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王

一百九十四 力量升级

好事之人已经在等待了。

婆罗人这边也有不少勇者自动巡逻,警戒,就不信冥人能长翅膀飞进来,好歹卡拉比也是婆罗地界。

作为当事双方的蝶月堡和军荼利却依然没有任何波动,好像这事儿跟他们没关系一样。

苏真,良羽,伽罗同为新一代八部众,三人肯定是有的聊,而且和蝶千索多多少少都算认识,三人是住在城堡内的,如果不是怕破坏礼节,良羽还真爬爬星空之塔,号称婆罗第一高度,让**的小龙王有点跃跃欲试。

“安度天我听说过,此人可是军荼利明王的左右手,这五个人非同小可,恐怕光是我们还不足以抵挡。”

苏真分析说,只是就算不敌,他们也没法搬救兵,自己来是作为一种历练,动用身份力量那可就是政治意义了,上面还有王,轮不到身为王子公主的他们做主。

“这次来的两个人,都是灵引境以上,看来军荼利明王是不顾什么身份了。”

“灵引境怎么样,就算军荼利明王自己来了,我也敢会会!”伽罗的进步是八部众里面最快的,以前的伽罗在八部众应该是最弱的,可伽罗在御前比赛的表现已经让人惊讶,看他自信的神态想来又有新的领悟。

三人敢来这里,一方面是作为婆罗人的勇气和蝶千索的友情,一方面是为了历练,潜意识里面,以三人的身份,军荼利的人也并不敢真的下杀手,当然这是一种感觉,毕竟乌达拉已经挂了。

何伯慢悠悠的走过来,“三位殿下,领主大人出关了。”

在这种时候还有心情闭关,恐怕除了蝶千索就没人做的出来了,这种近乎闭门造车的行为只适合那些拥有很多技能和感悟的人,像苏真,良羽,伽罗虽然也会静思,但却不会花这么长时间,而且在这种危机的情况下,也很难静下来。

见到三人,阿索也露出笑容,颇有种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的感觉,这是只有人类才能体会的,面对军荼利明王的爆发,三人仍然愿意来,就冲这点,阿索也很开心。

“发生了什么!”伽罗像看怪物一样瞪着蝶千索,不光是他,苏真和良羽也是满脸的奇怪。

现在的蝶千索有点别扭,好像比以前还弱了,可是说是弱,直觉告诉他们却不是那么回事,直观和高手的第六感形成了矛盾。

“没什么,想通了一点事儿。”

“等解决了军荼利的事儿,我们战一场!”

这恐怕才是伽罗来这里的原因,每次和蝶千索的战斗都能给他极大的突破力量,而最近的伽罗又遇到了这个问题。

“当然可以。”

蝶千索从来不避讳战斗,而且这种切磋其实是很享受的,伽罗之所以能从蝶千索的战斗中得到想要的,是因为蝶千索懂得八部众的功法,知道其中的优劣,能把优劣都针对姓的发挥出来。

而现在的蝶千索处于什么状态,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不得不说,他的一瓶酒,换来了人生的转折,阿索从心底感激那个爱桑比雅拉的老人,如果没有生死果,他没有把握对抗军荼利明王,可是现在他找到了自己的路。

他能感觉到老人的生机正在逐渐老化,不管怎么样,他把小柔托付给自己,就一定要照顾好。

在妖魔之间,是不存在信任这种东西,也许,阿索也是老人最后的希望,并不是为了一瓶酒,但谁又知道呢,真相都是想象出来的。

“反正军荼利的人一时半会儿也没来,不如我们先试试?”

自从蝶千索出来,伽罗都无法压抑住跃跃欲试的感觉。

“伽罗别开玩笑,阿索刚刚闭关出来,需要休息,而且大战在即,不能浪费体力!”苏真说道,压抑了很长时间,感情悄悄埋下,现在已经能用平静的心态面对蝶千索,可是关心还是无法抑制的。

“苏真说的对,我们先把安度天一行人解决了再说。”

蝶千索摇摇头,“没事,军荼利明王已经来了,三天之后他会来找我。”

顿时整个大殿一下子处于了冰封状态,军荼利明王亲自来了???

“不会吧,怎么可能,没人发现军荼利明王的踪迹啊,而且你一直在闭关,怎么可能知道?”

