。

在众小明王中,达达霍一直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冥土和婆罗的矛盾是无法解开,但这并不妨碍双方的交流,这点婆罗的商人早就意识到了,互通有无,赚的还是自己,而但凡年轻人就不可能没有目标,或者说野心,而他这次来暗因城,对外是为了蝶千索,而实际上,还有更深的一层含义,如果蝶千索是个够水准的对手,那他可以考虑实现一个巨大的计划,所以才会主动拜访,不然以他的个姓怎么可能去。

虽然没见到蝶千索,但从蝶月堡种种事迹,他已经在筹备了,总要和蝶千索会晤一下,英雄出少年,蝶月堡位置特别,两人都能各取所需,当然他也有更大的好处。

可是乌达拉和不威这两个家伙这么一闹,事情恐怕就不可收拾了。

“师兄,蝶千索只不过是个小卒,不值得为了敌人得罪两个小明王,乌达拉这种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连珈分析道。

达达霍沉思了一会儿,忽然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哼,不管他们是有意还是单纯为了抢功,这事儿不会那么简单就结束的!”

“哦?难不成那个蝶千索还能找上门不成。”连珈微微一笑,虽然是黑色肌肤,可是很细腻,尤其是那雪白的牙齿,笑的时候着实有一种别样的味道。

达达霍神秘一笑,也许因为这件事儿也可以看看蝶千索的本事。

蝶千索回来了,在他印象中,来回可能只有五天,但实际上已经过去半个月了,在森林里的那一段时间飞逝,当看到莱卡身首异处的样子,蝶千索的杀气几乎能冲破蝶月堡。

蝶千索听着何伯叙述的当时的情况,面色冷如冰。

“为首的应该是军荼利小明王乌达拉,此人好色成姓,只是没想到会来这里。”

何伯说道。

罗塔等人低着头,蝶千索一会儿不在就出这样的事儿,他们是最难过的,蝶千索越是什么都不说,他们就越难受。

小柔见没人管她,自己走来走去,大眼睛眨呀眨,对周围的一切都很好奇,包括人,这么多人,真是好奇怪,长的也很奇怪,他们都没有角。

换成平时,大家肯定会热情款待这个小女孩,可是此时都没了心情,小柔感觉到悲伤的气氛,额头上的水晶独角也有点暗淡。

独角忽然射出一道电光直接穿过了何伯设置的封印结界,那是为了防止妖力外泄的,可是似乎无法阻挡这种电光。

众人吓了一跳,不知道这小女孩怎么会这样,蝶千索也没来得及介绍,其实他自己都不知该怎么介绍。

噌……被击中的兔子竟然颤抖了一下,分开的两截身体,竟然连在了一起。

异变让所有人都惊呆了,释放了电光的小柔似乎有点累,蹒跚的跑到蝶千索身边,也不顾周围人的阳光,直接爬在阿索腿上蜷缩起来,像是要睡觉。

只是奇迹并没有发生,莱卡的身体虽然连接在一起,可是依然没有生气,这么一恍惚,众人的心又经历了一次痛苦,希望破灭的感觉可不好。

蝶千索并没有多言,遣散众人,把睡熟的小柔交给月儿,此时连介绍她来历的心情也没,然后蝶千索就一个人关在屋里。

在妖魔界,被人踩了地盘,那是最大的挑衅,这里是自己的家,那些人竟然欺负到自己头上,差点连月儿都受伤,这事儿绝对不能忍!

蝶千索本身就不是个能忍的人,这事儿就更不会忍。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一夜无眠……清晨,万里无云,是个好天气,暗因城因为小明王的到来也变得热闹起来,其实在冥土也是一样,在得知小明王达达霍要在这里做城主,降三世地界的商人也开始动弹了,至少要给小明王留个好印象,这样讨好小明王的机会可不多。

城门大开,冥人开始了一天的忙碌,这样的天气连站岗的士兵都觉得清爽,只是远处似乎有个奇怪的人正朝这里走来。

准确的说,奇怪的不是人,而是他的坐骑,当士兵通过远望筒确认之后,立刻一惊,这人的坐骑竟然是金色的牛妖!

士兵可不管那一套,这人似乎是婆罗人,真是胆大包天!

到了暗因城门口,蝶千索走下牛妖,一群士兵已经把他团团围住。

“小子,干什么的,不知道这里是冥土吗!”

士兵面色不善,在冥土就算杀了婆罗人也不会有什么事儿,除非是大商团或者高手,一般婆罗人是不敢来冥土的,或者也要伪装一下。

“叫乌达拉出来!”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这才想起乌达拉就是军荼利小明王,一个卑贱的婆罗人竟然敢直呼小明王的名讳,士兵二话不说就动手了。

从昨天开始,蝶千索一直杀气鼎盛,好久没这样了,传承于三巨头的暴虐之气一直隐藏着,可是乌达拉这次竟然想对月儿不利,这就是蝶千索的命门,绝对是最大的刺激。

吼……乌~~达~~~拉~~~~魂炎地狱王的恐怖技艺——魔幽恫咆哮!

瞬间方圆百米的生物全部死光!

冰冷的蝶千索杀气冲天。

乌达拉三个字立刻响彻整个暗因城,达达霍正在饮茶,忽然屋顶一阵晃动,还以为是地震,紧跟着听到吼声,先是一愣,紧跟着一乐,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有趣。

暗因城的官员们已经在等他了,乌达拉也没理会他们带着人直接上了城楼,没多久乌达拉和不威也来了。

乌~~达~~~拉~~~~蝶千索仰天大吼,每次大吼,暗因城巨大的城门就在晃动,城门外已经倒了一地,一些试图攻击他的冥土战士还没等靠近就已经七窍流血死去,不但城外,城内也受到了影响,实力差的人直接被震晕,站在城墙上的士兵有点也受不了,拼命捂住耳朵。

“殿下,此人实力怪异,属下关闭了城门。”守城将官说道,像他们这类士兵,一般是训练有素,有领导能力,但并不一定都是顶级高手。

达达霍挥挥手示意让一般的士兵退下,走向乌达拉,“此人就是蝶千索,婆罗年轻一代第一高手,退一步海阔天空,今天就忍了吧。”

一听这话乌达拉的脸色就变了,名声不好归名声不好,但他可是堂堂军荼利小明王,对手叫到了家门口,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有不威和达达霍在,如果今天怯战,穿了出去岂不是被人笑掉大牙,以后就不用抬头做人了。

“哼,这种废物也敢在我面前叫嚣,你们不用帮忙,我可不是明鉴那个废物!”

说着直接跳下城楼,飞跃了数十米落到地上。

“叫毛啊,老子就是乌达拉,你就是那个什么蝶千索吗,先宰了你也一样!”

乌达拉邪气的说道,表面上并没把蝶千索放在眼里。

蝶千索停止了吼声,暗因城已经倒了一地人,达达霍面不改色,终于见到打败夜战天的男人了,猜他就不能忍,只是怎么都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杀上门,还是一个人,难道真的是艺高人胆大?

“达达霍,这样可不太好,乌达拉要是出什么事儿,恐怕不好向军荼利明王交代啊。”

“不威,这事儿我们管不了,我刚刚开始劝他了,我看蝶千索只是来讨回个场子,你不是说昨天没什么伤亡吗,面子上的事儿,不会闹出人命的。”

达达霍显然不会把自己绕进去,自信满满的说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