这不仅是伽罗的疑问,也是所有人的疑问。

何伯慈祥的笑了笑,领主的朋友,他都很喜欢,这些年轻人很有朝气,有冲劲,婆罗界的未来,也将是领主未来的重要助力。

“乌索卡达姆明王确实已经抵达暗因城,三天后将会来蝶月堡。”

何伯的话,伽罗不太明白,这个老管家……是干什么的。

而苏真却知道,她从女王陛下那里听说过,虽然老光师已经不在,可只要何伯一曰还在,米歇尔家族的荣耀就绝不会停止,在多事儿乾闼婆王没有说,但这话的分量可想而知。

“三位殿下不要奇怪,当进入一定境界,距离不是问题。”

何伯的一句话揭示了蝶千索现在的境界,其实军荼利明王确实已经秘密抵达暗因城,如果蝶千索还没到这个境界,他不会出面,安度天等人会直接铲平蝶月堡,但到了这个程度,他就要亲自解决这个杀死自己儿子的人。

被杀,被谁杀,也要看资格够不够的这个说法无疑是对三人的一种刺激,伽罗手都痒痒了,年纪差不多,蝶千索和夜战天走的太快太远了,丝毫不给他们追赶的机会。

要么堕落,要么拼了,显然伽罗从两年前的夜叉王城一役就已经觉悟,不然对手强到什么程度,他都要追上去,直到一天超过他们!

“军荼利明王竟然这么不顾身份,我要回去禀告母后!”这可是大事,军荼利明王不动,乾闼婆也不好插手,可是他动了,事情就不一样,乾闼婆王决定可以管。

“苏真,不要这么做,我可以自己解决。”蝶千索的声音很平静,可是却充满了力量和骄傲。

那一句苏真,让苏真平静的心颤了一下,狠狠掐了自己才掩饰住情绪。

“小公主,放心吧,没三个以上的明王到场是威胁不到蝶月堡的。”何伯毕竟是乾闼婆人,对苏真的态度也是最好。

何伯忙完自己的事儿就静悄悄的退下了,苏真等人也稍稍安心,从蝶千索脸上一点也看不出三天后即将面对军荼利明王的沉重。

“伽罗,摩呼罗迦那边是不是很缺盐?”

蝶千索忽然提到了这个事儿,跨度如此巨大的话题着实让伽罗哭笑不得,这个时候蝶千索还有空管这个。

“还行吧,我那里盐矿少一些,而且质量差,几乎都靠从其他族交换,怎么想起这个了。”

“呵呵,等明王一战结束,跟你谈点生意,我可以为摩呼罗迦提供最高精度的纯盐。”

三人面面相觑,什么时候暴君开始经商了?

伽罗茫然的点点头,蝶千索也是说完算完,带着众人来到训练场。

蝶月堡每天都是人头攒动,人们都希望见一见蝶千索,毕竟很多人没看过御前比赛,真想看一下这一举击杀乌达拉的勇者长什么样。

还别说,大量冒险者的涌入为卡拉比地区带来不少收入,还有些人希望加入蝶月堡,只是蝶月堡现在没心情管这些,得到三天后军荼利明王要来的消息,罗塔等人着实是忐忑不安,以前这种存在都是神一样高不可攀的竟然是敌人。

训练场,伽罗已经全神贯注,零爆巅峰的灵力依旧不断上升,而且依然没有停止的意思,很快灵力抵达临界点。

吼……突破了!

良羽和苏真心中的震撼恐怕无法用言语形容,原来最落后的伽罗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他们抛下,摩呼罗迦史上最具天赋的战士诞生了!

一个崇尚力量的种族,竟然把灵力锤炼到这种程度,伽罗绝对创造了摩呼罗迦的历史!

接引天力,全被被伽罗吸收,融合自身的灵力在身体的表面形成了金属的光泽,这就是伽罗一改摩呼罗迦传统的金刚不坏功!

伽罗深吸一口气,整个人都如同一尊金属人,那是一种无比坚硬的感觉,良羽一口凉气,百战戟出手,看得出来,伽罗的进步深深的刺激了良羽,御前比赛的时候良羽还比伽罗强一些,而现在的伽罗却已经进入灵引境。

当……百战戟直接轰在伽罗身上,伽罗后退半步竟然毫发无伤,紧跟着一击正拳杀出,最简单最普通最直接的一拳,却带起了凛冽的拳风,噌……良羽的脸被割开一道口气,百战戟硬挡,巨大的力量传来整个人连退五步才停了下来。

恐怖的防御,可怕的力量,这就是现在的伽罗!

摩呼罗迦一直很强大,摩呼罗迦的军队更是凶猛,可是却无法出一个绝顶高手,这也是摩呼罗迦空有强大军队却总是徘徊在中下游的原因。

而现在的伽罗推翻了这一传统。

兽型变已经完全被伽罗改变了,他孤注一掷的走自己的路,这是一条无法回头的路,打破传统,创造出金刚不坏功,身为八部众的他是最拼的,夜战天也不过是继承了夜摩天的天魔功,可以说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如果没有蝶千索这种匪夷所思的怪物,和夜战天这样的天才,伽罗才真正是这个时代的奇葩,他能给摩呼罗迦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而现在这两个旷世奇才的掩盖下,他自创功法的荣光都被掩盖了。

蝶千索能感受到一个战士的心,尤其是他自己也刚刚找到了路,能明白这种破而后立不顾一切的心情。

原能开始流转,自由,没有约束,已经不需要转化为低等的妖力和灵力,他拥有最强的武器,而驱动原能的功法也是蝶千索的自创,体悟生死之间的奥义,这是最伟大的循环,取名——生死劫!

一阵风吹过,伽罗硬生生的后退三步,那不是灵力爆炸时的猛烈,而是一股无法抵抗的力量铺天盖地的压了过来,带着浓重的威慑力,简直类似于高级妖魔的威慑天赋。

而现在竟然在人类身上出现。

蝶千索体会过,对付非一个级别的妖魔,三巨头根本不用出手,他们的魔威就足以硬生生的把对手的精神压垮,就别提挣扎了。

而他现在也可以制造出这种力场了。

伽罗还想等,他的金刚不坏功最好就是防守反击,可是在这么下去他感觉自己会垮,这种威力不是物理攻击,金刚不坏功根本挡不住,如果不是进入灵引境,连出手的力气都没了。

伽罗如同炮弹一样冲向蝶千索,跑动中,右臂不可思议的胀气,竟然变的跟身体一样粗,如同一个巨大的武器,一拳轰向蝶千索,拳动,发出刺耳的破空声,猛烈的力量把周围的空气都撕开。

生死之间,循环不息。

蝶千索双手迎了上去,往下一带,力量很柔,伽罗感觉到力量不受控制的转移,不顾一切的发力,而这是更大的力道传来,刹那间自己苦心孤诣的金刚臂竟然对准了自己。

最强的金刚臂,对上自己的金刚不坏体会有什么结果?

伽罗想过,但从来没试过。

碰……蝶千索的左手推着伽罗的金刚臂,眼看金刚臂就要轰到伽罗的脸上,蝶千索的右手却间不容发的替伽罗挡住了。

整套动作都在电光火石的一刹那。

三人鸦雀无声,良羽不说话,伽罗则是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拳头,不知道是陷入了深思还是脑海一片空白。

“灵神通……”三个字艰难的从伽罗口中说出,力气仿佛一瞬间被抽干,他一直以蝶千索和夜战天为目标,当进入灵引境,在无敌防御的基础上又创造出金刚臂,攻守两极端,至少有一战之力。

伽罗不怕差距,怕的是绝望,当他拼劲一切进入灵引境的时候,蝶千索竟然已经进入遥不可及的灵神通。

大梵天转世吗?

除了这个,怎么可能还有其他的解释!

良羽的心情恐怕也是一样,他还记得夜战天进入灵引境中级的那种震撼,但还在接受范围内,蝶千索竟然进入灵神通,纵观婆罗和冥土,从来没有,从来没有!

蝶千索松开手,“不是灵神通,或者说这是我自己的力量,刚才这招很不错,至刚的发展方向,如果到了极致就没什么人能抵挡了。”

“你是说,我的方向是对的?”

“对错在你心中,没人能比你自己更了解你。”

“太受打击了,跟你在一起时间长了,我会疯掉的,不能忍了,看样子就算军荼利明王来了也没用,诸位,我先行一步,蝶千索,我会再来的,伽罗,多谢了!”

说走就走,小龙王背起百战戟,大踏步的离开,他知道如果自己在这么下去用不了多久就会彻底被淘汰,他留在这里也没用,根本帮不上忙。

“刚才是什么功法?”

“生死劫。”蝶千索微微笑道,“两位请随意,当这里是自己的家,我还有点事儿要处理。”

伽罗也不客气,就地一坐,本来摩呼罗迦人是最不爱思考的,偏偏出了伽罗这么个怪胎,想想两年前四处挑战的伽罗,在看看现在的伽罗真有点沧海桑田的感觉。

苏真看着蝶千索的背影,真想冲过去,为什么他一举一动就这么能震撼自己呢!

难道自己就该这么被他欺负!

忽然伽罗抬起头,“想要跟上他的步伐,就提高实力吧!”说完就不理会苏真了。

情这东西,害人不浅,尤其是单相思,绝对是一种折磨,苏真的境界一直停滞不前,甚至在倒退,身为乾闼婆公主这绝对不是好现象,乾闼婆王和苏摩都知道,可是不知为什么,两人都保持了沉默。

慧剑斩情丝,苏真不知道哪里有卖的……蝶千索把月儿,安谛妮,纽顿,马达加撒,罗塔,火男着急起来,拿出四个闪闪发光的生死果,生死果不但能解释力量的奥义,还能传递,相比前者,后面一个能力其实就不算什么了,但对于人间界来说,依然是无价之宝。

阿索并没有全部用完,那最后一个生死果被他珍藏起来,也许将来会派上更大的用场。

力量传承!

这些力量对已经领悟本源的蝶千索已经没有意义了,可是对月儿等人绝对是至宝,甚至是旷世奇遇。

说白了,这就是瞬间提高力量的方法,在传说中,神话中常见,这表达了人们对奇遇的向往,而妖魔界确实存在这种东西。

那就是生死果!

当蝶千索解释了这一作用的时候,六个人全呆了,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们最近对身体的锤炼正好适应这种改造,具体的艹作方式小柔会帮你们的。”

蝶千索说道,一旁的小柔的独角闪着光芒,点着头:“比波,比波……”虽然不知是什么语言,但肯定是赞成的意思。

“月儿,你的是幻瞳,这对控制生命之花最有帮助,妮妮,你的是罗刹功,可以大幅度提高你的地狱火运用;纽顿,马达加撒你们两人天魔功,天魔功变化适合你们的特姓;罗塔和火男,你们是地狱火,尤其是火男,如果能融合了人间火和地狱火,你将创造出独一无二的力量。”

蝶千索的一席话,一下子打开了他们的梦。

火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竟然会有这样的领主。

纽顿,马达加撒,罗塔,火男行最恭敬的骑士礼,从这一刻起,他们就是暴君蝶千索的家臣,最信任的骑士,可以死,但永远不能背叛。

这是婆罗界最高的赐予,得到是灵魂的回报。

蝶千索需要他们变强,强大到守护蝶月堡,守卫这个家,……也不希望他们出事儿,而能保护他们的只有力量。

月儿是第一个开始使用的,幻瞳的传承,勾魂摄魄王的幻瞳是一种神奇的能力,是精神方面的奇迹,有了幻瞳,可以让月儿的战斗力有质上的飞跃,包括灵力,可以说是人类无法想象的至宝,一旦有了幻瞳,将引起连锁反应,以及对妖魔的强大控制力,在控制生命之花上绝对是事半功倍。

其他人等在外面,蝶千索在一旁看着,小柔的独角一道白光击中生死果,吸收了幻瞳的生死果化成一道光射中月儿的眼睛。

以生死果为交换点,小柔正在控制着这个转换过程,蝶千索也算是仔细了解过妖魔界,但绞尽脑汁都不知道小柔是属于什么族,但可以肯定的是她和老人不是近代进化的妖魔,千喉和阿舞蝶其实都算是新生妖魔,只是品阶高不可攀,而小柔应该属于几乎已经绝迹的远古妖魔一族。

小柔根本不用动手,似乎头顶上可爱的小角能控制一切,而蝶千索也发现,小柔使用的这种力量也不是人类划分的妖力,似乎……和他的力量很想象,很纯,但并不是像他这种攻击型,更像是能力型,阿索仔细的感受着这种力量的转换。

从开始研究各族的武学,到现在注重力量的本源,这可是一个巨大的飞跃,如果没有遇到小柔,阿索很可能还在一门心思的思索如何完善自己的功法技术,这就如同棋盘上的棋子,就算是大将,但依然无法逃脱舒服,可是通过生死果,蝶千索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从这一刻起,他才真正算是窥到了力量的门户。

这是一种让人惊叹的奥义,一般人看了也是白看,但是被八部王,明王,或者三大宗师看到肯定会有非凡的触动,甚至看到更多,蝶千索一丝不拉的记忆着,他有着超凡的记忆力,把生死果展现出来的力量本质都记录下来。

传承的时间不长,剩下就是月儿自己慢慢体会了,她能继承几成幻瞳,又能发挥到什么程度,要看她自己的造化,老天给每个人的天赋都不同,际遇也不同,幻瞳在月儿身上也可能会有更好的效果。

月儿之后是安谛妮,安谛妮吸收罗刹功也是事半功倍,修罗族公主本就有地狱火的底蕴,罗刹功也有一定基础,承受了蝶千索更完整的力量,也让安谛妮突飞猛进。

(未完待续)